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杰:基督教文化对设计企业文化的启发

  在美国的业余时间比在国内还清闲(美国人的生活好像也很无聊,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丰富,无非是泡酒吧、郊游、打球……)。闲暇时参与了基督教的活动,这好像是他们最为有深度有内涵的一种活动了,他们也确实是很严肃认真地参加,因为这是“寻找人类精神家园的活动”,它给人类提供了信仰,作为区别于世界万物的有精神世界、有灵魂的人,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呢?

  在现代物质世界的繁华匆忙和竞争压力中,人们迷失的得太多了,成了真正的“迷途的羔羊”。曾几何时,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目标在那里,不知道走向何方,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利欲熏心地对物质的追逐和计谋手段的较量。在人情冷漠、事态炎凉的现代人际世界,迷茫的人们确确实实需要某种精神的归宿,来到教堂的人着实带有一种“乡愁的冲动”,空虚压抑痛苦的人们在内心世界的最深处呼唤着:

  我想有个家,一个根本不需要面积的地方,当我心灵迷失的时候,我会想到它……

  人是需要有些信仰的,哪种信仰最好呢?基督教当然也是一种信仰。基督教文化是西方文化的根基和本源性的东西,不了解基督教文化就很难理解西方文化,进而就谈不上对西方的理解。正如不了解孔子,不了解儒家文化就不能说了解中国文化,也就看不懂中国一样。现在,和平与发展是国际社会的主流。从发展,尤其是经济发展的角度来讲,我们无法否认,西方走到了前面。我们虽然不能由此得出基督教文化打败了儒家文化的结论,但至少基督教文化中的有些东西还是值得借鉴的。

  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

  最大的力量是什么,很多人问过,也有多种多样的回答……(不屑一一列举)。

  世界上最大的力量是宗教,它提供了一种信仰,她关照到了人生的各个方面:生、死、心态(任劳任怨、虔诚心、热情、执著……)、人的状态、人的目标,生存方式……

  政治家利用宗教这一尽人皆知。任何统治者都需要一种文化来为他们的利益,为他们的政治目标服务,宗教可以成为他们建立文化的理论依据。有人说,宗教是统治者统治人民的工具。仔细想来,企业文化何尝不是如此,很多有才干的企业家都懂得要建立企业文化为他们的管理服务。企业文化当然要有的放矢,能够最好地位自己的愿景服务和为自己的目标服务(当今有大量的企业教条地抄了很多不着边际的口号和概念在企业中推行,很多是装门面,对自己企业的目标没有丝毫帮助,反而分散了精力)。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宗教文化对人类的影响比基督教文化更大,信基督教的人数最多(据1986年调查统计,全世界信基督教的人数已达到16亿2千万之多,成为信仰人数最多的宗教(摘自1990年版的《基尼斯世界之最大全》第87页),近年来更是蔓延不止)。该教地域覆盖最广,年代久远(主宰了欧洲的整个中世纪),至今在全球宗教中还有最广泛的影响……,近年来在东方国家,甚至在曾经狂热信仰马克思主义,追求共产主义理想的社會主義国家也有不断扩大的趋势。相比来说,在东方影响最大的儒家文化如何呢?只不过覆盖了几个国家,而且已过了它的辉煌期,它虽创造了灿烂的汉唐文明,却创造不出灿烂的21世纪的中国了。这一点从《河殇》到《狼图腾》,从“文化大革命”到当今的所谓“中华新文化之旅”的所有探索和讨论可以看出。那么当我们设计企业文化时是不是应该好好研究和借鉴一下基督教文化呢?

  基督教何以影响那么大呢?他的力量到底何在呢?要想建立一个好的企业文化,可以而且应该从基督教文化找到哪些东西呢以增加我们企业文化的力量呢?

  基督教文化对企业文化设计的启发

  1)希望和信心

  人活着需要一种希望,而基督教提供了这样一个支撑人们承受一切的苦难的希望:上帝和天堂。是否可以证实,并不重要,关键在于它能够提供给人们生活下去的勇气,信心,而这是支撑人们活下去,奋斗下去必不可少的东西。

  我们设计企业文化时,愿景设计的关键要美好,吸引人(还有比天堂更美好,更吸引人的吗?),要有崇高性,给人以希望,这样才能凝聚人,形成一个团结奋进的团体。至于是否可证实并不重要,是否能实现也不重要,是否真心想实现也不重要(这显得有些狡诈,可很多玩手腕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就是靠“画饼”过日子的。基督教难道不画饼吗,天堂就是一块永远吃不到,享受不到的最大最美的“饼”)。

  一个好的宗教总要给人以希望,描绘一个美好的愿景(如基督教的天堂,佛教的三界之外等),高水平的企业文化需要给人一个美丽的,有崇高性的能够激励人的愿景(微软:每一个办公桌上都要有一个电脑,用微软的Windows; 迪斯尼公司:成为全球的超级娱乐公司;索尼公司则在20世纪50年代初确立了公司愿景:成为最知名的企业;如果把中国看成一个广义的大企业的话,共产党的“共产主义”也是一个美好愿景).

  2)神秘感的制造

  上帝是神圣的和神秘的,是至高无尚的,是无所不能的,而普天下的大众都是迷途的羔羊,需要上帝的指引和领导。高水平的企业家和政治家也是如此,需要建立威严和神圣感和神秘感,有时也需要营造一种崇拜的气氛,这也是领导力和个人魅力的一部分。没有一个精神领袖,没有一个“中心”,一个群龙无首的企业是很难有力量的。这样人们心理上有了依靠,有了服务的方向,领导者也大大地方便了自己的控制和引导。

  是否可证实并不重要,尽管为了增加可信度,那些教士们有时会制造一些虚无缥缈“证据”,聪明的企业家和政治家当然也懂。

  3)原罪意识

  基督教文化主要是继承希伯来文化并吸收一些希腊的影响演变而来的,它比较强调“原罪意识”,以“有罪者必得惩罚”的观念来警醒世人(这一点与其他许多宗教似乎并没有本质性区别)。基督教崇拜仪式中,他们经常唱的一首赞美歌就是“我是一个罪人”。在基督教看来,人都是有罪的,从人类的祖先亚当和夏娃偷吃知识果开始,整个人类就陷入了深深的罪恶之中,所以整个旧约全书记载的全都是犯罪。而只有基督耶稣才能拯救人类,帮助人们脱离罪恶的深渊。正如《圣经》上耶稣所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夜里走,且必得生命之光。

  原罪,仅是一假说,无人能证实,可就此一个假说,却“搞定”了所有的人。好的企业文化主张人们不要抱怨,要任劳任怨。企业领导有时会重用犯过错误的人,宽恕他们,他们也会心存感激,努力回报的。“赎罪”心态最能激励人,这是政治家和很多好的企业家从来都爱用的手腕。只不过是基督教把它用到了极致:每个人生来就都有原罪,一生都应该用来赎罪,深受这种思想影响的这样的一群人难道还不好管理吗?还不好领导吗?还不好激励吗?

  4)虔诚心

  企业应培养做事的虔诚心(有时被说成是类似的东西,如忠诚、责任心、热忱、热爱、敬业精神……),世界上有哪一种虔诚心能胜得过宗教的虔诚心?

  可以说,企业家管理企业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对虔诚心的培养。

  我们听过“对革命的忠诚”和“对企业的忠诚”,对“工作的热爱”(说“虔诚”也许是太露骨了,可也确确实实听到过“对事业的虔诚”)……,都是因为看到了虔诚心对帮助企业达成目标的作用。

  5)包容性

  基督教的包容无可比拟,不分男女老少,不分肤色种族,不分地位高低,都统统接纳。无论所谓“顽固的”人被无数次的动员入教,不管他多顽固,有多长时间地拒绝基督教,或多长时间的背离基督教,或干了多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旦觉悟,一旦醒悟,打算痛改前非,归依基督教,上帝都是欢迎和包容纳的,都会同等的对待,使每一个人都有“向上的”机会。常有恶贯满盈,干尽了伤天害理的事的人晚年归依基督教的事,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人最终还是走进了 X堂……,真有些“山不厌高,海不厌深”的气势和胸怀;确有一点“爱国一家,不分先后”的味道,这的确是一个团结最大多数人的“五湖四海”的政策。

  我们设计企业文化时也要想到“包容性”这一点,要有博大的胸襟和气魄,才能团结和激励人才。

  6)对忧虑和痛苦的态度

  基督教对待忧虑的态度是:“忧虑只是表面现象,它的症结是我们没有全然地信靠上帝”。

  感恩和祈祷都可以缓解压力(总比纵欲喝酒自甘堕落好吧)。

  要祷告,如果你已经祷告了,还要再祷告,要把忧虑的精力用在祷告上。祷告什么呢?“上帝让我平静地接受我不能改变的事,让我有勇气改变我能改变的事,并赐给我分辨的智能。”

  ……

  这些想法确实可以医治多少情绪不振,消极郁闷的员工,使他们振作起来,情绪高昂地高效率地工作。

  人的心中确实应该有一个上帝,这个上帝是谁呢?就是你自己!

  毛泽东的说法是:上帝就是人民!这也感动和鼓励了无数人。

  总之,不管把谁当上帝,心中必须有一个“上帝”,精神的世界才不会因忧虑和痛苦而倒塌。人们才能面对和挺过人生所有的苦难,熬过最艰难的岁月。

  7)一个无比美好的家庭

  基督教团体中都有家庭的温暖感,兄弟姐妹般的情谊,他们都互称兄弟姐妹。这恰恰是好的企业文化应该营造的气氛。我们要以这种气氛和环境温暖职工的心田,增加凝聚力和效忠意识(词用得似乎不好,可是很贴切)。

  而更重要的是我们在开题时提到的“一个精神的家园”。而提供这样一个家园,才是企业文化的最高境界。企业文化深化到一定程度,会形成一种哲学,一个信仰,成为一个人们灵魂的最终归宿。

  当一个好的企业文化环境使员工产生了家园般的温暖感和归宿感,那么,故土难离,乡愁难去,还用怕留不住人才吗?而这,正是无数企业家绞尽脑汁千方百计想要做到的事。

  8)其它

  基督教主张要相信(甚至是盲目相信),不要过多怀疑,丰田的企业文化的Kaizen(改善),不是如此吗? 如果一开始就怀疑,项目能开展,能进行下去吗?

  基督徒炮制了一整套天衣无缝的成体系的宗教哲学理论,便于人们全盘接受;企业文化也要成体系,有自己的特色和体系,而不能东学一点,西摘一点,成为一盘东拼西凑的大杂烩。

  基督教的组织文化,组织方式和方法都耐人寻味,既保持了自愿的原则,又有足够的控制和约束力,难道不值得研究和借鉴吗?

  企业文化的推动和推广

  传教士般的执著……传教士的动人故事……基督教传播的历史,上帝的使者经历的误解,委屈、打击……苦耻辱和艰辛的锻造,…… 震撼人心…… 感动了所有的人……,这种精神和撼人心魄的经历已广为人知,详细列举似乎成了多余。

  企业文化的倡导者和推动者要有这种传教士的精神!

  耶稣基督苦难的激励势不可挡……,在基督教的讲经和礼拜时,基督的受难总是被描述的淋漓尽致,血腥、残忍、悲苦万分,感人肺腑。用一个传说激发了所有的人的虔诚心和悔过赎罪心,而组织的领袖并没有受到过,也不用受到这样的苦,却大大地减轻了管理沟通及思想改造和统一的难度,这从管理艺术的角度来讲,可谓登峰造极。

  而一般的企业家则往往不得不实在和艰难得多,但他们也往往要人为地制造一个企业的基督,多半是牺牲自己,承受苦难,以此来激励众人。大有“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不入虎穴,谁入虎穴”的气概和背负苦难的决心,这是最好的榜样和激励。

  “改革哪有不流血的,如果一定要流的话,那就从我开始吧”(忘了是哪个企业家的话了,有当年谭嗣同之风),这不就是基督的精神以另一种形式的再现吗?

  松下幸之助“殚精竭虑,尿液呈红”,简直就成了一个现代基督,成为了松下公司永远的感动。

  我们也不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苦行僧式的企业家,他们的身影本身就树立了一个的榜样、成为了一块丰碑、一个灯塔、一座高山……

  榜样站在那里,化成一座雕像,凸显了一个光辉的企业形象;

  丰碑伫立在那里,本身就是对企业的推销和对企业精神的弘扬;

  灯塔高耸在那里,成为黑暗迷茫中所有企业员工心灵之路的引航标;

  高山横亘在那里,变成其他企业无法逾越和难以企及的绝妙境界;

  ……

  只有顶尖的企业家,才能领略企业文化领域最高峰的无限风光,体会文化的巨大魅力和发挥文化的无比力量!

  企业文化的设计原则

  企业文化既要务虚,又要务实;既要谋远,又要谋近;既要看大,又要看小;我们来看看基督教文化吧,是如何惊人的相似的:

  虚:不用解释,没有比宗教更虚的了,谁也看不到上帝,谁也没有见过天堂。只提出一个无法证实的哲学,一整套空的理论,就玩弄了所有人。

  实:在美国凡是入了教的都有保障,团体的救济和支持……

  远:美丽永生,天堂的永恒。

  近:此生的宁静平和幸福,甚至是每一天的愉快。

  大:对世界、宇宙的解释,成为一种广泛以极的哲学

  小:团体,家庭乃至个人的幸福,一瞬间的愉快。

  宗教的哲学是无法用科学实证的方法来证明的,既然都是无法证实,为什么不选一个极其美好又似乎极其合乎逻辑的自成体系的东西作为根基呢?企业家需要精心设计(精心炮制)一整套理论和哲学,并上升到企业理念和经营哲学的高度。

  解放思想,还是束缚思想?

  人应该彻底解放思想,还是头脑中有些约束好,是不是有了某种程度的恰当的约束,才能更好地自由发挥。这似乎是一种需要辩证地看的问题。我们需要解答下面的问题:

  宗教到底是解放了人,还是束缚了人?

  基督教似乎很好地做到了这一点,基督教的活动往往是充满了民主和自由发挥的气氛的,同时又有着严密的教义的约束。原因何在呢?……(以后须作专题探讨)。

  一个好的企业文化当然要求既能约束人,又能不禁锢人们的思想,要最大限度地保持人们的活力和热情。

  结论:

  事物是联系的,往往有着惊人的相似。

  这里只是做了一个极粗浅的分析对比,挂一漏万,值得研究和借鉴的东西远远不止这些。

  有志于研究和设计企业文化的人们,我劝大家深入参与到基督教的活动中,去仔细观察和研究一下,一定会大有启发。

  首先要做一个基督教研究专家,进而成为基督教文化的大师。然后用类比的方法把基督教文化的好的特点推行到企业文化建设中去,成为企业文化大师。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思路和方向,努力一定不会白费的。

  一个好的企业文化一定会具有宗教般的可怕力量,无坚不摧!

  但是,不要陷进去沦落成一个基督徒哦(送给某些定力不够的人)。

  作者单位:北京吉尔巴克公司

  作者电子邮件:mkt05(at)yuking.com.cn

  作者:刘文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基督教文化对设计企业文化的启发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