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成:惊闻汉城改首尔

  今日上网,发现了来自新华网的一条简短消息:“中国近日将开始启用韩国首都汉城市的中文新译名”首尔“”。急忙查询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网站,暂时并无正式消息。但是,既然为新华网这一官方新闻机构编发,想来不会是向壁臆造。看来,负责规范、统一汉语普通话和汉字的“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的确是屈服于“韩国”——不——应该是可瑞压共和国首都(其实应该是京畿)的要求,要对我们中国使用了几百年的一个词语进行修改了。

  中国在语言文字上屈服于外力,在我的印象中还是第一次。无论从历史上看,还是从现实看,汉语在吸收外来词语的同时,一直都在独立发展着。哪怕在文字狱盛行和少数民族统治时期,汉语、汉字都受到尊重,除了避讳改名之外,没有过以权力来改变语言的先例。即便是不同民族、种族之间的歧视性语言,也只有随着历史的进程而淘汰的事实,无以权力封人口的律例。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例如,前不久播出的电视剧《汉武大帝》中,汉朝高官固然满口“匈奴”,匈人自己岂有满怀豪情自称“我匈奴”的道理?原因在于,没有任何种族会把自己称为“奴”族。而作为匈人后裔的匈牙利人,固然可能因为消息闭塞,而不知其祖先被称为匈奴,但即便是在汉匈和亲之时,也未见有单于就匈奴之称而抗议者。这是因为,即便以当时汉、匈文化之落后,也知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断无要求别人必须怎么说的道理。可以对照一下,即便是在封建专制之汉和奴隶集权之匈,亦无以行政权力改“正”一个名词的荒谬之举,当今的语言文字管理机构该当何为呢?

  语言作为沟通的工具,其主要功能是能够使使用这种语言的人通过已经获得的共识来进行交流。当然,这种共识可能是变动的,但这种变动必须尊重使用这种语言的人。而且,经验的事实表明,不尊重使用这种语言的人,或许表面可以获得一时的效果,但最终这样的语言会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例如古代历史中对皇权的避讳。现代人已经可以放开胆子,只呼始皇帝为赢政。如果当今谁自称为朕或者寡人,也只能是图增笑柄。而对于皇帝这一尊称的历史的事实是:水浒传中李逵言曰:杀去东京,夺了鸟位——这个“鸟”字才是老百姓对皇帝的真正称呼。贵为皇帝者,奈何?

  现代国家固然与古代不同。从全球化的趋势看,语言文字之间互相影响、互相交融已经成为正常现象。各个国家之间的语言相互交流、融合,形成新的共识,语言文字发生改变,遂改变了原来的说法的事实也不鲜见。例如,西方原来多称北京为“PEKING”,但现在随着中国的语言、文化和其他影响波及世界,PEKING逐渐销声匿迹,逐步为BEIJING所取代。但是,象北京大学的英文译名仍然以PEKINGUNIVERSITY为主。中国又何曾向使用罗马拼音的西方人发出照会,要求改“正”过呢?没有。

  语言文字的问题也许不能上升到主权、民族自尊心的层面,但不可否认,这样的小问题却是语言文字使用者自主权的体现。作为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其存在和法理基础就是:理当维护汉语使用者的这一权利。我们的语言文字当然要尊重世界各国、其他民族,但是,对于非歧视性的习惯名词,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没有权力擅自更改。基于维护汉语使用者权利的法理,语言文字委员会的职权在于并仅在于:规范汉语普通话。所谓“规范”指的是当某种新生事物或者非新生事物所导致的语言问题已经影响了交流的时候,予以确定化。而且,这种确定化也不应该是绝对的,由于现实的中国是一个人口大国,因此,这样的规范就应该是允许选择的。对于规范而言,可以看因特网的例子。对于INTERNET该如何翻译这样的问题。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使用,采取为多数人认可的、雅致的说法,以促进汉语的发展。对于选择而言,那么,北方人说“啥”可,南方人说“什么”亦可。它的职权不是对已经约定俗成的、非歧视性的、规范的、雅致的语言文字予以改“正”。它既没这个权力,也不可能行使这样的权力,非要施行,图伤其权威,并导致汉语普通话使用者对其权威性、认同感的降低,最终使汉语普通话的规范成为不可能。这也就是语言文字法律法规的政治正确问题——为规范而设,设之为规范。

  通过行政手段要求别国改用别国自己语言文字里非歧视性的文字的,首尔可算是第一例。而更奇怪的是,作为规范汉语普通话的权威机构,竟然就接受了这一请求。我不知道,如果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再接到日本人要求改变“日本鬼子”的称呼时,会不会也要于“近日启用”“日本曾进入中国者”的称呼呢?因为:第一,日语无相应名词,不利于交流;第二,按照睦邻友好的原则,这样的称呼不符合外交政策;第三,这应该是一个历史上的名词了;第四,即便是按照音译,也应该称为“你帮”,或者“立帮”,怎能称为日本?还带“鬼子”呢?

  我们所谓保留历史,保留文化,保留传统,树立民族自尊心这些表面看来高高在上、无法触摸的东西,难道不需要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这样的机构一步步、脚踏实地地做出来吗?我不敢以小人之心揣测“大”韩民国的意图,但如果按照所谓符合国际惯例和中国规定的办法,那么,韩国应该叫做克瑞雅共和国,当然,这是雅称,给的是好词,或者叫做苛蚋鸭共和国?汉江固然可以改为韩江,但是,他却不能否认连韩国这样的名词也是来自中国:齐楚燕韩赵魏秦,他总不能逢人便说此韩国非彼韩国吧?现代看,在国际上,韩国已经做了不少混淆视听的坏事。例如火了一把的大长今就把针灸、蜂疗等中国医学都称为韩国发明,以致于有关国际组织都认为所谓传统医学有五种:中国中医学、高丽医学等等。我们不否认韩国的发展,朝鲜族的勤奋,当然,还有美国的保护和支持。但是,我们对韩国的尊重是建立在韩国对我国人民和文化的尊重之上的。如果没有这个基础,想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那我们应该坚决予以拒绝。

  几百年来,中韩(包括北韩)一直友好相处,虽然古代曾有过藩主名分,但那毕竟是历史。50年代以来,韩国大有发展,但是,除了GDP之外,一个人、一个民族建立自尊心、自信心是需要时间的。50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家族都不算长,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当然更短。当然难以建立别人对自我的尊重。韩国人已经意识到了西方文化圈对其的尊重:民族独立、民主自由、经济发达。但是,对于中华文化圈,想要取得认同和尊重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你需要更多的东西:传统、文化、伦理规范的儒家化、生活方式的中国化。因此,急于求成之心是可以体味的。其实,只要勤奋,小民族也能为世界做出大贡献,也不一定急于洗白自己,脱开中国文化圈。通过这样为人所不齿的小伎俩来给自己穿金戴银,只能让其最终跌入日本人的境况:西方人认为其是东方人,东方人不认为其是东方人,自己不知道是什么人。而丧失了认同的民族,到底是什么民族呢?是不是有点可怕呢?在历史上,韩国使用汉语,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财富,包括汉语诗歌、汉语书法等等,也为韩汉交流提供了条件,今天,如果韩国继续保留这种谦虚、尊重的态度对待世界其他国家,对待自己的历史和传统,恐怕在今后会大有可为。而如果采取这样自绝于世界、割裂自己历史的态度,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呢?

  我本人是个守法的人,平时只要是与汉语言文字有关的正式文件,我总是尽心尽力使之符合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的规定。大到语法,小到“因特网”这样的词,不惜余力地校对、改“正”,以图以绵薄之力气来维护汉语普通话的严肃性。但是,如果这样荒唐的所谓建议为国家语言文字委员会采纳,那么,对不起,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不会再遵守该机构的规定,也不会再尊重该机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机构是为规范汉语服务的,而不是为了纠正我们的“错误”的,它没有这个权力。

  作者:张志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惊闻汉城改首尔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yunhong 说:,

    2005年11月21日 星期一 @ 01:35:35

    1

    不过是改个发音使其接近英语发音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回复

  2. 张磊 说:,

    2008年04月10日 星期四 @ 03:58:18

    2

    2004年,时任汉城市市长的李明博提出把“汉城市”的中文译名改为“首尔”。随后2005年1月,韩国政府通过决议,“汉城”一词不再使用 ,改称“首尔”。

    “汉城(SEOUL)”改首尔,准确说是更正错误地名,而不是改名,也不是针对中国,更不存在“脱汉”的问题。其实主权国家更改本国地名本是该国内政,其他国家无权干涉,何况韩国政府仅仅把改了几十年地名(长期没有与其韩文对应的法定汉字地名)的城市名正式用汉字命名而已,因为韩国人至今仍习惯沿用汉字起名和使用汉字为城市命名,首尔的韩文地名是韩国地名和自然事物名称中唯一的非汉字式名称来源,也就是说韩国的所有地名中唯有首尔是非汉字式地名。网上以讹传讹造谣说韩国政府将汉江改“韩江”纯粹是无稽之谈,无中生有,汉字在韩国至今是非主流的通用辅助文字,韩国人将继续使用汉字为地名选字命名,因为汉字起名是韩国人的历史传统,为非汉字地名选用汉字命名也是韩国的内政和主权。
    古今中外,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名称变更,是常见的普遍现象,如中国首都曾几次变更名称,直到现代正式定名为北京,国际上此类现象举不胜数,如近年非洲国家扎伊尔改名为民主刚果,俄罗斯圣彼得堡几易城市名称等等,我们政府也及时接受新名,而不是继续使用旧称称呼其地,为何? 就是对主权国家的尊重。“名从主人”是各国翻译和转写外国人名地名所必须遵循的一条基本原则,中国地名委员会制定的关于外国地名中译通则中明确规定“外国地名的汉字译写,以该国语言的标准音为依据”,又有“以该国官方文字的名称为依据”的明确条例。
    汉字在公元前后传播到朝鲜半岛,韩国人民开始使用汉字为韩语地名注音,后来直接使用汉字为城市命名。
      历史上的首尔。也曾几经更名,公元前18年,百济在此修筑“慰礼城”,设为国都,其城池雏形开始发轫。474年,高句丽击退百济,于此地设置“北汉山郡”(*注:韩语中Han[译为汉或韩]为大和无限之意)。668年,新罗打败高句丽,统一朝鲜半岛,北汉山郡改为“汉山州”,随后又直称“汉州”。935年,高丽灭新罗,先是改其为“南京”,后因其汉山之南汉江之北的方位,改称“汉阳”。1393年,朝鲜王朝决定以此为都,遂大兴土木,用心构建,从此定名为“汉城”(韩语读音Hansung)。1910年,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日本将“汉城”改为“京城”(日语读音Keijo)。1945年日本投降,朝鲜半岛光复。韩国人民改“京城”为韩语固有语地名“Seo Ul(意为首都)”,虽然口称它为“首府”,却因没有对应汉字,仅用韩文拼写,Seoul遂成了朝鲜半岛唯一没有汉字标记的城市。从此西方国家用“Seoul”称呼该城市,使用汉字的日本也用非汉字的片假名(日语中用来标记外来语或地名等专有名词的文字)来称呼Seoul,这也是唯一日本非日文汉字标记的韩国地名,而华人世界因Seoul没有对应汉字,故长期使用历史上的旧称“汉城”来标记Seoul。
    这个韩语固有地名Seoul,长期成为韩国境内唯一没有法定中文对应名称的地名(据说中国大陆曾短期使用过音译名“苏乌”,但不久,为了与其他华语地区统一,便沿用了朝鲜王朝时期的旧称“汉城”)。当然,在韩国民间,虽然韩文固有地名已颁布实行,可是因没有汉字名字对应,也屡见使用非法定汉字地名“汉城”指代Seoul。这从当时的韩国中文出版物和老照片等影音资料里找到例证。但也因使用非统一的法定汉字名称而带来了“地名混乱”。如韩国首都有两所大学,一是Seoul大学(韩国第一高等学府),另一是汉城大学(Hansung,首都的市立大学),在汉字表述中全部标记为“汉城”大学,这就造成交往的混乱。中韩建交之后,随着两国交往的加深和频繁,类似的混乱也层出不穷,而对Seoul城市的汉译错误地名,也不符合中国法定的外国地名翻译原则,2005年初,韩国政府正式以法定的形式将韩国唯一没有汉字对应的首都名称用汉字“首尔”标记,也明确宣布不再使用旧称“汉城”,而“汉城”也就成了韩国首都首尔的历史地名,如北平仅仅是北京的历史地名,而不是今天的名称一样,中国人称呼韩国首都使用中文译名“首尔”,符合国际惯例,也符合中国有关外国地名翻译使用规定。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