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兰森:保护主义与美元下跌

  对于美元的持续走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反应。有人认为,美元已成为美国政府的一件政策工具,贬值有利于美国企业应对来自外国公司的竞争。也有人断言,美元持续走软是市场力量作用的自然结果。我所从事的工作使我成为对美元下跌持第三种观点的人士之一:这个阵营所持的观点是美元的下跌不但是非自然的,而且还是危险的。

  美元的价值反映了市场在多大程度上相信政府能保护其债务的购买力,这不应该成为一个无人回答或只能留给市场自行揣测的问题。

  美元贬值只是美国人不愿看到的一系列有先后顺序的、相互间紧密关联的事件中最先发生的一个。这个过程的相关环节包括黄金及其他原材料价格大幅攀升、通货膨胀加剧、债券市场下滑、大量资本流出美国、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加大、证券投资表现恶化、联邦储备委员会(Fed)几次加息、经济增长幅度放缓。当然,这些事件的发生顺序不尽相同。

  就当前的情形而言,汇率波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保护主义情绪作用的结果。当然,保护主义现在已不仅仅表现为对某些行业设定关税或配额这类做法。更多情况下是各方力量共同推低美元汇率,为的是让美国出口商获得价格优势,或弥补价格劣势。

  这种理论虽然荒唐,但信者仍大有人在。按照这种逻辑,如果我们能让美元一文不值,国内制造商就能将外国竞争对手彻底清理出局,从而令美国经济主宰世界。这种逻辑的谬误之处在于他们认为国际市场的价格是由竞争决定的,而且汇率变化总会导致价格调整。许多国家都发现,让货币贬值的最终结果就是恶性通货膨胀和经济崩溃。上世纪二十年代的魏玛共和国就曾出现过这种局面,今天的津巴布韦也正因此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不过,相信有利于出口商必定有利于美国总体经济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虽然事实已证明,当经济增长最快的时候出口商的表现弱于总体经济,反之亦然,但这个事实并不能说服他们。而且,只要美国财政部和国会继续流露希望美元贬值的意思,那么市场就会让美元跌下去。

  在美国,保护主义的试金石就是贸易逆差。从历史上看,贸易逆差扩大的时候,美元汇率出现下跌,贸易逆差收窄时,美元汇价就在上涨。进入本世纪以来,国会对贸易逆差的耐受力越来越差,今年似乎更是到了要失控的地步。

  由于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规模庞大,保护主义的怒火主要对准了中国。现在中国对美出口额是美国对华出口额的五倍,这么大的差距是自八十年代中期之后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当年,日本对美出口额较美国对日出口额超出了三倍,排日风潮一时间在华盛顿大行其道。中国一直拒绝满足美国希望让美元兑人民币贬值30%左右、从而改变双方贸易条件的愿望。结果,美元贬值的压力被转移到其他阻力不那么大的货币市场之上,形成美元今天的总体走势。不过,现在欧洲各国央行的官员也开始抱怨了起来。

  很难为有关美国总体经济已受到很大损害、因而需要保护的观点找到充分证据。人们很早之前就开始担心经济放缓,但直到现在并未出现这种局面。虽然美国住房市场麻烦不少,但人们的消费支出仍在增长,而且失业率也处于历史低位。那么,那些人大惊小怪地到底为了什么呢?或许,这还是随着经济发展而产生的老一套的政治问题。虽然美国经济总体也在增长,但全球化损害了美国的某些经济领域。

  或许,政治家们还对中国的增长感到恐惧。从十多年前中国经济开始融入自由世界以来,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就在加速扩大。这些政治家也许对这一速度仍感到心有余悸。无论出于怎样的考虑,布什政府一直在竭力推行弱势美元政策,中国首当其冲地被选作了下手的对象。白宫这么做一方面是受财政部观点的影响,这是惯例使然,另一方面,以纽约州参议员舒默(Charles Schumer)为首的部分国会人士在这方面也充当了急先锋。参加总统竞选的人士──包括民主党领袖人物──大多也加入到为这一政策摇旗呐喊的队伍中。来自政界的这些声音传到了市场的耳朵里,美元汇率于是越来越低。

  所谓“贸易逆差系由汇率错置造成”这样一种观点实在是一种臆想。实际上,它是经济周期作用的结果。当美国处于经济周期的扩张阶段后期时(就像现在),出口增长速度传统上都会超过出口,贸易逆差相应也会收窄。当出现这种情况时,美元的汇率通常都会上升,不过这个过程要有大约一年的滞后。同样道理,如果进口增长速度大于出口,美元汇率往往就会下跌。

  美国的出口增长超过进口已有两年时间了,尽管媒体都不太提及这个事实。多年来出口对进口比率下降的局面早在2005年就已触底,当时的比率是0.65。最新数据是2007年二季度,比率是0.69,已恢复到五年前的水平。从2006年中到2007年中,美国的出口增长了10%,而同期的进口增幅只有4%。同时,美国对中国的出口对进口比率也在上行。这个比率已经在1999年时的水平企稳,现正在缓慢上升。问题是,政治家们只盯着贸易差额,根本不看比率。由于中美之间的贸易差额规模庞大,只有对华出口增速超过进口增速的局面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才能实现逆差收窄。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美国的经济活力刺激着进口不断增长,保护主义情绪也随之升温。政界人士一门心思要让美元贬值的狂热劲恰恰可以在美国经济的“热度”上找到根源。保护主义是一种政治圈和知识界的病毒,如不加制止,它会伤害货币的健康,即使是在经济本身运行良好的时候。不过,华盛顿那些位高权重者似乎没人愿意出这个头。

  因此,恐怕一时还没法让因贸易逆差而抓狂的人们冷静下来。美国经济仍在大量吸收进口商品。能让美元持续上升的环境直到最近才开始形成,不过,这个环境现在确实已经存在了。相信保护主义者们转过脸去关心其他更紧迫的事、美元重新出现传统上的周期性上升应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编者按:本文作者大卫·兰森(David Ranson)是H.C. Wainwright Economics Inc.研究部负责人。

  作者:大卫·兰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保护主义与美元下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