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群:经济发展与生活水平

  时下很能见到些外表似乎蛮有点学问、修养的“论者”,在使用仿佛深有感触又依稀发自于内心的腔调,大声地叹息给旁人听:“现在的经济发展了,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因此现在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了!”

  坦率的说,对于个别人的如何看待、衡量经济发展与生活水平,我都是不会去多作非议的。因为,其实我非但清楚那仅是个个体的智力大小与有无的问题,并也更明白的是,倘花费了大精力、大时间去逐一医治此类显然能否医治都很成问题的脑疾,于已经忙得不可开交的自己而言,实在不是一个划算的买卖。不过,对于这种既已然如此的无智力或少智力之病脑,又是怎么能够以及怎么可能去“衡量”事物,却源于百思不解之余的好奇心所致,我又是颇感兴趣,所以不免一有空就会忍不住问上一句:“下此定论,指标和标准又都是什么呢?无根无据地空口说假话、瞎话,可都不是人干的事啊。”

  当然,可想而知的了,我的这种纯粹自讨苦吃的做法,所招致的结果也必然是一次又一次地被一双又一双空洞、愚昧且混沌的眼睛反而给盯得毛骨悚然、心惊胆战了。

  本当,基于自己的不识相或“拎不清”而遭受到的惊吓,我也并不会去怎么的计较,甚而至于更不会把之放在心上,毕竟我也清楚,深层次的根源其实全在于自己的一贯“摆事实、讲道理”以致。可问题是,当我日前见到这些家伙居然为了生怕别人不跟随着一起信以为真,竟然再在蠢话前面添加上了“人民都觉得”或“大家都感觉”等之类的强奸民意字眼,以致就不仅迫使我由此而倍感到了问题已在猛然间严重了起来,且更顿时促使我尤感哪怕就是需要费力排除掉眼前的千难万险,也必须对这经济发展的指标与生活水平的标准,来做一个量化的可以考量的概念性定义之必要了。

  事实上,大凡明眼人——包括博古通今的明理人,对此都是人所共知也心照不宣的,仅由于世道的问题才至于隐忍不言或者无从明言罢了。因为,其道理异常简单,自古以来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从来都不曾是过能随意加上了高或低、好或坏、是或否就可胡乱去定位时代或时期的模糊概念,反而一直就有着其极为清晰可鉴又易于对照的衡量标准及指标:读书、工作、生病、灾难、养老,——亦即:所有的人是否都读得起书、所有的人是否都找得到工作、所有的人是否都生得起病、所有的人是否都度得过灾难、所有的人是否都养得起老。——“是”就是合格,验证状态为:国泰民安、没有社会弊病:“否”即不合格,验证状态为:动荡不安、犯罪率及社会弊病居高不下。——但这也仅是以人而论、以人为本的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而不以人论、不是人论的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则概不为此。

  解放前的旧中国,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的残酷剥削压迫下,许多国人连勉强生存都已颇为艰难,能活着而不被饿死、冻死、病死或不被侵略者杀死都可被视作侥幸之事了,因此根本就扯谈不上什么指标与标准的合格或不合格。直到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社会——社會主義社会,中国才开始从一穷二白的废墟上崛起了,当时真可谓是一无所有、白手起家,但经过二十多年的建设,到了毛泽东时代的后期——亦即:文化大革命后期,中国人民就已经都读得起书、找得到工作、生得起病、度得过灾难、养得起老,而且没有剥削压迫、没有毒品、没有黑社会、没有娼妓、没有贪官污吏、没有高犯罪率、没有高失业率、没有内债外债、没有金融黑洞——即:国泰民安、没有社会弊病,成了当世的唯一合格之大国。

  这些成就现在说来好像非常简单,几句话就似乎可全部概括,然而,这却实在是个史无前例的伟大创举!人类史上别说历来就没有过一个大国于短短的二十多年间,且在外有侵略者干扰、内有走资派捣乱的情况下,能够达成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都合格,并国泰民安、没有社会弊病的先例,就是大如中国而能够达成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都合格,并国泰民安、没有社会弊病的国家,都是尚属首例。这充分以事实证明了毛泽东时代的发展模式与方式方法之绝对正确以及每个步骤的绝对精准!因为,仅需大脑正常的人全都能明白且清楚一个道理:其间哪怕就是出现极细微的一小点儿差错,都将绝对不可能于毫无基础的情况下又那么复杂的环境中再那么短的时期内就大功告成!

  不过,本着论事求全的精神也不该在此讳言,依据时下一些所谓的“经济学家”观点和论调再分析其脑,想来见此定论势必会大叫大嚷:“啊呀,啊呀。你周群真是一点都不懂得经济!要知道,真正的经济发展指标恰好是与你说的全然相反。现在就不妨让我们这些真正的经济学家来教育你开窍吧,你可要认真仔细地听着:如果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得越好,人们就越应该会读不起书、难找工作、生不起病、度不过灾难、养不起老,而且还会出现动荡不安、犯罪率及社会弊病居高不下的状态!而只有经济倒退,甚至崩溃,才会让所有的人都读得起书、找得到工作、生得起病、度得过灾难、养得起老,而且国泰民安、没有社会弊病!”

  很可惜的是,对于此类“言论”的究竟该归属于人言还是兽言,刻下都已懒得再去划分的我,根本就无暇且不屑于去理会其的谬悖了。但对于那些崇拜美国的家伙之大叫大喊:“哇呀,哇呀。无论怎么地算,美国都应该说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最高的啊,不可能不合格的呀!虽然说,美国现在确实是有贫民阶层,也的确是有一些人读不起书、难找工作、生不起病、度不过灾难、养不起老,但是动荡不安、犯罪率及社会弊病居高不下的原因,却决不是因为这个引起的,而是由于有些美国人的脑子有问题,有好日子却不想过,偏偏就喜欢犯罪或搞社会弊病才造成的!”

  由于这种“言论”实在太过于好笑、滑稽,以致于不禁就令我想借此随口说上两句了:“姑且先不谈真知灼见:凡人类都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愿望,决不可能无端干出损人害己的事情。就按着这奇怪的‘脑子有问题逻辑’来推论,那么,现在的美国有着这么高的犯罪率又有着这么多的社会弊病,岂不也就是说许多的美国人脑子都有问题了?但问题是,一个有着那么多脑子有问题人又能从容干出那么多有问题事情来的国家,岂不也就是个有问题的国家了?而如果明知那是个有问题的国家,却再去崇拜这样的一个有问题的国家,其本身已然是说明了什么呢?且性质又使自己成为了什么呢?”当然,这仅是顺便说及的调侃之语而已,与本文的论述相去甚远,但作一时兴致所至的姑妄言之罢了。

  实际上,通过并不复杂的两相整体比较,国家间的发展模式与方式方法之优劣、好坏都是可一目了然的。中国在解放前被侵略、掠夺、战乱摧残时,美国一切正常;而当中国解放后开始搞建设时,美国也一直在搞建设。但是,经过二十多年到了毛泽东时代的后期——亦即:文化大革命后期,中国已经建设发展成了合格的国家,反而是起步早、基础好的美国却并没能做到,竟然还一个劲儿在不合格之中瞎折腾。

  这绝对已是个令人不可思议的伟大奇迹。然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却比这奇迹更让人匪夷所思了。毛泽东时代以后,按理说世界上已经由此而存在了一目了然的最佳发展模式,往后也仅需是人,就必定会基于人的本性使然而学习、借鉴最佳发展模式并据此而建设国家了。然而,毛泽东时代已经过去近三十年,美国却一如既往的还是没有一点人性,放着那么好的现成最佳发展模式不学,竟然把这大好的建设时间又给白扔了,以致于非但没能使国家合格,而且动荡不安、犯罪率及社会弊病更又升了级,甚至还得靠发动侵略战争,藉“法律”名义强行命令大批的美国民众去伊拉克流血送死并大量屠殺伊拉克人民,才可暂且苟延其的残喘。

  看到这里,也许很有些人会一边在肚子里无声地冷笑着,一边又大声责问我:“那么中国呢?!中国在毛泽东时代以后的近三十年里,又是如何发展的呢?!发展得又怎么样呢?!是不是还合格呢?!”

  于情于理,我恐怕都是很应该回答这类问题的,但现实的问题却又在于:一来,中国的现状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再者,我也总得顾此及彼为自己的将来着想吧?而假如在此我据实回答了:“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都已回落、倒退至不合格,中国人民也不再都读得起书、找得到工作、生得起病、度得过灾难、养得起老,而且又动荡不安、犯罪率及社会弊病居高不下了。”

  那么,本就恨我说实话的那些家伙以及封堵我实事求是文章的那些鼠辈,岂不是又找到了一个可以再多恨我的“理由”以及能够再多封堵我文章的“把柄”?所以,我是不会一时冲动去说出口的。何况,实事求是的实话,泛常的我也说得够多的了,虽然源于脑筋上的问题致使听得进去的人却并不多,但对于单纯的教导而言,也足可算是到位的了,因此,偶尔的一次说了只当没说,想来大致也是无足轻重的。

  倒是有句话最后却不得不再次说一下:假如从今往后再发现有“人”在用不以人论、不是人论的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作论的话,那么,已经明白了以人而论、以人为本的经济发展指标与生活水平标准的我们,不妨大可冲其问上一句:能不能先换用了人言再说?

  作者电子邮件: zhouqun2020@ 163. com

  作者:周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经济发展与生活水平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周群 说:,

    2006年07月29日 星期六 @ 06:29:10

    1

    今天发现登出了我几篇文章,一起提起来看看。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