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尊重民营企业

  我国当前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我认为是社会安定。只要大局能保持安定,再有二十年的增长和发展,中国人百多年来现代化和工业化的梦想有可能实现。为什么担心安定会成为问题?从经济的角度看是因为有失业和过大的贫富差距;从政治的角度看是因为政府滥用权力,包括腐败和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不同的角度看到的问题不完全相同,但是实质上是同一个问题的不同角度。如果没有贪污腐化,公民的基本权利能有保障,就业的问题就大大缓解,贫富差距也不会那么严重。这两个看起来互不相干的事,有着深刻的内部联系。

  举一个例子。一个民营企业家问附近的村民集资几千万,办了几个工厂,解决了上千人的就业,工厂有了盈利,出资人得到了回报,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利益,没有任何人受损,但是据说犯了非法集资罪,扰乱了金融秩序,当地政府动用专政手段把他抓起来投入监狱,他的律师要去见他也被阻挡(这是非法的)。现在他的企业面临严重的危机,好端端的一个企业眼看就要倒塌。为什么一个为人民服务的政府做出对一切人不利的决定?

  再举一个例子。某地地下藏有石油,但是多年勘探没有多大结果。主办的国营企业决定放弃,让民间去试试看。民间企业投入几百亿资金,终于有了结果。政府看到有利可图,就动用专政手段,执行“先收回后谈判”的政策,派出军警武装占领油田,造成上万人上访,甚至发生冲突,生产半停顿。

  类似的大小例子举不胜举。办好一个企业要处处精打细算,要付出千辛万苦。但是毁掉一个企业易如反掌。大部分的政府官员并不懂得,轻举妄动,把人家多年艰苦经营的企业在几天之内拆得希里划拉。再要恢复,即使可能也因为元气大伤,绝非易事。企业家面对这飞来横祸,往往失声痛哭,多年心血毁于一旦,怎不令人痛心。事后努力争取合理解决,但是大多数都很难成功,因为权力掌握在政府手中,他有最后决定权。名义上司法是独立的,然而现实世界中我们的社会还没有发展到这样理性化的程度。书记打一个电话,不让法院受理,企业家的诉权就被剥夺了。有些人走上漫漫上访之路,还要提防不要被专政机关抓回去。除此之外要麽求助于黑社会或者上山打游击,再也没有别的办法。

  无风不起浪,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风波?当然原因是各式各样的,但是大多数和利益有关,各说各的理,外人一时也搞不清。其实判断的标准很简单,一是有利于社会安定,二是有利于发展生产。不论从个人的角度或者从社会的角度这两条标准都不矛盾。对个人有利的同时对社会也有利。拿上面这两个例子来看,发生的变化既不利于社会安定,又不利于发展生产。而且只有受害人,没有得益人,是一个几败俱伤的结果。可是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着。个人或者小团体只看见自己的利益,忘记了社会的整体利益,做出损人利己的事来。尤其可悲的是这种事情发展的结果,十之八九是自利的目的并没有达到,甚至于想出口气的目的都没有达到,倒是惹出许多气恼。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还不如当初让这些民营企业自由发展,顺其自然倒好了。

  其实,地方政府对民营企业实施专政,对政府一点好处都没有。生产下降,就业问题就更难解决,政府税收也跟着下降,社会纠纷增多,政府的日子也很不好过。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还没有从无产階級专政的理论中摆脱出来,更没有建立依法行政的观念,任意侵犯企业的所有权,以为只要有了权,什么事都能干。出了事就用階級斗争的理论来分析,认为是“階級斗争的新动向”,解决的办法是进一步加强专政。确实企业也有犯错误的时候,比如破坏了环境,生产事故多,食品卫生差等等。这些问题当然要由政府来管理,问题是要依法行政。有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破坏环境有环境保护法,食品卫生有食品卫生法,不能随便为所欲为。前几年政府关闭十多万家小企业,留下一大堆遗留问题,至今诉讼不断。问题就出在违法行政。政府也要守法,这就是法治。这一条已经写进了宪法,但是实施还差得远。

  这是一个相当普遍的矛盾,地方政府一方面希望吸收资本(特别是外资),繁荣本地经济,可是另一方面又用专政手段侵犯民营企业的权利。请问,这样一种专政的投资环境有谁敢来尝试?本来政府的第一功能并不是发展经济,那是计划经济时政府的功能,在市场经济下政府首先是提供公共服务,包括治安,公正的司法,也就是保护公民的基本人权;其次是提供基础设施,如公路,电力,通讯等;再就是维护市场秩序,保护环境。至于有多少企业家来投资本不是政府应该负责的事。当地法治环境好,做企业很安全,百姓和政府(尤其是政府)都讲信用,尊纪守法,何愁经济发展不了!可是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把力量用错了地方。按理说,是非是很简单的,有利于社会安定,生产上升就是对的,群众上访,生产倒退就是错的。只要不是像文化革命那样鬼迷心窍,看一看政策好不好容易得很。

  作者:茅于轼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尊重民营企业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