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革学:生计是最大的政绩,民意是最好的奖励

  看了中央党校教授吴忠民同志在新华网上的访谈,深有同感,可以说是悲喜交集,悲的是吴教授所说的现象确实很严重,很痛心,喜的是有吴忠民这样求真务实、敢于直言的学者、智囊,而且官方媒体能够传出他的声音,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认识到这些问题,并会解决之。

  吴教授指出,我们党把民生问题、和谐社会提到重要议事日程,但现实中还有许多突出的问题需要正视并加以解决,例如GDP和政府支出中用于解决民生问题的比例极低,世界倒数第一,与非洲几个极端落后的国家为伍。

  事实上中国虽然属于发展中国家,但政府控制的国民财富比例和总量都相当大,2007年财政收入就高达5万亿元以上,这还不算预算外收入,这些年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一直高于GDP的增长速度,可以说政府并不穷,有的部门、有的地方甚至还相当富,那么,那么多钱都花到哪里去了呢?有许多花到了不该花的地方,吴教授称之为公共资源流失的漏斗,例如奢侈豪华超前的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巨额的公款吃喝招待费、公车费、公款出国旅游费以及腐败成本,但是,唯独对国家真正的主人人民的生计问题却“精打细算”、“厉行节约”。而且,对垄断行业又放纵偏袒,以致医疗、教育、住房成为新时期中国人民不得不背负的沉重的“新三座大山”。工资收入增长缓慢,低于GDP的增长速度和财政收入的增长速度,工资总额在GDP中的比例呈持续下降态势,工资增长快的主要是垄断行业、高管高知、公务员,普通劳动群众的工资水平多年徘徊停滞。物价则是一涨再涨,有的群众的实际生活水平出现下降,群众对生活得幸福指数、安全系数降低,感到生活不“踏实”,所以,他们对社会现实和政府工作是有一些意见和想法的。

  有一本书的名字叫《大国寡民》,作者想说明的是在中国,国家很大,人民很小,国家政权很强势,公民的权利很弱势。其实,在经济上的表现也是如此,国家掌握着大量国民财富,广大群众能获得和支配的则很有限。如果公共支出比较合理,比较廉洁,比较高效,大多数支出直接间接地使大多数群众受益,人民群众对公共支出确实能够行使知情权、监督权、决策权,那么,问题还不会太突出;反之,人民的国家支出的大量人民币,人民群众感觉受益不大,甚至受不了益,那人民群众肯定不满意,这种制度设计和社会现实也就缺乏合理性甚至合法性,因为从法理上说,人民群众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主人的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得不到落实和保证,起码不合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

  再联系到身边的现实,在许多地方,许多部门,卖土地,贷巨款,大兴土木,办公大楼修得像宫殿,大马路、大广场修了不少,大拆大建,GDP也随之高涨,但人民群众却感到生活水平提高太慢,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很多人质疑GDP,表示不满意。就拿当前突出的住房问题来说吧,由于政绩考核、财政政策等制度设计方面的缺陷,许多地方政府出于政绩和利益的冲动,放纵甚至助推地价、房价暴涨,财政收入增加了,GDP增长了,开发商发了,有的官员肥了,但中国的房价成为世界之最,许多群众被高房价压得叫苦连天,有的年轻人婚期一拖再拖,有的父母被迫为儿女腾出房子用作婚房,自己租房或搬回老房,甚至出城下乡。2003年,政府将经济适用住房、廉租房的保障对象由中低收入阶层缩小到最低收入阶层,而且,大多数地方连最低收入阶层也没有完全兑现住房保障。是政府没有钱吗?不是,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有的城市投入高速公路、地铁、广场、大厦的钱动辄数亿、数十亿甚至更多,从中拿出一星半点就足以解决最低收入群众的住房问题,有的城市好几条地铁同时掘进,有人说,少修1里地铁,最低收入群体的住房问题就解决了。但是管理者热衷于锦上添花,不重视雪中送炭,结果是城市表面繁华,实际上群众却并不买账,甚至怨声很大。房价有多高,老百姓的怨声就有多高,政府与老百姓已不是鱼水关系,简直成了水火关系。主仆的地位完全颠倒,主人被仆人绑架,还毫无办法。

  结合现实,深刻反思,我们感到现在党的指导理论是正确的,社會主義制度是正确的,但在具体的制度设计和微观执行中还有许多问题。人民和时代要求我们,一定要把党的理论和《宪法》的要求认真落实,从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兑现和保证人民的主体地位,以人为本,代表和维护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扩大人民民主,使干部的去留升降更多并最终取决于民意。特别是要改革唯GDP的政绩考核办法,将人民群众的满意度、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社会和谐、环境保护、文化发展、精神文明等都纳入干部政绩考核体系,实行绿色GDP,并减少GDP在政绩考核指标中的权重。

  在国民财富的分配上,要增加劳动群众的工资收入,增加社会保障支出,完善二次分配制度,缩小贫富差距。政府的公共支出要透明、高效、合理、公平,大幅度增加解决民生问题的支出,缓解和解决群众面临的种种民生问题,舒民疾苦,解民危难,顺从民意,为民造福。特别要高度重视、抓紧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新三座大山”问题。要坚持以人为本,为民服务,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不能实行内部人控制、代理人控制,禁止将公共财政用于为小集团甚至个人谋福利。要优化作风,治理腐败,厉行节约,控制和减少公款吃喝、公款旅游、公车消费,控制楼堂馆舍的标准、规模,坚决反对和严肃查处挥霍、浪费、贪污、受贿等行为。

  从指导思想上来说,就是改以上级满意为标准为以人民满意为标准,改以GDP为中心为以民生为中心,将人民群众的生计问题摆到重要位置,让百姓安居乐业,生活改善,社会公平、民主、进步、和谐,这才是政府义不容辞的职责和使命。

  2007年12月21日

  作者简介:刘革学,男,1970年生人,原籍陕西,1994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现为某政府机关国家公务员,天津市作家协会会员。著作有《中国发展观察》丛书(3本)、《美国总统》丛书(4本)、《生命的刻痕》丛书(3本)、《教育问题调查》、《1969:中国知青在缅甸》、《多梦季节》、《中国民营书业调查》、《中国地方军阀大结局》、《北洋军阀大结局》、《中国土匪大结局》、《财富人生》、《财富素质》、《吉位佳运》、《心理人生》、《官情》等。

  作者电子邮件:green2002(at)163.com

  作者:刘革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生计是最大的政绩,民意是最好的奖励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穷目 说:,

    2008年01月27日 星期日 @ 12:09:47

    1

    我一直很感慨的一点是,有些城市的公共场所建设十分的华丽,但是缺少为人服务的意识,特别是普通百姓使用的公共场所,比如火车站,看起来富丽堂皇,可是服务性的告示牌却做得很差劲。那种绿皮车还是有很多,上车的时候像爬楼梯一样,只有在看到印度或者非洲国家的火车时才能找到相似的地方,反而给高贵人服务的场所各个方面都到位,连服务员也好像金童玉女一般,天堂和地狱,如此的成为了邻居。

    回复

  2. 陈平福 说:,

    2008年09月19日 星期五 @ 12:56:51

    2

    政府说:发展是硬道理,不如直说:发财是硬道理!国富官肥人民水深火热啊!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