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月报:打了个冷颤

  政治的3月过去了,在北京结束的人大政协两会似乎很顺畅。

  之所以说很顺畅,是因为虽然话题很多,西部大开发那是几十年上百年的大事业,眼下只不过提了个头;国企走出困境,债转股走走停停,各家有各家的看法实在有点说不清;至于社会保障扩大内需,至于失业环保腐败减负,说说确有好处但难免落入程式化,顺畅得难起大波浪。

  但有两桩事,实在让中国人打个激灵,抖个冷颤。那就是新经济和台湾。

  去年的两会期间,比尔·盖茨到深圳呆了6小时抖了个包袱,逗得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竟请假赴约,所有与会的中国人均大感自豪无尚光荣。过后方才明白盖茨先生不过是来推销他的机顶盒玩艺儿——而中国人对推销员一般是不友好的,有点模样的写字楼或居民小区都立个“谢绝推销”的牌子。

  但被盖茨这量级的推销员逗了一回确也不失身份,因为他毕竟代表了新经济。

  仅仅一年,新经济在中国如同革命火种一瞬间烧红了半边天。这要从去年“5·19”网络股神话挑起井喷说起,要从163的拍卖从亿安科技莫名其妙破百元从联想奋不顾身跳进网海说起,人们嘴上说的已不再是华人首富李嘉诚而是他的儿子李泽楷而小李也正扎进网海……

  没被烧红的另半边天是谁?是经济学家吴敬琏

  在两会期间,吴敬琏对爆炒网络股而产生的泡沫膨胀深为不快:我们必须清醒估计我国高技术产业的现状,如果以为它们正在向美国等国家看齐,开始在经济发展中发挥主导作用,不经过巨大努力,很快就能发挥这样的作用,那恐怕只是一种脱离实际的幻想。

  美国人在幻想什么?美国那斯达克指数主要由美国数百家发展最快的先进技术、电信和生物工程公司组成,可以说是美国新经济的代表,仅数个月前,该指数刚刚突破3000点大关,3月9日竟一举攻破5000点,令华尔街大亨们大为震惊,这一天被称为新老经济股票之间的差距逐渐拉大的分界点。

  有美国人的榜样,中国新锐姜奇平和方兴东也站起来与权威争辩:新经济与其说是高技术催生的神话,不如说更是硅谷技术与华尔街资本的市场联手导演的结果,两者不可或缺。如果说新经济在中国真的八字还没有一撇,那正需要网络股背后的资本力量来推动。

  今天,谁敢说农业、工业和第三产业均大大落后于美国的中国,不能在新经济中与美国齐头并进?这样一个时代,几乎可与瓦特的蒸气机时代相提并论,一切的幻想都不再显得幼稚,比如用“成套的部件装配的人”很快就要出世了,而经过装配的人能够感觉到超声波或无线电波,同数千公里之外的性伙伴交流潜在的爱抚……

  也许正因为这些不可思议,方能解释,明知台獨不可能——不可能到假如陈水扁主政大陆,也不会允许台湾独立——却产生了喊“台獨万岁”的陈水扁,并上了台。

  中国人走过了艰苦的路,改革开放,发展是硬道理,宏观调控,软着陆,抗击亚洲金融风暴——这些都过去了,今天新经济裹着“台獨”又来了,又到考验中华民族智慧的关键时刻了。

原载《华声月报》六月号

  作者:华声月报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打了个冷颤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