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再论人类,有资产阶级专政吗?

  我在“人类,有资产階級专政吗?”一文中提出的,美国没有階級,没有階級斗争,没有资产階級专政,美国不是资本主义国家,而是民主国家的观点,从目前的评论来看,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赞同。只有少数人提出疑义,其为以下几点。

  一,美国没有资产階級专政,那两党轮流执政算什么?

  PARTY,党,政党,社交聚会,在一起开会的一群人而已。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就是这样松散的组织。在美国人眼里,党和围棋协会,钓鱼协会没什么两样。民主党,共和党,都没什么党支部,党委,政治局那一套,也没什么入党宣誓等玩艺。它们的功能就是用来搞选举的,选举完了,党就该休息了,为下次竞选养精蓄锐。至于执政,那是政府的事,它们连边也摸不着,它们也从未轮流执过政。要是还来个党领导国家,那美国人准说你疯了吧。你要是说布什是美国人民的领导,那也要让美国人笑掉大牙。即使哪个党推出的候选人当上了总统,那个党也休想从国库里拿到一分钱。它们党的活动经费全是私人赞助的。即便如此,赞助的上限,法律也有规定,这明摆着是不相信党。美国信上帝的人远远多于信政府的人,你还指望它相信党?

  正因为美国政府的领导是美国人民,所以在国内,美国政府对每个美国人毕恭毕敬。在国外,若是有某个国家,胆敢伤害一个美国人的生命,无论你多强大,美国总统不跟你拼命才怪。

  二,有人说,在黑人和妇女没选举权时,在屠殺印第安人时,该是资产階級专政了吧?

  任何事物都有个发展过程,民主也不例外。在华盛顿等55个美国人关门三个月拿出宪法,又用三个月到各洲通过后,美国政府才逐渐运转起来。开始,美国人是按财产额来交税的,交税的人才有选举权,这不能算专政,而是既合理又不太完善的。那时黑人是奴隶,他哪有钱交税?是林肯总统发出了解放黑奴的法令,并为此献出了生命。黑人不是奴隶了,但种族歧视仍在某些白人那里还有,又是在政府,白人和黑人的共同努力下,逐步消除了种族隔离。美国总统甚至派部队保护黑人孩子上学,就是一例。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民主的完善,美国早已走上了年满18岁的公民都有选举权的这一步。

  至于屠殺印第安人,这事有,如同当年欧洲人开发非洲,美洲,印度等地一样,也要历史的看问题。人类社会,各个民族文明的发展,哪里没有血腥?美国人刚到新大陆时,面对蛮蛮荒野,和古代人一样,为了生存,总要砍伐森林,开垦荒地,这誓必要和土著人发生冲突,有白人杀土著人的,但同样有印第安人袭击白人的。中国人几千年来,民族和民族之间,同一个民族内,血腥屠殺不比西方人少吧?若非要用现代法律来苛求古人,恐怕人类现在还处在洞穴时代。不要忘了,人是由动物脱胎而来,人的动物性还或多或少的残存在现代人性里。

  三,至于有人说美国搞霸权,纯属无稽之谈。美国给联合国的钱占全世界给联合国的钱25% ,你中国只占1。5% ,你对美国在全球到处插手烦的很,那你把搞2008年奥运会的350个亿给联合国好了,保管联合国要请你到处管事。

  有人说美国搞掠夺,那行,你对美国人说,我把中国白送给你,当你的一个洲,或当你的殖民地也行,你看美国人要不要。美国人品德绝对没那么高尚。当初,墨西哥全民表决,要加入美国,美国人都说不,现在还要你这个资源贫乏,环境恶化,有十三亿人的烂摊子?别看你的市政府大楼比美国的豪华,但你白送给他,他都绝不会要,还用得着来掠夺?

  美国广袤的大地上从未有过皇帝的脚印,从未有过专制独裁者的声音,那这些有理性有道德,生活幸福的美国鬼子从哪儿冒出来的呢?是不是上帝特地留着美洲那一大块土地不用,待人类互相残杀得差不多了,在一个早晨,把一些天兵天将下凡到新大陆,给人类作榜样呢?

  谁都知道不是,知道美国建国前是英国的一个殖民地。这时,那些道貌岸然的中国学者,专家,教授可要登场作总结报告了,我说是嘛,英国的殖民地?英国,不是全球第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吗,你还敢说人类没有资产階級专政?你还敢做这么大的课题?

  那好,让我们简略的回顾一下英国的历史,看看英国有没有资产階級专政。

  约25万年前,人类从欧洲大陆来到现英国小岛——不列颠。5000年前,有了新石器,在新石器后期,不列颠出现了一种特殊的建筑群——巨石圈。大都是同心多圆形,直径最大达518米,石块重量最大的有50多吨。这么多这么重的石头至少是从20公里外运来的。它们是怎么运来的?如何吊装?为什么修成那样?这可能是个永久的迷,但人们却永不会怀疑不列颠民族伟大的创造力。

  约公元前55年,罗马人进入不列颠,他们带来了古希腊文明,带来了基督教,各地都有了类似罗马元老会的议事会,由拥有财产权的成年公民选举产生。此后,英国一再出现多民族融合情况,伊比里亚人,克尔特人,盎格鲁撒克逊人,丹麦人,诺曼人等和当地人先后融合成今天的英格兰民族。这里有没有血腥?不用说,有,但重要的是文明在进步。

  公元650年,英格兰有十个国家,即战国时代,象世界其它地区一样,王权向着强大的方向演变。公元825年左右,有了全英格兰的国王,此后,国王不断的更换。但有一点必须说明,英格兰任何一个国王,从未单独占有过全国的土地,矿山,森林等生产资料。即从未有过象秦始皇那样的中央集权专制。即使如此,王权还要受到很多制约,主要有:

  一,受到法律的限制。英国公众的民主意识一直保留着,长期公认的习惯法即天赋人权等,对国王和王室有着坚韧的约束力,许多国王都制定法典,如“艾塞伯特法典”,“伊尼法典‘等,内容大多为习惯法,对国王都有约束力。

  二,受教会限制,基督教的传教者大多是信仰虔诚知识丰富的学者,受罗马教廷的委托,借着上帝的名义,引导芸芸众生,协助国王治国安邦,而国王也乐得信教,听从规劝,借用神权,使自己的权利合法化。

  三,受贤人会议的限制,贤人会议是王国政府的重要机构,起源来自日耳曼人的‘马克大会’或民众大会,其由国王主持,参加者有高级教士,世俗贵族,国王近臣,地方官员,每年的圣诞节,复活节,显圣节等都是理想的集会时间。它保留了群体表决,多数认可的原则,使古希腊罗马的民主传统得以延续发展。在威廉一世期间,贤人会议改造成“大会议”。

  中世纪的英国,国王和贵族之间一直维系着双向契约关系,公元1215年6月15日,国王约翰和25名贵族签署一份由贵族递交的文件,即著名的“大宪章”。其主要内容是重申贵族的权利和防止国王侵权。

  1129年,贝弗利首先获得自治特许权,成为英国第一个自治市。

  1236年,大会议制定“默顿法典”,明确规定了立法,司法和维护土地所有权等,随后,大会议渐渐的被人们称为“议会”。13世纪中叶,平民代表——乡村骑士和城市市民先后进入议会。

  1649年1月30日,内战后的胜利者——英国人民处决了国王查理一世。议会于5月19日正式宣布英国为共和国。

  此后,王朝复辟,英国内战又开始了。但1688年举世闻名的‘光荣革命’,终于使英国人不再流血了,英国人找到了适合国情的政治归属——立宪君主制。1689年,议会通过“权利宣言‘,经国王和王后签署生效,称”权利法案“。其保证了议会的立法权,强调了议会至上的宪法原则。英国从此走上了没有内战,良性发展之路。在随后的18世纪初,内阁制应运而生。英国政体再未发生大的变化。

  从上面简要叙述的英国历史,我们看出了什么呢?我们看到,英国人,也和其它很多国家的人一样,在远古时代,他们是自由的,自由到人吃人也没人管。但那时的人是愚昧贫困的。随着工具的改进,财富的增多,群体的扩大,部落氏族首领乃至国王皇帝,即社会管理者——政府相继自然出现了。人们从本能感觉到政府是需要的。人们也自觉的让出一些自由和权利给政府,接受政府的管理。因为人知道,一个人类群体,如没有警察,没有法官,没有公务员,誓必互相残杀,人类又要回到洞穴时代。

  但新的问题由此产生了,即人有好逸恶劳,贪得无厌的本性。那些君主皇帝自己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老婆几十个的日子还不满足,他们还要让子子孙孙,七大姑八大姨都过上和他一样的好日子,还有那些帮忙的大臣将军等人,也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但人的欲望是无边的,今天坐上了奥迪,明天要坐奔驰。皇帝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大臣也要二奶三奶无穷奶。于是,他们心领神会的在皇帝的领导下,抱成一团,组成一个圈子,为了他们的无穷欲望,想尽点子榨取圈子外的人的利益,掠夺圈子外的人的天赋权利。这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圈子外人的反抗。于是,造反,斗争,革命,改革,都必然的来了,人开始杀人,老皇帝倒了,新皇帝上来,又走老皇帝的路。人类就在这血腥的专制圈子里转了几千年。最苦的是中国人,至今仍陷在秦始皇和毛泽东的专制圈子里不能自拔。

  幸运的是英国人在300年前,率先跳出了这个怪圈,美国人更绝,彻底抛掉了皇帝,成了专制的天然之敌。欧洲大陆的国家,无论人种上,还是文化上,都和英美血肉相连,相继步英美的后尘,走上了民主大道。在这种先进的政治制度下,工厂主也罢,商人也罢,尽可以放开手脚赚钱,而没有多少钱的人,凭着聪明才智,辛勤工作,也能成为富翁。比尔。盖茨就是个典型。那些不愿太辛苦太费脑筋的人,也可以在工厂里混碗饭吃,大伙儿和平相处。而政府呢,它也费不着自找麻烦,把人划成这階級,那階級,只要你交税就行。至于你写书把人划成工人階級,资产階級,那是你的自由。你甚至号召人们团结起来,推翻政府,它也不管,只要你有本事让人相信你,跟着你跑就行。

  言论自由对人类的意义之伟大,怎么说都不过份。在民主制度前,皇权和宗教既有斗争也有联合,在这双重桎梏下,人的言论自由难以全部获得。而民主制度后,人什么话都能说,什么思想都可以自由的公开的表述,交流,争辩。人真正的成了人,人的主观能动性得到空前发挥,人对自然和人自身的认识在交流争辩中不断提高,民主制度也得到逐步完善,这样就使原本差不多处在人类文明同一条线上的东西方拉开了距离。今天,西方无论在科学技术,还是道德水平,社会风尚,环境保护等方面都把中国远远的抛在身后。

  请那些中国了不起的文人们,戴着放大镜找找看,这些民主国家的政府,把哪个人哪个階級的财产收归国有了,把哪个要推翻资产階級的持不同政见者关进监狱了,或批判哪个人的无产階級思想了,实行资产階級专政了,找出来公布于世,也好让我们受受教育。

  那么,人类社会没有资产階級专政,有没有无产階級专政呢?答案是同样没有。可有人问,那无产階級专政的社會主義国家不是有过好几十个吗,虽说垮的只剩下几个,但不还是有的依然要坚持走社會主義道路吗?这是怎么回事呢?要说清这个问题,让我们看看共产主义社會主義是如何冒出来的。

  在人类社会工业化早期,机器很少,也很简单,工人的劳动条件确实很差,劳动报酬也很少。一些知识分子和一些有钱的人甚至包括一些工厂主,都对工人很同情。因而,有的人从理论上探讨如何解决,提出了一些美好的前景,把它叫做各尽所能,按需分配的共产主义。而有的大富翁则倾家荡产,带着一帮穷人到美国,办农场,工厂,过财产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的好日子,然而,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失败了。他们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而根本在于,共产主义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梦。

  为什么说各尽所能,按需分配是个荒谬的梦呢?让我们举一个虽有点粗俗但合乎人性的例子来说明。认为钟丽缇漂亮性感的中国男人恐怕至少有一百万,而想讨她做老婆,做情人,来个一夜情的男人也不会低于一百万吧。这些男人的需要,在今天谁都知道是不可能实现的。那到了共产主义,会不会实现?到那时,我们的钟丽缇同志,共产主义的思想觉悟非常高,她心甘情愿的要满足所有爱她的男人的需要,但钟丽缇同志能忙的过来吗?

  人类只有一个地球,地球能满足每个人的随心所欲的需要吗?

  这第一批共产主义者们有个共同认识,即他们从自身经历知道,富人的钱大都是来路清楚的,即使是遗产,也是先辈辛勤劳动得来的,因此,他们关心穷人,宁可把自己的财富拿出来带领穷人致富,也绝不号召穷人团结起来,剥夺富人的财产,他们知道这是违背人性的。也就是说,他们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梦,但他们是有人性的人。

  然而此时,马克思脱颖而出了。他和共产主义的前辈一样,对穷人饱含同情,具有罕见的正义感。知识丰富,理论分析能力极强的马克思认为工人穷的根本原因在于财产私有制,率先提出了階級,階級斗争,无产階級专政的学说。马克思把一无所有的工人称为无产階級,并认为他们是人类最先进的階級。把有财产的工厂主,商人等统称为资产階級,认为他们最堕落,最反动。无产階級只有用暴力剥夺资产階級,消灭私有制,实行公有制,才能解放全人类和自己。但马克思清醒的看到,工人的文化太低,理论水平太差,因而要有象他那样的一大批知识分子组成共产党,带领工人完成自己的伟大历史使命。你看出来了吗?聪明的马克思犯糊涂了,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文化低理论差的工人怎么能是人类最先进的階級呢?无产階級,这个最先进的階級,纯属马克思的虚构。

  还有问题,什么时候剥夺资产階級的财产才适宜呢?这这一点上,马克思是清醒的,他认为当时的资产階級是先进的,资本主义制度极大的解放了生产力,只是资本家贪婪追逐利润的本性,使资本家越来越富,使工人越来越穷,资本主义注定要生产过剩,注定要不断发生经济危机,注定要崩溃。但这要有时间,要到全球都是资本主义了,都快要崩溃了,无产階級才能起来用暴力剥夺资产階級。实行无产階級专政。为什么要用暴力呢,因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即使快要崩溃了,但资产階級也不会拱手相让。也就是说,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它就不倒。

  清醒的马克思还认识到,无产階級专政是个极短暂的过程,因为你把资产階級财产剥夺了,资产階級没有了,你对谁专政呢?因而,马克思说,无产階級在夺取政权之后,不解散自己的政党,那么,社会就迫使全体人民以自己的信条当做宗教信仰,党就会堕落成中世纪后期的宗教寄生虫一样的组织。你看出来了吧,马克思是何等厉害,现在中国的党是多么的象马克思所预言的那样。

  一生贫寒的马克思埋头写了那么多书,把毕生精力献给了他钟爱的工人階級,而最先进的工人階級不争气,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二十几个社會主義国家,几乎在一夜之间烟消云散了,只剩下廖廖几个在苦苦挣扎,那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让我们探讨一下马克思悲剧的原因。

  一,中国有句古话,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现在看来,是马克思对工人付出了太多的激情而忽视了另一面——马克思所说的资本家。剩余价值论是马克思主义的基石,而马克思恰恰在这个基石上出了问题。在马克思看来,唯有工人的活劳动才是产品价值的来源。比如,一根螺丝杆市场价是十元钱,一个工人用十个小时车出了这根螺丝杆。而资本家只给工人五元钱养家糊口,以便工人第二天继续给他干活。也就是说,另五元钱——剩余价值给资本家剥削了。

  现代任何一个有点工业知识的人,都知道这理论是不成立的。不要说绘图的技术员,材料的采购员,螺丝杆的销售员,都在这根螺丝杆的十元钱的价值里作出了劳动,即使资本家本人的派班,调度,检查等管理工作也是劳动,也创造了价值。更何况资本家买车床,盖厂房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把它存到银行也有利息啊。

  这种对工人的片面的激情,不仅在经济分析上模糊了马克思的视线,在其它如家庭,人的个性等问题上也影响了马克思的思考,使他难以冷静的作出判断……

  二,在马克思活着时,也有机器,但毕竟不太普遍,自动化程度也不高。他无法预见到机器对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提高工人劳动报酬的巨大作用。还是打个比方,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挖下去,是有一天会挖掉门口的大山。但有了电铲,几天就挖掉了,你说资本家会不会提高工人的工资,会不会改善工人的劳动条件?美国汽车大王福特在有了流水线后,不仅增加了工人的工资,还每周多给工人休息一天,为什么?他想要工人也买他的车,福特是多赚钱了不假,那工人呢,是不是也得到了实惠?

  三,与马克思是个无神论者有关。有人会说,哪里有上帝呢,马克思没错啊。是的,你不信上帝不要紧,但你总得承认,大自然和人类社会有它自身的,人不可抗拒的规律吧,大自然还有许多人类未知的奥秘吧,你就把这些规律,奥秘看成上帝好了。这也是牛顿,爱因斯坦等大科学家信上帝的原因之一。旧约里的上帝也是个爱搞暴力革命的主儿,但到了耶酥那里,上帝变了,基督教的教义也变的人人明白,信上帝,爱他人,正是这简单的六个字,成了使资本家和工人的关系,变得越来越融洽的原因之一……星期天是上帝赐给人类的,它不仅仅使穷人有了休息的一天,不仅仅使穷人和富人在教堂里平等的听布道。更为重要的是,它把忏悔意识,深深的注进信上帝的人的血液里。美国的富翁为什么生前节俭,捐款,死后把财产献给慈善事业?因为他们信上帝。马克思的学说成于欧洲,传于欧洲,为什么欧洲没有多少人听他的?因他们信上帝。马克思悲剧的原因之一,就是他无法意识到耶酥化解矛盾,融合社会,凝聚人心的巨大作用。

  这里特别要指出的一点是,人类能有今天的自由,与耶酥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无数坚强的殉道士用他们的血肉之驱,与皇权抗争,与专政抗争,与人的兽性抗争,他们是人类脚下的一块块基石。

  四,马克思也看到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一时难以做到,他又设想了两步走,即社會主義的按劳分配。显然,这又是个烫手山芋。全国的一切生产资料,财产归到无产階級的先锋队党的手里,按劳分配的标准,实施当然由党说了算。但党员太多,水平又参差不齐,这个重担就落到了党的领导干部肩上。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在夺取政权后,都立即把党的干部划成等级,派他们去掌管各级政权。在这种没有任何监督的体制下,一个市的党委书记,实质上就是市长,厂长,法官,警察,税务局长,银行行长等。手里有巨大的权利,面对唾手可得的金钱美女,有几个书记能拒腐蚀永不沾?

  于是,这些市委书记,就成了上面所说过的皇帝,不同的是一个又一个小皇帝而已。在一个城市,资源毕竟是有限的,财产也绝不是用不完的。这就注定了要保证一小部分的人无穷贪欲,就必须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这也就注定了公有制是滋生腐败的温床。

  由此可见,所谓公有制,不过是小团体的公有制,绝不是全社会的公有制。那些以为中国是全社会的公有制的人,不是无知就是别有用心。别说今天,。即使在有些人想往的毛泽东时代,也绝不是公有制。若是,那请问,要户口干嘛?农民什么时候和城里人一样公有了?即使在没有户口前,也绝不是公有的。财产在党的领导干部手里,他在分配时,会让他的老婆孩子亲戚,和他不认识的千千万万个老百姓拿一样多吗?再望里看,公有了,党的领导干部为什么要有级别?级别是谁定的?级别高的劳动量就大吗?贡献就一定大吗?完全是一笔糊涂帐。社會主義公有制,只能是一个小团体的公有制。小团体外的人,只有不断的为这个小团体牺牲自己利益的命,不断的为这个小团体的稳定作无私奉献的命,而绝对享受不到这个公有制的一点好处。

  你说公有制不是搞平均分配,那有道理,但分配的标准,谁来定,不能有党一个小团体说了算,这也有道理吧。即使党的领袖在制定标准,在具体分配时没私心,,但你能保证所有党的干部都没私心?你要知道,十三亿人啊,党在分配纳税人交的巨额税金时,有什么理由不让工人,农民,知识分子派代表,参加进来一起讨论如何分配呢?你说党是最先进的,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利益,但这不是饶了一圈子又饶回去了。更何况,既然是先进的,为什么党内有数不完的贪官?既然是先进的,为什么几十年都遏制不了落后的腐败?

  五,马克思的共产党设想也是个重大的不可调和的缺陷。马克思看到工人的文化低,难以挑起推翻资本主义的重任,设计了个共产党。但那些党员们又能比工人先进多少呢?他们在夺取政权后,把全国的生产资料集中到党的手里,能做到解散党吗?这个矛盾,可能马克思在世也无法解决。马克思的学生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在夺取政权后,自称创造性的发展了马克思主义。不仅没解散党,还竭尽全力巩固党,消灭一切在他们看来是反党的人和势力。消灭一切人的独立思考和任何自发的组织。在他们眼里,党的利益永远高于国家的利益,高于人民的利益。而党的利益,实质上又是党的领袖,党的领导干部和政府官员的私人利益。而普通党员和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一样,只有为党献身的义务。连吭一声的权利也没有。

  从他们的理论逻辑上说,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没错,因资本家富农被剥夺了财产,但人还在,他们的思想还在,产生资本主义的土壤——人的私心还在。于是,不仅要剥夺资本家富农的,而且要搞合作化,搞公私合营,搞人民公社,这还不够,还要人人斗私批修。不仅党外,党员也有私心,党内也就有了走资派,走资派还在走。总之,人的私心一日不除,党就要永远存在。全人类还没得到党的解放,党的伟大使命就未完成。批了资产階級还不够,还要批小资产階級,一次不够,还要七八年再来一次。党要永远存在,专政也自然要相伴随,无产階級专政有点难以自圆其说,好办,改成人民民主专政。既好听又实用。而人民,在他们眼里,离开了先进的伟大光荣正确的党就连饭也没的吃。因为,是党解放了他们,他们必须永远听从党的召唤,党叫干啥就干啥。由此可见,所谓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只是在反人性的道路上越滑越远而已。

  人类,从来就没有什么资产階級专政。也没有什么无产階級专政。这不要说工人从未自己联合起来,说自己是无产階級,要和资产階級对着干,即使在党借他们的名义夺取政权后,工人也没有对谁专政过,而是和农民,知识分子等一起被专政着。皇帝没有太监大臣不成为皇帝,皇权是一个小团体的权。所谓无产階級专政,不过是皇权专政的延续,和皇权一样,是一个又一个人组成的小团体专政。不同的只是换了个无产階級的旗号而已。无产**专政,同样是个骗了人类一百多年的巨大谎言。

  从以上分析可见,社會主義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公有制,也同时产生了运用这个武器的人——共产党。马克思所说的先进中的先进,恰恰成了社會主義公有制的掘墓人,这可能是马克思最大的悲哀。包含着如此之多的幻想,虚构,矛盾,缺陷的马克思主义,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吗?

  把所有的污水往工厂主,商人等所谓的资本家身上泼,把子乌虚有的资本主义国家说成是恶魔,目的是为了把社會主義打扮成天使,是为了给党领导国家披上一件合法的外衣。你对党有意见吗?你要自由民主吗?你要清除腐败吗?对不起,你是资产階級思想,是小资产階級思想意识作怪,是资产階級的自由化,是资本主义国家的代言人,是诬蔑社會主義,是要颠覆无产階級政权,是要推翻共产党的领导,是出卖社會主義国家的卖国賊,是反党反社會主義的階級敌人。是反革命分子。所以要依法对你专政。轻则批判,斗争,重则坐牢,杀头。

  说了这么多,也是想说明,为什么还有人要坚持走社會主義道路。这些人是什么人,也大概说清楚了。

  人类社会曾有过影响人类历史的八大宣言:宗教改革宣言,独立宣言,人权宣言,解放宣言,和平宣言,世界人权宣言,妇女宣言,共产党宣言。

  共产党宣言的文字长度几乎是前七个宣言的总和。它为什么要写那么长,无非是底气不足,要反复说明自己是正确的,合理的。然而,欲盖弥彰,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前七个宣言给人类带来了光明,和平,道德,解放。唯有最后一个宣言给人类带来了灾难。

  社會主義国家使千百万人死于非命,使亿万个家庭受到了伤害,使这些国家的现代化步伐遭到极大的延缓,那是不是马克思的罪过呢?

  显然这些与马克思无关,马克思写书,出版书,阐述他的理论,是他的自由,是他的权利。错在实践发展他的理论的人,错在依然要坚持走社會主義道路的人。这也恰恰说明,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把一个人的主义,思想,理论,代表之类写进宪法,在宪法的前面又写上一段长长的序言,有必要吗?合理吗?和乎人类公认的天赋人权等之法吗?一个人的书写的多,写的长,就一定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吗?

  有人把现在中国不可遏制的腐败归咎于鄧小平,而怀念毛泽东,要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这些人,有点象盲人摸象,既可怜又无知。他们看不到,文化大革命和腐败是一块硬币的两面,这块硬币就是专制。只有毛**的专制体制才是文化大革命和腐败的总根子。

  马克思的悲剧在于,他的理想是不可能实现的一个梦,他要推倒的是一个假想敌,他要使用的手段是违背人性的。社會主義从它诞生的日子,就埋下了必然失败的两粒种子——公有制和共产党。但马克思对没有监督的权利的危害,还是看的很清楚。权利就象鸦片,没有坚强的意志是难以主动舍弃的。只有那些具有高尚的人格,强烈的人道主义精神,渊博的理论知识,非常理性的人,才有可能主动放弃权利。所幸的是这样的人,人类有过。远的华盛顿,近的戈尔巴乔夫,叶利欣。就是这样伟大的人物。

  饱受几千年专制之苦的中国人是举世罕见的,他们也期待着自己的伟大人物,但很可能这又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因为,什么土壤长什么庄稼,中国的专制主义土壤比俄罗斯要深厚肥沃得多,中国的知识分子绝大多数不仅没脊梁骨而且无耻。中国最早的一些大学有许多是基督教会办的,但毛泽东执政后,彻底切断了耶酥和中国人的联系,中国人成了更加从不认错的人,成了不断造神的人。上帝是能骂能抛弃的神,中国的神是永远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毛泽东在世,中国人和毛泽东自己都把毛泽东当成神。毛泽东死了,又造出新的不可议论的神。中国的党也成了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党。

  没有自觉信仰的中国人糊涂胆大,什么假药,有害食品都敢造敢卖,但对强权造就的神又顶礼膜拜,奴颜婢膝。对远方的美国,日本扯着颈子大骂,对身边的官员却恨不得倒地下跪,摇尾乞怜。

  中国人的奴性,愚昧,僵化,封闭,懦弱,残忍,虚伪,自私,自恋,自以为是,华而不实也就举世闻名了。

  中国人,你的解放只有靠你自己。由你思想的解放来带动你的亲戚,你的朋友的思想解放。人人都来向专制的土壤里掺沙子,埋炸弹,豪华的专制大厦才会在某一天轰然倒塌。

  作者电子邮件:hongling33@ yahoo. com. cn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再论人类,有资产阶级专政吗?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03日 星期日 @ 22:22:00

    1

    文笔犀利,一针见血!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7月03日 星期日 @ 22:53:20

    2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