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三论人类,有资产阶级专政吗?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赫鲁晓夫举世瞩目的秘密报告不仅表达了苏联人民的愿望,也象十月革命一样,给中国带来了新思想,新理念。

  赫鲁晓夫是从他的亲身经历深刻体会到斯大林的残暴,体会到斯大林对苏联人民犯下的罪恶有多大。体会到斯大林对苏联人民欠的债太多。人格,良心促使他说出真话,以求苏联人民的解放,也求苏联共产党得到苏联人民的宽恕。

  但遗憾的是赫鲁晓夫只迈出了半步,而没有跨出历史性的决定一步。这有多种原因,但最重要的是在思想认识上,即赫鲁晓夫没看到,造就斯大林残暴的决定因素不是斯大林的人格缺陷,而是斯大林的体制。是社會主義的公有制使斯大林具有了主宰一切的权利。

  在赫鲁晓夫看来,苏联经济落后,人民生活困难,官员腐化堕落,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距离越来越大,不是社會主義公有制错了,而是由于斯大林的滥杀无辜,是斯大林牺牲农民利益,只搞工业化造成的。所以,他在揭露批判斯大林后,积极在各地搞经济改革,以期赶上乃至超过资本主义国家,证明社會主義公有制的优越性。他的继任者虽因现实的需要,修改了赫鲁晓夫的一些激进做法,但还是在同一条道上往前走,要和资本主义国家一决高低。

  赫鲁晓夫和他的继任者之所以没看出本质,当然与他们的学识。理论修养有关,与他们身处权利的高端有关。但我们应该看到,重要的是与那时社會主義公有制腐败等种种弊病暴露的不充分有关。苏联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按马克思理论建立起来的国家,虽然它违背了马克思中年所说的,社會主義不能在一个国家建立的理论。但一是马克思晚年,看到资本主义国家危机不断,却越来越繁荣,没有一点崩溃的迹象,转而对俄罗斯的土地村社所有制寄予希望,作出了它可能使俄罗斯饶过资本主义,直接进入社會主義的预言。二是列宁斯大林用暴力夺权后,宣称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特别是斯大林用机枪消灭富农,实现集体农庄,以人民利益的牺牲换来了工业化,又用苏联人民的鲜血和工业化,与全世界进步力量一道消灭了法西斯。使苏联的威望空前高涨。这一切既使赫鲁晓夫等人能看到斯大林个人的罪恶,又以为工业化是需要的,是社會主義公有制优越性的表现。因而一时难以看到斯大林体制的本质。

  正象对工人片面的激情蒙蔽了马克思的眼睛一样,共产主义的美好理想也蒙蔽了赫鲁晓夫和人民的眼睛。而已过上共产主义美好生活的勃列日涅夫之流,则利用手里的一切新闻媒介,天天宣传形势大好,天天宣传盛世已到,以期永远的蒙蔽人民和他们自己。让人民相信,他们领导人的小集团,坐在共产主义的火车头里,能够拖着越来越破烂不堪的车厢,奔向全面小康,奔向现代化。

  然而,纸终究包不住火。到了戈尔巴乔夫时代,由于和所谓的资本主义国家搞竞争,耗尽了人民的利益,腐败等各种弊端充分暴露,国力已是不堪重负。社會主義公有制的不合理性已充分显现。有着对苏联人民深沉的爱,有着高尚的人格,强烈的人道主义精神,渊博的理论知识的戈尔巴乔夫和叶利欣终于联手,勇于放弃个人的利益权利,彻底抛弃了社會主義的公有制,抛弃了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迈出了历史性关键的一步。叶利欣以大无畏的气魄,坚决大胆的走上彻底私有化之路,把公有了七十年的国有资产平分给每个俄罗斯人,这虽然带来了一时的混乱,但还清了斯大林所有的欠帐,把人民的权利还给了人民,使俄罗斯人民跟上了全世界人民的步伐,走上了市场经济的现代化不归路。今天俄罗斯的成就,充分说明俄罗斯十五年来的改革之路走对了。

  为什么这一张张私有化证券有那么大的神奇之力?因为,它们不仅仅是钱,而是俄罗斯人把自己的命运撰在自己手里的一张张选票。正是这一张张选票,使俄罗斯人选出自己认可的总统,自己认可的议员。这一张张选票决定了总统,军队,法官的工资由议会发,议会的钱来自握有选票的摆摊人交的税,税金多少由摆摊人选出的代表说了算。而一切政党,团体,报社,出版社,电视台等全都摆摊去,自谋职业,自己养活自己,休想拿到纳税人的一分钱。

  那为什么俄罗斯乱了几年?让我们以一个工厂为例,全面私有化了,厂子要有一千张私有化证券才能买下来。厂长,技术人员,工人,谁的思想都有点乱,不知道谁会来买厂子,生产下降也就不可避免,商店里商品也会少下来。但有人看这个厂子不错,于是想法筹集资金,买来一千张私有化证券,让厂子开工了。经营了七十年的党政机构,工农业体系等全要重组,怎能一点不乱呢?

  还有,事情也不都是顺汤顺水,即使在在买卖私有化证券过程中,也肯定有欺诈,有掠夺,如有名的三M公司就是一个骗人的证券公司。但有民主政府,打击黑社会,市场就会逐步稳定,健全。摆摊的人就会逐步断了靠掠夺发财的念头。

  短短的几年里,俄罗斯有四次全民公决,也就是说,俄罗斯人民选择了乱这个短疼,而换来了长治久安的好日子。全面私有化了,俄罗斯人没有重吃二遍苦,没有重受二茬罪。

  为了更好的说明俄罗斯改革的指导思想及主攻方向的正确性,我们再简略的看看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的社會主義是什么。

  一,资本主义是万恶之源,因而要剥夺资产階級的财产,实现一切生产资料归国有的公有制。

  二,国家的权利主体是工人階級和其他劳动人民,而共产党是工人階級的先锋队,由党领导国家和人民,对资产階級等一切剥削階級实行无产階級专政。

  三,按劳分配。

  四,计划经济。

  五,由此必然有高度发展的生产力和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

  六,以社會主義为核心的意识形态,是国家和人民的指导思想,扼杀一切反社會主義的思想。

  以上六条,第一条是根,其余是枝叶。而所谓公有制,绝不是全民所有制,而是一个小团体的所有制。而小团体,是由一个个人组成的。即说到底,是私有制。公有制,是个说了一百多年的特大谎言。这些,我在一论和再论“人类,有资产階級专政吗?”两文中已有论述,不再重复。( 在猫眼里,该两文的题目为:中国,该向美国学点什么了及再论中国,该向美国学点什么了) 。

  苏联七十多年的社會主義实践,充分暴露了上述社會主義公有制的弊病,出尽了社會主義的洋相,梢有良知的人都意识到社會主義搞不下去了,必须改革。但如何改革呢?比如,大锅饭不是搞的人民饿肚子吗,那把计划经济改成市场经济好了,保留其他的社會主義的体制不变,也就是不挖根,而只砍掉一根枝叶,不是既不乱又有效吗?如果把国家公有制变了,那又要出现地主,资本家,又要出现人剥削人,又要出现贫富两极分化,工人农民不又要受二茬罪了吗?

  社會主義的国家公有制不变,既一切生产资料仍归国有,只取消计划经济,搞市场经济,即不挖掉根而只砍一枝叶,行不行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先看看市场经济是什么。

  市场经济是什么?很简单,交换,没有掠夺的等价交换。

  那些了不起的中国的经济学家一定会跳出来,说哪儿冒出个不懂装懂的门外小子,抢我的饭碗,照你这么说,那人类的远古时代不是也有市场经济了,还需要我们把吃奶的劲都拿了出来,在中国搞什么市场经济?改革,有这么简单?

  你说对了,中国的经济学家们。简洁的往往是最好的,真理,往往是最简洁的。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你也知道,影响人类历史的有八大宣言,其中七个宣言文字的长度加起来才有“共产党宣言”那么长。但谁有生命力?谁是笑料?谁是真理?

  这是不是说不要理论研究呢?恰恰不是,人之所以能成为地球之王,就是因为人有思想。问题只在于,不能把某一个人的理论奉为治国的真理,不能推倒了一个神而又树起了另一个神。十几亿人,被病入膏肓的八十多岁的老人,几句语录或几条理论捆绑得象一个人,是中国人的悲哀,也是中国人的耻辱。思想贫乏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只会搞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

  在人类早期,确实有市场经济。一个猎人想用一只兔子换农民的一斤米,两人都乐意。成交,这就是公平的市场经济。参加交换的人多了,慢慢的,粮食的产量提高了,兔子被打得越来越少了,有人愿意用五斤米换一个兔子,摆摊的人觉得这很公平,都如此成交,这还是市场经济。

  但由于一种难以避免的因素掺与进来,破坏了这样公平的交易,使市场经济变形了。

  人类总有一些好逸恶劳之徒,他们既不想种田,又不愿打兔子,于是结成团伙,在市场上以市场需要保护的名义收取保护费,而保护费的多少又由强者的小团体说了算,还凭着暴力强买强卖,赚取最大利益。谁都知道,这就是常说的黑社会组织。显而易见,黑社会靠什么过上好日子?他们不是靠劳动,而是靠掠夺。有掠夺行为的市场就不是公平的市场经济。它必然要败坏社会道德风尚,必然要造成两极分化,必然要发生动乱。发生以暴制暴。

  于是,政府在人类不可避免的产生了。人类政府的形式多种多样,但人们也很容易看出其本质只有两种,一民主,二,专政。那么,这两种截然对立的政府搞的是什么样的市场经济呢?能搞同样的市场经济吗?

  我们先看民主政府条件下的市场经济。

  在这种政治体制下的市场,也要有人管理,即需要公务员,公务员需要有个头,也可以说是主持人什么的,中国人喜欢好听的,就叫总统好了。产品交易中难免有纠纷,市场上也会有小偷小摸,有黑社会分子。为此,要有警察,法官。这些政府的人要吃饭,也即在市场摆摊的人得纳税。可纳税的人说,纳税是应该的,但纳税的钱不能交给总统一个人,纳税多少也不能由总统一个人说了算,还有,法院也不能归总统管,要不,发生纠纷了,最后还得听总统的,那还要法院干什么,那总统不也成了黑社会老大了?于是议会产生了。

  而总统呢,带着警察,公务员管理市场,见着捣乱市场的小流氓黑社会就把他逮起来。摆摊的都拍手叫好,说总统可了不起,真威风。这总统既不要种田又不用打兔子,还荣耀得很。人都有管人的欲望,你说总统谁不想当?但,法律规定了,总统和议员干了几年都得走人。也就是说,总统和议员当不成了,也得摆摊。总统和议员无疑都是聪明人,于是,当他们在职时,一门心思就是要保护好每个摆摊人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市场繁荣了,税收多了,他们也不会拿去搞豪华的政府大楼那样的面子工程,而是救济穷人。因他们知道,谁没个意外之祸呢,谁不会老呢?保护好别人,也就是保护好自己。这才是最实惠的。至于一个兔子该换几斤米,总统才不费那个心呢,市场自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调节。至于要把钱多的人划成个什么階級,把钱少的或没钱的再划成个什么階級,鼓动他们起来斗,那是疯子干的事,总统才不会自找麻烦,,摆摊的人也不会那么傻跟着你干。

  那政府是不是也可以搞几个国营企业干干呢,总统在这一点上也不会发昏。上面说过了,他绝对是个聪明人,政府有了企业,政府既是管理者,又是经营者,又是仲裁者,政府和单个的摆摊人去竞争,那不明摆着是掠夺。那总统不又成了黑社会的头了?就象在足球场上,总统既要踢球又要当裁判,他能忙的过来?还不要被人骂死?

  人最大的财产是什么?人的身体,人的思想。在上面所说的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断了靠掠夺发财的路子,摆摊人都只有靠劳动靠点子发财致富,且人人都可以自由的说话,自由的对政府说三道四,人活的象个人,人的道德与日俱增,人的聪明才智极大的发挥了出来,所有市场里发生的问题都能得到理性的解决。人人安居乐业,这样没掠夺的市场经济,你不让它繁荣昌盛都不行。

  至于秦始皇开创的中国两千来的皇权专政是不是靠掠夺过日子,皇帝是不是黑社会老大,是不是市场经济,想必人人皆知,不用赘述。一句话,有掠夺的市场不是市场经济。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不能在欧洲美国生根发芽?因没有它的土壤。它在苏联和中国能生根发芽,长成大树,因那里有非市场经济的专制的土壤。社會主義是用暴力跟在皇权专政后长大的,它的名称虽和沙皇,秦始皇不一样,但它们的土壤一样。斯大林和沙皇一样,也是黑社会老大。苏联的公有制就是来源于掠夺。

  那么,现在要说的问题是假设叶利欣同志不挖掉公有制的根,而是听中国经济学家的,只砍掉计划经济的枝叶,搞渐进改革,俄罗斯会是什么样的市场经济呢?

  有着充分经验的中国的经济学家来莫斯科了,对急于要搞改革的叶利欣说,总书记先生,你也想向中国学习,搞渐进改革了?容易得很,先在农村搞联产承包制,搞乡镇企业,在全国搞价格双轨制。

  叶利欣点头称是,中国经济学家就是了不起,言简意赅。

  几年下来,叶利欣发现有点不对头了。

  一,农民是吃饱肚子了,搞乡镇企业也有点钱了,但乡镇干部越来越多了,税不够,再收各种各样的费,农民一年忙下来,除了糊口,所剩无几,这不是掠夺还在而且扩大了吗?还有,这一家一户的用老黄牛耕田,原有农业机械生锈了不说,这农村何时才能现代化啊。

  二,乡镇企业是使农村兴旺起来了,一部分人是富起来了。但它靠的是什么呀,几乎全是从国营企业挖人才,挖技术,挖市场,是重复建一个个厂而已,劳动生产率,技术等并没提高,反而把一个又一个国营企业搞的很困难,这里也还是有掠夺啊。

  三,价格双规制的掠夺就更明显了,官倒。这在俄罗斯语里,绝对是新创的,要进吉尼斯了。

  叶利欣急了,赶紧给中国的经济学家发E- mail汇报情况。

  中国的经济学家回电说,你怎么眼红了呢,总书记先生,不是说好了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吗?这些人富的还不够,要加大改革的力度,引进外资,引进股市制度,搞下岗分流,搞住房改革,医疗改革,教育改革,把有俄罗斯特色的社會主義改革进行到底。

  已骑虎难下的叶利欣一看,中国的经济学家就是聪明,要不,哪有四大发明呢。

  又是几年过去了,叶利欣又发愁了。因为人民的意见越来越大了。叶利欣想想人民有道理啊。

  一,这社會主義公有制,资财全在政府手里。税金也在政府手里,收多少税也有政府自己说了算。农民么,人太多,亏得当年就是因为保不起,搞了户籍制,现在也不用操心他们的社会保障。至于他们的孩子上学,是早有承诺,要搞九年制义务教育,不能再让农民掏钱了,古巴,朝鲜都搞了,孩子上学都不要钱了,但他们的孩子少啊。我们要是也搞,一年几千个亿,哪政府官员怎么涨工资啊,官员的工资不长,哪能扩大内需呢?哪能和国际接轨呢?哎,农村孩子,以后再说吧,等改革搞好了,再搞不迟。

  可城里的工人就难办了,他们可是领导階級啊。这住房要钱买,看病自个儿要掏钱,原来仅有的两项社会保障没了,他们还能享受到什么公有制的好处呢?这不是明火执仗的把他们应有的社会保障的钱掠夺了吗?还有下岗分流,连劳动的权利都被剥夺了,这领导階級能不对改革有意见吗?

  二,这外资进来是有好处,可开的厂子几乎全是服装鞋帽,皮革造纸,化肥,塑料……拼命消耗煤炭石油矿藏森林等资源不说,还大面积的污染水流空气。破坏植被,扩大沙漠化,这可是对后代的疯狂掠夺啊。还有,外资厂也罢,私人厂也罢,打工崽的工资仅够糊口,几乎没任何社会保障,看着他们那麻木,呆滞,绝望的眼神,有几个梢有良心的人会不震撼?

  三,至于股市,叶利欣早看清了。股市,本身就有着一定的投机,赌博性,它只有在欧美那样市场经济条件下才能发挥积极作用。而把它移植到所谓有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场,橘窬淮则枳,社會主義股民是天下第一大傻瓜,就是因为不懂这个道理。上市公司,证券交易所,证监会的负责人全是党组任免的,它不是政府和国营企业的提歀机才怪呢。可国营企业把银行的钱贷走了,继续亏,把股民的钱掠夺了,还是亏,这一元钱的硬币丢进水里还有响声,可这几万亿的钱象掉进了无底洞,连个象蚊子哼的声音也没有。这死搬硬套的中国经济学家的水平也不咋样啊。

  四,那些上不了市的医院啦,学校啦圈不到钱,可它们一产业化,富是富起来啦。但这明摆着也是掠夺啊,更要命的是人人都向钱看,人人都说假话,连幼儿园的娃娃也说,这可是比腐败还要可怕啊。

  政府,国营企业,学校,医院等全在人民身上掠夺。政府为了自己,一个劲的卸包袱,一个劲的增加税收。贫富差距越来越大,能不出事吗?

  社會主義国家为什么要改革?就是因为社會主義搞不下去了。可渐进改革却要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这南辕北辙的渐进改革,指导思想不是明显错了?目的不是明显错了?加上特色二字就能改变问题的实质?

  叶利欣等不及发E- mail了,拿起电话就打。

  那头的中国经济学家发火了,气鼓鼓的说,叶利欣同志,你还称得上是共产党的总书记吗,你怎么能怀疑党和政府呢,我们出了文化大革命那么大的事,还不照样伟大光荣正确。为什么引进美国的市场经济和股市,出现了腐败?你不知道,教科书上早说了,资本主义是腐朽的吗?那为什么要引进呢?那是因为他们富啊。改革的目的就是改革,必然要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这样才能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你对俄罗斯人说,深化改革,再牺牲一部分人的利益,再让一部分人富起来,到最后,不都富起来了吗?改革是史无前例的,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你们不是有个靠近资本主义国家的列宁格勒吗?开发它,搞房地产,更大力的引进外资,把列宁格勒建成有俄罗斯特色的社會主義的样板,让人民相信,二十一世纪是俄罗斯的。至于一些亏损国企,把它卖了,而石油,电信,供电,烟草,盐业,银行,大型钢铁,造船等重工业别卖……

  又是特色,叶利欣听了总感到有点不对头,感到中国的经济学家是不是人格上出了问题。但他来不及细想,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再听一次中国经济学家的吧。

  又是几年过去了,列宁格勒成了世界超一流大都市,各地的市府大楼也把美国的市府大楼远远的甩在身后。全世界都说俄罗斯最强大。可盖房的人拿的是银行贷款,买房的人搞的是按揭。这银行坏账呆账象火箭一般向上窜。还有这五千万元的工厂,怎么四百万就被人买走了呢?这中国的经济学家们确实了不得,哪一天把我这个总书记卖了,把俄罗斯卖了,我还蒙在鼓里呢。

  电话响了,叶利欣惊了过来,才发现是一个梦。他庆幸自己没有遇到中国的经济学家们。他对着话筒说,请进。普京走进办公室,叶利欣紧紧握着普京的手,只说了一句话:珍惜俄罗斯,就永远的从政坛消失了。正是这一消失,使俄罗斯人民永远缅怀叶利欣。

  摆摊的人期盼低得可怜,他们绝不指望政府把他们都养起来,他们知道,任何政府都做不到这一点。他们只期望靠摆摊人纳税养活的政府能把市场上的流氓地痞黑社会管起来,让他们放心的摆摊。但摆摊的人却发现,政府始终穿着一件印有特色两个大字的制服,在市场上晃来晃去,无止境的掠夺摆摊人,他们能不对政府失望?能不欲哭无泪?

  看病谁都知道要对症下药,可改革为什么要南辕北辙呢?

  十五年,俄罗斯不用再提改革,一切走上正规了。

  三十年,在历史长河中,算不了什么,但这是人的半辈子。当年二十岁的小伙子举起双手,欢呼改革的到来。但三十年过去了,他发现,自己孩子的生存环境还不如自己年轻时的生存环境,自己的孩子还要举起双手,期待着改革,期待着人的解放。做父亲的他能不困惑?能不伤心?能不流泪?

  社會主義国家,只有把国家前面的四个字去掉,把宪法前的一大段序言去掉,把宪法里专政两个字去掉,把公有制这个根挖出来,劈成碎片,平分给人民,才是唯一出路。

  舍此以外的任何改革,只能是舍本求末,暴殄天物,饮鸩止渴,死路一条。你信不信?中国官方的经济学家们。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三论人类,有资产阶级专政吗?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7月15日 星期五 @ 17:00:29

    1

    大哥,太胆大了耶,这样的文章都敢拿出来发表,小心嚓嚓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7日 星期三 @ 18:56:02

    2

    中国宪法上不是有言论自由吗?

    回复

  3. ywmoran 说:,

    2005年08月12日 星期五 @ 15:45:04

    3

    中国的自由是建立在无产階級专政之上的,所以你能不能自由得人家给你审批,通过,好!你自由,没有通过的话,呵呵,弄你个反党反政府罪

    回复

  4. wamd9999 说:,

    2005年12月21日 星期三 @ 03:16:42

    4

    楼主在睁眼说瞎话。

    回复

  5. aaabbc1 说:,

    2005年12月27日 星期二 @ 13:18:12

    5

    我觉得写得通俗易懂,是一篇不错的文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