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闻雨:“百年不遇的”的集体谋杀

  中国媒体遇到重大灾难,最喜欢用“百年不遇”来形容。“百年不遇的”的洪灾,“百年不遇的”的虫灾,“百年不遇的”的旱灾,“百年不遇的”的火灾,“百年不遇的”的风灾,从来不提“百年不遇的”的人灾。用“百年不遇的”来定义灾祸的好处真多:能让老百姓原谅政府的无能和失误,让政府发更多的救灾款来贪,在抗灾表彰大会上获得党和国家更多的荣誉奖励,让庸官贪官的乌纱帽戴得更久一点。

  大难临头,你干啥去了?

  安徽省阜阳市的“大头娃娃”事件一出,温总理拍案而起,全国百姓一片怒骂声。全国33家奶粉厂上了黑名单,其中有全国获奖的名牌奶粉。大家都在质问:他们怎么能干出这么伤天害理的勾当?那些检查部门干啥去了?那些主管部门的领导干啥去了?

  当记者向阜阳市主管卫生的市长问同样的问题时,得到的回答是:我不了解情况,我们遇到“百年不遇的”的洪水,大家都忙着救灾去了。“毒奶粉”的丑闻被压了两年,这是逃避责任的理由吗?

  当年长江爆发“百年不遇的”的大洪水,中央质问四川省的官员,怎么搞得?回答是滥砍滥伐造成的。中央问:“林子砍光了,你们干啥去了?”大兴安岭火灾,中国最北的城市莫河被大火吞没,五天后全国的老百姓才知道,举国哗然:拖了这么久才报道,你们干啥去了?去年SARS疫情的蔓延,是地方政府捂盖子的结果。世界舆论、国内的民众都想知道,国家养了那么多的医生、防疫部门,你们干啥去了?

  今天发现“毒奶粉”,明天查出“毒豆奶”,后天冒出“毒牛奶”,中国要出多少可怜的“大头娃娃”才会完?那些“大头娃娃”长大以后一辈子受“毒奶粉”后遗症的影响,我们的后代问我们:你们那时干啥去了?我们将如何答複哪?

  谁是最弱势的群体?

  大家天天谈“弱势群体”,农民、下岗工人的困境倍受社会瞩目,《中国农民调查报告》中描述的农民的艰难处境和冤屈催人泪下。人们将天真无邪的婴幼儿比作天使。可谁想过,弱势群体中还有比婴儿更弱的吗?还有比婴儿更需要关怀照顾的吗?

  中国媒体被层层设防的情况下,我们都经常从报纸电视、网上读到看到虐待、丢弃或贩卖女婴的报道,可想真实的情况要严重的多。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亲生骨肉扔到粪坑里,这样的母亲连动物亲子的本能都丧失殆尽,你能完全归罪於贫穷无知吗?

  看看城里人是怎样对待婴儿的吧!

  有条件的,请保姆照顾婴儿,很多婴儿甚至出国的小留学生都是保姆抱大的。保姆几乎100%来自贫穷的农村,上过小学就算高学历。我纳闷,怎么会有那么多受过教育的人,毫无顾忌地将自己的宝贝疙瘩交付给素质低下的保姆哪?让保姆去做他们最反感的事。面对我的指责,人们会摆出一大堆理由辩护。如果年轻夫妇说自己看小孩,周围的人都惊讶地看着你:“你行吗?”奇怪!小鸟、母鸡行,人怎么不行?人类的抚育功能退化了吗?

  收入低的双亲心安理得地靠老人照顾孩子,老人们没用受过任何现代育儿辅导,完全延续老一套方法去养育孙子孙女,如夏天穿很多衣服,有病乱投医,乱喂食物,无端斥责幼童或溺爱。这能怪老人家吗?如此下去,你认为我们的民族会一代比一代进步吗?我一想到许多懒惰的年轻人自己呼呼大睡,却让高龄的父母半夜起床喂婴儿,心理就非常难过。这样对待婴儿、老人,负责任吗?有一点爱心吗?

  不久前台湾对小学生进行家庭调查,46%的小孩子认为与父母没用感情交流,他们最想父母为他们做的是,不是给钱,而是多花些时间陪伴他们。想想中国的状况吧!小学前后由保姆、老人陪伴,中学住校,中国父母认为,与那些上不起学的农村孩子相比,自己的孩子够幸运的了。中国父母真了解他们的子女吗?

  是慢性杀人,是集体谋杀

  在中央禁止各地出售低质奶粉之后,记者发现很多地区的商店照卖不误。记者实地攷察后,发现“毒奶粉”的品牌、生产劣质奶粉的厂家不止33家,上昇到近60家。买几包“奶粉”一冲,清淡如水。对厂家进一步调查的结果是,“奶粉”营养不足国家规定的九分之一,根本不能叫奶粉,只能算作可乐那样的垃圾饮料。同一产品,分成婴儿、少年、中年、老年不同名目包装,受害的不只是婴儿。慢性杀人的受害者可能是婴儿、学生、成人、老人。让我想起,北京记者发现非常昂贵的“进口”治癌药,竟是出产於京郊一家简陋的乡镇企业。很多癌症病人用假药,不明不白地离开人世。

  “奶粉”的成分全是假的,包装上列出最权威的检验证明也是假的。低质奶粉基本上是来自东北、内蒙、浙江沿海一些地区,这些地方的生产厂家占到70—80%,可以说是假奶粉的发源地。因为人们知道本地奶粉是垃圾产品,不买本地生产的奶粉。所以厂家在包装上印着不同地区的厂名。人的黑心比“毒奶粉”还毒。50多家毒奶厂干同样的勾当。工厂、商店、检查部门、地方政府,大家难道都密谋好了吗?这是彻头彻尾的骗子行为,是“百年不遇的”的集体谋杀。

  贩毒、巨贪、强奸等案,法院判死刑如利刀切豆腐,而发生这么没人性、祸害后代、规模空前的慢性杀人事件,目前没用听说什么人被判刑。是不是该抓的人太多了?以后,还有什么药、什么食品、什么补品人们敢吃哪?

  谁是最弱智的昏官?

  中国经济繁荣的同时,为何社会的弱智现象越来越多?汙染环境的野蛮生产;发生“百年不遇的”SARS,昏官们象头上长赖疮拼命捂着;为争温饱,再兴毛泽东热,忘了过去的国难和罪孽;为发展城区,强行拆迁市民房屋;为办奥运,掩盖环境恶化的真相。

  恶卖全国的“毒奶粉”,是中国 “百年不遇的”的弱智行为。象无法根除的豆腐渣工程,众多不可思议的弱智行为怎么会发生的现在哪?作家谭甫成写《恶俗时代》,宣告中国恶俗时代的到来。哪里只是恶俗?是恶贪、恶赚、恶占、恶斗的时代。“百年不遇的”的弱智行为多年猖獗的原因之一,是中国有很多“百年不遇的”的弱智官僚。你不信?

  阜阳市在表彰“毒奶粉”厂家出钱赔偿的大会上,市长激动地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群众深深体会到大家庭的温暖。”呸!真肉麻!她怕自己丢官,以为人们会象以前,听得热泪盈眶。

  当记者问她为什么不辞职时,她竟厚颜无耻地说,希望人们理解,让她继续干下去,在工作中改正错误。你能用那一点赔款来平息人们的愤怒吗?你能让那些“大头娃娃”体谅你的失误吗?

  “恶俗时代”的芝蔴官脸皮恶厚!

  中华民族出了什么问题?

  死去的“大头娃娃”击活了人们迟来的愤怒,击活中国人“百年不遇”的怜悯之心。如果所有“大头娃娃”只是头大而不死,也许等到“大头娃娃”的后代生出一代代的“大头娃娃”,“天使杀手”的罪孽也不会真相大白。人们还以为头大是遗传呐。

  用“不见棺材不落泪”形容我们国人的心态行不行?不行!因为有些中国人见了棺材也不落泪。还记得去年SARS之初吗?人们对死人的态度完全不同。一位中国的离职高官在香港慢条斯理地放了一堆狗屁:中国那么多的人,死几百个,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从媒体、互联网、朋友交谈中,我发现当时有这样“广阔胸怀、临危不惧”的人很多啊!在北京市民喘气都要小心翼翼的同时,张文康以人格担保“中国是安全的”。那些被SARS夺去生命的人如在天有灵,听到昏官们的胡言乱语,看到世人的冷漠,将感到多么淒凉啊!谁去关心中国几百万被大众抛弃、活鬼一般等死的爱滋病人哪?“大头娃娃”的死再次让中国人的公信度降到零。

  生育需要是人和动物都具有的本能。就是因为这种原始的本能才让不怕死的中国人低下头。断子绝孙是中国人最害怕的赌咒。很多年前,山西省中部阳泉曲地区受到成千上万座土焦炉的浓烟汙染,中央从国外提供的卫星图上得知那一带上空浓烟滚滚,还以为是森林大火,立刻电询。当地官员感到莫明其妙,因为森林早就砍光了。地方政府从劝说到强行拆除,焦炭工和家属拼死抗争。直到人们发现所有女人都不能怀孕生育,人们才含泪拆除所有土焦炉。

  人们生存的本能驱使人们的贪欲发展到疯狂的地步。哪里管道德沦丧?哪里顾得上步步逼近的灾祸?刀架在脖子上都要赚钱的民族,无视生命价值、父不能传子、女不能效母的民族,那么多人参与坑害下一代的民族,难道你不认为出了什么问题?让有些狂热的“爱国者”一下子接受中国社会的真相,当然是很痛苦的事。难道要等到那些丧尽天良的财迷们毒到你的婴儿的时候,你才认为有问题吗?你才会愤怒吗?

  作者电子邮件:richlandnz(at)hotmail.com

  2004年5月1日

  作者:丁闻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百年不遇的”的集体谋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