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国企改革,患了精神分裂症

  中国国企的产权属于谁?毫无疑问,属于工人,工程技术人员及厂长等机关职员。当然,也有国家的份,因土地属于国家,国家在建厂时还有投资等。但国家的钱是谁的?国家的土地是谁的?答案是全民的,也就是,国企,其产权是全国人民的,即也有农民和政府官员的份,

  正是在全民所有制,全民贫穷的基础上,统购统销,人民公社,低工资,高积累,计划经济………各类工业企业,军工企业较齐备的经济体系,在二十多年里建立起来了。

  然而,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不仅人民继续贫困,刚有规模的经济体系也几近崩溃。非改不可了。

  中国改革是渐进似的,即从农村开始,分田承包单干,乡镇办厂,从国企挖人才,挖技术,争市场,乡镇企业兴旺发达了,一部分农民富起来了,与此同步的价格双轨制也使一些政府物资部门的官员富起来了。但国企却连连亏损,也非改不可了。

  如何改?很简单,把承包制引进工厂,搞一长制,厂长说了算。刚开始,还知道厂子是全民所有制,也来了个明文规定,厂长的奖金不能超过工人的三倍。可没几天,厂长的承包奖金就是工人的几十倍。可国企还是脱不了困。

  与此同时,外资进来了,办起了各类工厂,公司,竞争更激烈了,国企更是屋漏逢大雨,没法,就来个下岗分流,减员增效,向国企注入大量资金,要三年脱困。厂长的承包金已是工人的工资几百倍了,可就是脱不了困。再来个上市圈钱,也是脱不了,只好又来个转制。于是,除了已亏得揭不开锅的厂子外,还有一些厂长经理故意把厂子搞亏损,五千万元的厂子四百万就出手。而这些有特权的买者却不需花自己的一分钱,通过权钱交易,把厂子抵押给银行,再拿银行的贷款贿赂官员和银行,把厂子买下来,成为私有。

  而一些垄断企业搞起股份制,厂长经理一分钱不投资,却突然占有多的吓人的股份。一些拥有改制,土地批准权的官员随之也富的耀武扬威。

  这一切,全是暗箱操作,工人,工程技术人员等没有一点发言权,只有下岗的份。原来同样拥有产权的人,少数富得流油,多数稀饭也喝不上。可这时,倒又来个法律保护私有财产。工人要是有微言,就是愁富情结,就是破坏稳定的大好局面。

  综合起来,简单几条:

  私有财产是万恶之源,所以剥夺,公有化。

  搞不下去,承包,价格双轨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还是搞不下去,权钱结合,低价暗箱,悄悄出售全民所有土地,工厂,股份制,私有化。

  修宪,序言里仍坚持公有制,条目里增加保护私有制。

  这样的改革成了天下奇事。一眨眼,并没投资,也没比尔。盖茨天才的人,一个又一个成了亿万富豪,中国特色的先富起来的人使世界为之惊愕。

  这一切根子何在?根子在于本来就有病的国企改革,又患上了精神分裂症。

  “精神分裂”,其症状特点是患者的精神活动与现实脱离,其思维、情感和意志等相互分裂。患者出现各种认知和人格上的障碍。

  社会是由一个又一个人组成的,个体既然能够得病,“社会”也能得病,它们的症状相似,个体所置身的“致病情境”,社会同样有,如社会“的各种机构、实体、体系所实施的一系列不符合人性的压抑,就是社会致病原因。

  坚持公有制是为了使执政永久合法化,保护私有制是为了非法所得永久合法化,天下便宜占尽不算,还要想法披上一件一心为公的外衣,精神和行为,意识和实践,陷于矛盾和混乱的绝境。

  当年,因为私有化是万恶之源,才搞起了全民所有制,搞不下去了,认为渐进似改革可以避免混乱,把计划经济改为市场经济,事关国计民生的大型企业搞股份制,把中小国企出卖,私有,摸着石头过河,,以免工人农民重受二遍苦,重受二岔罪等等愿望不能说不好,正象共产主义理想不能说不美一样,但问题在于梦幻不能当饭吃,自相矛盾只能导致精神分裂。

  “政府不能都包下来,改革必然有牺牲,不断的先进性教育能让官员保持廉洁公正,先让一部分人富起来,改革好了,大家都会富起来。”这些不能不说没一点道理,不能说没一点感情。人们也象过去相信共产主义一定会到来一样,不仅默默的承受着莫名其妙的越越来越沉的负担,还默默承受着“没用,眼红,嫉妒,仇富”等等人格侮辱,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摆脱贫困。

  然而,无情的现实粉碎了人们的期待,意识和行为的撕裂,人性和兽性的挣扎,情感和理性的搏斗,良心和道德的拷问,终于一一浮出了水面。借改革大旗,搞肆无忌惮的腐败,掠夺,侵吞的行为,使二十七年前善良的受普遍欢迎的改革,成了受人诅咒受人厌恶的怪物。有越来越多的人竟然要回到改革前。

  显然,问题在于,这种一厢情愿的,自相矛盾的,理论混乱的,思想冲突的改革不仅带来了根治不绝的腐败,带来了一切向钱看的全社会道德败坏,带来了骇人听闻的贫富两极分化,也成了社会混乱的总根子。

  一百多年前,外资就曾蜂拥而来,在中国大陆开矿,办工厂,中国人就开始了给外国人打工生涯。可一百多年后,不仅外国佬再次蜂拥而来,连过去不起眼的香港台湾人也蜂拥而来,他们带来了新技术吗?基本没有,那些厂,要不中国本来就有,要不也能办起来。可中国人却不得不给他们打工。难怪外国佬奇怪,中国人,这一百年你们干什么去了?

  中国工人,农民不是百痴,不是懒汉,不是无赖,对于靠自己的智慧,靠自己的奋斗,靠自己来历清楚的投资富起来的人他们绝不会眼红。绝不会仇恨,只会向他们学习,致敬。如果当初就把全民所有的国企公正的私有化成人人有份的证券,那么,有人从他们手里买走私有化证券,重新组建,开工,这样的国企决不会竞争不过乡镇企业,绝不会竞争不过合资企业,外资企业,工人们也绝不会大批下岗分流……乡镇企业起来了,外资企业进来了,大批国营厂跨了,所谓的经济飞速发展只不过是重复建设,所谓GDP只不过是卖土地,盖房子。工业技术,成本,效益等哪来提高。

  本来不算很复杂的问题。现在搞的骑虎难下,问题太多,不改革了,维持现状行不行?

  没钱看病可以忍,没钱动手术可以忍,在家忍疼等死就行。可儿子考上大学了,巨额学费老父亲如何忍得出来?愧对孩子的男人只好自杀。女儿大一的学费。生活费东凑西借好歹有了。可第二年,暑假快过去了,女儿又要上学了,又要一万多,能忍的出来吗?男人看着哭泣的女儿,孱弱的妻子,神智混迷了,精神分裂了,残忍的掐死了亲身女儿,这不是故事,而是前几天发生在东北的真事。这也不是独一无二的特例,几乎每天,在报上,在电视上,尤其在网上,灾难报道不断

  不准开小煤窑的文件象不准大吃大喝,上班不准打扑克的文件一样,发了无数次,可越发越吃,越发越挖。一个公仆管18个主人。主人社會主義觉悟特高,拼命的在太阳底下犁田,砌墙,擦皮鞋,扫马路。而公仆豪华的大楼里有女秘书,有空调,无所事事,公仆们不打牌干什么?打完牌不到宾馆吃喝玩乐干什么?反正税金不仅在仆人手里,而且用不完,年年有。

  没钱交税,没钱看病,没钱给孩子上学,在家也是死,不下井挖煤干什么?

  无数严峻的事实说明,改革不能停,改革必须从所有制开刀。必须把原来就属于全民的土地,矿藏,工厂,电视台,报社,学校等等平分给每个中国人。

  这样会不会乱?绝不会,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天经地义,公正,平等,深得人心,不仅不会乱,且能使中国走上一条良性之路。

  以农村为例,若田地彻底私有化,加上各项社会保障,一些农户完全可以把地卖了,到集镇过上衣食住行看病无大忧的日子。一些有资本者也能买来地,搞机械化的大农业生产,农产品的产量不仅会大幅增加,且价格也会下降。还有,它必然会带动农机制造业,维修业,服务业,钢铁业等的发展,必然会增加就业岗位。再有乡镇自治,农村,才会从秦汉牛犁田之路迈向现代化。中国问题的根子是农村,若能如此,其它问题难道不会引刃而解?

  社会保障的钱从何而来?从人民的税金而来,印度GDP只有中国的一半,可印度人看病不要钱,他们的钱从何而来?印度国防部连空调都没有就是答案。

  而中国今日贪官的钱,今日公款吃喝的钱,今日大部分公车,公费出国的钱,今日首长的面子工程,政绩工程,交学费工程的钱,今日1比18的官民比例改成1比81省下的钱,足以让全国女五十五岁男六十岁以上的公民吃上每月600元的劳保饭,足以让全国人看病不要钱,足以让全国的孩子上学不要家长掏钱,足以让全国所有失业者有最低300元的生活费。

  实现这些社会保障,是一个现代国家政府起码的职责。只要不贪污浪费,只要社会公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地球完全能提供这些资源。勤劳忠厚聪明的中国人不仅完全能创造这些最低财富,还能产生一大批靠公正平等竞争富起来的富翁。而这些问心无愧的富翁,靠自己的钱和辛苦致富的人,决不会挥霍浪费,暴殄天物,而会珍惜每一个铜板,会感谢社会,也会回报社会,社会自然稳定和谐,良性发展。

  当然,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本来就病魔缠身的躯体又患上新病,能拖得下去吗?

  “恩逮于百官者惟恐其不足,财取于万民者不留其有余”,社会能稳定吗?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国企改革,患了精神分裂症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jamesguo 说:,

    2008年02月25日 星期一 @ 08:17:16

    1

    对,说的有道理,相信随着中国人民从中共的"愚民"政策清醒下来后,会改变的.
    民主和自由,才是社会最大的发动机.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