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红雨:自由,从律师开始

  不过三十年前,律师,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还是相当陌生的。即使对律师知道一点的,可能也象对今天的小姐一样,来自书籍或电影,并非亲眼所见,那二七大罢工电影里叫施洋的律师,恐怕就是人们感性最深的律师了。

  等到近年,律师事务所象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冒出来时,律师,却突然象教师,医生,记者等一样,成了百姓眼中捞钱的主儿,成了收红包的代名词了。这如同中国人,明知上医院,必被创收挨宰,也只能硬着头皮随医生开处方一样,中国人,还是时不时的要上律师事务所,还得找律师,这一是因为,现代社会,不是农耕时代了,各种利益,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谁能保证不会遇上一点麻烦事呢。二是因为,现代法规多如牛毛,这可不象那假钞一样,手摸摸,拿到对光的地方看看,还能大体上判断个真伪。没有学贯五车的功夫,谁能不怕那本来就黑了心的法官?

  可又不知怎么着,似乎从去年开始,这和教师,医生,记者一样名声不佳的中国十来万律师队伍里,却突然冒出了几个名扬四海的明星,加上那几个娓娓而谈的法学家,竟然成了当今中国一道惊世咳俗的亮丽的独特的风景线。

  尽管这道风景线,相当程度上,还只是在网络上显现,知道这道亮丽风景线的中国人还为数不多。这些律师,法学家明星,当然没有钟丽缇那样的明星风光,可这些律师法学家,却因为意外的承受着一般人难以想象的痛苦和不可理喻的压力,反而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所了解,所敬佩,所赞叹,所仿效。不要列举太多的例子,只要看看下面的几件事,就知道,这些律师,法学家,为什么赢得了越来越多的人心。

  辽宁台安三律师被公安五花大绑,游街示众;山西马海旺律师被人血淋淋的挖出眼球;西安一名男律师被一女法官当庭掌掴,另一女律师被男法警们打得大小便失禁;北京青年律师王令被天津法官报以老拳;某地一律师事务所被非法停业整顿,某律师一家人遭到长达二百余日的骚扰、盯梢。

  今年6月20日,北京政法大学法学一博士,律师被公安暴徒围殴。

  今年6月22日,北京律师李劲松,仅仅因为给一个警察的手机发了一个无害的短消息,就构成了“干扰他人的正常生活”之罪名而被带到公安局受审。

  教师,医生,也不是没有挨打挨骂的,但,这些大都是个人的行为,大都是个人纠纷,一般很少和政府权力部门有什么瓜葛。只有记者的纠纷,有时倒是和权力有点牵累,比如,某个大官告某记者诬陷案什么的,但,这些也往往是个人层面上的纠纷。

  可这律师的挨打挨骂却截然不同了,那些跟踪,谩骂,殴打律师的人,不仅有人支付工钱,且有组织,有计划,其嚣张气焰,似乎老子天下第一似的。无数铁的事实证明,这些凶手都有着一个强硬的后台,这个后台,就是一些执法犯法的强力部门。

  为什么这些律师,法学家被政府强力部门紧紧的咬住了呢?为什么这些律师,法学家遭来了强力部门那么大的仇恨呢?

  这是因为,这些律师和法学家,如同那给人类带来火种而倍受煎熬的普罗米修斯一样,他们给中国人带来了自由的火种。而自由最大的敌人,那些试图永远驾凌于法律之上的人,当然就特别惧怕这火种会熊熊燃烧起来,当然要随时扑灭这可怕的火种,当然要对这些律师法学家施以毒手,欲置死地而后快。

  中国的律师,可不象那些教师,医生,记者那样,可以一边拿着纳税人的钱做工资,一边又搞创收:高学费,家教,大处方,有偿新闻等等花样。律师,大都是靠自己的真才实学跨进律师事务所的大门的,他们没有用纳税人的钱发工资的那份福气。这虽然给他们带来了不得不艰难谋生的压力,但同时也使律师享受到了那些教师,医生,记者等人所享受不到的自由。这个自由,就是人格独立的自由,这个自由,就是说了真话而不怕你扣工资解职的自由。这个自由,就是比那些拿国家工资的人,少了一份被奴役之耻辱,多了一份自己养活自己的高傲的精神自由。

  律师和法学家,他们的专业知识告诉他们,法律,是文明的人类社会与野蛮的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之间的分水岭,伟大的3700年前的巴比伦汉穆拉比法典,就是人类文明的开端,而公元533年,编纂了《查士丁尼法典》的罗马查士丁尼皇帝,在《查士丁尼法典》序言里说的一段话,也道出了法律对于人类社会的巨大意义。查士丁尼说,皇帝的威严光荣不但依靠兵器,而且须用法律来巩固,这样,无论在战时或平时,总是可以将国家治理得很好;皇帝不但能在战场上取得胜利,而且能采取法律手段排除违法分子的非法行径,皇帝既是虔诚的法纪伸张者,又是征服敌人的胜利者。

  当然,1500多年前的查士丁尼皇帝还不可能认识到法律对于人类的全部的最根本的意义,这个全部的最根本意义就是,法律,是用来保护每个人的自由的,这每个人,既包括皇帝,国家主席,也包括奴隶和民工。而法律要实现这个根本意义,必须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个法律面前的人人平等,不仅仅是指人触犯了法律,无论你是皇帝,还是奴隶,都应该受到相应的惩处,而且还要做到政府的官员必须由人民来选举,而不能由皇帝或某个集团来任命。只有做到这样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社会才能和谐安定,国家才能长治久安。而依靠武力来控制社会,来统治人民,都是一厢情愿,都是绝对不可能长久的,都是造成社会动荡不止的根本原因。

  查士丁尼皇帝之后的这1500的历史事实,无情的证明,那些想用武力锁住人的天性——自由,想用暴力扑灭自由的火种的皇帝,国王,总理,总书记,主席,党派等等,是何等的不自量力,何等的愚蠢可悲。对人民使用武力,只能使人民更加仇恨统治者,只能使自由的火种越烧越旺,只能使统治者加速毁于自由的烈火。而在200多年前的出现的美国宪法,不仅使美国国内长治久安,还使美国成了全人类抗击法西斯,抗击暴君斯大林,抗击恐怖主义,捍卫人权,保卫世界和平的中流砥柱。

  法治,依法办事,是律师,法学家的职业天性,职业道德,职业向往。而正是因为律师比一般人多了一点自由,使律师更难以忍受奴役,使律师向往更大更多的自由。

  但,同样是律师,法学家,为什么有的不仅象那些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象那些白衣天使,象那些无冕之王一样堕落,不仅象条狗一样,匍伏在强权的脚下,不仅把那些无辜的受害者拒之门外,不仅和那些伤天害理的长官,黑心的法官,狠毒的的开发商沆瀣一气。还捏造出什么维权不能政治化,律师,不能搞政治,给失地农民,拆迁户等受害者打官司,就是扰乱了社会秩序等等谎言,为罪恶的人治社会推波助澜。而有的却甘愿放弃年收入几十万,甚至几百万的好差事,眼睁睁的向被打被骂,被囚禁被关押的火炕里跳呢?

  在这个穷人占大多数的社会,必然有一些走投无路的受害者,踏进律师的门。在这个贪官横行污吏霸道的社会,人们无处说理的大量悲惨事实,也同样冲破了律师,法学家的耳膜。对于这些走投无路的受害者的态度,也就成了拷问每一个中国人良心和人格的试金石。

  正是在这个严酷的没有退路的试金石面前,这些律师和法学家,展示了他们高尚的人格,,显示了他们追求自由的大无畏精神,袒露了他们那颗金子般纯洁而辉煌的良心。他们不亏为一批从天而降的中国男子汉……

  这颗金子般的良心就是,人,都是父母而生,人都是血肉之躯。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有权自由自在的享受阳光雨露,都有权自由自在的享受大地给予的恩惠,都有权自由自在的享受短暂的只有一次的生命之美。任何一个人或集团,都无权剥夺其他人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精神自由和不会伤害到他人的行动自由。而任何一个人,所受到的不公正虐待,欺压,奴役,或迟或早,或轻或重,都会落到其他任何一个人身上,即使有人一辈子侥幸逃过,但他的子孙后代也总有一天会遭受这些没有自由的苦难。因而,任何一个男子汉,为了自己的自由,为了孩子的自由,为了捍卫人的尊严,都有责任挺身而出,拔刀相助,援救那些无辜的失却自由的受害者。每一个男子汉,都有义务,为了建立一个人类美好的社会——法治社会,添上自己的一快砖石,哪怕这块砖石,是由自己的生命和鲜血煅烧而成,也在所不惜。

  这些有着一颗金子般良心的律师,所做的事伟大吗?不,可以说,它极其平凡,它只是为某一个受害者收集资料,查找证据,上牢房会见受害者,上法庭为受害者辩护等等,这些,。不过是一个律师应该做的而已。

  这些挺直了脊梁骨的律师所想的伟大吗?也不,它极其平常,它所追求的不过是还一个个受害者的自由而已,它所索要的仅仅是本来就属于每个人的做人的权利而已,而不是什么国家,社会,全人类的解放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

  也就是说,这些律师所做的,并不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它是每个人都不难做到的,他们所想的,也并不是什么深奥的理论,而是每个人都能懂的生活常识。他们的行为,给以人们的启示是,自由女神需要的不是求爱信,而是勇敢的追求自由的行动

  正是这些平凡的人人能做的小事,正是这些浅显的人人都懂的生活常识,代表了人间的正义和良知,代表了人类世代世代的自然的合理的不懈的追求,代表了任何人都不可抗拒的人类社会的前进脚步,才显得特别有生命力,才显得特别伟大,才显得特别辉煌。而正是这些生命力,伟大和辉煌,才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跟随律师的脚步,义无反顾的踏上了追求自由的坎坷而又必胜之路。也正是这自由的火种在不可避免的扩大,燃烧,才引来了那些想永远享受特权,想永远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拉尿的人的特别的惧怕,特别的憎恨和疯狂的打压。

  更为可贵和重要的是,这些律师,法学家,并没有把自己的行动停留在为一个又一个的受害者呐喊和打官司上,而是洞察细微,追根究底:为什么那些打人凶手嚣张之极?为什么无辜的受害者层出不穷?为什么律师为这些无辜的受害者打官司,几乎都是无功而返?为什么一些政府的强力部门执法犯法?其总根源就是宪法的序言造就了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阶层,致使法律面前绝对不可能做到人人平等。致使中国人不仅没有思想自由,没有信仰自由,没有精神自由,还随时有可能失去人身自由。因而,这些律师法学家,高瞻远瞩,提出了修改宪法的强烈要求。这种呼声,本质上和中国人一直在要求的政治体制改革的呼声是一致的。所不同的只是这些律师法学家的呼声,搭准了中国社会跳动的脉搏,目标更为明确,操作更为可行,更为有利于动员和团结一切向往自由的力量。

  很显然,这些律师,法学家要求修宪的举动,并不是有意针对某个人或某个集团的,而是力求中国早日实现法治,早日有一个保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宪法,早日走出两千来来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怪圈,早日融进全球人类民主大家庭。这些律师和法学家的最为重要意义的在于,他们不仅仅是旧世界的批判者,而且是新世界的构建者。而正是这一点,使这些律师和法学家,不仅远远超过那些农民起义领袖,也远远超过那些怀有“你当皇帝不行,由我来”的传统心态的民運分子以及那些自命不凡的所谓自由知识分子,公共知识分子。

  这些律师,法学家,尽管日益赢得人心,尽管有愈来愈多的人跟随他们追求法治的脚步,但,他们面对的是一座历时两千年之久,最顽固,最罕见的道路,他们必然还会有艰辛和曲折,他们必然还会有苦难和牺牲。

  作者:汪红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自由,从律师开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