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波:拷问生命

  儿时,我读佛书常为“苦海无边”四字所困惑,总觉得菩萨们言过其实,老是恫吓生命。譬若朝露之稀的生命,本来就弱不禁风,怎经得起这般威胁?应该掌声鼓励啊。人之初,性本善,何必为难他人?

  随着年岁的增长,所见所闻多了,倒也觉得菩萨们语出有因,并非空穴来风。看来自己还得面壁反省,没有慧根已是不争的事实,咋就连一点悟性都没有呢?鄙视、漠视乃至折磨生命的事儿,亘古迄今传承未断,我怎好意思责怪老佛爷?

  人之初,性本善吗?我宁愿相信这话是真的,但我眉头的皱纹不太同意。曾几何时,那大学生公民孙志刚,他在大街上行走没有招惹谁呀,却被警察叔叔随意抓进了牢狱,这已经是今古奇观了,闻所未闻,竟然还唆使(?)囚犯将其活活打死!更是今古奇冤了。这人命是啥玩艺啊,怎么就如此没有存在的尊严和价值、想抓就抓、想杀就杀?不用说,孙志刚还算是幸运儿,因为他是大学生,因为他被记者所关注。那些不是大学生的普通民众,有多少人被随意关牢或被打伤打死,实在还是未知数。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想必人们还记忆犹新:新疆的某公安,因催讨几元电费钱开枪杀死无辜,河南的某公安开车压死了人命却逃之夭夭,海口的某公安,自恃身份用电棍击毙良民,湖南的某公安,失手打人致死,却用汽油焚尸灭迹,山西的某公安,用匕首割下正义之声的舌头,成都的某公安,竞让三岁的女婴活活饿死……尤有甚者,不少地区的公安出卖灵魂,充当黑社会的保护伞,致使多少民命呜呼、血腥狼藉。人们不禁要问,这是有特色社會主義的公安吗?不公也不安啊。公安尚且如此猖獗,其他践踏生命的悲剧不就可想而知了吗?公安尚且无法无天,我们又怎能有效防止青少年的犯罪、城管人员的粗暴、市井刁民的胡来与黑社会的丑恶?

  令人欣慰的是,法制终于出手了,扬眉剑出鞘,劳教这一践踏人权的毒瘤,应声落地了。人们这才明白,中国社会的劳教制度,原来是严重的违宪行为,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它不仅依仗强权胡作非为,又使原本善良的心灵扭曲逆反,产生仇恨情绪危及人群。劳教,这一可以申报吉尼斯之最的创造发明,真不知浸透了多少无辜的血泪,几十年来因劳教致残致死的人,因劳教蒙受不白之冤的生命,又何止千万?美其名曰劳动教育,实则是对人权、生命权的整体性侵犯与剥夺,是文明人类共同痛恨的罪孽,是绝对权力下的产物,是君要臣服不得不服的现代版,试想,在这样一种体制下,什么样的罪恶不会发生?什么样的美丽不会蜕变或夭折?前不久,长沙市某记者用镜头摄下了一下岗工人楼自杀的全过程,壮观啊,高高的楼下,是黑压压的人群,都象看猴把戏似的,笑语喧哗。生命的陨落在千万双眼睛下演示,虽然有警察叔叔在地面铺上海绵垫,但没有呼救、没有劝阻,但只有冷漠的面孔,甚至有路人讥讽地朝他喊道:“你跳呀,怎么不跳?”原本骨子里还眷恋生命的血性男儿,闻声跃身跳下,三十几岁的生命,顿时象一朵血花,绽放在宽敞美丽的大道上,在他的四周,是象征着现代文明的华美建筑,是无数他未曾理解也永远无法理解的时尚人们。大悲无语。在看到这个场景的一刹那,我的呼吸凝固了,眼睛湿润了,我知道是眼泪,一滴一滴,战栗而痛楚。那砰然倒塌的,难道只是一个男人的生命吗?不,倒下的应该是社会的良知、文明和体制。据媒体统计,近来,全国各地劳工跳楼自杀的现象时有发生,其主要原因,仅是呼唤自身的合法权益与社会公道。他们也曾向政府职能部门申请过劳动仲裁,也曾向父母官请求过法律保护,却多被以种种理由束之高阁。脑也空空腹也空空的他们,山穷水尽已无路了,不死何为?警察叔叔反倒说他们扰乱了社会治安,应该抓起。中国的自杀人数听说已位居世界榜首,平均每天都几十人轻生,当然无一例外是弱势群族。了无生趣,只好以黄泉为归宿,你说,这生命值也不值?当然,见死不救的,远远不止围观跳楼的人们,面对无钱续交医疗费的病人,我们的白衣天使,所谓人道主义的首席代表,也同样在众目睽睽之下,拔了他们正在输液的针头,关闭了正在治疗的仪器,可以毫不在意的,心安理得的看着病人痛苦地死去。天若有情天亦老,生命原来不如草。白衣天使说得好,没钱我们向谁要?诚然,谁都要受市场经济规律的支配,医院也并非福利机构,但如果遇到特殊困难的病人,按国际惯例,可以由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予以特殊关照。我们不是还有计划经济吗,钱都计划到哪里去了?遗憾的是,我们的某些官员喜欢给老百姓留下遗憾。还有哪,听见了此起彼落的爆炸声吗?它们来自大大小小的矿井之中,每一声都吞噬着鲜活的生命。这可是发生在政绩煌煌地区的事故,每个月都有发生,多少劳工的生命,就这样一批批化为乌有,不知我们的父母官是否心安?……

  生命,真是说不清道不明,倘若人类的生命要靠牺牲、侵犯与剥夺他人的生命来维系,那与弱肉强食的畜类又有何异?尤为可笑的是,那些鄙视生命乃至折磨生命的人,竟然道貌岸然地大谈环境保护,为所谓珍稀动物忙这忙那,俨然成了生命的卫士,这是蛙池效应下的官司场做秀?还是国际舆论使然?借用马克思老人的话来说,这大概就是所谓人的异化吧?维护生态、善待生命,固然是现代人的理性行为,但怎么可以漠视自己的同类,落水的孩子可以不救,遭受残害的同胞可以不管呢?该怎样来评估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又该如何来看待我们的生命文化?

  是啊,生命文化,它是一切文化的基础,是人性、人权和人的生命赖以存在的元文化。当生命文化得不到法制的保护时,其它文化不论多么美丽而灿烂,都将是水中月镜中花,都将是奢侈的文化、伪文化。今天,生命文化终于开始苏醒,我们期待着它的微笑。

  作者:笑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拷问生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