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守道:为机构改革把脉

  异乎寻常的时代,异乎寻常的国度,常常有异乎寻常之事物发生。古人对此早就有所认识,并艺术化地把这种现象概括为百瑞呈祥。生长在这样的时代和国度,自豪感也就常常会油然而生,说真的,有时候你想不自豪还确实不行。比如说吧,只要愿意申报,我国立马就有两项吉尼斯记录可以稳收囊中,一个是:一个乡级镇设有52个正、副镇党委书记和正、副镇长(见《扬子晚报》);另一个是:我国的官民比例为1比18,吃皇粮者超过7000万人(见《都市消费报》)。这两项记录,全世界谁敢出来挑战?华夏儿女们常挂在嘴上的那两句名谣:神州处处放异采,新事物层出不穷,果然又一次得到了印证。这样的记录,我敢肯定地说,在世界历史上,即使不是绝后的(因为发展的势头,还颇为迅猛),也绝对是空前的。这两项记录,毫无疑问大大地提升了我国在世界上的知名度。

  不过,这样的吉尼斯记录不要也罢。因为老百姓看了这样的记录,乐不起来,笑不起来。

  精兵简政,精简机构已经讲了许多年了。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就郑重其事地提出过这个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历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也多次提出过这个问题,朱熔基当总理的时候,曾经把这个问题当作头等大事来抓。可见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不是一个新问题,不是一个含糊不清的问题,不是一个可以忽视的问题。然而,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特别是县乡机构改革的问题,不但没有解决,而且问题越来越大,越来越严重。一个乡级镇设有52个正、副镇党委书记和正、副镇长就是很好的证明。机构之臃肿,冗员之众多,令人触目惊心。县乡机构改革(即精简机构,减少人员)为什么这么难?是人们不知道现行的县乡机构的弊端所在吗?不是的,现行的县乡机构的机构臃肿、职能重叠、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弊端,早就尽人皆知;是因为中央的态度不明朗吗?不是的,中央有关这方面的指示和号召,人们早就耳熟能详。那么,县乡机构改革毫无成效是什么原因呢?据权威人士说,是因为“减下来的人无处去,多出来的人没事干”。这就令人大惑不解了:泱泱中华,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怎么会无处去?社會主義建设事业正在突飞猛进,怎么会没有事干?难道果真有这样的“中国特色”?

  众所周知,随着国家经济体制改革的步步推进,数以百万计的国有企业的工人纷纷下岗,并没有因为“减下来的人无处去,多出来的人没事干”而停止下岗。这么多人说下岗就下岗了,地球照样转动,天也没有塌下来,也没有看到哪里饿死了人。为什么政府机关的官员就不能下岗呢?难道政府官员一下岗,地球就要停止转动,天就要塌下来,下岗的官员就要饿死吗?我可以用脑袋担保:绝对不会。其实,谁都知道并不是所有的政府官员“除了当官,什么都干不了”,有的官员的工作能力、生存能力还是很可以的。让他们下岗,他们决不会饿死,凭他们的敛财手段,他们的生活肯定过得比一般老百姓还要好。那么,问题的症结在哪里呢?要弄清这个症结,用不着什么尖端技术,也用不着什么进口设备,只要用祖上的“望、闻、问、切”把把脉,就会发现,症结原来就在于我们一贯实行的身份等级制度,在于我们的干部身份的终生制,在于我们的干部特权制度,在于我们的用人机制!拿一句颇为流行的口头禅说,地球人都知道,每一个中国人都有一个特定的身份,比如工人、农民、干部、农村户口、城市户口等等,这个身份除少数情况外,一般是终生不变的。很有点像孙悟头上的那个金箍箍戴在头上,除非如来佛开恩,自己是抹不平,甩不掉的。不同的身份则有着截然不同的待遇、权利和享受。其中,干部的地位最高,待遇最好,权利最大,干部中又分有很多等级,只要没有太大的过错,干部的级别是只能上不能下的(即使犯有较大的过错也不要紧,受一个“警告”或“行政记过处分”就行,不降级,无非易地为官而已。当然,犯了特别大的过错,或犯了罪,那就又当别论了,那只能说是他自己找死)。领导干部头上的那个金箍箍,有个特别的称呼,叫做乌纱帽,简称官帽。官帽自到手的那天起,就成了拥有者个人的私产,这是一种无形的不动产,受到政策强有力的保护,没有尚方宝剑是不能随便触动和剥夺的,其稳定性固若金汤。官帽含金量很高,用处很大,好处说不完,说它是个法宝,一点都不为过。有了它,就可以用公款吃喝,用公款旅游,用公车办私事,让法律变废纸,让鬼神给自己推磨。官帽如果大到了一定的程度,甚至还可以呼风唤雨,可以让亲朋友好上天堂,可以让冤家对头下地狱。因此,谁都想搞一顶官帽,官帽到手后谁都会死抱不放。只有傻瓜蛋才会不要官帽。明白了这一点,就会明白“减下来的人无处去,多出来的人没事干”这句话的真正意思原来是:“减下来的官帽无处安插,多出来的官帽不能白白丢掉”!县乡机构改革遇到的难题不是人多了,是官帽多了!撼人易,撼官帽难!

  官帽怎么会越来越多呢?由于官员身份的终生制,现有的官员除了死亡和因犯罪被罢免外,官员的总人数基本上没有人为的减少。我们的干部“知识化、年轻化”政策,又要求五十岁上下的现任县乡级官员“退居二线”,同时把一些年轻人不断地、大量地被提拔到领导岗位上来。由于“退居二线”的人只让出了位子,并没有让出自己那个固有的官帽,他仍然是一个“享受某某级别待遇”的人物,实际上还是一个政府官员。提拔上来的人呢,原先没有官帽的,理所当然地要给他一顶,这样一来,官帽能不越来越多吗?过去所进行的多次精简,实际上只是表面文章,因为精简来,精简去,官帽的数量并没有减少,官员的人数也就没有减少,无非是甲官员的职权转移到乙个官员的手中而已。在县乡机构改革中,谁见过哪个政府官员被精简出了政府机关?谁见过哪个政府官员被精简成了平民百姓?再加上一些腐败分子伺机安插亲信,买官卖官,纳新而不吐故,官员的总人数自然就越来越多了。这样的精简法,能不越精简问题越大,越精简问题越严重,越精简官员越多吗?长期以来,我们只讲机构改革,不讲机制改革,没有改变干部身份的终生制,治标而不治本,机构改革毫无效果也就不足为奇了。

  等级制和终生制是一种陈旧的制度,属于封建制度的遗留物,这种制度有悖于文明社会人人生而平等的观念,是产生腐败的温床,也是建设和谐社会的巨大障碍,应该在废除之列。等级制和终生制一旦废除,机构改革的问题必然迎刃而解。如果我们的官员没有那么多特权,使人难以割舍;如果我们的官员是因事设人而不是因人设事;如果我们的官员全部竞争上岗,让南郭先生自动走人;如果我们的官员不是哪个人想提拔谁就提拔谁;如果我们的官员在任期届满以后能平心静气地去当农民,当工人,当教师,当职员,或者在家里当一个主男或主妇,不觉得自己因去职而觉得“掉价”、有失体面。我们的政府机构就不存在改革这个问题了。

  要做到这一点其实不难,世界上已经有不少的范例可以供我们借鉴。毛泽东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只要不把机构改革仅仅挂在嘴上,而是切切实实地放在行动上,动真格的而不是耍花架子,问题是不难解决的,水到自然渠成。

  作者:汤守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为机构改革把脉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zclzcl889 说:,

    2005年07月22日 星期五 @ 08:49:43

    1

    我是官老爷,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有钱有有权什么事情摆不平。
    你们天生就是那个命,下岗活该,没有你们这帮穷鬼哪有我们富人
    这就是中国式的社會主義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4日 星期日 @ 09:47:21

    2

    脉虽把准了,病人讳疾忌医不吃药。奈何?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