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兆勇:经济增长未必社会稳定

  近日,在和谐社会省部级高官专题研讨班上,胡总书记讲到,要把改革开放的力度、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以承受的程度统一起来,使改革、发展、稳定相互协调,相互促进,以确保社会稳定。笔者并不清楚总书记讲话之后是否对增长速度与社会稳定、社会和谐有无具体的政策调整,但从现实的情况看,的确是切中时弊,颇有新意。我们应该反思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的关系。

  鄧小平“发展是硬道理”是中华大地响亮的口号,也是政府施政的理念。的确,不发展,各种问题,甚至统治的合法性也会受到挑战。改革开放二十多年,中共执政成绩举世瞩目,“发展”的共识可以说是全国上下的共识。政治学的常识也告诉我们,经济的发展促进社会稳定,但是不适当的经济模式,不适当的速度,或者失去公平的增长,或者说不兼顾社会利益的增长却是有损于社会稳定,这已有大量的案例可资证明。对此,内地的高官却是并不太明了。事实上,弄得不好,经济增长了,但小康却不能实现,社会稳定没有了,经济发展也将停滞。

  从一九九五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增长是“非就业增长”,增长了,但不一定就拉动就业,但不增长,却又损害弱势群体的利益。社会学者孙立平对此有详细的调查研究。特别是近几年,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搞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大型项目的建设,这些项目拉动了经济增长,但是,得益的更多的是利益集团,一些基建公司可以成千上亿的赚,甚至一些贪官也大得好处,但是它对就业拉动却是有限。特别是近些年,基建技术大为提高,所用的民工,所用的低素质工人就更少了。八十年代,一般投入基建项目,近40% 的投入会转入消费领域。近几年的状况笔者并不明白有多少会转入消费领域。

  再者,近几年对增长有拉动的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从中扮演了经营者的角色,可以增加财政收入,也增加官员政绩。房地产收益最大的是大资本,小资本,特别是农民却因为土地被剥夺而成为失地农民。国内失地农民已达六千万。小市民也因为房价被推高,面临高的生活成本而苦不堪言。而且因为拆迁而引发的维权事件、群体事件,几乎极大地影响了社会稳定,这已是不争的事实。

  一些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引进大资本,搞百货连锁、超市连锁,以显示政绩,以显示“发展”,大资本打垮小业主、小市民。国内一些城市每年个体户成千上万地减少,升斗小市民变成城市贫民。而美国沃尔玛在社区开店也是要经过社区投票,法国的家乐福到礼拜天也必须停业,让小店开门,以维持小店的生存。可见,西方国家也不是让大资本独霸天下,也是注意社会生态的平衡。而我们的一些地方政府却是如此好大喜功,大搞表面政绩。这些都是“硬道理”的口号之下的壮举。如此推进增长已构成对社会稳定的威胁。

  在硬道理大行其道的时候,“优胜劣汰”成为铁定法则,这法则在市场经济中可以说是游戏规则,但是作为政府的社会政策,却不能“优胜劣汰”。作为政府的政策更不应该实行社会达尔文主义,况且有的时候还不是公平的竞争,否则,经济即便增长了,稳定却有可能不保。

  非就业的增长更值得细化研究,失业在可承受的范围内是经济账,超出其可承受范围,就得算政治账。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中国已达0. 5,超过0.6就随时会有社会动荡了,在这样的形势下,就更要从另外的角度反思经济增长与社会稳定的关系,切实调整经济增长的模式,以求社会长治久安。

  作者是香港大公报高级记者

  作者:蒋兆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经济增长未必社会稳定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