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敬:“有错就改”与“谎话盛行”

  现在我仍能回忆起的在小学阶段所学到的名言,除了教室宣传画上所写的“为父母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之外,就是那句“有错就改”了。前面一句是家庭生活中的一种当然,后一句却说得很严肃。譬如从事实业的人要想在变幻莫测的挑战中取胜,他就必须暗自对自己定下一个坚定的规则:绝不第二次再犯同样一个错误;譬如我们在爱情道路上的成长总是要依靠彼此间伤害之后的那种翻然醒悟、默默地恳求原谅与更加珍视共同的未来。

  自由主义盛行的一种天然条件在于人们能够相信:任何一个问题,都是可能通过科学上的无限理解而得以确切地辨明的[ 1].相反,就只会有少数人对简单真理孤独地坚守、并时常惊惧于那似乎无处不在的打压了。“谎话盛行”的时代永远不在于民众的无知,却主要在于社会结构的条件事实上并未向人们展开一种普遍包容的进程;当我们不得不对历史与文化心理沉积的因素加以认真对待时,生活中的行为就不再只是一种纯粹道德性的问题。

  于是更重要、更本质之处就在于,如果现实的社会并未受制于一种恰当的程序,以至于那实质一点也不能被向前推进、以至于“世风日下”、以至于“前途未卜”。法国的智者阿尔都塞(LouisAlthusser)[ 2] 发现,哲学的体系总是为国家的主流意识形态服务的,这一点甚至已融入了它本身的存在要素之中;他进一步指出,马克思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要求革命与斗争,要打破这一切“最伟大”的对立,——在这一点上他是最革新的、他甚至是自由主义的前所未有的倡导者——但这正顺便带来了他那唯一的、因而是不可救药的缺点:当他不断地只是考虑要前进时,他终究未能为前进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于是自由演化为随心所欲的发挥,于是斗争变成了生活的内容。

  当世局并非简单地统一在此刻的情境中时,外界就只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中人通常也只好浑浑噩噩、并愈加地准备投入到那盲目情绪的飘摇中去了。在家庭的生活中,我们无比地明白理性、道德与理想的重要,但关键却在于,我们无法使一种理论的重要性在实际上有所展现[ 3].当前进尚未到来时,必然只是因为压抑正在毫无忌惮地继续;当我们愈加地需要将时代的面貌加以改进时,我们愈加感到需要追寻于历史的原因、文化的要素之间,因而愈加地因终竟尚不能前行而急切了。于是现在,正如我开始放弃那为我的自卑性情找到确切而完备原因的努力,——我开始确信一位清醒者的简单想法,他说对于国民,普遍需要教育,从幼儿园的阶段开始,从“有错就改”开始。——这不是放弃理想,而只是遵循“改造自然”的规律,只是不放弃当下[ 4] 改造的机会。

  注释:

  [ 1] 罗素《西方哲学史》下卷。

  [ 2] 阿尔都塞:《哲学的改造》。

  [ 3] 梁漱溟在他的《中国文化要义》中说,中国文化中缺乏精确组织与发展的要素,但却是真正理性而早熟的文化。

  [ 4] 当下并不是“现在”,现在只是说此刻,以至于说“无数的此刻”,但一个人既怀着这无数“丰收的喜悦”,便不易于再有前进的动机了;而当下却是为现实且真实的存在、以及为一种并非绝不存在的未来负责。从这里我看到,人生(生命)的历程性并非仅仅只是“趋向理想”而已,——而在于其过程本身,便是能够无限与富有意义的(当下的、因现实而恒久的意义)。

  作者E_ mail:aojingaojing(at)sohu. com

  作者:敖敬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有错就改”与“谎话盛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