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武:说小道大欧洲行

  湖北作家协会组织我们十几个人去欧洲访问,名曰“文学交流”,实则游山玩水。旅行社却把我们这些作家“混同于特殊干部”??与一个官方代表团组合在一起,走马观花了10个国家。我与在旅途中“亲密接触”过的几位官员说起欧洲之行的感想,他们似乎对罗马的文明遗址、巴黎的艺术宝藏、瑞士的绝色风光等等都不感兴趣,而对欧洲一些国家的“小”津津乐道。他们以不屑一顾的口气说,欧洲一些国家小得简直有点“国将不国”了??无论是面积还是人口,大约只相当于咱们中国的县市和乡镇。有个职务不小的官员戏说道:“在欧洲坐汽车,打个盹就走了几个国家。而我在国内下乡视察,即使走马观花也要历时(史)悠久……”位于意大利境内的梵蒂冈,是世界上最小的国家,国土面积只有0.4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不足千人,还没有咱们中国一个小小的村庄大。看来咱们中国人把某些称王称霸的县太爷和村干部称为“小国之君”,也并非夸大之辞,他们所统领的江山和子民,比梵蒂冈国王大得多哩!

  在咱们中国人看来,广场的大小关乎到一个城市的地位和形象。顾名思义,广场者,广大宽阔的场所也。而我们参观欧洲的一些广场,却感到“大失所望”。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市中心有一个被大文豪雨果命名的“大广场”,始建于12世纪,1998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名录》。倘若只听其鼎鼎大名,一定会以为这个“大广场”大得不得了,可亲临其境之后,发现它长不过100米,宽不足40米,面积不到4000平方米。本来就不大的“大广场”,四周都是高大建筑群,反衬之下更显得狭小。所谓“大广场”,真可谓“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看来“夜郎自大”并非是咱们中国人的特权或专利,外国人不是也如此如彼么?论广场之大,当然非咱们中国莫属。且不说北京天安門广场(长880米,宽500米,面积44万平方米)在世界上无与伦比,就连一些市县乃至某些乡镇近年来在“广场热”中兴建起来的广场,也比“大广场”大得多。咱们中国不是号称“地大物博”么?名副其实的大广场正是“地大”的象征之一。

  在咱们中国人看来,宾馆的大小也关乎到一个城市的地位和形象。规模大星级高的宾馆,往往成为城市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而我们在欧洲下榻的宾馆却都是清一色的“小不点”,无论是星级的还是普通的,规模大的不过几百个床位,小的则只有几十个乃至十几个床位。尤其令人“叹为观止”的是,无论是大宾馆还是小宾馆,招牌都小得“不堪入目”??近看才认得清HOTEL(宾馆)的字样,远看则“不识庐山真面目”。咱们中国人认为,招牌乃宾馆的门面,门面犹如人的脸面,是应该“大大益善”的。咱们中国的所有宾馆,规模与招牌大都成正比例??规模越大,招牌越大,大得让人“望而生畏”;也有一些宾馆“比例失调”??规模虽不大,招牌却很大,而且名字比招牌更大,诸如“XX环球宾馆”、“XX太空饭店”、“XX宇宙酒家”等等,大得使人“目瞪口呆”。

  在咱们中国人看来,汽车的大小同样关乎到一个城市的地位和形象。欧洲一些国家是汽车生产和消费大国,德国的“奔驰”、“宝马”,意大利的“法拉利”,英国的“劳斯莱斯”,都是大名鼎鼎的高级车。有道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想必欧洲人都开的是体积大、排量大的“庞然大车”,可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无论是在城市里还是在公路上,欧洲人开的大都是名副其实的“小汽车”??不仅体积小,排量也小。而且无论是名牌的还是普通的,都是“小字辈”,譬如小“奔驰”、小“宝马”,和咱们中国的“夏利”、“富康”差不多大小。看来如今“外国的月亮”并不比咱们中国的圆了,放眼咱们神州大地,大“奔驰”、大“宝马”、大“悍马”、大“林肯”、大“卡迪拉克”、大“劳斯莱斯”等等“庞然大车”,应有尽有,比比皆是。有人说倘若仅以高档轿车的拥有量来整一个“新福布斯榜”,咱们中国的排名一定会超过欧洲任何一个国家,而且与美国相比也可能不相上下。

  有道是“有比较才有鉴别”,看了欧洲一些国家的“小”,似乎就更加感到咱们中国的“大”。咱们中国有史以来就有自大的传统,尤其是自命天子的皇帝及其文武百官,总是把中国当作天下之中心,对外国一律等小视之。过去是因为封闭而造成“夜郎自大”,而如今开放了,咱们有些国人也到处周游世界了,可他们仍然“大”性不改,明明知道咱们国家还是人平GDP刚达到1000美圆、还有相当数量的人口处于贫困之中,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却也毫不客气地以大国自居,大言不惭地声称“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如果说“封闭式的自大”是无知,那么“开放式的自大”则是狂妄。从某种意义上说,后者比前者更有害。咱们中国在历史上吃自大的亏吃得太多了,如果在世界开放的条件下仍然打肿脸充胖子,妄自称大,则恐怕要吃大亏!

  作者:杨学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说小道大欧洲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