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海:浮躁迷失的中国人

  一年一度的中国传统佳节——春节有将来临,今天听新闻,说有不少地方的酒楼、饭店的包间一个月前就被预定一空。听到这则消息,感到心情沉重。

  大年夜里,人们为何不守在平日里为我们遮风蔽雨、营造温馨惬意的家居呢?为什么非去大饭店、大酒楼吃成千上万的年夜饭呢?有人说,这是中国人富裕的象征,毋庸讳言,中国人的确富裕了,但富裕的背后却孳生了浮躁、卖弄的心理。生活中一旦有抛头露面的机会,就非得倾情卖弄、发泄一番不可,以为这就是时尚,其实,这是彻头彻尾的愚昧和落后,它正是愚昧无知、靠撞大运、爆发起家的人心虚的死要面子的心理写照。

  看看那些世界首富,他们是怎样生活的,比尔盖茨平时只穿普通的休闲西装;台塑集团创始人王永庆排在第二,他的个人资产多达31亿美元,但他生活相当简单。他在台塑顶楼开辟了一个菜园,母亲去世前,他吃的都是自己种的菜。台湾人喝咖啡时喜欢加入奶精球,每次王永庆总要用小勺舀一些咖啡将装奶精球的容器洗一洗,再倒回咖啡杯中,一点都不浪费。生活上,他极崇尚节俭:用的肥皂剩下一小片,还要粘在整块上继续使用;每天做健身毛巾操,一条毛巾用了27年;飞跃集团董事长邱继宝虽然拥有亿万资产,生活也是出了名的简朴。至今,他仍然和在自己公司打工的妻子居住在公司仓库的阁楼里。那不是什么总统套间,更不是什么风水宝地,而是一个仅仅几十平方米的光线不足的小屋;中芯国际的节省就是从其总裁张汝京本人做起的。张汝京住在中芯员工宿舍,平时吃的工作餐也就是7元的盒饭;为了省油,张汝京不坐排量1. 6的桑塔纳,而是坐排量1. 3的经济型轿车;郭鹤年是杰出的企业家、马来西亚首富。他一人身兼“两王”,先是享有“亚洲糖王”的美誉,后来又有“酒店大王”之称,可他的事业还不仅限于此。从白糖、酒店、房地产、船务、矿产、保险、传媒到粮油,他创建了一个庞大的商业王国,也创造了无数的奇迹。郭鹤年不喜欢抛头露面,不爱宣传招摇,也从不炫耀自己的财富,而且生活节俭简朴,作风平易近人,处处体现出他那地道的绅士风度,赢得了他的朋友、下属乃至对手的一致称赞。他上下班从来都是挤地铁,对于他来说最奢侈的事情就是打车上班。他穿的衣服几乎没有上百元的;瑞士是欧洲的一个袖珍小国,但它却是世界首富国家之一,对于富有的瑞士人来讲,豪华的“奔驰”,任何一家都可以买得起。一来是因为和产地很近,不会产生外贸中高额的运输费用,另一方面欧洲国家间的贸易没有那么高的关税。然而,瑞士的社区中停的多是“雪铁龙”、“大众”以及价格低廉的日本汽车,甚至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低排量的甲壳虫型汽车。因为这类车型省油、停车占有面积小,符合了瑞士人综合节能的选择。瑞士手表世界闻名,“劳力士”、“梅花”、“雷达”和“欧米伽”等品牌手表名扬全球。但瑞士人大都戴普通手表,有的年轻人戴的甚至是连穷国的人们早就不愿戴的塑料电子表。在瑞士餐厅就餐的一条规矩就是不许浪费。西餐是分餐制,要求吃多少买多少。对于浪费者,要处以罚款。中芯国际的节省就是从其总裁张汝京本人做起的。张汝京住在中芯员工宿舍,平时吃的工作餐也就是7元的盒饭;为了省油,张汝京不坐排量1. 6的桑塔纳,而是坐排量1. 3的经济型轿车。

  改革开放后,洋节越来越被中国人青睐,再来看中國人是怎样过圣诞的,仍然是在酒楼、饭店的包间里大鱼大肉、推杯换盏、大呼小叫,行酒令、搓麻将,一派热闹非凡的景象。大多数人根本说不出圣诞的渊源;再看西方人是怎样过圣诞,圣诞夜,人们在家立起圣诞树,树枝上挂满了新年贺卡、圣诞小礼物,用五颜六色的小电珠装饰翠绿的圣诞树,极力去营造一种温馨、恬静、浪漫的氛围,一家人围在桌前,望着跳动的蜡烛,双手合十,在心里默默地感恩,企愿上帝新年的保佑。两种文化,两种境界,两种精神,南辕北辙、泾渭分明。西方人在感恩的静穆中延承了自己的文化与传统,而中国人在大吃大喝、呼天喊地的热闹声中遗失了自己的传统与文明,留下的只有遗憾与悲怆!浮躁迷失的中国人,何时才能回归中华的文明与传统?!

  作者电子邮件:qw0501(at)126. com

  作者:迷人的海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浮躁迷失的中国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