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水成:立法·立信·执法

  翻开史册,历史上凡是有所作为的政治家,都非常重视立法,尤其强调执法立信。据说,商鞅在为秦国变法时,当社会上是非不分、赏罚分明,国家法令在人们心目中已经一文不值。为了使新法取信于民,他在都城的南门,立了一根三丈的木杆,宣布谁能把木杆移到北门去,就赏予十金。群众最初对这种做法感到奇怪,心存疑虑,没人敢去移,商鞅于是再宣布说,谁能移就赏予五十金。不久,果然有人去移了,当即被赏予五十金。这样一来,民众认为商鞅说话算数,便都相信他颁布的法令了。历史上这个“予金移木”的故事,流传已经二千多年了,至今仍然为人们所津津乐道,其原因就在于它寄寓着立法必须立信的重要思想。

  近年来,我国颁布了几个重要的法律,它标志着在加强和健全社會主義法制方面,已经迈进出一大步。但是,法律的制定,只是为有法可依提供了前提,要使法律具有无上的权威,重要的一点,还要看我们是否切实做到有法必依,执法必严。因而立法必须立信,而立信的关键则在于执法。

  道理很清楚,法律只有一无例外地受到了严格的遵守,才能发挥它惩恶扬善,除暴安民的强大威力,取信于天下,昭誉于民。这就要求我们的干部,首先要以身作则,带头守法,严于执法,在我国封建社会,统治階級中一些较为开明的人物,对于法律总是十分信守的。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巩固自己的统治,他们不但主张“法不阿贵”,“法不阿亲”,“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失”,有的人还认真做到有错自责,有罪自罚,春秋时期晋国有个大狱官叫李离,他有一次在审理疑难案件时,错判了一个犯人死刑。发觉后,他便自枷上朝,请死赏命,终于伏剑 而死。这些封建时代的上层人物,不管他们的出发点如何,他们能够从其政权的长期利益出发,承认法纪对于自己同样有效,真正做到置身法内,带头守法,严于执法,却是难能可贵的。今天,我们的干部,特别是身居领导地位的干部,如果个个都能带头守法,真正做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知,一个法纪严明,人皆服法的局面也就不难出现了。在太平天国时期当过“总理朝刚”的政治家洪仁王干说过“奉行者亲身以倡之,真心以践之,则上风下草,上行下效矣”,这话深刻而生动地说明了这个道理。,如果象现在有些人那样,或者置身法外,不受约束,为所欲为,而且必然给有悖枉法之徒以借口,“太阿倒持,授人以柄”,严明的法纪就无法实现了。

  回忆“四害”横行时期,法纪被严重破坏,真令人有人间何世之感。今天,人们都清醒地感到,加强法律,实现法治,是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事,而法制要加强,法治要实现,立法、立信与执法这三方面就是不可偏废的了。

  作者单位:河南省西华县委政法委

  作者:李水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立法·立信·执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