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强:俄罗斯上演国进民退

  1962年中学政治老师上政治课说苏联很穷,西红柿5个卢布一斤,因为它是修正主义!有生活在60年代的网友补充说,那时的老师说苏联修正主义很穷,老百姓的头上抹的是鞋油。现在想起来真可笑,“西红柿5个卢布一斤”,是一种中国化的说法,因为苏联用的是克或公斤,不是中国的两和斤。到了90年代后期有人说俄国很穷!这些都是真实的吗?

  但是,由于学俄语,我看到的是70年代苏联工人有小汽车,日古利牌!由于接触了很多去苏联和俄国留学的同学,我知道一个实事,俄国仍然沿袭前苏联的福利。我把这些写下来,整理了一篇《俄罗斯保留了前苏联的社会福利》发表在《光明观察》(2005年2月11日)上,最近看到新浪网转载《经济观察报》余南平的文章《今天的俄罗斯人还在享受几乎免费的教育医疗》2005年11月6日《经济观察报》、《俄政府通过诉讼最大民航机场有望重新国有化》(2005年11月9日《中国新闻网》)想起了一个月前看到的一篇文章《俄石油资产国有化加强俄能源大国地位》(《中国新闻网》2005年10月2日),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普京要把石油资产国有化,虽然这只是部分国有化,但是其意义在于维持社会开支,国家必须有财源才能维持“几乎免费的教育医疗”,当然也包括继续进行的太空计划和军费开支以及必要的科研。因为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要想维护其大国地位,只有用最快的方法掌握足够的财源,才是最现实的。所以任何经济活动不能脱离国情,不能脱离社会的现实,这是我们那些宣扬“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的主流经济学家们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强调的效率是企业的效率,不是整个社会的效率,结果“效率优先、兼顾公平”变成了“效率优先、不顾公平”,一些企业的老板在压低职工工资,从企业的效率来看,确实降低了成本,有利于价格战。但是,工资太低又影响了购买力,所以出现了内需不足、扩大出口。内需不足反过来又限制了企业的发展,使企业不断用降低产品价格的方法进行推销,这样社会的效率就降低,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谈,现在还是谈俄罗斯吧!

  (一)前苏联与俄罗斯老百姓的生活

  2005年1月《凤凰周刊》刊登了《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俄罗斯》。文章说:俄罗斯民主化,苏联解体,这些重大历史事件,经中国媒体的“舆论导向”,全都变成了“灾难”。然而,到俄罗斯旅行的中国人,却见证了一个与印象迥然不同的俄罗斯,一个真实的俄罗斯。

  全民公费医疗。仅仅是俄罗斯的社会福利,就令人惊讶。在中国,享有公费医疗的,仅仅是政府公务员或少数国营企事业单位职工。即便在部分发达国家,全民保健也还是奋斗中的目标。然而,在俄罗斯,民众却人人享有免费医疗,不管工人、农民、还是无业者,只要是俄罗斯公民,就一律享有公费医疗。

  免费教育。即便是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俄罗斯也没有停止实施义务教育制度,正所谓“再穷不能穷教育”。在俄罗斯,孩子上学,一律免费,连教科书,都由学校无偿提供。非但如此,所有学校,每天都免费向学生供应一顿丰盛的早餐或午餐。

  全民公费医疗。仅仅是俄罗斯的社会福利,就令人惊讶。俄罗斯人还享受许多令中国人羡慕的福利。比如,居民住房不收费,即便开始了住房改革,即把公有住宅转给私人,政府仍然规定,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分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分也只收很少的钱。又比如,自来水、热水(每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不收费,索性连水表都省了,以致于俄罗斯公民根本不知“水表”为何物。仅对天然气和电,有极低收费,然而,这种收费,对居民来说,根本就算不上开支。综合全部社会福利,包括对住宅和物业管理的补贴,2003年,俄罗斯社会福利政策耗资2. 8万亿卢布,相当于政府全部预算的68% 。

  九十年代初期,俄罗斯政治民主化的同时,实施经济私有化。“休克疗法”使俄罗斯遭遇短暂困难。完成艰难的体制转型后,俄罗斯经济自1998年开始起飞。最近几年的经济增长率依次是:2000年,9% ;2001年,5% ;2002年,4. 3% ;2003年,7. 3% 。目前,俄罗斯人均产值2060美元,中国人均产值1060美元。

  《凤凰周刊》不懂历史、断章取义。给人造成一种印象,似乎全民医疗、免费教育,居民住房不收费,是在苏联解体后,经过“休克疗法”短暂困难,完成艰难的体制转型后的成果。

  但是真正熟悉苏联历史的人都知道,1992年以前俄罗斯普通人民的生活比现在还好!不相信吗?看一看前苏联的卢布与美元比价就知道了。

  叶利钦政变后卢布贬值,老百姓的存款缩水,养老金不能按时发放,再加上休克疗法,放开物价,卢布大幅贬值,人民生活水平下降,所以改革被叫停。普京上台后重新稳定局面卢布升值,再加上原油价格上涨,所以人民生活才有所恢复,但是还没有达到92年以前的水平,为什么汽车是旧的呢?因为没有钱买。旧的是十几年前的产品,是改革前的产品。凡是到过俄国的人都知道现在旧东西多,旧汽车、旧房子、旧学校、还有旧军车、旧军舰。如果没有叶利钦、盖达尔请美国人搞休克疗法,造成经济停滞不前,很多东西早就换新的了。大家都知道联盟号飞船吧!这个庞然大物就是前苏联航天技术的结晶,而且准确地降落。没有技术能行吗?当然那是过去,但决不是叶利钦时代的产品,瞎折腾的结果,没有钱维持了,只好降落了。

  其实俄罗斯的福利是前苏联建立的,不是政变后私有化才有的,主张私有化的人多次想取消原来的福利,但人民不答应,前苏联的一个东欧国家想取消公费医疗搞了一个公民投票,结果多数人不同意,也没有搞成。香港凤凰台断章取义,为什么不敢说,从前苏联到现在的社会福利一直延续呢?制造假象。如果是叶利钦搞的,为什么俄国报纸不报道?如果是所谓“改革派”搞的,为什么俄国报纸不报道,懂俄语的同志们只要看看报就明白了。《凤凰周刊》断章取义,利用前苏联的福利政策,为所谓“私有化”涂脂抹粉,实在是在歪曲事实。请问:俄罗斯延续的前苏联的福利是“改革”的结果吗?

  前苏联的人民生活如何?早在1970年我在东北农场劳动时,留学生对我讲了很多,东北人把俄国人叫老毛子。90年代后,从俄罗斯回来的普通留学生和长期旅游者告诉我的情况是:

  俄罗斯的私有化受到人民的抵制。实际上已经被暂停了。许多前苏联的福利仍然保留下来,这是其社会没有发生大动荡的原因,新共产党的领导人久加诺夫曾经在一个宴会上找到普京:“为斯大林干杯!”普京毫不犹豫地举杯,“为斯大林干杯!”。叶利钦曾经多次想解散共产党,但是都没有成功,普京上台后采取了“容共”的政策,允许共产党活动,实际是为了社会平衡。叶利钦时代的七个金融寡头,被普京搞垮了三个,普京说他们是强盗小偷并警告他们谁再闹就公布材料。这一点大得人心。美国有评论说,普京是对私有化反攻倒算,甚至怀疑普京的路线是没有共产党的共产党路线。特别是这次拍卖尤克斯下属的尤甘斯,让美国大为恼火。尤甘斯实际是被国有化了。有趣的是俄罗斯把私有大公司收归国有,我们这里的经济学家却宣扬私有化。

  普京对尤甘斯国有化,是要掌握财力,任何一个国家都必须有国家能调动的财力,这是基本的常识,俄罗斯军费紧张科研经费紧张,所以国家要掌握财力。

  我问过许多去俄罗斯回来的人,有一个90年代初,政变前的留学生告诉我,宿舍里有冰箱、冰箱里有香肠、面包、牛奶但是没有酒和饮料。这是一个经历政变前后的留学生告诉我的。老百姓生活与前苏联相比略有下降,但还有香肠、面包、牛奶、伏特加。还有旧汽车、有汽油。但是想吃鱼子酱不行,没有钱买,只能在节日买。想买进口汽车买不起。

  这些情况,从中国电视台和香港凤凰台直播报道的莫斯科剧院和别斯兰中学的恐怖事件中,就可以看出来。确实有很多旧汽车,那是前苏联的产品。除莫斯科外,一般城市不禁止旧车,也不搞报废。你给报废了,老百姓买不起新的,是给自己找事。俄罗斯也有少数巨富,但是老百姓瞧不起他们,认为他们是靠盗卖国有资产暴富的。所以普京打击金融寡头,普通百姓高兴。俄罗斯老百姓最看不起的有四种人:醉汉、吸毒者、巨富、克格勃。

  实际上凤凰电视台自己的节目就证实了前苏联人民生活的情况,那个别斯兰的全景镜头,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凤凰台真的要告诉人们真实的俄罗斯,就拍一个前苏联人民生活水平的情况。其实,在学俄语时,我看过许多苏联片,人民生活情况,就是那个《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的情况,70—80年代工人家庭有汽车是很普通的情况,日古利就是普通家庭的小汽车。

  总而言之,俄罗斯老百姓的生活是比前苏联略有下降,但这是以前社會主義的结果,不是1992年私有化的成果。许多留学生告诉我没有一个政治家敢把前苏联的社會主義否定得一干二净。现在俄罗斯有出现了斯大林热,连跑到美国的索尔仁尼琴都表示赞成。因为俄罗斯来说大国地位的下降是最痛苦的。他们的理想人物是彼得大帝。斯大林是个独裁者,人们只是把他看成是领导卫国战争有功的人。

  当前,俄罗斯的思想是混合状态,有走向社会党福利国家的倾向,社会党是第二国际的延续,其党纲中有不少马克思、恩格斯的话。北欧和法、德的社会党也认为自己是搞社會主義(民主社會主義)。所谓老欧洲国家有很多国有控股公司,包括法国的空中客车、德国的大众公司。这些是英美国家最不高兴的,所以称西欧是老欧洲。美国对欧洲社会党不满意,几次想把法国的社会党搞垮,问一问在欧洲长期生活的人就明白了。有一个中国经济学家在瑞典宣扬私有化,结果在会场上就遭到批判。

  前苏联和俄罗斯轻工业不发达。90年代初我受学校外事处委托,接待前苏联社会科学院的布罗夫。他们是夫妻二人,拿出许多糖请我吃,我不想吃,因为好象是我们这里粗糙的水果糖。我说,你看看我们中国的大白兔奶糖,就明白了。

  他们也买了许多东西。还说太便宜了,俄罗斯没有。买很多东西,不是穷,是因为有钱在俄罗斯买不到。那时的情况是这样,现在可以买到,但是中国产品经过二道甚至三道手,到了俄罗斯就贵了,这是他们长期搞重工业的结果。70年代我在黑龙江兵团,工程师告诉我苏联的东西结实,个头大。我看过斯大林拖拉机80,是50年代初的产品,比我们70年代的东方红100拉力大。

  “俄罗斯全民公费医疗,农民,无业者,只要你是俄罗斯公民,就一律公费医疗。”基本如此,而且苏联时期就是如此,这不是叶利钦和金融寡头的发明,而是叶利钦、盖达尔想变而不敢变的东西。你问问1960年到苏联留学的考察的,都知道全民公费医疗,因为苏联是集体农庄,相当于我们的国营农场,我在黑龙江兵团,也是国营农场,也是公费医疗。前苏联的公费医疗保留到现在,所以老百姓日子还过得去。目前俄罗斯最大的问题是民族矛盾引起的冲突,这是前苏联留下的老问题。

  所以我认为无论是什么样的改革,必须让大多数老百姓过好日子。俄罗斯的“休克疗法”之所以遭到人民的反对,就是造成了经济混乱,使人民的福利受到破坏,停止“休克疗法”恢复经济,使人的福利有了保障,这才是真实的俄罗斯。有网友问俄国武器比我们好是为什么?前苏联的军工发达武器当然好,如果没有所谓的“改革”,乱折腾,武器还好。前苏联时就有能击落导弹的导弹,为什么美苏了签定反导条约,双方都有反导能力,才签定这个条约。你没有这个能力,谁跟你签定条约?如果没有记错,反导条约的签定是1972年。

  我想问一问那些说社會主義不好的人,如果前苏联一无是处,那为什么老百姓有汽车、有房子、有公费医疗?可能有人又要批判平均主义大锅饭了。其实,福利并不等于大锅饭。无论是前苏联的华沙条约国还是欧盟国家都在搞社会福利。这就是现在欧盟承认俄国是市场经济国家的原因之一,当然,还有地缘政治原因。欧盟国家经常批评俄国的政治,但是并没有批判前苏联的福利,因为他们自己也在不同程度的搞社会福利,瑞典的社会福利比前苏联还高。

  任何事情都是一分为二的,无论是对前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我们都要一分为二的进行研究,从中吸取有用的东西,这更有利于我们建设中国的社會主義。

  (二)国营与民营的平衡

  俄罗斯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副博士伊戈尔- 托姆别格认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收购西伯利亚石油公司标志着重要石油资产的国有化,具有多层含义,可增强投资信心,加强俄能源大国地位,扩大地缘政治影响,一举多得。

  涅斯特罗夫说:“在石油国家,全部开采权通常都由国家控制,私有企业只从事加工业务。在我们俄罗斯,有个中间阶段。从全世界的现状来看,这没有什么可怕的。当然,私有企业通常比国有企业更有效率,但在自然资源利用效率上,这一问题还有争议。”涅斯特罗夫认为,国有公司在管理效率上明显不如私有公司,但在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方面,私有石油公司功利性更强,对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的破坏比较严重,相对来说,国有公司更全面、更有效率。

  托姆别格认为,西方媒体攻击此次交易为国家極權的说法不值一驳,石油领域的国有化是非常正常的现象。当然,西方的不满是有原因的,主要是把战略石油资产收归国有可以加强国家在燃料能源系统的存在,进而明显加强俄在世界能源市场上的地位,扩大俄地缘政治影响。在当今世界局势下,燃料资源已成为不比导弹逊色的有份量的地缘政治工具。俄罗斯作为下一届八国峰会的主席国,要求把保障世界能源安全作为全球任务,俄石油业必将受到更多的关注。(《俄石油资产国有化加强俄能源大国地位》《中国新闻网》2005年10月2日)

  2005年俄罗斯对美国出口原油将超过2000万吨,俄罗斯媒体报道,俄罗斯政府计划于今年提前偿还170亿美元外债,以节省每年数十亿美元利息。俄罗斯财政部部长库德林认为,到2020年,俄罗斯将少支付60亿美元利息。

  这里,我们看到,石油在俄罗斯经济中的地位,也看到国营与民营的平衡,也可以说是政府与民间的平衡、中央与地方的平衡,如果想理解这个问题,请大家看一看中國汉代的《盐铁论》、宋代的王安石变法,任何大国的政治与经济之间都需要找到平衡点。

  来源:光明观察

  作者:韩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俄罗斯上演国进民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