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群:幸福的中国女人

  说中国女人曾经最可怜,也许不很确切,但说中国女人曾经可怜,却是不容置疑。

  解放前的中国几千年历史,谓之是中国女人漫长而辛酸的血泪史,是绝不为过的。那时节的中国男人——特指旧中国有钱有势的男人,是从不视女人为同类的,更没心存与女人平肩之人念,他们如禽兽一般对待女人,奸同鬼蜮行若狐鼠,而视其手段手法就更是刁滑奸诈。

  为实现女人屈服于自己之意图,更达成女人依附并乖乖听命于自己之目的,这些狗彘不若的衣冠禽兽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或一些鸟毛权力就刻意赞美、“宠幸”那些合乎自己所划定“标准”的女人,尽量抬高其“身价”,以这种卑劣手段把自己的衡量标准强加于女人,造成女人宠辱若惊而产生相互间的恶性竞争,使得女人一盘散沙般各自孤立、自私,再无法矜持于自珍、自重之洁身自好,从而迫使女人非但彻底迷失自我,更完全失忘于女人固有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

  当然,单就这样的一个手法而言,也并不足以说明了使用者的真正可怕,因为,同是一种手法愿望不同结果也就截然不同,关键在于:实施者应自己的图谋而设置的是什么环境、树立的是什么榜样、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旧中国男人为女人所设的竞宠场,是妻妾及各种类型的娼妓;为女人打造的标准是:“三寸金莲”与“梅花体态香凝雪,杨柳腰肢瘦怯风。”而其手段就是最能引起女人切身感知直接而明显利益得失的力捧与几近于明码的标价。

  “三寸金莲”,“梅花体态香凝雪,杨柳腰肢瘦怯风。”大致可算是旧中国的一绝了,从中也不难看出当时旧中国男人的变态、残忍与工于心计。

  三寸小足?恐怕任谁都能一眼看出其险恶用心。脚至三寸,站立都成问题,何况走路?而更为可怕的是“香凝雪”与“瘦怯风”。“香凝雪”当是肌肤失血后的苍白如雪,而“瘦怯风”该是风一吹就倒,或被风一吹就会随风飘起。一个人如若被折腾到这副模样,能否存活都相当堪忧了,岂能为人榜样?为至美?

  虽然这也很能推说是描写的总难免有点儿夸张,但通过这种委婉“赞美”,目标与方向岂不终是巧妙地为女人指定了?况且,中国人人多貌杂,真有心精挑细选出几个无论是外貌还是质地近似于什么模样的都绝不是件太难的事。而不择手段的中国男人自然心知肚明其中的道理与效应能量,因此,他们就不时地力捧起一二个似是而非的活标本以作女人的终极榜样,来混淆世人视听,致使女人直感男人心目中的“最爱”而倾力为之奋斗。

  傻傻的旧中国女人实在是善良又懦弱,根本没能看出男人的险恶用心,一开始她们就已入了男人的圈套中了男人的奸计,甚至于一些“沦落”为娼妓或近于娼妓的男性玩物,竟然也已不再以为耻反而因为自己的能够用相貌或肉体换得“一口饭吃”或“人前光彩”而自以为就得到了胜人一筹的殊荣,更有甚者,其中的一些笨笨的女人在男人的“帮助”下竟然凭此还很想当然地产生了女性的地位提升了的可笑想法。她们实在已被惯耍手段的男人欺骗、迷糊得连自己的之所以活着都已没法再明白了,天真的认为,男人要她们相互竞争是取动物的优胜劣汰之意,是在为她们着想、为她们好,为她们把拙劣的女人从女人队伍中彻底地“清除”出去。

  于是,傻傻的旧中国女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咬紧了牙关含着眼泪用长长的包脚布把自己的脚死死地裹紧了,使之停止生长发育而形成畸形。为迎合男人的“香凝雪”和“瘦怯风”的“审美观”,她们更是像疯子似的不考虑年老以后将会面临的恶果,少吃少睡把自己弄成皮包骨头,“楚楚可怜”,来争宠论价。

  不过,也幸亏当时同国外的沟通尚少,旧中国男人还不知道其时的外国女人已“先进”到连外貌作假都成为了时尚的境地,甚至一些长得其实很正常的外国女人竟然也会心甘情愿吃药、打针、作手术,以便使自己能拥有所谓的“无上美”——性感!——此字眼至今尚不得而知其释义究竟何解,——使人遏制不住性欲?抑或浑身弥漫着强烈的性气息?否则的话,按好的学不会、坏的一学就会的中国男人之变态,岂会不变着法儿怂恿中国女人也争相把自己搞得面目全非真假难辨来博男人一笑?甚至吃足苦头吃药、打针、动手术也同样义不容辞?

  新中国的成立,开始改写中国的历史,延续了几千年的男尊女卑历史也嘎然而止。毛主席亲自领导下的中国共产党,扫除了一切妨碍中国进步的肮脏、丑陋、邪恶,也消灭了任何可能会导致社会不安定的不平等因素,其中就包括了铲除娼妓这颗社会毒瘤与废除一夫多妻而实行一夫一妻制。

  可以说,中国的解放,受益最大的就是妇女。

  几千年来,首次有人帮助她们挣脱了世世代代套在她们身上的沉重枷锁和不解束缚,她们第一次能以人的姿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以智慧为重而不再如玩偶般的被人以貌取人,也不再趋受金钱与利益的丝毫影响,更不会再源于社会黑暗而掉进沦落为娼妓及男性玩物的火坑。她们在社會主義新中国里,能尽自己的意愿自由选择自己的路,充实自己,爱自己的所爱,在祥和的氛围、平等的环境中,与所有的人一样,充分享受生活赐予她们的自由、平等、乐趣和幸福。

  从苦难深重的地狱走进温暖如天堂的中国女人,幸福的中国女人。

  本文说明:此为早期忆苦思甜之妇女翻身得解放作品。不意日前翻箱见到,顿感重温过去的东西也别有一番滋味。源于时代、环境的不同而致成的立场、思想和观点的迥异,以及那年代人的强烈得完全超乎于今人想象的爱憎分明程度,实令人观阅之余恍有聆听隔世之音的感觉。

  作者:周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幸福的中国女人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Shirly 说:,

    2008年08月08日 星期五 @ 16:48:04

    1

    作者這篇文也有些許可愛 可惜沒看到其他鼓勵
    也但願中國女性投身政治改革的比例也能如她們在人口中的比例一般
    祝福現在和未來中國女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