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原:最可怕的局面:贫穷被世袭

  洪辉把崛起的“中国富豪”们划分为六大梯队:

  第一梯队,产生于1978至1985年,多以城市个体户、待业青年和农村专业户等为主体。主要通过产品的“投机倒把”,当“倒爷”,在流通领域赚取贸易差价。这些人属于城乡边缘人群,大都文化程度低,人文素质差,但敢想敢做,号称“胆商”。这一梯队的富豪大都不与权贵结合,他们独闯天下。

  第二梯队,产生于1985年至80年代末。这些人利用价格双轨制,通过价格差而暴富,称之为“价商”。其成员开始由一般民众向“下海”官员转变,由低文化向高文化过渡,而且也开始由民间商人向官商发展。打上了官商勾结的烙印,开了权力与资本结合的恶例,既诱使资本贿赂权力,也刺激权力向资本渗透。

  第三梯队,产生于1987至1992年。他们主要是搞土地投机,为了卖而买,旨在赚取土地差价,起源于经济开发区热潮。土地由公到私的转移不是通过公平、公开的招标,而是没有规则的行政划拨。这批“地商”,权贵色彩更浓。

  第四梯队,是在90年代中后期出现的。他们借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化公为私。1998年后的“第二次改制”浪潮,把员工所持股份,全部收回,集中由经营者控制,资本与劳动截然分离。大批国有企业一次性拍卖,例如山东诸城,两年间就把九成半的国有及集体企业卖掉。这些“产商”制造了赢家通吃、输家皆失的零和局面。直接伤害了数以亿计的职工,导致成千上万国有企业倒闭,社会矛盾空前尖锐。不仅穷人更加仇恨富人,富人也日益感受到内心的恐惧和生命财产的威胁。

  第五梯队,从90年代开始的股市狂潮中,以“股份制改造”为名,瓜分国有资产。有些地方甚至在成立股份公司之时,就送给当地政府官员“权力股”,从中得到政府的廉价土地和物资。许多“股商”,一夜暴富后,又一夜破产。但他们大都利用银行“借钱下蛋”。在房地产开发中,一旦银行贷款到位,往往抽逃自有资金,银行贷款就成为滚动开发的第一桶金。

  第六梯队,从90年代后期开始。以高科技为“淘金”对象,这批“智商”,利用富有创意的投资理念来吸引风险投资,然后逐渐上市。他们是股票文化的收益者,他们的财富尽管也不是很“阳光”,但他们靠智慧和信息赚钱的特殊性质,在中国固有的文化基因中,似乎少了一些负面的原罪形象。

  中国富豪的崛起过程,具有明显的权贵性、犯罪性和投机性,绝大多数的中国富豪见不得阳光,他们的财富来源是不合法的。但是,经过近30年的经济改革,现今这些第一代创业的富豪们许多已开始步入老年,他们的财富也将逐渐由其子女来继承,第二代富豪将逐渐产生。尽管第一代创业的富豪们的财富通常是通过不合法的途径获得的,但是子女继承他们的财富却是合法的,因此他们的财富将通过子女的继承而拥有合法性。这种财富的合法性不仅是得到法律的认可,而且也是得到广大人民的认可,因为财富的子女继承在我们几乎所有的人看来是“天经地义”的,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一个悲剧,并且是得到广大人民认可的悲剧!

  随着第二代富人的产生,第二代穷人也形成了。第二代穷人,是指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年代里,被隔离在社会经济和政治生活主渠道以外的贫困劳动者的后代们。他们可能是城市下岗工人的子女,也可能是新一代农民工。他们的童年可能被高额学杂费门槛阻拦在义务教育的大门之外,而今天,他们只能进血汗工厂,他们的劳动可能挣不到国家规定的最低工资。他们只能跟穷人结婚组织一个贫穷的家庭,他们看不到新的希望,一番艰苦的奋斗之后,又只能回到原点。

  所谓第二代穷人,基本是这样“世袭”而来的。穷人为什么会世袭?穷人世袭的第一要因是我们的上一代是穷人。因为穷,于是便没有富裕的机会。一夜暴富,白手打下一大片天的魔法时代已经过去,如今资本只会青睐资本,钱只爱钱,即使有一肚子的奇思妙想,没有资金,也只能烂在肚里。

  “富裕”的世袭(子女继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贫穷”的世袭。“贫穷”的世袭意味着,穷人家出生的孩子与富人家出生的孩子天生就有了巨大的鸿沟。比“贫穷”世袭更可怕的是将世袭上升为一种政治制度和政策,从而根本阻隔低社会阶层的人流向高社会阶层。印度的“种姓制”就是如此,中国西周时期的“宗法分封制”也是如此。当然,在现今的时代,再回到种姓制、宗法分封制那样的时代是不可能的,但是某种程度上的回归却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比如,教育产业化、父母单位好的子女也进其单位、父母当官的子女也当官,这些政策所导致的结果就是阻隔低社会阶层的人流向高社会阶层。

  社会阶层的正常流通是非常重要的——即低社会阶层的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从而流动到高社会阶层、高社会阶层的人由于自己缺乏能力等原因也被降到低社会阶层,这是保持社会的活力和进步之所在。如果一个社会完全阻隔了社会阶层的流通,那么这个社会就是缺乏活力和进步的社会。国家动乱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上下沟通、流动的渠道被堵塞,民间精英进而寻求体制外的极端方式。

  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也很严重,但是他们保持了社会阶层的正常流通,让穷人家出生的孩子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努力也可以发财致富,甚至当总统。从而能够有效的化解危机。

  我所理解的階級概念与马克思的不大一样,我认为所谓階級就是几乎完全阻隔阶层流通的社会,就是社会阶层具有世袭性的社会。社会分层是合理的,但是社会阶层的世袭却是不合理的。

  穷人们常爱说,富不过三代!这话可能只是心理安慰,阿Q的精神胜利法。因为,穷过三代比富不过三代的可能性要大的多,富不过三代并不能保证穷也不过三代。

  现在最首要的问题是必须马上消除那些阻隔社会阶层流通的各项政策和制度,让不同社会阶层的人能够正常流通。使穷人家出生的孩子能够感到,公正是可以追求的,感到生活毕竟有一些奔头,感到有希望摆脱世袭的贫困。

  如果我们研究一下中国古代的科举制,我们会发现它的最大作用就是给了社会下层人民一条出路,尽管这条出路是很狭窄的。我个人认为,我们有必要恢复以前的那种通过读书分配工作的制度,而不是根据父母的单位按排子女的工作的方式。

  现今许多大学生找不到工作,这是十分危险的。如果只是有大量无知的流民,这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知识分子与流民的联姻。因为知识分子可以为流民提供理论和赋予他们理想,让他们能够凝聚成一股巨大的力量,中国历代王朝几乎都是这样土崩瓦解的。如果大量学生毕业后长期找不到工作,必然会逐渐转化成这类失意的知识分子,所以给他们出路是化解危机的一个有效办法。

  作者:知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最可怕的局面:贫穷被世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