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官清:稳“腚”的牺牲品

  当前“压倒一切的是稳定”。例如北大邱庆枫案后,校方对学生说:“北大的建设发展,必须在稳定的条件下有序地向前推进。希望同学们珍惜北大来之不易的安定局面,我也相信同学们会与学校一道共同维护稳定大局。 ”

  又如去年大使馆事件之后,最被担心的不是国耻问题,而是担心学生的行动可能导致的“不稳定”,于是舆论要求大家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但是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不幸的是,恰恰是许多人在喊了几句口号后,正在以加倍的努力作好1999年5 月7 日前的本职工作:以加倍的努力去跳舞,以加倍的努力去搓麻,以加倍的努力去抱小妞儿,或以加倍的努力去在主席台上扯蛋,以加倍的努力去生产“豆腐渣”, 以加倍的努力去治可恶的“刁民”。

  只怕他们更关心的是在官位上稳稳坐“腚”,而不是为了中华民族的自强、为了洗刷遭受的耻辱、为了确确实实办好自己的事所需要的稳定。在“5 ·8 ”运动中,我们可以看到,越是经济落后、改革缓慢的地方,政府、大学当局对学生的爱国主义越是担心和不鼓励,总是想能尽快把这件事“应付”过去。这些地方之所以经济衰微、学术落后,原因恐怕就在这“稳腚”思潮上。

  我们曾指出:“我们今天确实不能发生动乱,不得不暂时容忍‘稳腚’。但是这样‘稳腚’产生的稳定,总不免象‘稳稳之腚’散发出来的气体,不仅气味可憎,而且过不了多久也就会烟消云散了。”

  如今,合肥某高校成为“稳腚之气”聚散的又一生动范例。作为直属教育部的重点高校,在去年的“5 ·8 ”运动中,校园内的悼念活动基本上是被禁止的,保持了一个“稳定”的大好局面。

  但是这一局面最近却“不幸”被连续发生的多起恶性案件打破了。入夏以来,该校连续发生了1 起凶杀案和5 起强奸案。凶杀案的男主角是四年级本科生、免试研究生,因失恋用西瓜刀将同窗女友杀死,最后一刀插在胸口,直至没柄——而且就发生在宿舍楼前人流如织的地方!

  5 起强奸案的凶手大多是民工(该校内有一千多民工),而受害人都是女大学生,作案地点都在校内(邱庆枫案还是发生在校外的),有2 起的作案地点甚至在该校的主教学楼内!最恶劣的,也是最近的一起是5 个民工将一对在学校内的湖边散步的情侣(四年级本科生)拦住,将男生用木棍击倒,捆起来,塞上嘴,当着他的面非人般地轮奸了那名女生。此外,还发生过多起强奸未遂事件,有一名女生就在主教学楼边被抓住,万幸的是她奋力挣扎逃脱了,一直跑到有灯光和人的地方才得以安全。

  一所学校一个学期哪怕发生一起这样的恶性刑事案件,就足以动摇人们对校方管理能力的信心了。在某些国家,诸如持枪杀人这样的校园暴力甚至需要总统出面来挽回民众的信任危机。

  但是在这所学校,却没有发生这样的事。为什么呢?是因为校领导深得民心吗?是因为学生无动于衷吗?都不是,是因为与某大学一样,该校的校方出于“稳定”的考虑,对此进行了新闻封锁。

  那起凶杀案,由于案情实在重大,无法掩盖,不得不由警方进行处理,但在校内的广播和宣传中得不到任何报道,只是当合肥的两家晚报报道之后大多数学生才知道了详情。尽管如此,校方一直拒绝承认对此事有任何责任,并且企图阻止受害者家属与学生接触,尸体火化后连夜将受害者家属送走。校方至今未对校园治安、免试研究生选拔及辅导员制度的弊病的改进作任何公开表示。

  可是与5 起强奸案的受害人相比,被杀害的那名女大学生还是幸运的:案件已昭于天下,凶手将难逃法网(尽管是凶手自己报的案)。这5 起强奸案的受害人则根本没有机会洗刷自己遭受的耻辱,因为为了维护“稳定”,校方严密封锁了消息,使案件几乎没有侦破的可能——一切大张旗鼓的侦破行为,如大范围DNA测试,都会影响到学校的“名誉”和“稳定”,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这样频繁的强奸案件(尽管该校每年都会发生强奸案件,但这样高频度的发案是罕见的)无疑是不可能被完全掩盖的,很快大多数女生还是知道了校内治安的恶劣程度,引起了恐慌,因此校方不得不通过辅导员晦涩地说明这个问题,要大家夜晚出门注意,并提出一个非常令人啼笑皆非的提议:情侣不要一起出门以防再次发生湖边事件——似乎女生单独出门会更安全些。至今为止,学校没有任何改进治安的举措。

  在这所学校向学生的收费中,是被包括“治安费”这一项的,但为什么学校不能提供最基本的安全保障,甚至在恶性案件发生后胆敢隐瞒消息,不予处理呢?让我们再看看下面这个真实的故事:

  几年前,该校94级男生宿舍发生盗窃案,学生自己找到了嫌疑人(同系学生)并到保卫处报案,保卫处的校警与嫌疑人谈话后(嫌疑人拒不承认),对其他学生说:“我知道是他干的,但我不能处罚他,否则你们系主任、书记都要和我过不去!”——因为案件一旦公布,就要破坏该系安定团结的“稳定”局面。几名学生不服,到市公安局报案,市局要求他们去包河派出所,而包河派出所则说案件必须先通过校内的保卫处。案件居然无处受理,几名学生决定向校长反映。

  反映的结果是:保卫处的校警把那几名学生叫去警告道“这种事你们敢对校长说!?说了也没用的,校长管不到老子!”

  该校校警给人留下最深刻影响的不是执法和服务,而是开着吉普在校内横冲直撞,并到处收“保护费”。他们并不关心校内治安的改善,并不关心校内交通的混乱,也并不关心取缔校西北角边的红灯区,他们最关心的,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今天不送200 块钱来,老子明天带人把你的店封了!” 甚至该校主管保卫的副校长也曾因为出差时嫖娼而被抓获,但回到学校后依然参加“三讲”教育总结表彰大会,而且在主席台就坐。这就是校内“稳定”所依靠的力量!在“稳定”和“安定团结”的名义下,一切罪恶都可以被掩盖,而且这发生在一现代化都市的大学校园之中,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上述一系列杀人、强奸案件发生的同时,该校正在进行处级干部改选,显然没有干部愿意在这时因为某些影响“稳定”的事件而影响自己的仕途;他们采取的方法不是预防和及时处理案件的发生,而是将自己的脑袋埋到沙子里,听凭案件发生,然后掩盖一切,依然可以维持一个大好的“稳定”局面,保证在官位上稳稳坐“腚”。该校至今尚未像北大那样出现学生的悼念和请愿活动,证明其做法是成功的。强奸案件变本加厉的发生(从早期较温和的用乙醚麻醉,到近期丧尽天良的“湖边事件”),无疑是受到校方这种暧昧态度和“稳腚”思想的极大鼓舞。难道只准州官(校长)放火(风流),不准百姓(民工)点灯(强奸)吗?

  为了安定团结的大好“稳定”局面,为了主席台上来之不易的“稳稳之腚”,牺牲6 名女大学生,又有什么呢?“稳腚”压倒一切啊!!“稳腚” 啊“稳腚”,多少罪恶假汝之名!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吴官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稳“腚”的牺牲品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