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季平:“夺命春运”里被严重漠视的草根利益

  铁路部门春运客流主要有民工、学生、探亲三大群体构成,而以前两类为重点。现在国家及有关部门对春运的关注,主要放在票价和加开车次上,但对如何使这些低端乘客既能走得了,又能降低他们的乘车成本,考虑得很少。

  1月13日,安徽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大三学生冷静,在芜湖火车站拥挤的人流中被挤下站台,被没有停稳的火车当场轧死。1月14日,湖南省长沙百余有票学生被赶下车,原因是列车超员。(《广州日报》1月17日)

  过去我们在媒体上经常看到“带血的煤”、“污染的水”,现在又多了一个“夺命的春运”。

  在一个现代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社会里,人们出门乘坐火车也要冒着生命危险,这样的现状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的铁路部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果仅仅把责任归咎于发生问题的车站安全管理不到位,那就太简单了。表面上看,也许是直接原因,但我认为深层次的因素是铁路决策部门,近几年来,把主要精力、财力都大量地投入到火车提速、城际快车、高速铁路的建设或运营上去,为高端客户服务、赚取更多的利润,而在如何为农民工、学生这样的低端乘客服务上,采取的措施很少,甚至每一次提速、每一次技术进步,低端乘客都会遭遇被取消停车站、票价提高、候车条件差、车上服务差等。总的感觉是,“人民铁路”离社会底层的人越来越远。

  公正地讲,铁路部门春运客流主要有民工、学生、探亲三大群体构成,而以前两类为重点。现在国家及有关部门对春运的关注,主要放在票价和加开车次上,但对如何使这些低端乘客既能走得了,又能降低他们的乘车成本,考虑得很少,有时候还借春运之机,采取取消折扣价、增开新型空调车或D字头列车等票价较高的车型,以增加收入、获取利润。铁路部门这样的举措,与低端乘客的想法是相悖的。这一群体中,因平时收入较少或没有收入,对铁路部门的要求是:票价低,走得了,至于“舒适”则被视为“太奢侈”而不抱期待。但是,铁路部门对低端乘客的这些心理,是很少采取对接措施的。比如,对那些客流比较集中的管内短途客车,有人建议铁路部门适当安排没有座位的车厢,以增加客容量;售票凭身份证,采用实名制,以防止倒票;出站不再验票,以防止拥挤等,这些使低端乘客受益的建议,很少听到铁路部门的回应。

  我国在外打工的农民工,和在外上学的学生,都是数以亿计。铁路春运每年的客流都高达20多亿。虽然这些低端乘客很难给铁路部门带来巨额利润,但由于我国的民族文化和传统影响,春运现象在相当长时期还会存在,铁路部门应当采取措施改变低端乘客乘车难状况,尽最大努力避免造成严重社会问题。有铁路部门官员称,在我国大量的时速300公里以上高铁建成以后,春运期间乘车难状况会有所改变。我认为,到那时,昂贵的票价会把一大批民工和农村学生挡在门外,这一群体还离不开经济型的“绿皮车”。那种把解决春运乘车难的方式寄托在“高铁”上的策略是不现实的。

  按照“木桶”理论的原理,无论是铁路部门的总体决策,还是单纯就每年一度的春运而言,如何更好地为大量的低端乘客服务,解决这一群体的出行问题,目前和今后一个阶段都是铁路部门的一块“短板”。这块短板不“加长”,其整体功能必然受到影响。建议有关部门重视这一问题;同时,解决这一问题,也是广大低端乘客的期盼。

  作者:李季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夺命春运”里被严重漠视的草根利益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小蜜蜂 说:,

    2008年01月19日 星期六 @ 02:54:43

    1

    自从改革开放便已经出现这个春运问题,日趋严重,政府在这个事情做了什么?他们离乡别井除了为自己也同时为国家做出贡献,只想回家团聚,却买不到票或用超几倍买黑市票,为何政府可以容忍这些不法分子利用职权自肥呢?谁都知道的事情,为何政府却不知道?还有什么借口吗?为什么伟大的社會主義能够容许这些特权分子公然地剥削普罗大众?是否你不用买票或有钱坐飞机就不管穷人呢?你羞耻不??

    回复

  2. 诗意田园 说:,

    2008年01月19日 星期六 @ 14:48:11

    2

    提速、提价还是提高服务?
    高速铁路给人以距离感,是与铁老大的距离感,在他面前,在漂亮的高速列车面前,普通老百姓一个又矮了几分。提速是提价还是提高服务,还须听其言,观其行。春节乘车高峰时,听说有穿了成人“尿不湿”才敢上车的。垄断就是好啊,生意好成如此,世间少有。10多年前,乘站(不是乘坐)火车20多小时的经历记忆犹新。上不了厕所,喝不了水,挪不了地方,歇不了脚。因情绪烦躁,身边的乘客终于爆发了流血冲突。这么多年过去了,市场化改革也深化了,市场也丰富了,还有成人“尿不湿”卖了,就是不知道铁老大什么时候市场化。
      由此让我想到冰箱的功能。冰箱是用来节约时间的,不仅仅是用来保鲜和储藏食物的,当你单位时间的价值低于冰箱的使用费时,冰箱就用不着了。很容易发现,乡下许多买了冰箱的人家,其实并没有使用,天天花上一大块时间去田间弄点菜,即新鲜又可以省下电费,何必去用那现代化的东西呢。厂里打工的,春节期间想回家,高速铁路可以节省很多路上的时间,但当打工一年没攒下高速铁路的票钱时,这高铁就象乡下的冰箱一样,仅仅成为点缀现代化的摆设,至少对多数乡下人来说是惊鸿一瞥的东西而已。现代化的产品又何至冰箱和高铁呢,它们的功能又是怎样呢?再者,现代化本身的功能又会怎样呢?也许,物是现代化了,人也或多或少异化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