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令强者更霸道,令弱者更倒霉

  ATM 取钱案许霆竟被判无期徒刑,再一次严重打击了人们对于司法公正的信心,一路而来,我们的法律与民意背道而驰简直成了惯例,本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以公平为基础而彰显正义,不到一个月前,周正毅被判16年而喊冤叫屈,二审判决前,他「入住」上海提篮桥监狱,每周家属可探望五次。据说,他每日喝茶看报,过着悠哉悠哉的「牢狱」生活。二审判判决宣布后,他的律师认为判的太重提请上诉,而庭外举着「还我家园」牌子喊冤的无家可归的平民百姓们依然无家可归,法院并未对「非法征地」事项给出具体的审判结果。

  这就是我们的法庭判决,许多时候不能不令我心存疑问:法官做结案陈词时依据的究竟是荒诞电影的剧本还是神圣的法律。

  要是引入陪审团制度,周正毅恐怕会被当庭掐死(事实上即便是这次判决结束后,一些法律专家也认为量刑太轻,应该判处死刑),而許霆则会当庭无罪释放并赔偿精神损失费,过程应该是这样的:控辩双方展示证据,律师展开舌战,陪审团依据自己的良知以及呈堂证供做出审慎判决,现在可以在大街上做个民调,看看普通人的想法,反正我问了我身边许多人,所有人都认为许霆无罪,法院荒唐,走了狗屎运的許霆如果真的要面对法庭那也应是「道德法庭」,而不是关人不眨眼、意志如钢铁的国家机器之法庭。

  还有,我对本次判决的法庭取证很感兴趣,只是目前还没有新闻披露具体的庭审过程,我推测只会有单方的证据,可能会是银行提供了他们的记录:一张印有許取款17万多的明细报表,还有案发当晚模糊不清的取款录像(事发深夜)。一个已经无节制的往外吐钱的ATM以及背后烂的一塌糊涂的银行信息系统提供的报告(烂到发生一百多次错误都不能被发现),还能作为有效证据吗?法官怎能相信单方面从一个已经不可靠的系统里导出的证据呢?换句话说,如果这次判决最终力排众议的执行下去,每个人都将生活在不安和恐惧当中,因为如果有人要搞你,就可以到银行取得你某个晚上取钱时的录像,然后出一份报告给法院,某天早上起床,有人敲门递给一张传票,你于某年月日在ATM上取走了银行××万,然后送你去坐一辈子的黑牢。

  曾经有段时间,我工作地方的工商银行的ATM频频取出假币,最倒霉的一个同事曾经试过取了400块全是假币,他非常愤怒的到银行去讨个说法,结果柜台小姐接过他递上去的四张100块假币,随手拿了张票据折叠了一下,将钱捆在一起写上:假币没收,然后要他回去等消息,他只好垂头丧气的自认倒霉,生了一会气,想了想,的确是没法取证了,用户无法证明假钱是取款机吐出来的,哪怕取款机就在柜台旁边。也就是说,无论多取、少取、取到假钱,证据都在银行手里。

  法律不能给普通人带来安全感(甚至带来恐惧和不安),不能体现公平、彰显人人心中皆有的那么一点点的正义感,那么它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让我们简单的回顾一下:在法律的神圣魔力下,21岁的聂树斌被控以强奸杀人的罪名枪毙,十年后真凶落网,佘祥林被莫名其妙的关了十几年,直到那个「被他杀人碎尸」的精神病妻子自己走了回来,高莺莺坠楼四年后,她的内裤上查出了父亲的精斑……这些被侮辱者和被伤害者无一例外都是真正的弱势群体,强大的法律武器逐渐表现出一种可怕的倾向:令强者更霸道,令弱者更倒霉。

  令人悲哀的是,这样的法律思想竟是我们的传统之一,几百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了以这样谨小慎微自认倒霉的姿态面对作为强势的官府、衙门、法律,更令人悲哀的事,只要这样的事情没发生在自己头上,大部分人都觉得我们一直在进步,生活越来越幸福了,而当祸事无端降临,又忙着恐惧、自怨自艾,来不及思考了,这一切,想想都沉重,不如看看这首滑稽可爱的打油诗:

  我有一方便,价值百匹练。

  相打长伏弱,至死不入县。

  唐五代时著名打油诗人王梵志教育我们,与人打架时,先服输认软,而宁死也不要入县衙打官司,一阵风都能轻易把人刮进大牢,再想出来可就难啦。

  作者:毛茸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令强者更霸道,令弱者更倒霉 浏览数

7 条评论 »

  1. 苏月 说:,

    2007年12月29日 星期六 @ 18:31:43

    1

    这个报道我也看了,米有想那么深刻,不过再此~受教了
    有收获

    回复

  2. 小小 说:,

    2008年01月04日 星期五 @ 04:58:13

    2

    我也取出过假币!好多次了,总共损失了400块。也是在工商银行取出来的。他们是不是在洗钱啊

    回复

  3. 小小 说:,

    2008年01月04日 星期五 @ 05:10:48

    3

    法律是在一个社会的道德标准上制定下来的。看看我们国家的法律的制定和执行就知道这个国家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样子的。中国就回喊口号,说空话。学校里教的学生怎么讲文明懂礼貌还有一大堆的政治理论,儒家思想。但到了社会上这些孩子们会看到真正的状况是什么样子的。

    真不知道中国在这种扭曲的社会环境下怎么能够持续发展下去。政府能不能一直这样控制着经济的发展,维持表面的和谐社会。那些什么建立和谐社会的口号让人觉得可笑。

    回复

  4. 胡忠胜 说:,

    2008年01月07日 星期一 @ 15:39:15

    4

    司法公正是一个社会公正最后一道防线了
    中国呀!中国!什么时候能实现这一最基本的目标呢,
    都说台湾政坛腐败,乱。其实我觉得挺好的,一个法院居然敢起诉当权者的亲人甚至当权者本人,这本身是就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前一阵子,美国媒体爆料美国政府窃听百姓的电话,弄的布什焦头乱额,我想到了咱们中国,如果是国家安全局想窃听老百姓的电话还会不会有这样的隐私权概念。我甚至认为不用中央的,就是一个县长他想窃听本县人的电话也是能做到的!此类的,很多,
    我以上说的,只想表达一个意思,中国的权力始终凌家于法律之上,这样的法律能公正吗?
    唉,都不想说了,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社会在缓慢的发展,虽然这速度很慢。

    回复

  5. sy2370 说:,

    2008年01月15日 星期二 @ 02:35:31

    5

    中国的法律是弄权着的游戏手柄,对于寻常百姓来说大多是可望而不可及——目前还是这样。但愿以后会好一些!!!

    回复

  6. 小蜜蜂 说:,

    2008年01月17日 星期四 @ 06:11:58

    6

    在下生于香港,在那里生活了30多年,从来都不用害怕任何政府官员,哪怕是警察甚至香港总督,就算触犯法律也不怕,因为那里的法律比较平等,在法庭未定罪前你不是犯人,如果控方拿不出充分证据就要放人,法律精神是宁可放过100个有罪的人,也不可以错判一个无罪的人。

    可是从97年回大陆做一点小生意开始,我就生活在诚惶诚恐之中,随便一个小小官员都可以找你麻烦,因为国家法律对任何事都有非常明细的规定(馒头也有国标),这些多如牛毛、层出不穷的法规就成为地方官员捞钱、整人的生财利器,要拉要锁,只凭这些小官的心情,不过只要你有钱、有关系,很多违法的事情都能过关。

    在香港开一家公司只需要到工商处填一张表,拿一个商业登记证就搞定,在大陆就不用我多说了,可是大家知道为什么同样一个小事情,真的非要把它弄的这么复杂不可?

    有些条例非常严格到位,原来就算你按标准做到,也要另外花钱才能办得成,后来知道有没有按标准其实不重要,反正做得再好也可以找到条例罚你。这令我感到非常悲痛与无奈,解放后的新中国并没给穷人带来多少喜悦,除非你能当官或成为富人,否则你就要面对跟古代穷人一样的待遇,“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大夫” 是说贵族与平民的分别,所以既然改变不了制度,就唯有改变自己,一时变不了的,请静静的 “享受“ 吧!

    小弟因为 “吃不到的葡萄” 的心理作祟才写此文,已做好心理准备,如果得罪了某些权贵而被算帐也认啦!

    回复

  7. wanshan 说:,

    2008年08月29日 星期五 @ 16:28:00

    7

    楼上的我就顶你 说的太经典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