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雄:弱智的中国电视

  一位哲学家说过,电视最大的功劳就是培养了一群白痴,如果拿来评论中国电视,这里的所说的“白痴”,绝不是指受电视百般蹂躏的观众。

  有史以来最进步的科技与有史以来最愚蠢、最蹩脚的娱乐结合在一起,这就是中国电视的现实。

  一、只有教育 没有娱乐

  中国电视最大的愚蠢表现在哪里?看看这一幕你就明白了。有那么一家电视台,每到过年时就得给老百姓添堵,晚会办了又办,全然不顾民意所向。要说十几年前,办这台晚会才花几个钱?青菜萝卜各有所爱,节目不好也就罢了,可如今动辄上亿,光“盒饭”据说就吃掉几百万,观众怨声载道。用了最大的财才和物力起了最小的效果,这样的节目不停掉它干嘛?!

  还有那么一家电视台,一到过年就不闲着,所有的主持人一起粉墨登场,载歌载舞来个文武昆乱不挡。好好的一个主持人,偏偏让他杂技、口技、歌剧、舞剧、快板、评书、绕口令跟头把势地玩儿个遍,又偏偏每都让观众看得汗毛倒竖,真打冷战。

  再看看那个全国闻名的“综艺”节目吧,八九个导演加上一个热泪盈眶的主持人,几乎期期都有主题,却几乎期期莫名其妙,一年看下来,你受到了计划生育、煤矿开采法规、商标法、公司法、消防条例等等等等各式各的教育,唯独没有得到轻松娱乐。“没主题不好办啊!”它的编导们还几分得意几分感慨。可他们也不想想,我们中国的老百姓连洗脚上床也得立个主题、找个说法吗?

  二、新闻成旧闻 曝光不公正

  中国电视如果给我们提供不了好的娱乐方式,那么给我们如实快捷还原生活原状也行。中国电视的新闻水平之低是有目共睹的。这绝不是说电视给观众提供了假新闻,而是电视常常给观众提供了旧闻,而且越是重大事件越是敏感事件越是如此,这里我们请问张北地震后电视台是几个小时才做出反映的?何苦空出中间的那段时间让大家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晃荡了一下,打开电视都没反映,更甭说让观众看到追捕辛普森那的直播了!如果说中国电视新闻的技术水平不行绝对没人相信,飞黄河那么难拍的场面都直播了;如果说中国电视新的水平很高也绝对没人相信,每天的电视节目在那里,你自己瞧瞧吧,有几条谈得上是从选择到制作都很出色的新闻?

  不以人为本,不想着观众是中国电视的,这里说说这几年风起云涌出现在各地的电视直销,那简直是拿我们老百姓当冤大头,一个拖把卖290 元还告诉你物美价廉,在一个平均收入600多元的国家卖将近300元一把的拖把,不知是不是暴利!电视台的“3.15”晚会办了又办,逮谁打谁,就是不打他们自己。

  电视台全都不想着老百姓码?当然不,曝光就不错。但令人反感的是,一些被曝光的对象恰恰是得罪了电视台的,这不能不让人产生公报私仇的感觉。你对着电视台的人推推搡搡试试着, 马上给你曝光,还来个追踪报道,可他们要搡一把老百姓呢?得到电视台支持和迅速反映的比例是多少,你到电视台门口看看寻求帮助的人数有多少就知道了。

  说起曝光,就不能不提起有那么一个阶段电视台最爱用的一种方法:密录和偷拍。尽管暴露了很多坏人坏事,可这种隐藏在阳光下的手法实在令人胆寒,虽然我们大多数人是守法良民,可谁能保证哪一天我们的个人隐私不被这一种无所约束的窥视侵犯呢?我们倒要问一问,电视台凭什么赋予了自己这种安全机关才有的权力?    三、偏离现实 矫揉造作

  曝光还算是电视台这几年能叫人常看的节目,起码打破了中国电视七秒钟就换频道的纪录。受欢迎的还有《东方时空》。提起《东方时空》,时常让人费解的是《时空报道》,它与《焦点访谈》类似,观众经常发现自己的焦点和编导的焦点不尽吻合,但也还说得过,起码批评性的焦点就很受欢迎;讲讲老百姓的故事也差强人意,但“东方之子”就耐人寻味了。如果有心人拉出一个,就会发现这个栏目选人的原则颇具东方特色。东方之子要真是给现在的国人看看也就罢了,反正大家都一个国家里活着,谁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可严肃地想想,却不得不给掌握“选子”权力的人提个设想,如果孔子在世,想必成不了“东方之子”,他小小一教员,一非政协委员,二光不了全国模范,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边待着去吧。李白属于狷狂文人,私生活似乎都有问题,又没有正式单位和职称,更在排斥之列。当然,这对于我们普通的观众来讲无关痛痒,但从中国我们却想到今天中国电视中的很多严肃的新闻性栏目,想想百年之后,当历史的河流淘尽尘沙之后,我们提代给后人的是什么样的历史真实?我们留给后代的是否都是信史?

  中国电视还常常做出一些离普通观众甚远的事情。这几年常看中國电视的观众还熟悉了电视台这样一个套路化的说法:“这几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 这句话作为开场白几乎被说了上万次。要评选的话,这算是中国电视最愚蠢最庸俗的开场白,已经有观众在问,明明是一部分百姓生活水准下降了,连国家总理都在为下岗职工宵衣旰食忙碌着,中国的电视为什么常常视而不见,中国的某些电视人为什么这无动于衷?!

  如果说中国电视有偏离现实的嫌疑,就不得不提中国的电视剧;今天中国的电视弱智蹩脚,电视剧起码占七成的责任。今天中国的电视剧写尽各色人等,写尽天上人间各类琐事,可就是人不我我们身旁的人,事儿不象我们身旁的事儿,就连说话都不象我们常人口吻。当然,我们恶心我们可不看,坏就坏在艺术作品也会被看作时代的记录者。而如今记录历史的方式又和《左传》、《史记》不同。当后人看了我们今天的某些电视节目、看了我们那些星星腕腕的表演之后,没准儿会大骂一声,我们的祖宗真他妈造作!

  四、电视人:被宠坏了的孩子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做出那些让观众不满意节目的中国电视人。中国的电视象是一群被宠坏了的孩子,说不得,数不得,只能捧着、供着,国家掏出大把的钱让他们为人民提供精神食粮,他们比我们普通劳动者地位高些、收入多些我们并无怨言。可问题是电视人的所得与观众的所得根本不成一个比例。

  近十年来多少中国电视人靠电视发了财我们不得而知,如果他们是靠诚实劳动和自己的能力发财我们当然应该表示敬意和祝贺,但问题是他们发财的原因很简单:仅仅因为他们是电视台的!如果你不相信,至电视台门口看看就知道了,那里没有一中国单位的自行车停车棚,简直是私人轿车的露天展览馆。凭他们和我们生活在一个国家,拿一样标准的事业单位工资,准相信这是绝对的合理所得?

  应该说国家对电视台的投入与政策是非常适宜的,电视台为了更快地发展广告和企业赞助也无可非议。但问题是许多人趁机大钻空子,利用电视这一个强热传媒为自己牟利。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的现象:一些电视剧组巧产名目,任意扩大开支,一部戏下来,制片人可以赚上百万;一些栏目为企业做变相广告,塞给观众垃圾,好处落在了导演手里……在一个强调廉洁的社会,贪官固然该杀,可贪吏呢?贪民呢?难道应该放过他们?

  而诚实的电视观众还在期待着,企业则将大把的金钱投入着。于是我们看到了中国电视的膨胀,制作经费膨胀、播出成本膨胀、人员劳务膨胀……

  在一个物质还相对贫困的国家,我们的精神消费却陷入了最大的奢糜。退一万步讲精神食粮可以果腹的话,我们从中国电视中也找不到,因为你打开电视,有时只会发现一堆垃圾。

  这状态下的中国电视人怎能有一个正常的心态?主持人愚不可及还洋洋自得是因为观众动不了他,哪怕他只是中学生水平也照样可以口若悬河给全国人民上课;制片人不以观众的喜欢为取舍是因为他代表企业说话,无数台垃圾晚会就是企业赞助的直接结果;导演无知是因为他不需要常识,甚至留起胡子就可以证明他是名导演……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我们前面说过,今天的许多中国电视人绝不单单是精神贵族,他们是物质上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怎么能跟我们普通的百姓站在一个立场上?

  中国电视已经走过了四十年的历程,中国的观众有权利提出自己更高的要求,要求它有所改变,再不改变,那我起码代表我自己说一声,这样的电视、这样的电视人,呸!

摘自:《新周刊》1998年第08期 总第39期

  作者:陈志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弱智的中国电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