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晓渝:改革要有新思维

  传统的经济学追求的是发展和扩大生产,最大限度的实现利润。主流经济学家都是持的这种传统的经济学观点,这是短缺经济学的思想,总想压榨工人多出产品,多积累扩大生产. 这在以前行得通,因文革结束后是物资匮乏,劳动效率低,市场摆在那儿,缺的是物品. 而今天已不同了,是生产能力摆在这里,缺的是市场. 在不愁生产能力的情况下,发展市场成了首要目标. 事实上从历史上看物质丰富同样困扰着人们,故古代也有“兴,百姓苦”,“谷贱伤农”之说。社會主義国家同样也有经济过剩危机,这是不争的事实。我国每隔三五年同样有个消化过剩产品,调整分配的过程。好的经济学家如孙立平谢国忠,陈伯君等,民间经济学者施晓渝,高木等都不约而同的把目光集中到了扩大内需,发展市场上来了. 现在的改革必需要有新思维,这个新思维就是怎样发展市场. 我的观点立足于防止和消化生产过剩,而丝毫不耽心物资匮乏。西方经济中经济过剩危机爆发时比物资短缺时更具破坏力,难道我国社會主義真的能逃避?我们能不能把几千万人的下岗看作是我国经济过剩危机爆发的产物?

  传统的经济学造成财富日益集中到少数人手中,并形成和发展其相应的官僚体制,这种分配就会重叠累加,收刮,聚敛财富和巩固体制相得益彰,弱势群体绝对贫困,市场最终萎缩,最后不得不诉诸于革命来解决。财富和官僚体制的结合是件很可怕的事,约三十年前我就总结文化大革命的起因是66年的物质较充盈乃至局部相对过剩和权力高度的集中而产生的,没有钱权力没法乱来,文革是一个自上而下运用官僚力量打官僚的悖论,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新思维着眼于培育发展市场,由市场拉动经济。这样说起来就是:从发展经济的根本在于发展市场,发展市场的根本在于扩大内需,扩大内需就要讲到要富民,要富民就要讲到要保障人的权力,保障人民权力就要讲到民主与法制. 最后得出这结论,发展经济的关健在于民主与法制.

  民主和法制能保证社会每一个人的权益,只有弱势群体的权益受到保障,下岗工人的养老金才不被掠夺,农民出卖土地的收入才会增加,拆迁户才可获的适当的补偿,劳动者的收入才不由资本和权力蹂躏,这才可以产生出广泛稳定的消费阶层,所谓受法律保护的稳定富足群体,形成消费主力层,通过消费向生产者贡献利润。这样生产得到润滑,社会和经济才可能良性发展。民主就要尊重人权,发展就要放权,不要当官的处处替百姓设计,如外贸,以前全国就只有几十家大公司,想尽了办法也搞不起来。后来百十来万元,私人也可注册一家外贸公司,个人有权了,外贸就搞起来了。这外贸一起来全国经济也拉动了,说全国经济60% 以上靠外贸。这也是市场和人权的作用。搞国企改革,白智清推荐了一种很好的形式,日本的企业个人所持股份最高不得超过5% ,而且前五名的总和不得超过20% ,你承认国企工人几十年的劳动产权,承认他们应有的股份,工人们会不集思广益把厂子搞好?南京就有一个这样搞得很好的厂。这也是个人权的问题。李昌平讲“农民集资办起了电,产权属于谁?属于国家的电力总公司;农民集资修了学校,产权属于谁?属于代表国家的教育部门;农民集资办的厂,产权也属于国家;农民集资办起了电话,产权属于国家信息产业部;农民集资办的公路、桥梁、水利设施等等,产权都不属于农民。”有人权才谈得上产权,农民没人权,全被“为民做主”的当官的安排了,怎么能富起来?所以要富农的关健在于承认他们的权力,他们有创造性,不在于政府当救世主的扶持. 老百姓有了人权,能管理他们应有的财富并得到相应的收入,中产阶层就建立起来了,需求增加了,市场就发展了。

  民主做为一种文化,能提升人们的消费档次,能创造新的消费机会。人们参加种种社会活动,其实也是一种消费行为,是文化,精神消费。民主的程度越高,参于的人越多,其消费量就越大。完美的经济,完美的政治制度的核心价值者应是消费决定一切。为什么说消费决定一切?因你要消费就要买单,买单就是给出售者利润,给利润就是一种投资。也就是说消费就是社会最大的,最主要的投资方式,也是最受欢迎的一种投资方式。一个厂家它可以不欢迎你投资(钱)给它,但它绝对欢迎你买它的产品。而满足消费的需求形成的社会有效需求,才是市场活力的源泉,才是市场经济的根本。有效需求不仅是个人的满足,而且是生产发展的动力。如果有效需求能和生产平衡发展,那么需求越大,生产越发展。就像体育煅炼一样,越煅炼,力气越大。我想经济学的革命理论就在于消费能产生金钱而不仅是消耗金钱。反而积累则是在消耗金钱,因你荒费了生产力和生产资料。

  民主和法制也是保证社会公平竟争,社会各要素活跃起来,互动实现其价值,社会生产和分配寻求动态平衡,社会良性运作,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条件。

  经济学发展的趋势也将是把研究消费和市场放在首位,造福于绝大多数人。一个国家要富强就要藏富于民,发展经济不应是官僚体制寻求合法性的借口,而应是老百姓可操作的具体行动,决不能在发展经济的幌子下,走掠夺财富和巩固其相应的官僚体制相结合的路。

  作者:施晓渝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改革要有新思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