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立群:评《中国不需要思想家》

  概念混淆,逻辑不通,以煽情方式谈论理性的林思云的代表作《中国不需要思想家》。读摆此文,本人觉得不可思议。可能是搞自然科学教学和研究的职业关系,本人无法接受这等文人墨客在科学概念之间的混杂取代,逻辑推理之间的任意跳跃,在文字煽情游戏中寻找发泄的乐趣。也可能是经历过大跃进年代和史无前例的文革,对姚文元,王力,关锋,戚本禹,这几个以宣读圣旨般的磅礴气势,以暗藏杀机带血的犀利笔锋,以无限上纲的煽情文字毁灭政敌的伎俩见识得多了,本人对这样的一篇似是而非,以煽情方式谈论理性思维的文章只能摇头,表示遗憾了。

  读着这篇大作,本人首先产生的疑问是,这位大言不惭,在津津乐道着“遗传基因上的差别”,“大脑结构上的不同”,“遗传子特征”,“遗传学缺陷”,“理性思维的基因”的林思云先生,是否学过一点基本的人体组织解剖学,医学,遗传学,进化论,以及逻辑学等常识?是否能够分得清“表型差异”,“体积和质量不同”与“组织结构上不同”的本质区别?即使大脑在某部位“发达一些”,怎么就能够说成是“大脑结构上的不同”呢?从“遗传基因上的差别”又怎么“不难类推中国人与欧洲人在大脑结构上有很大不同”呢?什么是作者所说的“遗传子特征”,“遗传学缺陷”和“理性思维的基因”?作者是否真的了解什么是“遗传特征”,“遗传缺陷”,“遗传因子”和“基因”,这么几个被作者随意使用,替代和篡改的名词概念?林思云先生该不会是在打麻将摸牌吧?

  达尔文进化论主要讲的是适者生存,物种在长期自然选择和竞争中进化的过程,而不是林思云先生所说的“用进退废”原理,相反这正是达尔文所批判的。当年曾经红极一时的“获得性遗传”和“米丘林遗传”却是十分注重和依赖所谓的“用进退废”原理的。林思云先生的“对于很少进行理性思维的中国人来说,大脑的理性思维部分发生退化,也是不难想象的事”的推理,前提不成立,推理更不合逻辑,这里拉来了达尔文只会帮倒忙。需要强调说明的是,不是一个思想家并不等同这个人不能用理性思维。林思云先生不也说,“地球上只有一种生物具有理性思维的能力,这就是‘人’。从感性思维到理性思维的进步,是地球上几十亿年来生物进化的最高结晶。”?

  然而,作为人的绝大多数不可能都去做思想家,或者哲学家,这在林思云先生所一再推崇的西方人中间也是如此。那么,又怎么来想像这没有成为思想家的绝大多数西方人和全部的中国人,“大脑的理性思维部分发生退化”?在先秦后,因为中国“找不出一个称得上哲学家的人”,林思云先生又怎能以此来做“中国人的理性思维能力日渐退化的旁证”?先不管他所设的前提,即在中国“找不出一个称得上哲学家的人”的说法是否能够成立?这样子把因为“没有哲学家”作为“理性思维能力日渐退化的旁证”,强行搞拉郎配的做法,在逻辑上怎么讲得通?

  许多话不是信手拈来,可以信口开河,不需要任何证据,也不必负责任,可以胡说的。林思云先生说,“现代医学已经发现男人的大脑结构和女人有所不同”,他的理由是男人大脑的左半球更发达一些。问题是光发达一些怎么可以用来证明结构不同?林思云先生又说,“如果说中国人的大脑,在生物学结构上与欧洲人完全一样的话,中国这么长历史又有这么多人口,产生思想家的几率应比西方大得多,无论如何也应该出几个思想家了。中华民族产生不了思想家,不能不让人怀疑到中国人在大脑结构上的‘硬件’问题。”这样的反证法更是荒唐。人具有理性思维的能力,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的中国有充分的条件产生思想家,但这些不是导致结果必定发生的充要条件,因为产生思想家还需要人们所处的社会环境条件和社会发展的需要的配合才有可能。以中华民族产生不了思想家,反过来推论,怀疑到中国人在大脑结构上的‘硬件’问题,林思云先生的这种逻辑推理能力,使本人打开眼界了。

  林思云先生说,“从遗传学的角度来看,黄种中国人与白种欧洲人在遗传基因上的差别,比同种的男女之间遗传基因的差别更大。因此不难类推中国人与欧洲人在大脑结构上有很大不同。”这又扯到哪里去了?不同人种,或者更确切地讲,不同民族在遗传上的差别,来源于各民族在形成过程中人口来源各种族的遗传组成结构,长期隔离,在不同的生存空间和环境的自然选择,竞争和适应的结果。不同民族在外貌特征上的差异,如肤色,毛发颜色,瞳孔颜色,体格外形,面相等质量性状,是由一对,或几对基因控制的。而体现在身高,体重,肢体长度和各种比例等数量性状,则是由多基因控制的。如果深入讲到基因水平,这些差异只是体现在群体基因频率上的差异。尤其有关数量性状的遗传,基于群体表型平均值和标准差所体现的人种,或民族之间的差异,还要受到样本大小,试验设计是否合理?采集样本的时空条件和作为样本个体和群体的生存环境差异的局限。这些群体基因频率上的差异,无论如何也无法类推出林思云先生所说的“中国人与欧洲人在大脑结构上有很大不同”的荒唐结论。

  林思云先生说,“与欧洲人相比,中国人的感性思维能力很发达,而理性思维的能力却相当欠缺。”他的唯一理由是,中华民族有5000年的历史,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位他所相信的西方人所肯定的“思想家”。林思云先生有什么科学证据,或者统计数据来说明,中国人的感性思维能力与欧洲人相比很发达?又怎么证明中国人的“理性思维的能力却相当欠缺”?即使如他所说中国没有出过思想家,也并不能等于中国人欠缺了理性思维的能力,何况一种思想和哲学的产生更为依赖一个思想活跃,宽松的社会生存环境条件和顺应社会发展的需要。

  林思云先生说,“中国人只得再次发扬‘矮子里面拔将军’的传统,把鲁迅破格提拔为中国近代最伟大的思想家。”理由是中国“缺乏思想家的候选人”。这未免也太牵强了,即使有人这么提起过,也不等于中国人就那么“破格提拔”过鲁迅。据本人所知,杂文绝非中国文人的独创,林思云先生所说的“骂派文学”也绝非是鲁迅开创的。在佐证资料取证方面,李敖大师是行家,还是让他有空在节目上再来妙趣横生地考证一番吧。不知道林思云先生是否经常阅读外文报刊和杂志,尤其是政治评论,时事短评,文翠和幽默,生活情趣专栏的一些文章?如果是经常在注意看着,本人实在无法理解,林思云先生所说的,“但在西方,文学作品和政论文章泾渭分明,见不到这种非驴非马的杂交品种。倒不是西方人不会用文学的手法来论述政治问题,而是西方人不喜欢用感性思维的方式来讨论理性的问题。如果有人在西方写了鲁迅那样的骂人杂文,必然会被认为是轻浮和庸俗,不可能得到读者的好评。”林思云先生这些毫无根据的大论,是靠拍脑袋拍出来的,还是从哪里抄袭来的?

  林思云先生又说,“文学家靠感性思维进行文学创作,文学作品是感性思维的结晶。哲学家则靠理性思维进行哲学思考,哲学论文是理性思维的结晶。”,他的理由是“文学所要的就是渲染和煽情,如果我们看完一部文学作品时,感到周身热血沸腾,眼泪夺眶而出,说明这部作品是非常成功的。而科学却要求人们冷静的思考,如果我们看完一篇科学论文,激动得热泪盈眶的话,我们怎么可能进行冷静的理性思考呢?”按照林思云先生的逻辑,文学创作是不需要理性思维为主轴的,只需要渲染和煽情,又何来林思云先生的,“中国人用感性的文学手法来论述理性的科学,西方人却相反把理性的科学应用于感性的文学,创造了‘科幻小说’、‘侦探小说’等理性化的文学作品。”之说呢?难怪林思云先生会以渲染和煽情的方式来谈论理性思维,把他的文章写成这等模样。

  林思云先生说,“比较一下因特网上中国人论坛和西方人论坛的发言就会明白,中国人的理性也就相当于西方未成年中学生的水平。中文论坛上99%的帖子都是感情的宣泄”。林思云先生又说,“中国人的肉体成长速度虽然不比西方人慢,但中国人的大脑成长速度却显得异常缓慢,20岁中国人的理性思维能力,还不及10岁西方儿童的水平。”他解释说,“按照西方的标准,大部分中国人都应该算作轻度精神病患者。”不知道林思云先生有什么科学证据,或者统计数据能够来支持他的这些说法?具体有哪一位西方的专家,学者设立过这样的标准,作出过这样的结论?这样还不够,林思云先生又进一步说明,“面对12亿准精神病患者的中国人,西方人不得不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动不动就说∶‘不要刺激中国人’。弦外之音就是说∶那位精神可是有点不正常,和他打交道时要特别谨慎,千万别刺激他发起疯病来,整个世界都要被他搅乱了。”原来,在林思云先生眼里12亿中国人都是准精神病患者。这可真是什么都不好说了,还谈论什么理性思维?

  林思云先生既然认为,“地球上只有一种生物具有理性思维的能力,这就是‘人’。从感性思维到理性思维的进步,是地球上几十亿年来生物进化的最高结晶。”那么,又何来,“现在中国人虽然学到了一些西方的科学知识,却怎么也学不到西方人的理性思维方法。也许老祖宗遗传给我们的遗传因子中,根本就没有‘理性’这根弦。要中国人学会理性思考,似乎就象让猴子学会说话一样,在生物学原理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的高论呢?林思云先生又说,“现在科学家已经发现凶恶的杀人犯都具有相同的遗传子特征,如果请科学家们分析一下中国人的遗传子特征,说不定能够找到中国人缺少理性的遗传学缺陷。”既然林思云先生承认作出上述的推论毫无科学根据,这些恶言高论只是他自己子虚乌有的感性喧泄,那么,林思云先生内心到底是想表达一些什么呢?

  林思云先生接着又说了,“随著生物学的发展,科学家只要从一个未出生的胎儿身上取一个遗传子,就可以确定该人的相貌体形、性格才能。很希望将来科学家能够认真分析一下中国人的遗传子特征,看看中國人的遗传子中,是否先天就缺少理性思维的基因,是否在生物学上就不具备理性思考的能力。如果中国人真的在生物学上被判定为缺少理性思维的遗传基因的话,中国人就该省省心,不要再为不可能实现的现代化之梦而瞎忙了。因为缺少理性基因的民族不会有发达的理性科学,当然也不会实现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现代化。”这就清楚了,原来林思云先生是在指望着生物学的发展,为12亿准精神病患者的中国人找到“先天就缺少理性思维的基因”,以此证明中华民族是一个失败的民族,中国只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从而不得不废弃现代化的进程,放弃中国的和平崛起了。

  林思云先生要作结论了,“根据达尔文进化论的‘用进退废’原理,越是进行理性思维,大脑的理性思维部分就越发达。对于很少进行理性思维的中国人来说,大脑的理性思维部分发生退化,也是不难想象的事。”,“从生物学原理来看,就象牛不需要音乐家,狗不需要经济学家,老鼠不需要哲学家一样,中国不需要思想家。”不知道林思云先生是否已经拿到了西方国家的护照?即使已经成了西方,具有理性思维,优等民族和国家的国民,也无法改变自己从父母,列组列宗遗传得到的一切。如果不是这样,那就更不必要把包括自己在内的中国人,毫无根据地通过“渲染和煽情”描述成“理性思维能力日渐退化”,“怀疑到中国人在大脑结构上的‘硬件’问题”,“不难类推中国人与欧洲人在大脑结构上有很大不同。”,“大部分中国人都应该算作轻度精神病患者”,“要中国人学会理性思考,似乎就象让猴子学会说话一样,在生物学原理上是不可能的事情”。总之,在林思云先生的眼里,中国人是不配为人,只能与牛,狗,鼠为伍了。

  如果按照林思云先生所说的“文学所要的就是渲染和煽情”,他的这篇文章应该是“成功”的,还应该是一篇以煽情方式谈论理性思维的代表作。不清楚林思云先生是否愿意把他的这篇文章也归类于他自己定义的“骂派文学”?本人在文章中引用的都是林思云先生的原文,是否是他想表达的原意就不得而知了?强调理性思维是正确的,不过不能用这样渲染和煽情的方式来矫枉过正,而必须用实例举证,科学的证明,可靠的统计数据说明,作出合理的结论,以理服人。真理多走出一步,就成了谬误。

  作者:范立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评《中国不需要思想家》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滑 说:,

    2008年02月06日 星期三 @ 05:43:27

    1

    中国本身就有很好的思想家.而统治階級从古到今都不愿意去推崇..
    因为那种思想会导致统治階級的不利统治.
    哪个思想家就是老子..虽然他的很多著作被认为的误翻.很多做注的书.也是没学到精髓就随意做注.
    实则.老子最根本的思想就是圆.世界大圆.规律大圆..所谓.忠无非忠.力之使然.力强者胜.力败者寇..天地无常.非人非龙.力之为衡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