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斯·贾尔斯:美元向何处去

  人们喜欢抱怨美元。5年前,人们对于美元走强和不具竞争力的汇率导致的美国贸易赤字日益扩大表示担忧。当时人们担心,不断加剧的全球贸易失衡将以悲剧收场。几乎所有人都说,美元必须贬值。

  自2002年2月以来,美元确实贬值了。剔除通胀因素后,美元兑其贸易伙伴国货币的汇率累计下跌28%.但那些希望在国际汇率讨论中看到喜悦光芒的人发现自己极为失望。

  萨科齐:汇率波动可能带来“经济战争”

  美元兑欧元汇率跌幅更大,跌幅达41%.这令欧洲央行(ECB)行长让-克劳德·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通常使用的外交辞令所承受的压力达到了极限。他表示,最近的汇率波动“无疑是剧烈和突然的”,并称“汇率大幅波动永远不受欢迎”。在上个月访美期间,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Nicolas Sarkozy)认为没有必要缓和其措辞。他表示,美元不能一直是其它国家的问题,并指出,最近的“汇率无序波动可能演变为经济战争,我们都会成为其受害者”。

  空客(Airbus)等欧洲公司正在抱怨竞争力的丧失。这家飞机制造商的首席执行官汤姆·恩德斯(Tom Enders)认为,美元下跌是“有生命危险”的。

  在欧洲以外,阿联酋已经考虑放弃美元联系汇率制度。阿联酋央行行长纳赛尔·阿尔-苏瓦迪(Nasser al-Suweidi)上月表示:“随着美元继续贬值,以及美国经济预计也将继续走弱,我们现在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

  面对美元不断贬值的局面,中国总理溫家寶今年11月公开对中国1.45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如何保值表示担忧。最近,他将人民币兑欧元的疲软归咎于美元贬值。然而,他没有承诺中国将提高人民币兑欧洲货币的汇率,而称他对此无能为力,欧洲官员应到大西洋彼岸去寻找解决方案,此言惹恼了欧洲方面。

  说唱歌手杰伊-Z(Jay-Z)在他的最新音乐视频中点着一摞欧元,而非美元。此外,据报道称,巴西超模吉赛尔·邦辰(Gisele Bundchen)拒绝接受美元薪酬,即便这个故事随后被否认,但可以说,人们对美元贬值的不满,已从报纸金融版面蔓延至全球主流辩论之中。

  “小心你希望什么”

  经济问题很简单。自2002年以来的美元贬值是“小心你希望什么”的例子吗?人们正不合理地对必要的全球调整大惊小怪吗?或者导致美元下跌的因素真的令人不安吗?这些问题没有简单明了的答案,因为每种可能性都有证据支持。

  例如,在过去4年美元逐渐贬值期间,全球经济增长率达到了上世纪7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水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最近美元的大幅贬值令人宽慰,因为这没有让人们普遍对美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丧失信心,也没有令市场利率随之上升。IMF首席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Simon Johnson)表示:“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元下跌并非无序。”

  然而,真正令人担心的原因是,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美元贬值不会缓解全球失衡,只会在全球范围内转移这种失衡。

  各国央行和国际组织中通常冷静的人士正发出警告。例如,英国央行(Bank of England)行长默文·金(Mervyn King)上月警告称,七国集团(G7)中其它国家的货币兑美元汇率大幅上升,而许多石油出口国家和中国仍保持实际上的美元联系汇率制度,这正引发“汇率方面的极大紧张”。

  他表示:“我参加最近华盛顿的IMF会议后,对这些紧张的影响更为担心,因为贸易失衡的解体不是一种假定的可能性,而是正在发生。”

  尽管预测汇率有难度,但美联储(Fed)高层官员担心一个微观问题,即如果石油出口国拒绝将其收益再重新投资到美国经济中,美联储最近的降息举措以及明年美国疲弱的经济前景,可能会动摇投资者对美国资产的信心。

  这可能会引发美元危机,推升长期利率和美元资产的风险溢价,并造成降息举措在扭转经济减速方面的作用远远不及预期。

  布雷顿森林体系II

  默文·金、欧元区官员和美国政府官员谈到汇率时提及的紧张局势,均与过去10年发展起来的一种非正式全球汇率机制体系有关。该体系往往被称为“布雷顿森林体系II”(Bretton Woods II),因为从表面上看,它与从第二次世界大战至上世纪70年代各国实行的固定汇率体系颇为相似。在“布雷顿森林体系II”下,发达经济体实行浮动汇率,而新兴国家则对本币汇率(主要是兑美元汇率)进行管理。

  中国和产油国将其贸易顺差再投资,用于购买美元资产,以防止本币升值;令许多经济学家大出意外的是,事实已证明,这一体系不仅持久,而且令各方满意。全球储蓄资金流向美国,造成了全球实际利率偏低和美国消费旺盛的局面。

  每个人都知道,这种局面不可能无限期持续下去。经合组织(OECD)最近警告称,外国投资者不会长期忍受其美国资产的低回报率,并且随着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地位的减弱,他们为美国借贷提供资金的意愿也将下降。

  美国无力维持不断增长的贸易逆差,这对开启美元的跌势起到了推动作用。问题在于,美元汇率只是相对于欧元、英镑、其它发达经济体货币和某些新兴经济体货币下跌。这些新兴经济体是那些比较民主的发展中国家,它们不能为了让美国家庭加大支出,而强迫其人民放弃消费。

  不过,汇率变化正产生与以往一样的作用。美国出口已变得更为低廉,并且在经过相当长的时滞之后,正迅速增长。预计今年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将自2001年经济衰退以来首次下降。

  对美国来说不算太糟糕

  对美国来说,除了一场突发美元危机所带来的灾难这种遥远可能性之外(这正使美联储某些官员感到担忧),结果不算太糟糕。对于这个全球超级大国而言,看到美元失去光环永远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不过,在其国内支出可能受到信贷紧缩和次贷危机影响之际,迅速增长的出口正是美国经济所需要的。多年来,美国首次可以在国际会议上表示,它在减轻全球贸易失衡方面正发挥自己的作用,即便抑制支出并非出自政策本意。对全球其它地区来说,适合“布雷顿森林体系II”的经济体似乎越来越少。

  对贸易账户大体平衡的欧元区而言,美元急剧走软可能导致其贸易逆差不断扩大。尽管这种结果完全可以控制,但欧洲各国消费者和政府或许会试图避免,随着出口放缓,他们可能看到经济增长放缓的局面。欧洲与中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只会变得更加严重。

  在海湾石油出口国中,美元联系汇率制度迫使这些过热经济体让其本币的贸易加权汇率贬值,而其本币升值可能更好。这已造成了进口价格上涨、通胀明显加剧,以及国内的一些不稳定。由于美联储近期降息以刺激美国经济,上述影响已有所恶化。如此放松货币政策环境(传递给本币盯住美元的其它国家),可能造成通胀的螺旋式上升。

  中国陷入两难

  即便是素以购买美元资产来抵消资本流入而著称的中国,目前也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中国当局允许人民币随美元贬值,那么进口价格上涨和国外对其出口需求的上升,可能导致通胀加剧,从而要求政府对经济施行力度更大的行政调控手段。这与政府宣布的目标背道而驰。但如果他们允许人民币兑美元升值,那么他们的1.455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将立即面临损失。外界认为,中国至少65%的外汇储备是以美元计价的。

  IMF的约翰逊表示,大量的资本流入正推动亚洲、中欧、拉美和非洲新兴经济体的货币升值,带来了短期的经济繁荣局面,但如果照此趋势继续发展下去,就很可能造成经济衰退。

  他补充道:“目前,全球失衡看起来比以往更加严重,锋芒非常明显地指向新兴市场。”他建议,在接下来的繁荣时期里,这些国家的政府应该保持坚定的财政政策纪律。

  决策者表示,与美元走低和“布雷顿森林体系II”潜在脆弱性有关的所有问题,都未必在今年或明年导致严重危机,因为在此之前,全球经历了许多此类问题。不过,鉴于全球失衡不太可能缓解(即便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不断下降),全球经济仍有可能经历剧烈的调整。一旦资本流入的盛宴告终,最有可能遭殃的国家将是那些规模较小、更容易受到冲击的新兴市场。

  中国应该升值,并鼓励国内消费

  对于一个陷入危险的全球经济而言,现在必须找到一条穿越雷区的道路。描述这条道路的经济学原理不难,但要想在实践中做到这点却极其困难。美国似乎已有可能增加储蓄、减少支出。欧洲或许不需要欧元进一步升值,但它必须维持其消费者支出的势头,以抵消贸易表现下降的影响。海湾国家应该让其本币升值,以抵消国内通胀的影响,并且进一步消费其来自于油价高企的庞大收益(包括用于进口),从而使居民生活水平提高。中国应该让人民币升值,并让国内消费在更大程度上推动生活质量的改善。

  这都要求结束看似非常成功的“布雷顿森林体系II”。但这是一个未知的领域,并且与石油出口国、中国和欧洲等许多地方的国内政策承诺相悖,以至于结束该体系的政治意愿尚未到位。与全球经济紧张局势得到解决相比,美元不平衡走低带来的结果,仍然似乎更可能是争吵不断和严重的经济衰退,尽管未必发生在2008年。

  作者是英国《金融时报》克里斯·贾尔斯(Chris Giles)

  作者:克里斯·贾尔斯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美元向何处去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