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济齐:鼠年杂感

  自混沌初分时,天开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合,万物尽皆生。黑天苟地,混沌一片,老鼠勇敢地把天咬开一个洞,太阳的光芒终于出现,阴阳就此分开。送走了“物价罪魁”的猪,迎来了“鼠咬天开”的鼠。到底有没有把天咬开一个洞,很遗憾我不属鼠;自2005年下半年开始发送东西,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是跨入第四个年头了。怎么能坚持了这么长时间?

  在车站等车,听到有人在谈论十七大的事。就把耳朵竖了起来,大慨好像是说要写学习十七大报告心得,不得用电脑必须用手写,还不得低于多少字,还必须结合自己的本职工作,好像还说如发现和别人有雷同的地方将被视为抄袭。大概是罚重写吧。《人民日报》刊登了钟轩理写的东西。好像在指导着人们如何学习十七大。钟轩理何许人也,感觉口气挺大,在网上查找,才知道钟轩理不是个人名。钟轩理说“十七大报告内涵丰富,博大精深”。不知十七大报告为什么不写出为中国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来;这样也许能更好地转化为广大干部群众的自觉行动。目前在南方正在大力提倡“解放思想”,有人却不知道这次的解放思想到底要解放什么思想,不知北方的钟轩理能不能给些启示。

  这是十年前的事了。我有一个同事的母亲,在一个大学里好像是教政治的,退休以后与别人合伙办了一个小公司,我帮过一些忙。这位老师觉得我挺不错,也因此有什么好事都能想到我。有一次挺神秘地把我叫了过去,要送给我一些资料,她要让我练“鍅耣功”。她告诉我,练好“鍅耣功”,钱和工作应该都是不成问题的。后来这位老师被关了一年。

  手机资费降不下来,一定是十七大报告没有学好所致,或者没有推荐钟轩理为听证会代表。我们这里的房价上涨幅度目前是全国最高的,不知能否通过学习十七大报告把房价学下来;住有所居嘛。这几天的股市差点从初级阶段跌回到石器时代,不知有中国特色的中国“社會主義市场经济”为什么也不能独善其身。

  中国一直宣称自己实行的是“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当我最近一次听到“社會主義市场经济”这个词时,我也开始恍然大悟了。

  中国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那么这个巨大经济成就的功劳应该归功于谁。“社會主義市场经济”到了今天在也只在这个时候便发挥了自己所应有的作用:是“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功劳、也是“社會主義”的功劳、头功还应该是“社會主義”。有“社會主義”的功劳就一定有搞“社會主義”的人的功劳;就一定是执政党的功劳。“社會主義”硬要靠上“市场经济”,也因此就没有别的任何目的。“中国奇迹”就是“社會主義奇迹”也是这么想的。请不要怀疑这样的解释,还能怎么说呢,总不至于还要继续说“这是给自己装上一副德国人的深思的和思辨的姿态的一种最便宜的方法”。

  政治的意识形态包括政治思想、法律思想、道德、社会科学、艺术、哲学、宗教等思想观念,恰恰不包括经济。“社會主義市场经济”恐怕是要通过中国的 “市场经济”来使“社會主義”恰恰包括“经济”;只是不知“社會主義市场经济”是属于政治领域还是经济领域。……“社會主義”在“市场经济”中起了什么作用或者能替代生产力的作用,…… “市场经济”恐怕是跟意识形态没有关系的。“社會主義”恐怕也丝毫不能加“市场经济”以影响,反而是政治的在随着经济的变化而变化:“市场经济”促使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功劳恐怕也是生产力,并且政治的还要必须适应经济的行程。

  中国的“社會主義”是奉行着“上层建筑决定论”的。改革开放前是如此、改革开放后也没有改变。这种典型的唯心主义思想观念所决定的“社會主義”,在中国的“市场经济”前面不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是产生了错位、缺位、失位。曾经有过这样的一个说法,“让社會主義更加社會主義,让市场更加市场”,我曾经对这句话进行过驳斥。现在看来,就真得已经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了。“上层建筑”推动着“社會主義”:“市场经济”推动着“上层建筑”。

  常听说“政令不出中南海”。然而现在不是“上层建筑”的“社會主義”出得了出不了中南海的问题,而是“下面”的“发展经济”的“诉求”左右不左右中南海的问题。“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也不是“上层建筑”指导“市场经济”的政令出得了出不了中南海的问题;而是充当了下面的保护伞的问题,“政令不出中南海,出了中央就变态”。

  聚精会神搞建设、一心一意谋发展。这不但是“下面”必须的而且还是一定要做的;不但是下面非常乐意做的而且还是用不着“上层建筑”的政令的。即能捞取政治资本、还更能获得经济利益,这天大的好事何乐而不为、还需要政令吗。喜上加喜的是不管下面做出什么成绩都并不妨碍自己是社會主義。污染横流民怨四起并不妨碍自己是社會主義;贪污腐败贫富不均并不妨碍自己是社會主義;违法乱纪黑恶猖獗并不妨碍自己是社會主義。不但不妨碍,“上层建筑”还替下面的“市场经济”辩解、这是“社會主義初级阶段”难以避免的正常现象。不但不妨碍,“上层建筑”反而还要用下面的“市场‘经绩’”,来说明自己的政绩、来说明自己的社会成就。

  中国的“社會主義”是由“上层建筑”来决定的。既然中国的“社會主義”不需要下面来确立,那么“上层建筑”的“社會主義”似乎也就没有必要出到哪儿去;恐怕也出不到哪儿去。据说毛泽东在1972年对到访的美国总统尼克逊说“(我)没有改变世界,只改变了北京附近几个地方”。目前中国的“社會主義”恐怕也就只改变了中央。到了下面就变成了错位、缺位、失位,最后的结果,“上层建筑”的“社會主義”就成了海市蜃楼、空中楼阁;污染横流民怨四起贪污腐败贫富不均违法乱纪黑恶猖獗就成了下面的“社會主義”在“市场经济”中的具体体现。

  中国是很喜欢“社會主義市场经济”的,就如同不喜欢“民主社會主義”一样。虽然市场经济要比民主更具有资本主义性质。恐怕这也不是谁在前谁在后的问题。有两位顶级经济学家同台解读改革开放30年得失,对当前中国最亟待的问题,一位经济学家指出一点,认为关键是政府自身的改革,一个方面就是不该做的事,要赶快退出来;另外一方面就是政府应该管的事情必须管好。“上层建筑”虽然是想向世人、也是向世界证明,中国取得的成就、一定是社會主義的功劳。然而却是做了顾此失彼的事,也是“社會主義”与“市场经济”相互越位、错位、缺位、失位的具体体现。

  “政令不出中南海”。党的十七大报告又能出到哪儿去呢。

  “回顾三十年来的改革,基本上都是在那些比较容易取得成效的方面下功夫,而对于那些比较困难的问题,例如政治改革,则采取了回避、绕行的办法。如今,容易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了,剩下的都是这些深层次的核心难题。在现行体制框架下可能得到的发展成果,这些年几乎都已经悉数收获了,而要实现进一步的发展,就不能不触及深层次的体制问题和矛盾。在这种意义上说,中国的改革已经面临关口,想往前走,就再也无法回避难题了”。

  大部委制、大村庄制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而深层次的体制问题和矛盾、核心难题,…… 用一句话来说就还是“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 …… 中国目前恐怕也还需要有一个“大一统制”的思想。

  中国的“社會主義”已经有了足够的深度和广度,还要往哪儿走,……。是社會主義的基础做得不够大,还是打的不够牢,……。中国的“社會主義”就要走过60个年头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构件”准备的怎样了,……。中国的“社會主義”恐怕需要的是高度,一个能看清世界的高度,……。这个高度需要“构建”!

  有人说当下的“解放思想”具有目标不明确的特征。“解放思想”的明确特征就是:不要再在“什么是社會主義和怎样建设社會主義”上做文章了;不要再在“举什么旗、走什么路的问题”上做文章了。

  7000多万党员都在高举旗帜,还有空余的手吗,还能腾出手来构建和谐社会吗。“社會主義”不就真的只能动嘴而不动手了吗。旗帜应该是树立在她应该树立的地方。“社會主義”也许是有心栽花花不开,……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滴水能把石穿透,万事功到自然成。

  在网上看到了一则新闻,一个叫吕耿松的人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2007年8月被捕并于今年1月22日在杭州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据说吕耿松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其中有倡议建立中国公民弹劾制度,以及实现军队国家化。由此联想到不久前的“进京抓记者”一事,铁岭市西丰县公安局以“涉嫌诽谤罪”为由对采写报道的《法制日报》记者朱文娜进行立案调查。…… 实现军队国家化本身就是宪法所赋予,…… “一个经济上崛起的大国,精神信仰缺失,拜物教和消费主义至上,漠视环境和人的尊严,她就是沉沦,也就可能沉没”。“在一个只有枭雄没有英雄的国度,似乎没有什么人真正在意崛起的大国实际在沉没”。

  对于最近出台临时价格干预措施,《人民日报》特意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文章好不容易强调了“在特殊情况下依法对市场价格进行适当干预,并不是我国的独创之举。…… 不管是美国、德国、法国等欧美市场经济国家,还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亚洲市场经济国家,包括俄罗斯等转轨国家,在经济的发展过程中,都有政府控制、干预价格的法规和先例。”而新华网的本网头条的一句话“临时价格干预措施是中国特色的价格调控手段创新”,就把《人民日报》给否决了。

  在能看到的新闻媒体里,更多看到的是胡錦濤、溫家寶如何走村串户;如何嘘寒问暖、访贫问苦。这大慨是十七大的自觉行动吧。胡溫新政已经过去了;更多地只能是寄期望于胡溫重政了。

  物价还在上涨、股价还在下跌、暴雨雪还在继续、……

  下一个鼠年——2020年,祈望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心情。

  作者电子邮件:loliiiu(at)hotmail.com

  作者:刘济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鼠年杂感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Brave+heart 说:,

    2008年04月03日 星期四 @ 06:13:34

    1

    呵呵,中国公民的无奈…….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