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济齐:我说十七大报告

  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早已尘埃落定。最大的感受十七大报告好像是写给我看的。

  在十七大会议日期过半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说法,十七大序幕才刚刚拉开。政治局领导人的人事更替,成了这次大会内容与新闻的重中之重。和资本主义国家开放的不能再开放的政治领导人人事更替相比,这种最具中国特色的“暗箱”操作方式,恐怕也是最中国特色的最具体体现。这种最具中国特色的中国人事制度“不改革”,恐怕可以使一切意义下的改革都相形见拙。“不开放”,有一天对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将是毁灭性的。今天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永远已不可能是过去的自己,祈望不要把自己沦落为一个仅仅是只想执政的执政党。深化政治体制改革,恐怕是十七大反映出来的重中之重。

  一个多月没看“新闻”了。现实中的“社會主義”与政治上的“社會主義”好像相差三十八万公里。

  U盘的一个文件夹里竟然还有邮箱地址,这大概是去年发送邮件时所保存的。十七大报告看来是不能不说了。

  十七大报告标题“高举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我写的“五年了。2007年10月或11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与五年前的主题是否又开始一样了?”中的“主题”指的是标题。果不其然,跟十六大报告标题基本一样,只是上下句互换。不过这样的上下句互换,甚至可以说是有了革命性的转变。说到“主题”,才发现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还都是有主题的。本来我以为是会把“科学发展观”做为标题内容的。

  十七大报告的主题是:高举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伟大旗帜,以鄧小平理论和“叁個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继续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

  中国的“社會主義”,除了喜欢“建设”口头上和文字上的“社會主義”,也最喜欢“建设”统计数字上的“社會主義”。因此我也统计了一下。

  “鄧小平理论”在十七大中报告出现了9次:“叁個代表”出现了9次:“科学发展观”出现了21次:“解放思想”出现了4次:“改革开放”出现了34次:“科学发展”出现了17次:“社会和谐”出现了12次:“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出现了19次。由此得出结论:十七大报告做得最不够地是“解放思想”,敢于大胆进行地是“改革开放”。

  “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在十七大报告中出现了53次,破了天荒。改革开放历次党代会报告提到“(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最多的是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有37次;在三卷本的《鄧小平文选》提到“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总共也不过32次(所做统计均含标题)。

  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如此高频率出现?…… 是在作茧自缚。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冰炭不言,冷热自明。中国特色社會主義需要的是讷于言,敏于行!既然是旗帜,便不是挂在嘴上的事,也不是天天举在手上。能做为旗帜的旗帜,树立在那里,就是一种绝对的权威。过多地招摇过市,反而是不把旗帜当作旗帜。是在“拉大旗、作虎皮”。

  对于极力质疑的“社會主義初级阶段”,十七大报告这样进行了说明,“强调认清社會主義初级阶段基本国情,不是要妄自菲薄、自甘落后,也不是要脱离实际、急于求成,而是要坚持把它作为推进改革、谋划发展的根本依据。”2007年9月1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报告指出:我国人均国民总收入步入中等收入国行列。“中等收入国”是个什么基本国情、又是“社會主義”什么阶段。文字上的和统计数字上的中国“社會主義”,到底应该怎样相信。

  十七大报告写道“尊重人民主体地位”。“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會主義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写的是“维护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这是我记住最重的一句话。十七大报告把“维护”改成了“尊重”,为何成了这样?看来“国家”是把面子给人民给足了,尊不尊重自己就是人民自己的事了。人民要想得到“别人”的尊重就只能靠赢得了。

  十七大报告写道“完善基本经济制度,健全现代市场体系。坚持和完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对于物权法,我是拿“公有制”大做了文章的。我说过“今天的中国‘社會主義’,已然分不清应该是用‘人’来决定还是用‘物’来决定;已然分不清应该是‘以人为本’还是应该‘以物为本’;已然分不清应该是把无产者看成是‘公有制’还是应该看成是‘私有制’。”不过十七大报告却还是拿自欺欺人的“公有制为主体”在做最后的支撑。

  十七大报告写道“《共产党宣言》发表以来近一百六十年的实践证明,马克思主义只有与本国国情相结合、与时代发展同进步、与人民群众共命运,才能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创造力、感召力。在当代中国,坚持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就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当我用《共产党宣言》里的言论来“质疑”社會主義的时候,没想到人们却会去“质疑”《共产党宣言》。用十七大报告的话说,只有坚持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才是真正坚持马克思主义。看来只有中国的“理论”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了。

  十七大报告写道“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深入回答重大理论和实际问题,培养造就一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特别是中青年理论家。”培养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大概是我最关心的。不过跟两年前相比,十七大报告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的要求降低了许多。想被封为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吗,只要你能认清形势。

  十七大报告写道“使我国成功实现了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到充满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从封闭半封闭到全方位开放的伟大历史转折。”在充满活力的“社會主義”市场经济面前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反而不敢被冠以“社會主義”了。在文字上建设“社會主義”,中国可以登峰造极了。

  经过统计,十七大报告建设起了: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社會主義新农村、社會主義初级阶段;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法律体系、社會主義核心价值体系、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理论体系;科学社會主義基本原则、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体制、社會主義建设规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社會主義先进文化、社會主義和谐社会;社會主義法制理念、社會主義司法体制、社會主義民主法制;社會主義基本制度、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社會主義荣辱观。

  太多地贴上“社會主義”标签,恐怕并不能证明里面的核心至少或者就是社會主義。要有一个社會主義中国“心”,靠标签是贴不出来的。太多贴牌的“社會主義”表明,中国社會主義在思想上不但没有解放,反而是在作茧自缚,反而是思想混乱的表现。这也恰恰反映出一个事实,就是已经迷失了到底什么是中国“社會主義”的核心,。物权法的审议卡了壳,就是因为遵循了各行其事,甚至是自相矛盾的太多的社會主義原则、标准、体系。十七大报告似乎是让人们明白了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然而执政的中国共产党,把“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作为了一面旗帜,就只是在指引后面人要尽可能跟着旗帜走,…… 扛着旗子走在前面的执政党,在前所未有的挑战面前,更多地时候,脚下是没有路的。甚至是行不通的。马克思主义对于今天的中国共产党来说,只是根拐棍。十七大报告在有关“社會主義”的问题上,最大的感受就是不但没有解放思想,反而是背负上了越来越沉重的思想、历史包袱。

  非常可笑的是。“改革开放”(十七大中报告34处)的中国,在经济发展上,可以吸收、利用外国的一切一切。可以走出国门,可以加入WTO,可以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有些为了以正视听贴上了社會主義的标签。也有了国际惯例、国际接轨。有时就连出现的矿难、环境污染这样的腐朽、没落都可利用来成为一种国际惯例。

  然而“解放思想”(十七大中报告4处)的中国,在“政治”问题上,在意识形态领域,却已经是不敢越雷池半步了。在国内,不论在实践当中出现什么样的违背和背离“真理”的事,在意识形态领域,那都一定是社會主義。而且是“真正”的社會主義。面对国外,不论你是什么社會主義,不管先进不先进、民主不民主,只要不是中国的,就不是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思想,就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就连马克思主义也要中国化,否则也行不通。也因此目前的中国,什么是“社會主義”,在意识形态领域,评判的标准,除了名存实亡的“公有制”与非公有制,现在就是看你是姓“中”还是姓“外”了。有时候思想上的滑稽、幼稚己经到了让别人无言以对的地步了。

  “解放思想”的中国,“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的中国,“思想”上的束缚、“思想”上的“闭关锁国”恐怕是在促使自己“异”立于世界之林,屹立于人类社会之外。思想走不出国门,恐怕永远也不可能走向“大国”复兴之路。

  “有容乃大”的完整解读应该是你能容纳的了别人;别人也应该能容纳的下你。不论是在物质上还是在思想上。中国特色“社會主義”不应该是与外界隔离孤芳自赏。在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问题上,不要太以自我为中心、以自我为标准。更不应该自以为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會主義”的“大国”复兴之路,恐怕是要赢得“别人”对你的尊重,是要成为“别人”眼里的大国。而不是夜郎自大、成为自己眼里的“大国”。“思想”上的“闭关锁国”,已经促使中国的民主、文明与和谐开始倒退了。

  我说过“仅我个人认为,如果说胡錦濤有什么伟大的地方,从一点上来说是够‘民主’。”果不其然,为了印证我说法的一方面,十七大报告恐怕是做足了民主的文章。十七次大报告除了出现次数最多的“社會主義”以外恐怕就是“民主”这个词了(有67处)。

  特别需要提醒的是,如果社會主義和民主在一起,是绝对不能把民主放在社會主義前面的。这样会犯原则性错误。因为把民主放在社會主義的前面,是不具有中国特色的,是姓“外”的。但愿高举的中国特色社會主義旗帜,不会只是用来反对“民主社會主義”的。

  十七大报告:“人民民主是社會主義的生命”。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一两年“民主”上升到如此的高度,皆因我而起,间接的、直接的。既然说现在的民主皆因我而起,那么中国的民主能不能继续走下去,也就只有在我的身上才有所体现。扩大人民民主、发展基层民主、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壮大爱国统一战线、加快行政管理体制改革、完善制约和监督机制,中国的各种民主形式伴随着中国社會主義已经有几十年了,为什么今天才有了这样刻骨铭心的认识?

  十七大报告在文字上惟一值得一提的是对“科学发展观”的诠释。“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

  不知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能否敬请学习一次“管理体系认证”,对如何科学地管理和建设社會主義可能有一定裨益。

  “中国现状的复杂程度,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比拟的。从东部沿海到西部内陆,从繁华的都市到贫困的乡村,从政治到经济,从社会到文化,从民生到环境,凡是19世纪以来西方发达社会所出现的几乎所有现象,在今日中国都能同时看到。

  “换言之,在中国13亿人口当中,尽管有一部分人‘与时俱进’,双脚已经踏进21世纪,但还有一部分人却生活在20世纪,甚至停留在19世纪。不只是相互之间的生活方式差别很大,而且在思想意识、价值观念、思维模式和精神状态上,同样存在着明显的差别。如此地自相矛盾,甚至五步之遥就能看到反差,这样的国家应该如何管理?

  “可以这么说,由于中国发展现状极其特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成功经验,可以帮助中国解决当前的所有问题,因为中国目前所要应付的挑战,是西方发达国家在过去两百年里所遇困难的总和:工业化转型初期的经济混乱状态,资本主义崛起之初给政治管理者带来的挑战,社会两极分化导致尖锐的階級对立,政治体制和法律体系赶不上社会变迁的步伐等等,这些具有根本性的问题在发达社会都已基本成为过去,但在中国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而胡錦濤及其团队所面对的,却是反差极大而又彼此对抗的新旧两个中国。不只是新问题千头万绪,各种老问题更是堆积如山。中国在一代人时间里所要肩负的历史重担,相当于百多年以来美国几十届政府共同铸造的伟业。

  “中国社会的进步为什么如此缓慢?为什么历史的沉疴不断淤积而少人问津?历史家们也许有更好的答案,但笔者还是要不揣冒昧地指出:数百年以来,特别是近代以来,中国之所以一直落后于人,原因在于每个时代的当政者都没有尽到应尽之责,都不敢或者无心面对自己所应该解决的问题,反而是一代又一代传之不断,永远指望子孙后代替他们了结。

  “中国历朝历代,所有统治者几乎都曾发誓要立千秋之业,泽被于后世。可是实际上,多数统治者只有近忧而无远虑,只图眼前之功而无长远之计,不愿对历史负责,不愿为后人分忧和铺路,甚至作出自我牺牲。为什么中国每一个时期的当政者都是如此地不堪重负和举步维艰?为什么全球化时代的中国还在为千百年前的问题所困扰?为什么现代中国人还要重复承受着前几代人就已经遭遇过的苦闷、挫折和失望?其中主要原因之一,在于过去的统治者把方便留给了自己,把困难留给了下一代。”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十七大能否结束一段历史”。

  “月球上发现华南虎”。今天的中国“社會主義”,已然分不清什么是“真正”的社會主義,什么是冒牌的社會主義了。我之所以这样说,是想说当中国的政府也分不清“真假”的时候,分不清官方的真假也就可以理解了。假作真时真亦假,硬要坚持自认为自己坚持的东西是真的时候;就请不要责怪别人会把真的东西也看成是假的了。

  十七大报告“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与时俱进,勇于变革、勇于创新,永不僵化、永不停滞,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

  作者电子邮件:loliiiu(at)hotmail.com

  作者:刘济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我说十七大报告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雨天上网 说:,

    2008年01月22日 星期二 @ 14:00:22

    1

    很多的不赞成,每一代人都有属于他那代人所面临的困难(我是83年出生,毕业后两年在家待业青年).相比较而言,现在我们这代人所面对的困难比新中国刚成立的时候少得多啦,新中国成立时候所面临的困难是关系到整个民族是否能站立起来,而现在则是如何更好的走好.至于你所说的"多数统治者只有近忧而无远虑,只图眼前之功而无长远之计,不愿对历史负责,不愿为后人分忧和铺路,甚至作出自我牺牲。"那更是荒天下之大谬.如果只是有眼前之功而无长远之计,那当年毛主席为什么不权衡得失跟美国在朝鲜半岛大打出手,而全面倒向苏联阵营???为什么在苏联要求我们加入他们所制导的体系的时候,宁愿全国挨饥荒,也要跟苏联闹矛盾??????

    回复

  2. 雨天上网 说:,

    2008年01月22日 星期二 @ 14:05:53

    2

    民主是个好东西,这无可否认,这也就是我先前所说的,如何更好的走好的问题,可千万不能不但没走好,反而不顾实际的瞎闯了几步又跌爬了下来.

    回复

  3. 共产党员 说:,

    2008年05月28日 星期三 @ 02:52:23

    3

    生活在共产党领导的红色中国,说着胡说八道的怪话是不对的。你看看这次大地震要是没有共产党就会更大的灾难。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