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鹃:丈夫拒签字致妻儿死亡的原因和责任

  22岁的李丽云死了,带着她腹中的胎儿死在一家医院里。连日来,由此引发的种种议论、猜测或谩骂牵动着人们的心。是什么原因导致母子双亡?如何探寻这个事件的真相?在它的背后,潜藏着多少需要思虑和面对的问题?

  我的经验,弄清一个事件,首先要建构出一个逻辑链来,然后由这逻辑链生成一张网,那就比较接近了真相。如果在这个逻辑链上出现断裂或无法让人信服,事件就是被人为扭曲或在关键地方给遮蔽掉了,呈现的就是相当多的假象世界。人是不应该长期活在假象中的,那对尊严和智慧是一种践踏。

  围绕孕妇死亡事件,我认为主要原因在以下几个方面,它们之间相互紧密关联。

  一、她死于将穷人正逼往绝路的医疗产业化制度

  1990年代以来,随着市场经济大潮和中国加入WHO,医疗机构走向了一条市场化、产业化的道路。这个改革目前看是一柄双刃剑,还有相当多的难题和功课要做。比如,当公立医院每年政府只兑现10%的经费,其它90%要靠医院自负盈亏解决,就把医院推到了残酷的市场竞争中。于是,以“以药补医”,医疗费用疯长,“公医”不公便成为一种必然。一方面公立医院仍然打着“事业”、“公益”的旗号,享受各种税费优惠,而实质上已是企业化经营,追求利润最大化成为了主要功能。例如在郑筱萸掌管国家药监局期间,仅每年批准的新药会多达100000多个,平均每10几分钟就有一个新药上市!而在美国,每年批准的新药品绝对不会超过200个。这显然是医疗产业化、市场化带来的恶果之一。

  再看目前中国卫生的总体水平被WHO排在第144位,卫生公平性被排在第188位,全世界倒数第4位。无论发达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把卫生投入列入国家财政支出的重要科目,且不说发达国家用于医药卫生开支均占GDP的 10%以上,连巴西也为7.9%,印度为6.1%,赞比亚为5.8%,中国只为2.7%.而且,中国政府的卫生投入在整个医药卫生总支出的比例,也逐年减少。中国医药现在私人卫生开支已经超过60%,大大超过WHO平均的43%的水平。

  作为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每年的经济总量逐年上升,今年有望进入世界第三位。这却并不意味着国民的医疗保障会发生可喜变化。相反,由于社会中的贫富悬殊越来越大,事实上底层民众的医疗负担反倒越重了。小病扛,大病等死的现象在广大农村包括城镇已相当普遍。尽管公务人员,白领蓝领,城市失业人员、农村实行合作医疗,多少还有医疗的脆弱底线。而一个严重的问题却早已出现:那些数千万进城打工的农民和城市流浪者,他们在城市里没有任何医疗保障,他们如果生病没有钱医治,该怎么办?目前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悲惨的现实。因此我一直赞成中国政府没有将农村土地私有化,使那些离开土地闯世界的农民们,一旦在城市里生存发生危机,他们还有一个回去的窝儿。不然,中国必将出现如拉美和印度孟买那样大群的贫民窟。问题是,这些人同样是公民,为什么不能考虑他们可能出现的极度困境?对肖志军这样的城市流浪者,除了打工挣钱,就是去救助站,最后买张车票回乡。他们的生死,真的与这个世界毫无关系?

  在这种生存背景和残酷的医疗保障体系下,当怀里仅揣着100元的肖志军,带着重病身孕的李丽云走进京城医院时,谁说她不是正在走进死亡的大门?

  二、她死于冷血并事后推托责任的医院

  人们说医疗产业化,颠倒了医患关系。这话其实不准确。被产业化、市场化改制后的医院,是希望有病人来,多多益善。但前提条件是,不管大病人小病人,首先是要带着白花花的银子来。我若现在是医院的医生,我也恨不得让这里最好成了“富人俱乐部”,“大款疗养所”。一句话,生存艰难,竞争残酷。因此对一般患者或实施各种手术,经治医生开高价药,做不伦不类的“全面检查”,收红包,吃回扣,早就成了公开的秘密。正所谓:天下医院朝南开,有病无钱莫进来。

  如果认为肖志军拒绝手术签字导致了妻儿死亡,这首先就把一个逻辑链给断了。也是受了原始报道的影响。其实当他们下午四点(有说二点)来到这家医院,医生初步诊断后,要求他们去弄1万元押金时,悲剧就已经发生了。他们身上只有100元,到哪里去弄这个天文数字?他们是来看感冒咳嗽的,认为开些药就能好。医生接着诊断是重症心肺衰竭。肖志军认为医生脱光检查,还按压老婆肚子以致吐血,是医不得法。从一个细节可以看出,医生没给他们倒过一杯水。有关手术签字,已是发生在晚上6点钟的时候了,那时肖志军已见不到妻子。医院当时的决定依然是欠费手术,并上报相关领导,答复是不签字不手术。我认为此时的肖志军拒绝手术签字合乎常理,因为他压根儿没想到进门时还能有说有笑的老婆,治疗了几个小时后竟然可能会死!从事后分析看,6点钟的时候,李丽云可能已救不活了。人们也可以想见,即便破腹取出小生命,当这胎儿端给肖志军后还能活吗?或者可能活下来的老婆,可今后(起码要住院一段时间还有月子孩子啊)他们还能活下去吗?

  人算不如天算。恰恰是他拒绝了手术签字,才使这个事件得以传出——这是他当时想不到的——发生了一尸两命,肖志军现场不依不饶,目击者很多,此时的医院无论如何要先洗清自己,否则,此事绝对是一桩发生在任何医院里司空见惯的小事,无声无息地消失。于是就立即有了那篇题目《丈夫拒绝手术签字导致妻儿死亡》的“目击者”报道。屎盆子先给肖志军扣上再说。而唯恐天下不乱的各大网站、报刊竟使用同一标题全面转发,连脑子都没过一下。其实写这篇报道的是当时正在这家医院保胎的一名“保胎者”,并非报社闻讯赶来的记者。我相信,任何有点儿素质的报纸老总都不会首先使用这个标题。这篇具有明显导向和完全站在院方立场的报道,首先引导了舆情。

  目前人们争论很大的医疗法规问题,从条款上分析,我认为表面上医院没什么特别违规之处。但这个事件的背后可能有别的故事发生,因此律师们试图通过解剖尸体,找到原始病历打开新的法律途径。在此也不想特别谴责医院,除去上面说的大背景,医院为一些患者“欠费”医治后,追讨问题非常严重。这笔钱是没人补偿的,最后还得医院自己背,那么谁还愿意实施什么人道主义救死扶伤?

  由此我们看到一幅多么让人伤感的图景:在医疗市场化的体制下,孵化出来的早已是人间的冷血医院。肖志军带老婆来时哪怕能当场拿出三、五千元,结果都不是这个样子。中国人的虚伪就在这里!事发后都不谈钱,都具有高尚的医德,各个扮成白衣天使,实际呢,人人心里明白。说穿了,一个“钱”字让这个事件在上演人间悲剧的同时,还接连上演着一场场滑稽。

  三、她死于穷困和愚蠢的丈夫

  从整个事件过程看,肖志军拒绝手术签字没什么错误。即便从最底线上说,不同意手术签字也是患者家属或关系人的权利。结合前后事件的发展轨迹,以及他的心理逻辑,不难得出这个结论。

  但是,李丽云的死亡肖志军也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个责任不属于法理。明知在这个对他们毫无医疗保障的冷血残酷社会里,连自己的生存都不保,且一直处在艰难的漂泊中,老婆怀了孕,为什么不及时终止妊娠?还要等着生下来?即便生下来,肖志军能养活得了吗?这是他非常愚蠢的地方。

  最后,孕妇李丽云的死亡事件折射的是社会的方方面面。杀掉她的似乎没有直接的凶手,而她的凶手又无处不在。哀伤的不仅是肖志军及家属们,还有我们这个民族。这些社会问题如果不能从体制上得到根本解决,人的社会性还将继续被贬低,人们将依然会去投机,撒谎,掠夺公共财物,接受贿赂等等,理由很简单,因为生活是困难的,因为人就是人不是天使。在这个方面,无论是宣传鼓动还是无比严厉的惩罚措施都无法消除弊端。

  事件回放:2007年11月21日,怀孕9个月的女子因呼吸困难在丈夫肖志军陪同下赴医院检查,医生检查发现孕妇及其体内胎儿均面临生命垂危。然而由于其丈夫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最终孕妇及体内胎儿不治身亡。事后肖志军坚持认为责任在院方,而卫生局表示医院已尽责。

  来源: 凯迪周刊

  作者:杜鹃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丈夫拒签字致妻儿死亡的原因和责任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王建 说:,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 15:10:48

    1

    胎儿,你幸亏没有来到这个不愿接纳你的冰冷人间。
    如果不是这样,可能还会有更多的苦难在等着你。
    也许你要遭更多的罪,再到那个人人最后都要到的地方!
    早点去吧,也许那个地方有温暖!
    但那个地方肯定是一个人人平等的地方!

    回复

  2. 刘新宇 说:,

    2007年12月10日 星期一 @ 20:53:34

    2

    “她死于将穷人正逼往绝路的医疗产业化制度”

    你所说的一切并不能直接推导出这个结论。
    1,她首先是死于疾病,根据目前的资料无法确定,这个疾病是可以救活的,还是即使及时抢救也难免一死。
    2,假如说,是死于未能及时治疗,无论是后面的手术还是说前面的感冒,那么,唯一能得出的结论是贫穷,或者说不健全的社会保障。
    3,社会医疗保障的不健全,所有人公认的,是应该投入资金的主体没有履行职责,政策制定是有问题的。但问题是什么,还需要讨论。

    总之,事实上我认为,是医疗没有真正产业化,市场化,才导致目前的困境。
    年申请那么多新药,是因为医疗价格管制到及其不合理的水平,所以,只能以药养医,进而药品价格管制,所以,申请新药停产老药规避控制,这里面还有强制统一招标的干扰。
    一个医疗保险垄断,且拒绝私营进入的市场(市面上那些所谓的大病险住院险根本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医疗保险),一个所有治疗价格由物价局规定的市场(我都找不出现今还有什么价格是物价局定的),一个拒绝外资进入主流医疗经营的市场,这样的一个市场,失败还不是必然的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