淮生:我苦难的中国呀,你的林肯在哪里?

  一,中国政府总在制定规划,却总实现不了。

  中国是一个盛行对“祖国美好未来”进行规划的国家,中国领导人是热衷于规划宏伟蓝图的领导人,比如说要“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比如说“中国将分三步走,到21世纪中叶中国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什么的,总在告诉人民:未来是美好且幸福的。

  可是,如果对以前政府制订的规划在它们到期后的完成情况进行“验收”,我们得到的结果无一不让人沮丧。像毛导师的“1980年赶英超美”就不屑提了,最典型的是,在距21世纪还有二十多年的时候,我们的政府昭告国人,中国将于“2000年实现四个现代化”。当时老师在教室为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描绘我们最关心的“四化”之一的“农业现代化”的时候,肯定地说,我们的父辈用了上千年的犁与耙、镰刀与锄头都会被淘汰,被机械化、自动化的先进耕作方式取代。——可是,2004年了,我们今天见到的情况正如像电视剧《篱笆·女人和狗》里呈现的那样,山还是那座山,辘轳还是那个辘轳,扁担还是那条扁担,锄禾的还在日当午,拉着犁耙的水牛,连同驾御牛的农民还在水田里,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没有尽头地走。如同我们这个苦难民族的宿命。

  基本可以说,“四化”中的无一“化”得到实现。也许当初英明领导自己都没有把它当回事,只是想给劳苦大众一个“苦难是有尽头的,熬过这段就能得幸福”。现在都看得清了:我们梦寐的,原来是根本不能止渴的酸梅,是不能充饥的画饼。这个落空,曾带给了我很长多的思考。所以现在我敢说:照这样下去,邓总工程师在人民大会堂用他铿锵的四川普通话发布的“在建国100周年的时候实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的规划,一定是要像“四化”一样落空,中国人民对富裕前景的期待一定会落空。不落空是没有天理!

  为什么这么断言?我们先听听毛导师在他语录里说的两句话:不打扫,灰尘就不会自己跑掉;你不打,他就不倒。导师是拿简单的生活常识阐明一个道理:如果不去主动做某事,某事就不会自动完成、自动实现;同样,为达到某一目标,如果不把挡在前进通道上的拦路石搬走,那么目标、彼岸永远达不到,蓝图永远实现不了。这也是常识。

  二,有关中国富强的规划,无法实现的原因在哪里?

  在中国通向“伟大复兴”、通向“中等发达”的征程中,有些拦路石在横亘路中。而最大拦路石,我看,就是中国人对自己的农民同胞——也就是七成的中国国民——的奴役的国策还在持续。我以为,仅凭这一条,所有的蓝图都终将成为遥不可及的海市蜃楼。我还坚定地认为:如果没有像“亚历山大二世”、没有林肯那样的勇敢的政治家出现中国、搬掉拦路石,那么中国不但不会有复兴与发达,甚至无法指望一个稍微明朗一点的未来。

  中国政府今天也认识到了“没有农民的小康/ 现代化就没有全国人民的小康/ 现代化”;可在它执政半个多世纪的漫长岁月里,它一直在做南辕北辙的蠢事:不是朝着国家复兴人民富足的方向,而是在朝着国家衰落、人民赤贫方向一路狂奔。

  在新世纪的头两年,喉舌媒体一直在说:中国盛世了,重要指标就是:衡量13亿中国人经济规模的GDP 值超过了1. 2万亿美元。——我们来分析一下:这个被国际社会质疑的GDP 值我们假定它是真实的,它大约是2. 7亿美国人的1/ 10,是1. 3亿日本人的1/ 4,比0. 6亿人的英国(1. 4亿美元)少一两成。换句话说,中国全国13亿人民每年创造的产值,大致上美国只要2700万人、日本只要3200万人、英国只要5000万人就可以完成。如果考虑中国统计的不透明、考虑到提供数字的官员常有“数字出官”的造假动机、考虑到我们砍树卖树的GDP 、挖煤卖煤的GDP 的不可持续、考虑创造这些财富过程中该刨除的应该对环境损害的金额,从中国每年的“财富增量”这一角度看,说不定中国经济和4700万人口的韩国、3100万人的加拿大、2300万台湾处在差不多水平。

  我并不想伪装自己对经济有多在行,任何人可以复核我上面的运算。但是有一点是不容质疑的:就我国经济、国力现状,相对于我国的人口、资源而言是严重不相符的。为什么相对于中国,这些国家的人在创造财富方面可以以一当几十、以一当百?是人家有三头六臂还是智慧过人?都不是。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劳动形态不同,我们的生产力低下。中国农民是中国劳动力的主体,占了七八成。他们落后的生产方式被外国媒体说成是“生活在秦汉时代”。而CCTV上播发的中国农业机械化作业的画面,在中国农村太缺乏代表性了。我们和别国的差别总体上是血肉手臂对机械臂、锯齿镰刀对收割机的差别。中国劳动力大部分的农民并没有愚笨到缺乏操纵收割机的能力,不缺乏现代化大生产的智慧与愿望。在这方面表现得愚蠢的是政府:执政了50多年,我们的政府没有为农民扔掉镰刀创造起码条件,没有意识到不把大部分国民从这样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国家必定继续穷困下去。往届政府热衷的做法是采取强制力量以蓄奴形式把农民牢牢束缚在人均一亩多的狭小的土地上。正是这样的政策举措贻害了农民,使他们不得不把他们的毕生精力投入到繁重的苦力劳动中,艰难地跋涉在无边的苦海;这样的劳动好比爬山:从山脚爬到山顶、在再从山顶回到山脚,一年四季,周而复始,虽然劳累,却不能创造财富,不能换来生活的改善,不能换来国力的昌盛。

  今天的中国农民已经处在破产的边缘(如果说还没有破产的话),农民穷得一点也拉不起“内需”的状况都快把中南海的人急疯了就是一个例证。国家官方公布的“2002年农民人均纯收入2476元”除了对显示官员政绩有意义,对农民没有意义,对国力没有意义。因为无论这个的数字编得有多大,实际情况是,在农民一年劳动的微薄所得中,刨除维持家庭温饱所需的消耗,能够积累的财富额近乎是0。中国全体农民中如果还有N 亿农民从事这样劳作,那么他们创造的财富总额就是N 亿个0。国家把“2476×N 亿”得出一个数塞进GDP 总值里是没什么意义的。所以我说,在财富创造角度讲,相比于这样原始劳动的中国农民,一个日本人、一个韩国人不仅仅是以一当百的问题,也可以说是以一当万、当无穷大。

  显然:如此庞大的国民基数被迫从事无效的劳动,对中国的伤害更是致命的。它断送了中国朝任何好方面发展的可能。

  屈指算来,国家对农民实施剥夺性、隔离性错误国策已经葬送了3代农民的幸福。我为农民的苦难悲伤,更为政府的愚蠢而焦虑。今天的中国表面缺少的是钱,实质缺的是正义,缺的是自由。9亿农民被自己的同胞踩在脚下,就是中国仍处在一个不公正、不正义局面的直观表现。

  三,农民: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中国?

  在这样一个国家,就是它的领导人把“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喊得震天响,也必然地注定了它既无强盛、也无稳定可言。而民富能救国却是有先例的,眼前的例子是: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的时候,韩国人民自发捐出自己的金饰品,为祖国政府摆脱危机提供帮助,甘愿牺牲。可以想见,如果韩国的危机转变一个形态出现,不是金融风暴而是外敌入侵,那么韩国人这样捐出来的财产就可以供政府去买武器用。我从这个故事里还看到的是:公民愿意牺牲自己利益,是因为这个国家值得国民去爱、去捍卫;不用政府喊口号,谁想让这个国家不稳定,人民都不会答应。

  可是,如果同样的危机发生在中国,民众会有这样的表现吗?首先,政府扪心自问:一个强行以“剪刀差”方式对农民进行掠夺、把农民剪得家徒四壁,并且一剪就是几十年,剪得农民油干灯灭,生不如死。这样的政府值不值得农民去爱?假定依然是值得的,那么在国家危难时,占国民主体的农民能够拿出什么给政府?除了把茅房上的茅草、把瓦房上的砖拆下来,他们还有什么能够拿出来的?!——一个让国民穷得设法半夜去偷马路铁井盖卖钱、以求得苟活机会的国家,你能指望人民奉献得什么出来,除了一尊尊营养不良的躯体?!

  我们的执政党是真的还是假的希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需要“观其行”的:你们所控制的国库的钱怎么花?愿不愿动用铁腕扭转“一年一万亿”的黑钱被官吏贪污的局面?愿不愿扭转农村儿童得不到免费上学的局面?愿不愿为现代化机械开进农田替代镰刀替代犁耙创造机会?愿不愿为劳动被机械耕作替代的农民打开进城的制度通道?

  让人彻骨寒心的是:当世界多数国家以百舸争流的态势拼人权、拼经济、拼国力、拼民族在国际生存空间的时候,我们国家的一些既得利益阶层却仍在想着法子阻挠变革、阻挠还人权于农民、还人身自由和发展机会于农民。一些奴隶主对从农民身上获取嗜血快感还恋恋不舍……

  四,是中国人在遏制着中国的发展,——而不是其它外国。

  中国政府一直在教育人民:要警惕、堤防那些“遏制中国”的异国,堤防那些散布“中国威胁论”的异国,因为它们蓄谋封堵中国走向强大。如果政府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确实存在那样的敌意国家,那么我想:这些国家看到中国人的内耗,看到中国人自己遏制自己、中国人自己侵犯自己、九亿农民被自己的同胞踩在脚下不得翻身的局面,他们该有多高兴呀!他们还有自己动手的必要吗?!

  把自己的人民锁在制度的囚笼里,让与自己同一种族的同胞活得像奴,以杀鸡取卵方式剥夺自己同胞的劳动成果和生存条件,这样的罪恶即使是在当年的纳粹德国、军国主义的日本的那些极端坏事最绝的狂人们甚至也没有这么去做。举例说免费教育(福利的一种),日本至少在1904年就开始无差别地提供给了它的国民,战犯首相东条英机当政也是如此。100年过去了,中国这方面做得怎么样?政府对教育资源分配的时候还是拒绝分给它的农村居民哪怕是一杯羹!

  剥夺农民是中国“国策”,这话是中国官方认可的著名的社会学家陆学艺说的。他认为政府在国民间实施了一种非法的差异管制,一种把权利和福利以身份等级来决定分配与否的举措,说这是割裂城乡、分治中国的“一国两策”。一些外国人也是表达了和陆学艺同样的观点。瑞士一位前驻华大使这样概括中国:中国是欧洲和非洲的混合物,城市是中国的欧洲,农村则是中国的非洲。我加一句:农村的衰败是城市繁荣的原因,农民的苦难是城市人幸福的原因。

  这种人为隔离是一种野蛮。人类社会在逐渐成熟的过程就是一直不停地扬弃这种野蛮的过程。今天,世上几乎所有的富裕国家,它们国力富足、经济繁荣的局面无一不是在人民在自由的情况下取得的。要是翻翻历史书,从更广阔的视野、更多的历史经验看,我们更是可以强化一个结论:让所有人民获得自由人的身份、获得法律地位上的平等,是一个国家迈向富强、迈向现代化的首要前提。对中国来说,我们农民无法从原始生产状态和赤贫状态里摆脱出来,也是农民缺失了自由的直接后果;看看近几十年陆续逃离大陆的中国农民,一旦他们有机会踏足异地(如香港、南洋)获得自由,他们就能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迅速取得经济成功。无数现实的、历史的事例反复证实了:对人进行奴役性管制,是一种最低效、最不得人心的管制方式。遭到这样管制的人民,他们仅有的一生是彻底与幸福无缘了,实施这种管制的政府终究要自食恶果,付出代价。

  五,今天中国农民处在和140年前的俄国农民、美国黑人农民相同的生存状态。

  把中国农民的生存状态和世界两个主要大国的发展史进行对照,我们就不能不沮丧地得出一个残酷的结论:今天,公元2004年的中国,还处在和1861年前的俄国、处在和1862年前美国一模一样的状态。这样的状态就是:农民/ 黑奴仍处在没有获得人身自由的状态。

  1861年,是俄国农奴是在法律上获得自由身份的一年;在此之前,农奴是被牢固地束缚在土地上的,没有什么人身自由,终生承担着沉重的义务。俄国统治者在废奴之前已经意识到:作为非自由的劳动力,农奴处境和他们劳动生产率的低下存在因果关联。颁发废奴法令的重大诱因是俄当时政府在此前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和战败的结局中受了刺激。在与英、法联军对垒的这场战争中,俄国当局痛苦地发现:维持农奴制、维持“人力+ 畜力”的生产方式在此次战争中带给了俄国厄运:俄装备士兵的步枪只有对手射程的1/3;俄水上运输战略物资的工具是帆船,对手用的是汽船;陆路运输工具是马车;没有火车士兵去前线甚至要步行数百里。思格斯点评此事说:一个采用“原始生产形式的民族”对几个拥有“现代生产的民族”进行绝望的搏斗。而俄皇亚历山大二世用他自己的话归纳就是:“如不废止农奴制度,国内生产力之进一步发展是不可能的”;“与其等农民自下而上起来解放自己,不如自上而下解放农民。”于是在1861年3月,他正式签署了废除农奴制度的宣言《关于农民脱离农奴依附关系的法令》,宣布给农奴以自由。历史学家认为这一事件是俄国迈向现代化进程中最伟大、最见效的改革举措之一。

  非常凑巧,现代史上两个超级大国的废奴进程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段:美国当时总统林肯签署《解放黑奴宣言》只比俄国晚一年零几个月,时间是在1862年9月份。当时的美国也牵涉到一场攸关国家前途的战争这一背景。那个时候,美国白人农民本来就是自由的,林肯和他的继任总统、他的律师同行、议员同行中的大多数是农民身份,就足以说明农民是有完整公民权的、完全可以“当家作主”的。奴役黑人的制度的废除标志着等级和奴役形态在美国的终结。从历史看,美国的经济从此后稳健发展。但我想:经济发展只是废奴的副产品,废奴的重要,是这一举措理顺了人心,播撒了正义,夯实了美国的基石。

  不要以为我把中国农民与140多年前俄国的农奴相提并论是别有用心,是故意压低中国农民地位的哗众取宠之举。从资料看,那时候的俄国农奴被束缚在土地上,但他们并不缺乏出走权:如果种地不划算,农奴在完成租赋后可以飘流出走,寻找新出路,法律是认可的——这和我们农民现在拥有进城打工的权利差不多。需要指出:据我所知,在这一点上今天的中国农民要要比当年俄国农奴惨。今天中国许多地方(安徽、湖北等地)的农民,他们是无权撂掉自己的承包地的。无论他在哪个城市打工、经商,要纳一份税;他还得为老家的土地,再纳税一份;他都无法挣脱国家包给他的这几亩薄地上所产生的税、摊派、农田水利任务等的羁绊。(这是双重纳税!中国政府一直是对外国人也保护其“避免双重纳税”权利的!)这是一种极致的奴役:我们农民在他的终生被强迫无条件对国家承担义务。连俄国农奴当年都具有的对土地的“拒绝耕作权”,我们农民却没有!这还不够滑稽、不够野蛮吗!

  此外,在俄、美两国废奴的时候,它们两国的农业劳动力在总劳动力中占了比重是差不多的,大约都是90%,都处在以农耕为主的落后时代。这和今天中国农民在国家人口中占绝大部分的情形是惊人相似。

  六,我苦难的中国呀,你的“亚历山大二世”在哪里?你的林肯在哪里?

  一场战争能够把一个伟大民族从麻木中刺醒过来,可是中国呢?——在克里米亚战争前13年爆发的鸦片战争中,我们比俄国人更早领略了工业文明的厉害,之后的历经百余年、直到1950年的朝鲜战争,挨了那么多的打,受了那么多的刺激,可是直到今天还像是没有睡醒似的,一届届的政权/ 政府,却一个劲儿像是上了瘾,总不忘地欺负自己的人民……

  在世界的稍微有点规模的民族中,我从来没有见到一个像我们这样一个这么不求上进的民族!一个不长记性、好了疮疤忘了痛的民族!一个领导人口头上老念叨“民族前途”而实质上却把民族前途当儿戏的民族!像今天这样下去,不仅仅仅外国人轻蔑地咒骂我们是“支那猪”的问题,不仅仅是在国际交流中我们“人穷志短”遭人轻贱的问题,我更担心的是:如果中国人的下一场国难不幸来临的时候,会重现曾经的悲剧:中国的政府保护不了自己的国民、任由入侵者杀戮;中国的男人保护不了自己的女人,任由入侵者蹂躏——像嘉定三屠、南京屠城那样的国难,让我们的子孙徒增羞辱!

  我们的教材里一直说,因为外国列强“船坚炮利”,因为清政府“腐败无能”,处在冷兵器时代的中国总是处在落后挨打的境地;可是今天的我们争气了吗发奋了吗?!我们的武器库里有了几件热兵器了,而我们的农民手里操持的还是140年前俄国农民、2000年前中国农民那样的“冷农具”(对不起,我生造一词)呀!对一个大部分的人民从事苦役生产的国家,你能能够期待它会富强?期待它会有怎样的未来?!

  在教材里收录的海涅、普希金们写的诗中,我们知悉了底层人民在“织机下诅咒”、在“皮鞭下拉犁”一类悲惨的故事,知悉了人民受欺压的国家一定是人心涣散、离心离德、危机四伏的。那么,哪个领导人能自欺欺人地以为这个规律不适合于中国?谁能以为就是再怎么压榨自己的人民,人民都会和压榨他们的人“众志成城”、“万众一心”、“军民团结如一人”?!

  作为农民,我们投胎无术,不幸地降生在一个冷血、无爱的国家。当我看到一个网友文章里这样的一句话、一句移民到了马来西亚的华人所说的话:“如果我死后有一千万元,我会把九百九十九万捐献给马来西亚,因为生我养我的国度不曾使我感到一丝丝温暖。”这话刺得我的泪都快流下来了:作为农民,我、我的父老乡亲们何尝感受到了来自祖国一丁点的温暖?!当溫家寶出访美国解释他为什么爱流泪的时候,套用了“为什么我的眼里饱含泪水”这一著名句式。可是谁要问我们农民“为什么你的眼里饱含泪水?”答案将是“因为‘母亲’对我们的虐待仍未止歇。”——这个教育全民都管你叫妈的祖国呀,在这个世界上,可曾找得到第二个像你这样虐待自己孩子的妈?!

  有人在预言,有一天中国会“碎片化”。先不论说这话的人是不是“乌鸦嘴”。如果日后万一这样的局面不幸出现了,这会叫很多人伤心,但也许这不让人奇怪,那一定是有人在同胞间播下敌视与仇恨的种子结了果。而在同胞间播仇的人,就是对国家犯罪的人。

  我理解的中国“前途”,应该分经济前景、人心所向、遇灾自救能力、防务自保能力等等。这些都攸关中国人生存的重大问题;毫无疑问的是,发生在同胞间的剥夺行为,无疑会恶化上面所讲的多个类项。道理很简单:剥夺导致仇恨,仇恨导致离心。一个国民间彼此剥夺、相互仇恨的国家,谈什么前途显然是奢侈的。

  中国高官们不能再像你们的前任那样,把宪法当蒙人的道具,把农民当役使的工具了。谁要是决心把隔离进行到底,那么无疑,你们所在意的历史评价、你们所强调的“国家凝聚力”、“民族大一统”,一定都会统统泡汤。

  隔离的国策不改,将会葬送中国的前途——如果中国领导人在喊“民族复兴”和“国家发达”的时候不是喊着玩的、是真的在乎中国的前途,那么你们就应该知道:马上着手去做该做的事:摧毁什么,重建什么。

  作者电子邮件:liveriver2001@yahoo.com.cn

  作者:淮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我苦难的中国呀,你的林肯在哪里? 浏览数

11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2日 星期四 @ 21:52:54

    1

    我自己能作些什么?---除了在网络上骂骂娘

    毛主席教导我们:
    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世上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它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回复

  2. zclzcl889 说:,

    2005年06月10日 星期五 @ 15:25:38

    2

    谢谢淮生。能为我们普通百姓讲话。当今政府已经麻木了,他们根本不管百姓的生活。大做表面文章,把大量的百姓血汗用在政绩工程上,贪污行贿;大量的工人下岗,他们为孩子的学费发愁,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发愁

    回复

  3.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7日 星期三 @ 22:01:36

    3

    我已算过一笔帐,把每年贪污浪费的钱省下来,足够全国老人吃上劳保,小孩上学不要钱,可谁听呢?这个中国没救了.

    回复

  4. 心哥 说:,

    2005年08月07日 星期日 @ 22:53:43

    4

    现在的中国还有谁能救?可能我们还能看见中国被救的的那一天.

    回复

  5. 第五个苹果 说:,

    2008年02月15日 星期五 @ 10:29:22

    5

    我感觉现在的中国和她咒骂的资本主义没什么太大区别——除了政体

    回复

  6. 浪子林檎 说:,

    2008年02月15日 星期五 @ 11:10:27

    6

    有能耐尔等去领导中国。除了满口雌黄的低级言论,你们还能做什么

    回复

  7. areon 说:,

    2008年04月01日 星期二 @ 14:08:41

    7

    前面写得还行 后面就开始神志不清了 最关键的是 全是假大空的意识形态攻击 没有实实在在的措施

    回复

  8. 文明的心 说:,

    2008年05月30日 星期五 @ 03:15:26

    8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点吧!

    回复

  9. zxc 说:,

    2008年07月11日 星期五 @ 11:11:53

    9

    四年前写的东西今天才读到,说出了国人的心声。中国人不应该有这样的忧患意识么?还好,国家已经不收农业税了。水能载舟,也能复舟,当政者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回复

  10. 麻木不仁的国人 说:,

    2008年08月25日 星期一 @ 04:04:24

    10

    换谁都比现在的政党强,这个政府只要在中国一天中国就没个好!除了整人,维护独裁统治外,没别的能耐。

    回复

  11. daniel 说:,

    2009年02月10日 星期二 @ 07:00:57

    11

    謝謝了,說出大多數人的心聲. 希望這樣的好文章能讓更多的國人覺醒. 現在的政府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胡溫無能啊.希望在生之年能看到中國真正的民主.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