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诗:妓女名号的研究

  ⑴ 缘起。

  从20世纪80年代至今,我国出版了许多姓名学研究专著,自己收集到的已有数十本,内中均未讨论或提及“花名”,再查《辞源》而未遇,便引起了我的注意。

  《汉语大辞典》第九卷有“花名”词条,是这样解释的:

  旧指娼妓在妓院中使用的化名。元宋无《直沽》诗:“细问花名何处出,杨州十里小红楼。”曹禺《日出》第三幕:“在左边小门上悬一个镜框,嵌着‘花翠喜’三个字,那大概是这个屋子的姑娘的花名。”沙汀《一个秋天晚上》:“花名叫筱桂芬,这天上午才初次到镇上来,而她立刻碰上了好运气。”

  张联芳主编的《中国人的姓名》一书,其中有李锡厚撰写的《汉族》人名一章,且有专论《女人的姓名》,请看:

  封建时代的女子,在家从父,出家从夫,没有任何独立的地位。那时,女人也不能做官,所以城市里的女子若想在社会上自立更是不可能的。秦有巴寡妇清,其家因采掘丹砂积累了无数财富。这位寡妇“能守其业,用财自卫”,看来他并未继续经营,只是个“守财奴”而已。这就是说,女人经商亦基本上不可能。那时她们可以谋取生活出路的唯一手段,大概就是当妓女。因此可以说,妓女是封建时代中仅有的自立于社会的女性,所以她们都有名字。“(张联芳主编《中国人的名字》71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年8月第一版)

  这大概是20世纪90年代少有的花名研究成果之一吧。何以如此?大概有三个原因:

  ①当时有关姓名学研究的成果较少,而娼妓之名、优伶之名、奴婢之名的研究几乎是空白。

  ②中国娼妓史的研究,成果较少。

  ③娼妓本身,亦有三六九等,能留名于史者,仅为少数名妓,亦难登经、史、子、集。若追索名姓,仅能从野史笔记、杂书及个别文集中下手,进一步去研究而较为难办。

  ⑵ 何谓花名。

  花名,的确是娼妓的假名。其本名或真名是非常忌讳他人知道的。因此,史书上能留下的娼妓本名,一般较少见到。我读《花随人圣庵摭忆》始知赛金花原名傅彩云。另,清妓陆兰芬,为苏州赵氏女,本名胡月娥。花名中的姓,一般不用原姓,乃另取之姓。清妓王宝珠,钱塘人,幼为父母鬻于江宁王姓家而得王氏。清妓陆兰英,从养母秦淮名妓陆二之氏。《清稗类钞·娼妓类》云:“业此之鸨,所蓄钱树子,悉为其假女,姓名皆伪托。”

  花名是由谁来命名的呢?首先是鸨母。清妓吴莼香,晚年蓄二雏,命名曰静兰、小香。清妓徐瑞卿,蓄雏姬二,年仅十二三,教之歌,既成,名之曰“自鸣钟”、“八音琴”。其次是主人。乔复生、王再来是李笠翁所蓄家妓,乃由主人取花名焉。再次是客人。马如兰少未有名,袁子才(袁枚)过吴门,乃为之命名,其诗“如兰二字付卿卿”者即是。最后是自己。柳如是的许多花名,都是自己的精心之作。

  娼妓从良或嫁人便改姓名,故不再用其花名。一般可恢复本姓,但不宜恢复本名,而另更名。有的名妓,甚至常常更换花名。《天贶因缘记》云:光绪年间,沪妓金菊仙,既嫁,复彭氏,更名嫣。另,清代上海名妓胡宝玉,本姓潘,其为妓时初名林黛玉,胡宝玉乃嫁人之后复为妓而再取之花名。赛金花,在上海时用花名曹梦兰,至天津始用赛金花。

  名妓,不但有花名,还有字、别号、室名(或曰班名。京师指妓馆曰小班。小班之名起于光绪中叶,以别于外城剧团名某班者云尔)。这些复杂的称谓,统统皆可称为花名。试以清代妓女为例:乔秀,字鬘奴;赵姿,字小如;王小荇,字倚红;大文宝,字韵珊;黄云仙,号七姑娘;沪妓林秀珠,号阿弥陀佛;张纯卿,号九花娘。光绪戊子夏季,上海又有花榜,兹录前十名名号:文波楼主姚蓉初,忏素庵主张素云,小广寒宫仙子陆月舫,媚春楼主朱素兰,兰苕馆主吕翠兰,语红楼主王月红,韵珠楼主张善贞,降跗仙馆主林黛玉,湘春馆主胡月娥,兰语楼主李秀贞。

  ⑶ 花名命名特征。

  ① 常有一种轻薄、艳俗之态,而迥别于一般的爱称,其狎昵色彩或广告意图皆十分鲜明。

  《清稗类钞·娼妓类》云:

  沪上地隘人稠,租界屋字,鳞次栉比。光绪初,大小妓院遂皆集于是……惟无论长三、么二、野鸡,其门口必有一牌,标题姓名或别号于上,牌以木制之,髹以漆,精者为玻璃,且有书姓名于灯者,寻花问柳之人益易辨认矣。

  这里所说的是公娼的情形。

  蔡汝正《世界性风俗》云:罗马皇帝克劳鲁斯50岁后才登上王位。他是个有老年痴呆症倾向、优柔寡断又惧内的皇帝,选荡妇“梅莎莉妮”为妻。由于丈夫和情夫都无法满足梅妃的性欲,她竟然在罗马一家妓院公开接客,并在门环上挂出“萝丝妲”的花名。

  可见,中外花名之商业广告意图皆然,轻薄媚俗狎昵之义即明。

  《北里志》有唐代妓女杨妙儿、王团儿,《梦梁录》中的宋代妓女金赛兰、潘称心、倪都惜,《青楼梦》中的元代妓女周人爱、赵偏惜,《怡情逸史》中的玉天仙,《情天宝鉴》中的玉堂春、红拂、真凤歌、幽妍等,皆属此类。再看清代妓女此类名字:万人迷、花月红、金钱、郭心儿、陈银儿、蕊仙、大奀、宝钗、大金凤、小玉红、小苹果、洪奶奶、花筱红、小林宝珠。至于张勋所宠杨州妓女小毛子,王克敏所宠八大胡同的小阿凤,辜鸿铭所宠天津的一枝花,袁克文所宠小桃红、雪里青、琴韵楼、小莺莺等,其花名的专业水平准便一望可知。

  ② 以昵称直接命名。

  中国命名文化里,昵称仅用于一般的小名,男女皆然。其昵称之小名,也仅限于亲朋好友间的称呼。曹操小名阿瞒,宋武帝刘裕小名寄奴,唐玄宗小名亦曰阿瞒,王安石小名獾郎,朱元璋小名重八,阎锡山小名万喜子,许世友小名友德娃,但皆非吾等可随便称呼的。

  娼妓以昵称命以花名,却是人人皆可称呼之,原本要的就是这种亲热劲儿。

  中国人取小名的规则中,除以丑名贱物名以小名而易于小孩长育外,其他称小名的规则皆可命以花名:

  a.中国人喜用排行称小名,娼妓便以此命以花名。她们虽忌讳本名显扬,却不忌讳其排行。花名即有:四娘(马守贞)、张三、王四儿、杜十娘、鲍十一娘、郭三(郭心儿)、金三姐、郭十娘、十姑、康三娘、沈三如、朱一姐、朱三姐、张七姐、钱三姐、七姐、陆二等。

  b.以“小”字称:霍小玉、小倩、小福、小蛮、小凤仙、小林宝珠、金小宝、小萍果、小香、陆小玉、小桂芬、小娜、小玉红、杨小宝、小桂珠、王小荇、董小宛。

  c.叠字名:唐安安、关盼盼、沈真真、马琼琼、罗爱爱、丁怜怜、李师师、张师师、蒋双双、李心心、于盼盼、魏道道、赵真真、汪怜怜、顾山山、孙秀秀、林宛宛、陈圆圆。

  d.以“儿”、“子”、“姐”、“娘”、“奴”等字煞尾:杨闷儿、王团儿、胜儿、金鸾儿、纽儿、月儿、爱儿、王巧儿、许寿子、红娘子、多子、桂姐、宠姐、楚娘、九花娘、才娘、蓉娘、琳娘、吕作娘、哈意娘、钱保奴、鬘奴。

  ③ 以特殊字眼儿命名。

  娼妓命名,当然有其偏爱的字眼儿。然而,此一时彼一时,此一地彼一地也。今天,我们已很难准确地揣度当时的心境和文化背景。试总结如下:

  a.好以“卿”字(疑为“卿卿”之义)命名:钮爱卿、朱素卿、陆文卿、林婉卿、王竹卿、冯珠卿、吴慧卿、王逸卿、李宝卿、胡宝卿 、朱秀卿、朱幼卿、朱管卿、朱荣卿、黄宝卿、朱湘卿、朱佩卿、朱玉卿、沈永卿、杨云卿、刘文卿、赵梅卿、张少卿、张纯卿、。

  b.好以“仙”字命名:武雅仙、蒋绛仙、何雅仙、陆丽仙、李琴仙、袁月仙、蕊仙、德仙、凤仙、小凤仙、黄云仙、金菊仙、玉天仙。此“仙”字,初不可索解,后重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始知“‘仙’之定义,乃指妖艳之女性。”《元白诗笺征稿》第四章:

  六朝人已侈谈仙女杜兰香萼绿华之世缘,流传至于唐代,仙(女性)之一名,遂多用作妖艳妇人,或风流放诞之女道士之代称,亦竟有以之目倡伎者。(见《陈寅恪集·元白诗笺证稿》110页,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4月第一版)

  c.好以“官”字命名。官人,本指分任官职者,又称人之有官者。韩愈《王适墓志》:“一女怜之,必嫁官人,不以与凡子。”《宋史》云:“岳云年十二,即从张宪战,多得其力,军中呼为赢官人。”其后常人亦冒此称,尔后便称妓为官人。此乃苏州旧俗。苏州、泰州、无锡之妓便有叫周新官、赵某官、李新官、林爱官、杨兰官的。

  d.明代名妓,而有文采者,往往喜用“隐”字以为名。柳如是又叫柳隐、柳隐雯,黄嫒介之“离隐”,张宛仙之“香隐”,与杨州名妓“沈隐”皆属此类,此殆一时之风气也。

  e.《清稗类钞·娼妓类》云:“康熙时,天津杨柳青之妓,以真珠、金钱为尤。北地诸姬以金、玉、珠名者十七八,其俗尚也。”

  ⑷ 花名与本名比较案例。

  试以叠字名对比阐述之。

  古人把叠字名又称为双名或重文。女子喜用叠字命名的现象,大概最早始于汉末,翟宣的后母名曰练练,其后有南朝齐名妓苏小小。到了唐代,取叠字名已相当普遍。明人郎瑛《七修类稿》卷二十四“唐双名美人”条云:

  元稹妾名莺莺,张佑妾名燕燕,柳将军爱妓名真真,张建封舞妓名盼盼,又善歌之妓曰好好、端端、灼灼、惜惜。钱唐杨氏曰爱爱,武氏曰赛赛,范氏曰燕燕。天宝中贵人妾曰盈盈,大历中才人张红红、薛琼琼。杨虞卿妾英英。

  当时,民间此类名字也较多,并非花名占尽风流。如敦煌文书S514号的女户主说有李仙仙、张介介等。

  值得注意的倾向是,那些好用叠字名的女子,当时大都是些社会地位很低的奴婢或妓女,上流社会的贵夫人则较少运用。《唐语林》有郑举举,《北里志》有王苏苏、王莲莲、张住住,《云溪友议》有李端端,皆妓也。《梦梁录》记载的宋代妓女,官妓有唐安安、私妓有季惜惜、吕双双、胡怜怜、沈盼盼、普安安、徐双双、能保保等,宋代还有名妓苏小小、李师师。辛弃疾有《浣溪沙·赠子文侍人,名笑笑》,也很清楚。《青楼集》更有元代名妓李心心、于盼盼、于心心、魏道道、赵真真、汪怜怜、顾山山、孙秀秀等。花名如此喜用叠字,以致明清时期的一般女子便很少以叠字命名,大概是鄙视之的原因吧。

  徐珂《清稗类钞·姓名类》云:“光、宣间,有主持君主立宪者曰刘少少,名为重文,下流社会恒有之,士以重文名,自刘少少始。”徐珂的确是个留心姓名学的史家,但此话说得绝对了些。据我所知,男子或士早就有用此法命名者,三国时有董袭袭,唐大历四年敦煌县民有张妹妹,元朝末年的河南王叫王保保(蒙古名曰扩廓铁木儿),而明人陶涵中有《男子双名记》一卷,得男子双名者21人。然而,男士用叠字命名,形成一种风气而普及之,的确已是清代后期的事。清朝末期、民国时期乃至于今天,一般女子又喜用叠字命名,而不知娼妓即好此道也久矣。

  由以上分析对比可知,仅从内容上看,花名与本名的区别也不很大。虽然,一代有一代之时尚,但是,它俩也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有对中国姓名发展史有深入的研究,才能体会出,花名毕竟是中国人名的一个分支罢了。其命名规则虽有一定特色,特别是广告色彩甚浓,在张扬个性上较为大胆外(非论其行为),其内容方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创造性,命名文化的内涵较为浅薄(柳如是等是极个别者除外),对中国命名文化亦并未增添更丰富的内容。虽然,娼妓亦分三六九等,依其行话为:长三、么二、野鸡;本来,她们的花名当有一些好戏可看,只是野鸡、么二者,因其社会地位低下而花名未显(中国妇女的名号,因社会地位低下,未显者亦很多),若深究其命名世界之内容,大概要待更多资料的发掘及“地下文物”之出土矣。

  ⑸ 柳如是名号小识。

  柳如是一生所用名号,载入史书者,不下十余个,而且许多名字颇有讲究,出典亦深。仅从这些名字的命名缘由,便可想见其人生志趣与卓然之才华矣。我在这里能探讨柳如是的名号,首先得感谢史学大师陈寅恪,他对人名个案的深入研究、考察,当代史学家中,大概无人能企及吧。

  柳如是,并非其原名,而是她的花名。柳如是花名之多,及命名文化内涵之深厚,大概是空前绝后的。据我所知,其花名有:杨爱、杨朝、杨影怜、美人、柳因、柳隐雯、蘼芜、柳是、柳如是、我闻室主人(居士)、河东君、绛云楼主(?)。

  柳如是本姓杨,虽曾以杨爱、杨朝、杨影怜称于世,但“爱”、“朝”、“影怜”(典出李商隐《碧城》诗:“对影闻声已可怜”)皆非其本名。至于其本名,柳如是与同她交往的诸名士悉讳莫如深。据陈寅恪的考证,柳如是本名必有一“云”字,并推测其本名即江浙民间常用之名“云娟”二字。

  柳如是另有一号曰美人。此号与原名意义相关联。李白《长相思》云:“美人如花隔云端”。枚乘《杂诗》九首之六:“美人在云端,天路隔无期”。

  柳如是之花名中,又有“柳隐”和“柳隐雯”两名较特别。明代有文采的女子往往喜用“隐”字命名,已如前述。“隐雯”之名,大概典出于《列女传》陶答子妻所谓“南山有玄豹,雾雨七日而不下食者,何也?欲以泽其毛而成文章也。故藏而远害。”即《文选》谢玄晖《之宣城出新林浦向板桥》诗:“虽无玄豹姿,终隐南山雾”。崇祯九年春,柳如是已改名“柳隐”,此时字蘼芜,其典即薛道衡《昔昔盐》云:“垂柳覆金堤,蘼芜叶复齐”。

  柳如是最著名的别号曰河东君,此乃嫁钱谦益为妾后,牧斋为之命名 。其典出《玉台新咏》“河中之水向东流”一诗之意,此名巧切柳如是当时的身份。为何要以“君”命名?柳如是与雅士骚客相交往,常感慨激昂,了无闺房习气;与诸名士往来书札,皆自称曰弟,并戏称其为柳儒士。至于“柳如是”和“我闻居士”之名,早在崇祯十三年,即嫁钱牧斋以前便已有此称。陈寅恪认为,此名即从佛典“如是我闻”而来,此说法非常准确。见王应奎《柳南随笔》云:柳如是取自《金钢经》“如是我闻”。然而,据我的推测,“如是”二字或许还有另一层深意?《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柳如是名号考证资料均见陈寅恪《柳如是别传》上第二章“河东君最初姓氏名字之推测及其附带问题”,北京三联书店2001年1月第一版)

  最后的话:关于花名的研究,几乎是我国姓名学研究领域里未开垦的处女地。然而,我并不同意李锡厚的观点,即“妓女是封建时代中仅有的自立于社会的女性,所以他们有名字。”孔子母亲颜徵在,齐国无盐邑之女钟离春,《汉书·货殖传》中的“巴寡妇清”,难道皆未自立吗?他们的名字已经相当成熟了。妓女之名号,除极个别外,一般取得都不怎么样;所以,见于拙文的花名,既可当反面教材,也可为民俗学之研究提供一些材料。起码,今天的家长,起名应有所忌讳,不可再犯幼稚的错误。例如,决不可用“林黛玉”为千金命名——除了这是《红楼梦》中林妹妹的大名外,在清代它还被袭用为妓女的名号;今天居然还有无文化的所谓歌星,给自己取名叫“万人迷”,这个“万人迷”原本就是妓女好用的名字!

  作者采诗(英文名:Tsai Shih)是陕西省石油化工学校语文组讲师

  作者:采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妓女名号的研究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sy2370 说:,

    2008年01月06日 星期日 @ 03:24:41

    1

    分析的透彻!好文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