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扬:中国的“专制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现在很多人已认识到,我们今天之所以在文化与思想荒漠中爬行,众多方面落后于别国,是由我们数千年传统文化所形成的文化传统——“专制文化”所造成的。这让人很多人奇怪,中国传统文化不是非常伟大,博大精深吗?怎么会产生这么恶劣的文化现象,使我们的民族如此落后呢?

  “专制文化”有两种思想,一种是独裁思想和另一种奴化思想。“独裁思想”的宣扬,使当权者专制独裁的身份合理化,合法化——是“天子”,他的所有行为是奉天承运,天经地义,不容置疑。而奴化思想的宣扬,使人们承认独裁者合法身份,合理行为而甘愿被其奴役,并承认独裁者所制定一系列奴役规则,致使在这一长期奴役环境里形成自己已扭曲生命的价值观,而安于其中。

  上个世纪初,觉醒的有识之士认识到,这种独裁专制帝王制度不改,中国是没希望的,于是他们推翻了独裁专制腐败的清政府。同时还他们还意识到,形成专制思想的文化传统不改——中国仍不会有进步的。于是又发动起了“新文化运动”——反对传统文化。

  我们知道,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母文化”是孔子所创“儒学”,儒学主要思想是“仁爱思想”,故又称为“仁学”。专制统治者用仁学教化社会,要求人们有仁爱之心——这一点没错。但人们要求他们也要有仁爱之心时——要他们施仁政时,则会有带来监狱和杀头的厄运。(这如同给伟大正确的共产党要人权、民主和自由一样,是要付出代价的)所以“仁学”到了老百姓那里也“忍学”。中国老百姓以善忍著称,其实是独裁者用累累白骨打造的“奴化仁学”——“忍学”训练出来的结果。“仁学”作为专制者一件漂亮的外衣,成了包装自己,维护自己专制统治,向上爬的“权术学”——同时也成了一部名副其实的“虚伪学”。

  这里我们可拿常被人称作“中华传统美德”的——礼、义、仁、智、信“来说。可以说,每个词都是不错的,尤其在过去,那个落后无序的旧时代里,为国家带来一定的秩序,且对我们中华文明的进步也起到了好的作用。问题是当把所有受过这种”美德知识“训练的人——读书人,视为”君子“,这种知识掌握出色被认为其”贤能“——是个”大好人“,就可以让他当官,有资格来管理民众了。我们不排除经过这种知识熏陶有好人在这个队伍里出现,但每个读圣贤书的人都可以为”君子“,可以以好心名义——”我不会害你们的,我们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来指使民众,是不是就成了值得可疑的事情?可事实上旧中国也就是这种”美德知识“训练出来的”的“好人群体”成了代表——善、仁、义等叁個代表的“法定代表”——行使他们不可置疑地权力。

  这种自以为自己是善的、仁的、义的——自己是伟大的、正确的、光荣的——所以能代表一切的思想,可是从秦始皇一至延续到现在啊!不过,从历史文字记载来看,这种始终代表一切,且一世二世三世……永远要代表下去的思想——只有愚蠢秦始皇秦二哥提出来过一次,他那个弱智儿子胡亥相信是绝对正确的真理,并试了一把——把他们的秦氏大帝国,用十五年速度玩完之后,还真没有人再提起过。

  十五年的速度把那么大的一个大帝国玩完,除了证明始终代表,永远代表不可行外——我们还可了解到,当时的人们就怀疑到“国家还真是你们秦家的吗?”你们还是真是上天派来,代表上天为民办事来了?——而发出:“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事实上,只是白痴才会相信一个读过圣贤书的人必定是好人。一个宣誓说,一辈子不为自己谋福利,而永远为人民服务,做人民好儿子的人——真的一辈子做好事。可笑是,中国二千多年来的当权者就是建立在这种逻辑上的——不容你怀疑,如你胆敢怀疑轻则有牢狱之灾,重则斩首,乃至全门抄斩,诛连九族。这使外人看来中国多出伪君子和遍地是奴才。奴才是不得已的,而伪君子其实也是不得已的,是你一读书就被强贴上“君子标签”。

  其实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人都知道,我们的传统文化建立“人性善”基础上的,而历来当权者又“人性善的化身”。为了把“人性善”这种“先进文化”延续下去和保持当权者“人性善化身”的权威性——他们不得不借用监狱和刀子。非常有趣是西方文化恰恰相反,是建立“人性恶”之上。更奇怪是人类现代文明,确是这类把人人想象成坏人的邦族们来实现的。

  因为知道人性之恶,谁都不可以完全相信的,而为了防止人性中的恶出来害人而制定了人人必须遵守法规——所谓“人人”,是不管是你帝王将相,还是总统议员都包括在内。“在权力问题上,不要再侈谈对人的信任,而是要用宪法的锁链来约束他们不做坏事。”(杰斐逊)。也就是说,你可以无限地好,人民不管,可当人民发现坏时,人民马上可以用“宪法”把你拿下。同时此法规还不会因为发现和指出当权者犯罪行为,而被当权者被送进监狱或被杀头。通俗一点说,宪法看住当权者不让他们胡作非为,而又能保护弱者的法规。

  其实百年中国自己人折腾自己人,就是因为没一部这样防止有权者作恶的宪法。致使中国只产生伟大著名如蒋介石的独裁者和残暴与希特勒、斯大林齐名的暴君毛泽东,而没出现象华盛顿、杰斐逊和林肯那样,让人不同国度的人都感到可敬的人物。就是邱吉尔那样让人感到有趣的传奇人物也没有。象林彪、刘少奇、彭德怀,这些中国少见可谓称作天才的人物。因没有一部同人家一样的宪法,而一个个都成了可怜的倒霉蛋——权力争夺下的牺牲品。也就是因没有这样这一部宪法,造成权力在一个人手里或一个集团手里——使他们总是借国家和民族正当之大业的名义,去杀人,去让大批的人毫无意义地去送命。同时,又因为没这样一部宪法,做不到权力和平移交,只能出现争夺的事情。而争夺当然是一场你死我活,血与火的革命——民族的大灾难。而且往往参与夺权的人又是本民族的精英人物,对本民族思想文化建设来说是一种无可挽回的损失。现在我们肯定说,如果未来中国如没一部宪法,未来党内之争仍会使大批的倒霉蛋,会做按上这样那样的罪名被打倒或甚至被杀害,而成为可怜的牺牲品。拿恶法治人必有一天会被恶法来治。持刀者必把刀所杀。斯大林时代一些早期参于杀人的帮凶,后期被后来者用同样手段,同样借口,甚至同样工具所杀掉。

  说到底,就是因我们民族文化不健康,没有建立起理性的有益于各种阶层的人和平相处的思想文化来,而使我们民族一直处在争斗之中。如果我们民众都明白自己做为一个现代人——一个公民的权利,而抛掉内心的奴性,当权者自不会找到当“爷”的感觉——而他们不会,也不敢胡作非为。而当权者如果明白,政权的更替是历史发展的正常规律,而正视这种现象——制定一系安全更替的规则——这不仅保护了自己,而且使民众不因权力争夺遭受刀枪之苦。象现在,明白自由言论与自由思想,是这个人类中永远都会存在的自然现象,而合理地对待,给我们这些独立思想者一个合理位置,那就不会制造出这么多,他们想象中的“敌人”。

  因此,我认为现在所有中国思想学者的任务仍是批判传统文化,汲取中外文化中健康的思想,建立起能保证各阶层,各党派,各团体及未来新生思想群体和平共处——使我们整个民族万代,永世得以太平的文明思想。

  2006.5.28

  作者电子邮件:sdluyang1971@ yahoo. com. cn

  作者:鲁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中国的“专制文化”是怎样形成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