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中国共产党应该抢占民主政治的先机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建立了民主政治架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并经过了多年的实际运作。

  中国的各级人大有很大的权利,可以决定当地的重大事务,选举或罢免各级政府官员——区长、县长、市长、省长,直至国家主席,以及各级法院院长和检查院院长。十人以上选民就可以提名基层人大代表候选人;基层人大代表由所在选区选民直选。

  ——现状:舞台已经完工,却无人登台唱戏

  但是中国的老百姓和知识分子不知道中国有这么民主的法律,或者知道了也根本不相信。所以每次基层人大选举,选民们都不推荐自己的候选人,投票时也胡乱画个圈,以便会议早点结束。

  然而政治应该民主、官员应该选举产生,已经成为现代人的基本观念之一,谁想否认这些观念,甚至不会有人和他争辩。中国大陆的年轻人都是看着美国和台湾的选举长大的,最终会把这些观念付诸实践。

  ——未雨绸缪,不怕颜色革命

  在这样一个形势下,中国共产党应该未雨绸缪,现在就开始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的党员和干部了解和研究民主社会的运作规律,学习和掌握民主政治的经验,安排党员积极参加各地各级人大代表的选举,保证中国共产党能够在民主政治的社会环境中,继续保持执政党地位。

  美国人将来在中国搞“颜色革命”,最终结果可能是搞成“红色革命”:中共党籍候选人以熟练的竞选技巧、长期积累的民众支持,占据议会(人大)中的绝对多数席位。

  ——基层党委依据法律,推选中共党籍候选人,开展竞选

  具体的工作可以这样做:

  1,提名人大代表候选人

  在选举基层人大代表活动的提名阶段,选区中的中共基层组织,认真酝酿,选择工作能力强、在群众中有较好声誉、能说会道的党员,提名他(或他们)为人大代表候选人。

  最好不要是单位的第一把手,以免群众认为人大代表就只能是官员来担任,产生抵触情绪,或继续怀疑人大的作用。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各政党、各人民团体,可以联合或者单独推荐代表候选人。选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联名,也可以推荐代表候选人。”

  这里,中共党组织作为普通政党,按照标准的法定程序提出自己的候选人。

  2,宣传和介绍自己提出的候选人

  老百姓不相信人大进而不认真参加人大选举,原因之一就是“根本不认识那些候选人”。

  选区中的党组织,可以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向选民宣传介绍自己提名的候选人。

  这可以使选民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自己真的在当家做主,反而愿意支持中共党籍的候选人——特别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1)这些中共党籍候选人的确没有劣迹、的确曾经为人民做过好事(利用职权或本来就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2)没有非中共党籍候选人作为竞争者,或者这些候选人不自我宣传介绍,或者过去没有为选民做过什么事情。

  ——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三十三条规定:

  ……。推荐代表候选人的政党、人民团体和选民、代表可以在选民小组或者代表小组会议上介绍所推荐的代表候选人的情况。选举委员会可以组织代表候选人与选民见面,回答选民的问题。但是,在选举日必须停止对代表候选人的介绍。

  虽然法律只说推荐者“可以”在“选民小组或者代表小组会议”上向选民“介绍”候选人,但是没有明文禁止候选人及其支持者在其它场合公开宣传介绍候选人。法不禁止即为合法——就好象法律没有明文规定男女可以接吻,但大家接吻并不犯法。因此,基层党组织完全可以在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前提下——如不破坏环境卫生、不影响交通、不喧哗扰民等,积极宣传介绍自己的候选人。

  ——用好党员制约和取代坏党员:利国利民利党

  3,中共党籍人大代表在各级人大中监督和制约政府及其官员

  中共党籍的人大代表,在人大里参与当地重大事务的决策,提名、选举或罢免本级政府官员、法院院长和检察院院长。

  政府官员基本上都是中共党员。中共党籍的人大代表如何监督中共党籍的政府官员?很多读者肯定会怀疑上述建议的可行性,但我相信各位看了下面的文字,思想会发生变化。

  中共中央和各地党组织、党员应该树立这样一个观念:用人民信任和推选出的好党员,去制约或取代坏党员,是非常有利于中共自己的。

  贪官们并不用贪污所得孝敬党中央,也不分一杯羹给基层党员,但是他们做了坏事,老百姓骂的是党中央,一旦大树被蛀空倒下,基层党员也一起跟着遭殃。所以党中央和基层党员、党组织为什么要容忍坏的“同志”们呢?

  用好党员去制约和取代坏党员,仍然是中共在掌握政权,同时也能够得到人民的赞扬和更多的支持,中共何乐而不为呢?

  ——中共应该学会玩选战

  以上行为都是按照现代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法律)进行的。这样不仅能够保证中共继续掌握各地各级政权,更重要的是,使自己的党员和干部能够学会并熟练应用现代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

  这样做是未雨绸缪,为必将到来的中国民主政治时代培养了一批中共党籍的政治人才,也以实际行动做了民主政治的示范,普及宣传了民主政治的思想和运作方法。

  ——民间尚无强敌,中共应该抓住时机

  目前,中国大陆尚无任何政治组织能够和中国共产党抗衡或竞争。因此,中共在这种情况下,用人大代表竞选活动来锻炼自己的队伍,在战略上非常有利。即使党员和基层党组织由于缺乏选战经验,中共党籍的候选人仍然可能当选。即使有些地区的非中共党籍政治活动人士能够竞选成功,毕竟因为这样的人现在还很少,不足以扭转中共党籍人大代表占据人大绝对多数的局面。

  如果延误战机,等到党外人士都认识到可以利用人大制约和挑战中共党籍的官员(毕竟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赋予人大的神圣权力),积极踊跃地参加竞选活动,中共各地基层组织仓促动员党员应战,因为没有合适的竞选人选和竞选经验,竞选可能失利,反而导致中共失去地方权力,或者受到非中共党籍代表占据多数席位的人大的很大牵制。

  有个笑话:在庆祝三八妇女节的大会上,党委书记做报告说到一半时突然说:“全体妇女同志站起来!”台下的女同志不知道为什么叫她们站起来,但还是顺从地站了起来。没想到书记翻过一页稿纸,继续读道:“了”。

  原来,秘书写的稿子上是“全体妇女同志站起来了!”不巧打字时正好把“了”字打在了下一页上,而书记根本不知道秘书写了什么,照着稿子念而已。

  在人大代表的选举活动中,这样水平的中共党员在和有备而来、能说会道的党外人士竞争时,肯定是要失败的(台湾政党领袖在大陆做报告时,可以讲几个小时而不用稿子)。一旦人大里非中共党籍代表占据了多数,他们就可能处处牵制中共党籍的官员。中共到了这时候再来着急,就晚了。

  人大法律是中共领导制定的,中共自己不遵守法律不行,至少不是长久之计。用其它方法阻挠非中共党籍人士竞选、或阻挠非共代表依法工作,显然也都是非法的,也只能偶尔为之,上不了台面。

  所以,在各级人大保证中共绝对领导地位的唯一可以长期使用的方法,就是中共党籍人大候选人能够赢得选举。

  ——借助人大竞选春风,彻底改变不良党风

  中共各级党委和领导的各级政府,现在的权力是来自上面的,因此奉承讨好上面成为每个人最为有利的选择。这导致党员和官员缺乏活力和主动精神,说假话空话成风,连他们自己都说自己象“假人”一样。

  宣传党的思想和政策的文件和文章,说话都是云里雾里,看了半天不知道在说点什么。在民主政治环境中,这样的宣传怎么能够吸引选民?打动选民?争取选民?为什么不能开门见山、一针见血、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很多党员和官员自己也承认,自己已经不会写有实际意义的东西了,自己也不要看自己写的东西。有一次吃饭时,我高声朗读这种官样文章,他们自己都无地自容,求我快停下来。

  中共党员自己也承认,再有棱角的人进了组织,没多久也会被磨掉棱角。

  执政党没有活力,怎么指望它挑选和领导的官员有活力?中国现在幸亏还有民间的活力,否则整个国家就彻底没有活力了。这样的国家,日本人当然会大胆地来挑衅了!

  ——鲶鱼机制:用中共党籍人大代表,制约中共党籍政府官员

  为什么能够在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中取得革命胜利、赢得政权的政党,失去活力到了这种程度?到了人人都知道存在问题却都无力改变的程度?

  原因很简单,没有了对手和敌人。

  人们常举的例子是“鲶鱼效应”:挪威人在运送沙丁鱼时,在鱼槽中要放进一条鲶鱼。由于环境陌生,鲶鱼会四处游动。沙丁鱼发现多了一个“异已分子”,也会紧张起来,加速游动,活蹦乱跳,因而在长途运输过程中不会死亡。

  中共要保持活力,到哪里去找“鲶鱼”呢?很遗憾,中共打遍中国大陆无敌手,就只能自己做自己的“鲶鱼”。

  中共党籍人大代表,就是中共党籍政府官员中的鲶鱼。

  中共党籍人大代表以及他们背后的基层党组织,要赢得选举(这可是上级布置下来的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啊!),就要考虑选民的利益。即使当选后,也会受到选民的制约(选民有权罢免本选区的人大代表)。

  这样的相互制约,就为中共保持活力,提供了“鲶鱼机制”。

  最重要的是:这个机制不仅完全符合现代民主政治的理念,而且也有充分的法律依据,是可以长治久安的法制,而不是临时性的政治运动(整风、保先教育等等)、更不是人走茶凉的人治。

  中共党籍人大代表候选人要赢得选举,就不能对选民说官话。他们在人大监督政府工作时,也不再要听政府官员打官腔说空话。中共的文风才有可能彻底改观。

  ——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一党民主

  必须客观地承认,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大陆不会出现一个有实力能够和中国共产党抗衡的政党。中国的民主政治必将是有中国特色的民主政治:一党民主。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中国共产党搞民主政治的决心和诚心。

  (我知道很多读者立即会从嘴里或鼻孔里喷射出一股强烈的气流:“切!”)

  就象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中国共产党搞市场经济的决心和诚心。

  (嘿嘿,市场经济已经在中国建成了,你总不会再“切”了吧?要知道,三十年前谁要敢提“市场经济”四个字,虽然不至于掉脑袋,但是饭碗十有八九是保不牢的了。)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开始搞民主,如何搞民主却不引发动乱,如何作到既能够利用民主政治的积极有利一面,又避免民主政治破坏性的一面。

  中共不应该消极地等待党外人士来挑战自己,而应该主动地积极参加人大代表竞选,掌握主动权。既然中共可以领导制定中国民主政治的法律,当然也可以亲自来向人民示范一番。

  ——中共应该借助人大,完成权力体系的改造

  中国现在的权力系统是平行的两套班子:各级中共党委和同级的政府。

  设置这套双重体系的主要目的是利用党委来制约同级政府,保证党的路线和政策得以绝对的贯彻和落实。

  但是这种平行结构问题很多,而且也不是现代化的政治结构。这是一个被人家说三道四的权力系统。而且只有自上而下的监督,既不经常也不及时,往往要事情闹大了、死人了,制约机制才开始启动。下面的官员贪污腐败,好处他们自己捞,帐却被老百姓算在党身上。对党来说,这种权力机制并不合算。

  实际上,党这条线应该退居幕后,不是自己直接去干预政府、指挥政府官员,而是利用中共党籍的人大代表去制约同级政府官员。

  只要在议会(人大)里中共党籍的人大代表占据多数,就能够保证中共对当地重大事务、当地政府和官员的绝对领导。

  通过人大行使执政权的权力路线是:

  党中央领导下级党委,

  各级党委领导同级人大中的中共党籍人大代表,

  各级人大有权参与决策当地重大事务,有权选举、监督和罢免同级政府正职官员、法院院长、检察院院长。

  这个权力结构完全符合现代民主政治的要求,而且对政府的监督来自同级人大,以平时监督和事先预防为主,启动也比较及时。

  这样,中国的政治权力结构就可以从革命时期的结构(“支部建在连上”),平稳地过渡到现代化的民主政治结构。

  这样的权力结构,可以比现有的结构,更好地体现中共的终极目标:为人民服务。因为各级党委不仅要服从上级的指示——不外乎是如何更好地为人民服务,而且为了在选举中获胜,必须直接考虑选区选民的利益。上级的指示往往宏观而不具体,民众的要求则往往微观而又现实,因此,这样的政治权力结构反而会使人民的利益得到更多、更及时的考虑,可以减少政府工作的失误,减少人民对执政党和政府的不满,使整个国家既稳定和谐又充满活力。

  ——利用手中权力,为人民办实事

  民主政治的本质就是民意代表去制约政府官员。但是在中国目前阶段,指望民间人士零星地竞选成功,担任人大代表后去制约政府,坦率地说,是不现实的。因为同时具备竞选意识、有竞选迫切性和从政能力这三要素的民间人士还不多,即使当选,他们在庞大的官僚机器面前,力量是非常微薄的。

  而中共党籍的人大代表背后有着强大的党的机器。在现阶段,只有他们有足够的力量制约政府官员。

  中共党籍人大代表可以利用党组织掌握的各种资源,为人民办实事,获得选民的好感,在以后的选举中继续占据有利位置。

  而这是非中共党籍人大代表所不具有的优势。

  苏联(俄罗斯)的共产党在台上时没有充分利用自己掌握的资源为人民服务,结果被推翻时没有老百姓出来帮助,在民主选举中也没有资本赢得选举,只能对未来做空口许诺,重新上台执政的机会非常渺茫。这是中国共产党最应该吸取的教训。

  坦率地说,中共领导的各级政府主流上还是想为人民做好事的,只是由于各种原因,好事做得还不够多、不够快、不够及时,或好心办了蠢事,好心办了坏事。

  各级政府官员为人民做好事的驱动力主要来自上级指示、自觉性和良心发现。而这是远远不够的,一旦遇到阻力,这些驱动力往往就显得很微弱。

  如果中共下决心通过人大来行使执政权,实际上是增加了一股驱动力:同级人大代表的监督和督促。

  人大代表能够为民办成多少好事,决定了今后选举的成败,因此中共党籍的人大代表是有动力推动政府做好事的。

  换句话说就是:过去政府做好事的动力主要来自上面,而这是不稳定的、不连续的、更可能是脱离当地客观实际的。而现在动力来自同级人大,将是稳定的、连续的、符合当地实际的。

  ——借助人大选举工作,把党外监督力量引入党内

  如果基层党组织推荐的候选人在选举中失败,上级党组织可以批评或罢免和更换该基层党组织的负责人,例如某研究所的党委书记(假设该研究所是基层人大的一个选区)。

  这迫使该基层党组织平时加强为人民服务、竞选时推选好党员为候选人,等等。这样实际上是把老百姓的监督力量引入了党内,使好的党员能够脱颖而出,坏的党员受到压力甚至被清除。

  ——结束语

  以上的所有设想,当然应该逐步试点实行。

  一个富有戏剧性的方案是:选择上海市卢湾区(中共一大会址所在地),作为第一个试点地区。八十多年前,革命的中国共产党在这里诞生,通过军事斗争夺取了全国政权;八十多年后,又是在这里,中共开始了新的历史阶段:用现代化的民主选举方式获得政权。

  中共自上而下布置基层党组织参加竞选,是一种方式;基层党组织不等上级命令,自己主动投入人大竞选,也完全可以。毕竟这样做一没有违反党章,二没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三,用中共党员去占据基层人大多数席位,本来就是坚持和保证党对政府的领导地位的方法之一,是基层党组织的本职工作。

  中国的包产到户是从民间自发开始的,中央先默许,最后追认,最终席卷全国,拉开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大幕。中国的民主政治,在农村中已经在民间自发开始,在城市中也许就是由一些中共基层党委组织党员积极参加人大竞选,逐渐发展起来的。

  民主政治是大势所趋,中共与其将来被人逼着仓促应战学竞选,不如现在乘党外尚未出现足够强大的抗衡力量时,主动开始练兵,按照法律参加选举,积累经验,培养政治人才,利用各种有利条件为民服务,赢得民心,使党外力量无机可乘,甚至永远没有机会积聚起能够挑战中共的力量。

  2006年2月26日于上海

  黄佶电子信箱兼MSN:fishman_ uu@ hotmail. com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共产党应该抢占民主政治的先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