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愚:人民力量、政治权力和资本能量

  中国的政治家很早就熟悉人民的力量,因此,早在唐朝就有“水可载舟,亦可复舟”的论说,再早还有“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说法,不过,水舟之见形象生动,流传甚广,为古治之精华。因此,才有“为人民服务”,“我是人民的儿子”,“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背离人民为耻”。

  人类社会的发展有其原本的规律,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类社会的历史,本质上是一部自然史,客观规律是不可违背的,这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吧。可是,当人的大脑感知到在人与自然的矛盾中,人可以用工具和欺骗改变攻守之势的时候,人可以以欲望为目标改变自然的某些属性的时候,便自我膨胀起来。“万物之灵”的说法往往验证于极少数的社会精英,把历史归于英雄,而忘记了社会的基础,这就违背了历史唯物主义。

  人的小聪明,总是在违背社会的自然规律,放大这种小聪明,便是人类的愚蠢。

  只要政治权力属于少数人,政治权力必然是一种人民之外的力量。“为人民服务”的位置,一开始就在人民之外;当然,有时在人民之下,有时在人民之上。为了这舟不被人民倾复,常常宣扬舟就是水。在航海中遇到大风大浪,有经验的船长常常把水引进船舱,求得航船的安稳。

  中国的改革本来就是处女航,当权力的旧支撑点已经丧失,需要新支撑点的时候,只得背水一战,仓促上阵,风险极大;当然要借助于人民。在当时处在农业为纲,农村集约式自然经济为主的社会条件下,解下农民脖子上的枷锁成了首选措施。于是,农村的改革使农民吃饱了肚子,水涨船高。

  但是,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信息与资本全球化的时代,这艘船为了抵御来自海洋的狂风暴雨,只得做大做强,不得已和资本联姻。资本既是“芝麻开门”般的咒语,又是潘多拉魔盒,对于政治权力来说,有时简直就是精明的训兽师。中国改革使政治权力和资本联姻后,牧歌式的生活从此结束,政治权力受到了来自水与火的双重挤压。

  如果说,“铁本事件”还能说明政治权力胜于资本能量的话,在“官煤分离”中已经能够听到资本能量的叫板,房地产调控的失败现实足以证明资本能量的胜利。

  纵火炼金需要很高的艺术,因为弄不好就会引火烧身。

  在GDP的狂热中,经济版的政治说明书的字里行间表现出资本和腐败的力量,当政治权力认识到盖房子用掉了吃饭的钱,住着高楼大厦不食人间烟火等于自杀的时候,“铁本事件”成了“看得见的手”的杰作。政治权力刚刚显示了自己的力量之后,资本能量就开始藐视政治权力,在“官煤分离”中竟然有几个省公开声明完不成限期。` 地方官员不是不知道此举的风险,谁也不愿意做问路的投石,只是被资本和腐败挤压到了这一步,不得已而为之。所幸无大风险,政治权力表现得十分软弱。

  地产调控失败了,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当地产商把黑账本上的腐败成本和期望利润都加在置业者身上时,房价已经超过了70% 需房者的购买能力,这种局面同时给在法律数轴上下浮动的民间游资提供了增值的机会,于是,形成了需房者无力购房,购房者无需置业的局面,把住房变成了股票。大城市的白领面对飙升的房价,小资的感觉荡然无存,感到了囊中的羞涩,房价使需购房者的梦想破灭了。一部分不得不购房者,抱着“这年头,胆大的撑死,胆小的饿死”的拼命心理和也许有赖账机会的侥幸心理,以及让银行和银行打架去吧,老子先弄个窝再说的念头,填起了“按揭”的文件。

  事到如今,地产商把双手抱在胸前,脸上露出轻蔑的微笑,心里想:“老子盖房子用的是公有资本,买房子的二爷用的钱多数是公有资本,地产调控?你别狠,想象银行风险的后果!”

  听了这话,政治权力手软了。于是,报纸上出现了很多叫人惊奇的报道:今年上半年,大城市房地产价格仍然在飙升,最高涨幅已大27% ,持款观望着吃了一个大亏。

  政治权力和资本能量的联姻最终会以反目告终,应为资本唯一的目的只是增值,就像基因唯一的目的只是复制一样,而政治权力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轻视人民的力量。人民力量和资本能量如果能够互相认同,可能是最好的联姻,可是到那个时候,政治权力显然已经是“第三者”。

  温文尔雅的总理确实在水深火热之中,他说他自上任以来,没有一个休息日,这足以使还有同情心的人掉泪。像一部身负重任的火车头,拉着那些腐朽的车轮,累得气喘吁吁而事倍功半。如果不进行全车的大修,有一天会感到目标的渺茫。

  勤政,节俭并不能治理好中国,那位吊死煤山的皇帝,难道不能称为勤政节俭的楷模?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封建包袱重,发展不平衡,解决中国的根本问题,绝不能只靠工科思维。大智慧,历来蕴藏在人民之中。

  社会发展要依靠人民力量,千万别只理解为用人民的劳动力,应该理解为力量和智慧,理解为人民中的新思想,新谋略。中国的失败历来来自于权力精英,中国的成功,历来自于人民和人民精英的共同努力;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相信人民的力量,竟然需要政治改革的刑天之勇。

  水能灭火,三岁便知,不能尽火,就很难知了;火来自于天,能懂这个道理的人为数不多。不敢用水灭火的人是愚蠢的人,你手中的大扫把灭不了大火。想把火尽灭的人更愚蠢,因为在远古时代,人们已经知道了刀耕火种。纵火易,抑火难,能把火抑制好的人,才是智者;自称孙先生后人和死不承认是孙先生后人的人们,乃需努力!

  勤政,节俭并不能治理好中国,那位吊死煤山的皇帝,难道不能称为勤政节俭的楷模?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封建包袱重,发展不平衡,解决中国的根本问题,绝不能只靠工科思维。大智慧,历来蕴藏在人民之中。

  社会发展要依靠人民力量,千万别只理解为用人民的劳动力,应该理解为力量和智慧,理解为人民中的新思想,新谋略。中国的失败历来来自于权力精英,中国的成功,历来自于人民和人民精英的共同努力;这才是历史唯物主义。令人感到不解的是,相信人民的力量,竟然需要政治改革的刑天之勇。

  水能灭火,三岁便知,不能尽火,就很难知了;火来自于天,能懂这个道理的人为数不多。不敢用水灭火的人是愚蠢的人,你手中的大扫把灭不了大火。想把火尽灭的人更愚蠢,因为在远古时代,人们已经知道了刀耕火种。纵火易,抑火难,能把火抑制好的人,才是智者;自称孙先生后人和死不承认是孙先生后人的人们,乃需努力!

  作者:俞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人民力量、政治权力和资本能量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