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新闻网:谁会成为互联网“烈士”

  死亡之路被眼下的上市风潮暂时搁置了,这是中国网络经济最难以言状的时刻,本有希望成为烈士的搜狐抓住了上市救命草,机会阻碍了窘迫,噪音成了大音,我们仍然盼望着烈士的出现

  第一部分

  搜狐在7 月12日的上市改变了一个命数。

  随着中国互联网三巨头新浪、网易、搜狐相继成功地在海外上市,这种“看起来很美”的上市风潮,使正在饱受挤压的国内网络泡沫经济危机一度在表面上走向缓和,第一代ICP 争先恐后地逃离了可怕的灭顶灾难,他们在资本市场上用来之不易的美金赢得了喘息的机会,而相比之下,第二代、第三代ICP 们将依旧在恐惧和战战兢兢中向上市自救和倒闭破产两条路奔去。

  一条启蒙之路

  死亡之路被眼下的上市风潮暂时搁置了,这是中国网络经济最难以言状的时刻,本有希望成为烈士的搜狐抓住了上市救命草,机会阻碍了窘迫,噪音成了大音,一场艰难的洗牌战没有带来应有的成果,只是灾难留给了一起步就用金钱武装起来的第二代ICP 们。这场本应该很迅捷的生死之战由此被拖后。

  一直到今天,中国互联网仍然在误读概念中成长,在两个互联网概念的启蒙者那里,我们仍然可以清晰的看到,从“成功的失败者”张树新到“数字英雄”张朝阳,从ISP 到ICP ,最大的变数仅仅是资本运作的杠杆起了作用,使胜利和失败在一线之间发生了改变。但近乎一致的是他们都没有给我们带来实际可行的互联网商务模式,而依然只是一个概念。在两个启蒙者这里,一个是“中国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前1500米”,一个是“狐狸的脚印————足迹遍及每一天”,这种口号是如此的激动人心却又是如此的无力,使得他们的作用只能是起着悲壮的互联网启蒙意义,而并不能成为后来者学习的范例和生存法则,甚至相反。

  瀛海威的今日沉默,是对中国非商业模式网络生存的一次悲壮实证。最早的网络公司们纷纷以自己最大的却也是微薄的力量培育了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日渐壮大,他们无私的给予了网民们对internet世界的给养,我们至今依然能感觉到他们的体温。但到今天,他们的绝尘而去则是在互联网自然生存法则下的必然结果,而另一个启蒙者————搜狐还是上岸了,他们藉着张朝阳的美国留学背景,藉着成功的资本运作的模式,藉着方兴未艾的中国概念,踏上了纳斯达克的行程。

  本应该相继沉默、最终成为烈士的搜狐却一夜之间又成为了说不清是成功还是失败的英雄,6 个月后的纳斯达克会说真话。

  生与死,成功与失败对于internet事业都是暂时的,但从瀛海威到搜狐,他们的启蒙作用对发展中的中国互联网来说是意义久远。

  烈士的意义

  就在几天前,在东四的一家酒店里,来自中国各大传媒的财经记者们聚集一堂,商量着下一个死者是谁。引起大家感兴趣的不是刚刚死去的那些寂寂无名的小网站,因为这些小网站死得再多都并不能引起业界的震撼,倒是亿唐关闭深圳办事处引来的“亿唐倒闭事件”引起了媒体和网民的哗然与骚动,他们就像嗅到了腥味的猫儿那样激动和异常,那几天满世界都是关于亿唐倒闭的谣传。

  由此看来,温和的洗牌没有任何动人心魄的情节和意义。中国互联网的大发展就需要大流血来换取它前进的一小步。不要轻易理解中国互联网“烧着美国人的钱,发展中国人的网络”,我们的确是烧美国人的钱,但那不是白给的,是预支的,是要高度回报的,同时在这过程中还要为美国的网络设备供应商们提供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个代价对于中国的IT界来说是极其昂贵的,这也使得无论是评论界还是业界都清醒的认识到:网络泡沫必须挤出来。

  但谁是泡沫,相信到处煽风点火的网络公司们谁都不肯承认。

  眼下对烈士的关注高于对网络成功者的关注,并非是我们心里扭曲,烈士的意义就在于它是我们发展中的先驱者,会使我们警醒,会让我们的脚步踏实,会将这个领域发展为一个实业的能够成为高速发展的新经济领域。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需要烈士。谁会成为烈士?

  我们起初以为搜狐会成为烈士,我们一厢情愿的将搜狐放在烈士的阵容里。我们的理由太简单了:搜狐在中国互联网的发展中够风光了,连张朝阳在北京蹬“风火轮”在广州“蹦迪”都成为各大媒体争先报道的事件,他还争先恐后的争这个第一那个第一,到头来还老老实实的说他每年的利润是尽赔几百万美金,至今还没找到赚钱的商务模式,简直就是又风光又老实,他不死还谁死?懂美学的人都知道,都到这程度了,不死都不够完美了。你看看戴安娜王妃,死得何等壮烈又何等优美。

  哎,他还就是没死,我们真为他难过,互联网世界不会有完美的事,看来我们还要耐心的等下去。

  下一个可能的目标是谁?

  在这个夏天之后,小网站的死亡会成为我们茶余饭后的一件清闲的谈资,这不,目标是成为类似AOL 规模的“中国在线”的中国国情网,规划宏大,据说光编辑就要招达1000名以上,还不在7 月11日关闭了,还有几天前上海一群老网站相继死亡,他们死得多少有些不值,是那样悄无声息,除了业界的专业人士之外,连死讯都没几个人知道。他们当然不是烈士。

  烈士至少应该有些功绩,至少会为我们这个迷乱的互联网世界提供一个足够警醒的案例,而这种出师未遂身先死的例子,仅仅是使得几个网站的CEO 们空自伤悲。

  接下去,E 字辈的死亡,该是中国互联网发展里程中的大事件。

  在夏天正热的京城,这种迹象隐隐可见。

  见诸媒体的网络评论家文章普遍认为:“亿唐关闭深圳办事处事件”绝不是偶然,7 月刚过,亿唐网站公关部就在最忙碌的一周度过,他们北京的工作人员连续几天约见记者,发表郑重声明,主要内容有4 点:1 、撤消亿唐深圳办事处是公司正常的商业行为,不是员工集体辞职;2 、亿唐有很多钱;3 、北京办事处没有搬家;4 、业务开展很顺利。中心意思是“我既没有倒闭也不会倒闭!”亿唐此举是因为最近许多有关它的传闻。前一段时间很多媒体预测现有网站大部分将会在年内倒闭,而有关亿唐的传闻就更盛。

  风起于青苹之末

  而几乎不约而同的是,据来自业界的消息,另一个烧钱的E 字辈大佬e 龙将是下一个动荡的目标,e 龙在看似赚钱的商业模式下,实际上在玩着高跷的动作,巨额的办公成本支出和在国内九大城市的烧钱广告,乃至于将财务状况恶劣的传统行业公司包装成盈利公司都在证明e 龙在网民和投资人眼皮底下玩火。

  E 字辈几乎一个模样的管理模式在貌似平静的背后蕴含着极大的灾难,他们或者拥有MBA 背景,或者在投资银行或者在咨询公司工作过,但这并不能表明他就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和高超的技能。这些“海归”们都很年轻,几乎没有任何工作经验或者就是工作时间不长,在原公司的职位并不高。而且咨询公司和投资公司的业务和网站的运作有本质的区别。更重要的是在经过不断烧钱的运动中他们并没有积攒起足够的管理经验和商务模式,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他们中会有成为烈士的。

  现在只有他们符合做烈士的条件。

  他们中应该出现烈士。鲜花与烈士

  苟活者已成为泛互联网概念的群体现象,死不了也活不好。这样的网站太多了,大大小小的,遍布了中国大江南北,他们是构成网络泡沫的主要成分。

  先从门户站点看起,华尔街的分析家几乎一致的认为:纳斯达克只能容得下3家中国概念的门户网站。而作为南中国最大的门户站点21cn 来说,这是一个痛苦的消息。有着电信背景的21cn现在秉着务实却不无投机的成分运作着这个门户网站,成立已有一年半的21cn到现在都没法让网民们看出他除了电信服务之外的主打内容,其掌门广东省电信局副局长陈嫦娟曾经在公开场合谈及21cn目前最大的特色还是在于其基于电信背景支持的免费电子邮箱,其余的内容服务久缺可圈可点之处。可以预见,如果21cn在其内容建设方面继续奉行其沉闷是金的原则,没有新的突破,它只能是大树荫凉处一株孱弱幼苗,即不会轰轰烈烈地当一回烈士,也不会成为振臂而呼众者应的互联网巨擎北斗。

  当网络泡沫经济日渐成为人人喊打的今天,当没有多少商务模式的搜狐都成功到纳斯达克上市圈钱的今天,当一个个只会花钱却不会挣钱的互联网公司却租住着中国首都最贵的写字楼,做着面子十足却无多少实际效果的工作时,真的是需要一个极具有烈士水准的网站为互联网公司的倒闭潮开道。

  如果他出现了,我们应该给他鲜花和掌声,继之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为他送行。

  第二部分

  三个烈士之假定

  一部电影里如果有人必须死去,只有那些大英雄或者具有某种英雄主义情结的人离去最能让我们黯然神伤,也只有这样电影才会有高潮。现在即便是千万个小网站倒闭,也无法提起人们的胃口。而且这种倒闭现在每天都在发生,它已不能引起我们丝毫兴趣。

  也许所有的观望者更愿见到的是那种在融资期间风光无限、在烧钱战役中玩火光冲天、成天想着争第一的大型网站的倒闭。

  只有这种烈士的出现,中国互联网发展的里程才会落下一个帷幕接着又掀开另一张大幕。

  在虚拟世界流行了很久之后的今天,让我们再次虚拟一下:假定会出现这样三个烈士,互联网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圈地运动之死————e 龙

  如果E 字辈出现烈士,最近颇有点烦的亿唐将是一个很好的假设者,但亿唐这种管理结构单一的、由学生领袖担纲的网络并没有代表意义,真正算得上E 字辈“大旗”的应是e 龙。

  我们不妨从e 龙的管理团队来分析:由华尔街年仅29岁的投资银行家唐越出任董事会主席,由哈佛大学的遗传学准博士、29岁的张黎刚出任首席执行官,由具有短暂IDG 背景的黄飞燕出任市场总监的e 龙,看起来的确有些中国泡沫网络的梦幻组合的阵势。

  假定e 龙成为烈士,对中国互联网来说,意味着投资银行家与狂妄书生合谋的高歌猛进的互联网模式成为过去。以烧钱起家、在中国的9 大商业都市一路高歌并且连续展开疯狂收购的e 龙,在虚拟着赚钱模式的前提下,大规模地在中国互联网展开了“圈地运动”。

  只要e 龙的投资一日难以为继,它的城市战车就会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哗啦啦倒下,在政府背景和旅游机构一哄而起、旅游网站满天举旗的今天,只有e 龙人知道它的旅游电子商务到底能赚多少钱。

  e 龙成为烈士,会使中国互联网仔细练好内功,做些更扎实的工作,从此告别烧钱的“圈地运动”,而使网络的运行走上正常的轨道。

  满天洒钱之死————tom.com

  从年初无数香港人口中念叨的“tom 、tom 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的全港岛追捧的热潮,到帮张艺谋的《幸福生活》选美眉的超级做秀,tom 以其无人可比的雄厚资本风风火火一路赶来,不管多少人指责这个网站乏善可陈、活脱脱一个个人主页,可在用钱说话的今天,tom 真正做到了一呼天下应。

  有钱又能怎样?收购又能起什么用?想象一下吧,你收购了一大框烂桃烂杏的能卖给谁?

  即便是tom 第一季度亏损4000万,李家眉头都不皱一下,那又怎么样?财大气粗未必能在一个满世界想发财都想疯了却还没找到金子的地儿,你就能找到更美妙的赢钱方式。

  千万别忘了,新浪董事长姜丰年说:香港是世界上最投机的地方。

  在迟迟不能赚钱的情况之下,香港市民的投资热情会长久吗,到时会是另一番情景,满港岛的人都在唱:tom ,tom 我恨你,害我吃了药老鼠的米。

  tom 成为烈士的话,祸不会出自长实、和黄、盈动烧钱之举,而在于烧钱之后tom 会否给投资人带来收益。香港人的务实精神是一个定数,很久以来,李嘉诚更像一个捞实地的围棋大师,他决不会为了一个小tom 把和黄长实的资本市场的信誉弄砸了,赔本赚吆喝的事千万不要往李超人身上想。

  tom 成为烈士,可以让那些成日价就像捡垃圾的垒网站者们也死了心,没有那么多闲钱等着去为你扫雷,该自戕的就让它自戕吧,从此中国互联网也少了些垃圾山。

  概念网站之死———中华网

  中华网从上市之初日涨1200% 、突破百元大关,到今日又回到发行价,纳斯达克是如此的公平。

  这也让后来者如新浪、网易、搜狐们解恨不已。

  时至今日,无论是技术的追捧者,还是游走于社区的飞虫们,都无比认同中华网是一个巨大的门户————一个什么也看不出来的门户。如果今天它还在100元上下浮动,那美国的股市比中国股市也好不到哪去,都是模糊一片。

  假定中华网成为烈士,“中国概念”将成为谁都避之不及的上市关键词,纳斯达克也将少了许多苍蝇的嗡嗡声。

  谁赚了互联网的钱

  在互联网汹涌的浪潮里,谁真正赚到了钱?网络公司没有赚钱,这已经有了定论。那么谁在乘机捞取大把的钞票?

  1 、网络设备供应商们

  谁赚钱了,肯定是SUN 、IBM 这些网络设备提供者,他们满天的广告恨不得将烧遍中国的.com每一个角落。

  2 、高级写字楼

  网络公司虽然不挣钱,但花钱可是把好手,他们都住在最高档的写字楼里。北京嘉里中心、国贸大厦,反正哪高级往哪去,于是乎写字楼大把钞票进账,忙得不亦乐乎。当互联网泡沫渐渐退去,高档写字楼也从惊喜变得谨慎,先要看网络公司的实力才点头。

  3 、公关公司、媒体、记者

  网络公司财大气粗,公关媒体的事当然不会自己来干,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一半网络公司找个公关公司替自己操作,公关公司也可以不愁没饭吃了。在注意力经济的时代,不树立自己的品牌怎么生存?硬广告,上,软广告,上,上你没商量,曾经在北京最热的媒体————北京青年报一期的IT周刊上同时看到4 篇与chinaren.com有关的新闻稿,其操作手段不言自明。

  与IT相关的版面不停扩版。还拿北青报为例,去年就在原来已有“IT周刊"12个版的基础上又在周一的”财富周刊"上加了“网络时代"12个版,IT与网络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不上网的都知道搜狐

  搜狐在最初张朝阳喊出“注意力经济"的时代倒是集中了不少眼球,可也成了业界的笑柄————不上网的都知道搜狐;亿国打出的电子商务模式更乡土化得不成样子;亿唐已经岌岌可危;e 龙的大笔烧钱也很快难以为继了;想想后面还有谁?

  而刚刚出版的一期《南方周末》上我们看到,中国网站的确希望离美国远点。好,我们来搞中国特色:易趣的发言是“我们是电子商务公司,网络是工具,电话也是工具",梅林正广和用黄鱼车给当地市民送大米;而亿国据说部门经理以下的员工每天都有送货业务。

  这就是适合中国的互联网商业模式?方鸿渐有句名言:中国人厉害,外国的东西,来一样毁一样。我们都希望互联网能做到既与世界接轨,又符合本土特色。可几家第二代网站的领头羊都没有给我们作出榜样。就义倒计时

  如果互联网事业的确需要先驱者,那么这个先驱者该何时走来,才会给我们最深刻的警醒?

  目前所谓的第二代网站,基本上都是在1999年成立的,那时似乎是美国的风险投资家大把洒钱的时候,几家E 字辈的烧钱网站都是在此时完成融资,这个时期一个计划书套来的钱如果不以Dollar为单位或低于百万都会被人视为失败,再加上大家刚刚见识了海外的网络股在NASDAQ叱咤风云,以及中华网在美抢先上市后作为中国概念的网络股被追捧的盛况,一时间,许多那时离职跳槽的人几乎都投奔了网站,做个.com人风光无限。

  这样的热潮持续到今年4 月,各传统媒体在不遗余力的跟风炒作了很久之后,突然调转风向,开始反思。在这时,Sina在海外上市的第二天,Nasdaq崩盘。虽然后来Sina逆市而上,但引起的连锁反应不能低估。这时人们耳边才又想起王志东在年初说的“下半年将有70% 网站倒闭"并非在哗众取宠,而是越来越像是真的了。

  在4 月到7 月的日子里,所有人都在观望,隔不久就有类似“网络从业人员闻风而逃”的标题见诸报端,.com内人心惶惶。业内人士大搞分析预测,比谁能活的更久一点。随着6 月底7 月初,两家重量级的ICP 搜狐和网易在美国上市,抓住了救命稻草( 一如上市就跌破发行价的网易CTO 丁磊所言:上市就好) 。大家剩下的就是等待,等待着先驱者的到来。

  这个日子肯定不会太远了。

  2000年的冬天,严寒的天气下会有冻死的烈士。

来源:无锡新闻网

  作者:无锡新闻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谁会成为互联网“烈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