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善广:改革只能深化而不应停止

  目前,众多反对“国退民进”私有化,确实是根本道理的,因为1990年代中后期开始,“国退民进”的私有化过程中造成了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失,造成了大量的下岗失业工人,造成了少数权贵资本的形成,因此本人曾形容“国退民进”的过程是“国退民尽”的过程。但是,我们也必须要清醒地认识到,大多数在改革过程中人利益受损的根源、形成权贵资本的真正根源——是由于权力——不受监督的权力、不是来源于人民的权力,而并非是市场经济本身。正如亨廷顿所言,“政府是产生问题的根源”(亨廷顿,1976年)。如果我们不从根本上找出问题的根源,而过于情绪化地抵制改革的进一步推进,面对不可阻挡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大潮,面对加入WTO 的四大承诺将付之实施,继续将改革延误,那将损失惨重。

  现在进一步的深化改革难以推进,是由于在改革道路上存在两大阻力:一是既得利益集团千方百计要维护他们的既得利益,不希望改革使他们的权力失去。二是多年改革形成的弱势群体,他们未能分享改革带来的成果,而对现有改革从心理上和现实行动上加以抵触。

  一些人认为只要发展市场经济,就必然存在社会分配不公。这种说法其实似是而非,是不明白中国目前的社会转型形态的制度既有市场的特征又有计划的特征。从1978年在农村开始的改革,是因为原来“一大二公”的体制下,不能解决农村物质极度贫困的现状,是农民自发选择而实行的“私有”,国家在农村改革取得成功后再推向城市。所以,中国的私有化应该是从农村、从农民的自发选择开始的。但是,在以后的改革过程中,市场因素始终是政府为了经济发展而引入的,市场框架是在强大的政府能力的基础上构建起来的,国家(政府和政党)的影子随处可见,使制度既有市场的特征又有计划的特征,更形成了社会分配比真正的市场经济存在更极端的不平等。其特征如下:

  1、国家权力(也是政府的权力)在支配着大部分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

  2、国家(政府)的权力对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支配(分配)权,形成了依附于这种权力的群体。如政府官员(包括一般公务员)、不属于公务员的国有企业管理者、国有企业职工等。依附分配权力的群体实质是原有体制的得益者,至少是受保护者。

  3、既有市场的特征又有计划的特征的不彻底的改革,必然导致依附于权力获益的群体的最终分化,并且利益对立。也就是支配着大部分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的权力通过权力获取利益,并再利用权力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而缺少权力的则会利益受损变成了“弱势群体”,尽管今天他们的实际生活水平已超过计划经济时代,但同当时相对公平的无差别幸福感甚至相对于其他群体(如农民)有优越感对比,要优于今天落差巨大的不幸感。

  既得利益群体和弱势群体就这样由原来体制的共同得益者变成了分化对立的两大群体。因此,既有市场的特征又有计划的特征的制度,存在分配更极端的不平等,而根源就是既有市场的特征又有计划的特征的不彻底的改革。

  目前,事实上有相当数量的国有企业职工承受失业和今后要支付更大的生活成本的沉重压力,要承受体制变革而造成物质待遇和政治待遇的较大反差的心理打击;也有要提高占大多数人的农民的收入、数以亿计的农村劳动力需要转移到城市的负担;更要面对经济和社会转轨过程中人们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和生存方式的改变。但是,人们思想观念、生活方式和生存方式不能适应与改变,并拖改革的后腿,只会造成改革的停滞,问题更加难以解决。

  我们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是,二十多年的改革,实质上是打破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的过程,也是一直努力试图在计划体制上嫁接市场机制的过程。市场经济体制的构建已经深入到社会各个领域,市场经济的理念已经深入到人们的思想,并影响到人们的行为。可以说是,经过多年的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已经不可逆转。

  而是否改革、如何改革,已经摆在我们的面前,对于既得利益要维护他们的利益而使大多数人利益受损而阻碍改革,这无可非议地已经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同。但是,对于只会躲在原有体制下还痴想得到权力的施舍、要回到原有体制下“平等”生活,这无疑也是天真的想法。

  中国自从一条腿踏入了市场经济的门槛,人们的思想、道德、理念、信仰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根本不可能回到计划经济的时候了。我们只是担心资本对人民的剥削,只知道资本的坏处,而回头要形成比垄断资本破坏力更大的、最高垄断形式的国家资本所产生的更巨大害处,是绝对有危害的。权力一直打着“人民利益”、“国家利益”的口号来形成权贵资本,资本和权力的结合才是权贵资本形成的原因。“国退民进”本身是打破权力的过程,是还权于民,还富于民的过程,但现在却变成是权力获取利益的过程,证明了权力根本没有退出这个过程。我们去谴责造成大多数人利益受损的权贵资本的时候,更加要去寻找权贵资本得以形成、大多数人利益受损的根源。市场经济的本身是不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大多数人利益受损的现象,只是在于其程序与过程,是权力与资本在缺乏大众参与下的暗箱操作,是程序与过程中权力与资本的结合而形成的。因为市场经济不止是私有化和资本化,更是民主化和法制化。

  如果我们还要用计划经济时代的方法再让不受约束的权力来管理已经是市场经济思想的人们对他们所索求的资源;如果我们还再相信已经是市场经济思想的人去管理本属于人民的资源而不会产生腐败、不会忽视大众利益、不会形成新的权贵资本,这想法已经不止只天真的,更是危害的。

  按照中国社会现状,就算是道德情操高尚、能力知识绝顶的人掌握权力,来支配(分配)社会的生产资料和消费资料,或许能给大众谋取利益,但是,谁保证他永远是道德情操高尚;谁保证他今后不利用权力与资本结合?谁保证他的后继人一样道德情操高尚、能力知识绝顶?一些在高喊社会不公、在谩骂的人,如果有让他拥有权力的机会,可能同样会用权力来交换!其中有能力的也许也在等待机会被现有体制“招安”!他们同样在创造条件加入权力与权贵之中,大多数人的利益同样得不到保障,利益同样受损。

  因为历史已经告诉我们,计划经济还没有产生过真正的民主与法制。

  面对不可阻挡的全球经济一体化大潮,面对加入WTO 的四大承诺将付之实施,面对中国当前的社会真实现状,我们已经不能置身度外,只能是正面面对,迎接挑战,不可能再躺在原有体制所保护的温床下寻求所谓的“公平”,去过那“世外桃源”的生活。

  如果我们不加以深入分析,过于片面情绪化、过于片面地阻碍改革的进一步推进,这将会在中国产生又一次的改革轮回!更是灾难性的轮回!

  改革只能深化而不应停止!

  2005年1月31日

  作者电子邮件:frankkong@vip. 163.com

  作者:孔善广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改革只能深化而不应停止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