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县制改革刻不容缓——有感于西丰“一把手”的无法无天

  辽宁西丰县委书记张治国因为一商界人士不听话就声称把他们家的企业从西丰县“抹去”,又因为该女士编短信讽刺张书记,就被判诽谤罪,更离奇的是,《法人》记者朱文娜因为报道了以上故事也遭到西丰县公安局诽谤罪立案,当地公安来到法制日报社要拘人。

  诽谤罪是自诉案件,这是法律常识。但张书记及其打手们完全不顾法律尊严,居然要进京抓拿记者。此案得以广泛关注,相信西丰县书记的问题不难解决,但是,我们有必要深入挖掘,为什么从彭水诗案等类似这样的诽谤案到处出现?为什么张治国们如此无法无天?为什么中国的腐败那么严重?为什么上访问题那么严重?这实际上都根源于同一个问题——权力只对上负责不对下负责的政治体制。

  一把手的权力来自上面,所有的事情都是“一把手”负责,这样的体制注定了县委书记是老大,公检法司是打手,乡镇党委书记是兄弟的格局。老百姓有了冤屈简直告状无门,人大不为人民说话,法院也不代表公正,只有他们的冤情引起了上级的上级的重视,才会得以县老大的重视,所以上访问题自然积累很严重。虽然下派干部偶尔能缓解矛盾,但普遍来看,“官场”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场”,很难有人出淤泥而不染。

  必须建立对公民负责的行政体制、人大体制以及对法律负责的司法体制,社会才可能真正公正和谐。行政权力必须直接来自人民选举,这样的长官才会主动地发自内心地关心群众,只有直接选举才能把基层社会的政治家选到官员的位置上,他们本身具有很高的公信力,他们擅长摆平各种社会矛盾,化解纠纷,维持社会和谐。人大代表应当通过公开竞争选举,没有开放的竞争,就没有真正的选举,只有竞争性选举,才能把热心公共利益的人士选到代表的位置上,他们直接受选民约束,当然会主动约束政府权力,主动维护选民的利益。司法应当国家化,应当代表国家法律维护社会正义。司法应当独立于地方权力,法官应当独立,建立一套确保法官独立和尊严的制度。

  30年前,中国开始了经济体制改革,带来了中国的繁荣富裕。现在,与和谐社会最不相适应的是官僚系统,是与市场经济、多元化社会不相适应的政治体制。中国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文明国家,关键看我们能不能迈过政治体制改革这个坎,和平迈过了,中国将继续前进,如果一味拖延耽误时机,谁也无法预料中国将来会发生什么。中国到了推动基层政治体制改革的时候了,局限于县级,并且从试点开始,这是对中国负责任的思路。2008年,我们期待着改革的真正突破。

  作者:许志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县制改革刻不容缓——有感于西丰“一把手”的无法无天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胡忠胜 说:,

    2008年01月17日 星期四 @ 15:30:18

    1

    许先生,抑或是许老师。我是一名学生,我来至河南罗山县.
    您的治国方案很美好,我一直也有这样的想法!
    就是有点乌托邦(在目前的一党执政的情况下)。你说的,无非就是,三权分立,基本上是美国模式,说实话我很羡慕美国模式。但共产党是既得利益者,尤其是政治改革攸关他的根本利益,政治改革之所以这么难以进行,其实就是共产党把一党的利益放在老百姓的利益之上,党中央也想治理腐败,治标。奇虎难下,如果真的严起来,全国有几个当官的是干净的,包括中央的。治本,又怕危机其统治。
    现在腐败真的老百姓对共产党丧失基本的信任,丧失了不少的民心,尤其是县以下的。这样下去,对共产党也是不利的。现在老百姓对党还是有一点期待的,起码中央还是可以让人信赖的。共产党应该在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进行取舍了,治一下本了。 司法独立,我认为不会对共产党一党独裁的地位构成威胁,只不过是让当权派有所忌惮罢了,我想如果中央领导人有足够的魄力,这个还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基层的腐败会大大的减轻!

    回复

  2. 迷茫 说:,

    2008年01月18日 星期五 @ 03:03:29

    2

    今天偶尔看到这个6.11事件的报道,让我对中国“民主”“法制”有了更深层次的了解

    真实镜头 河北定州武装冲突事件冒死拍下的场面
    “政府人员雇佣黑社会殴打无辜的农民”(此为引用)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wNzYyNjQ=.html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