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融:近看包二奶

  都不喜欢包二奶。这是粗看,远看。包括承包者和二奶本身,不到那个地步,也对包二奶嗤之以鼻。大多包二奶者都是身不由己,好象不小心踏上了香蕉皮,就这麽一滑,屁股着地,跌伤了,乾脆赖皮,不起来,不回家。所以,遭人骂。

  遭人骂,他不怕,越骂他越包(抱二奶)得紧。躲进两人甜蜜世界,不管春夏秋与冬。这是中邪了不是?做人做得低三下四,好端端的日子不要过。可是,他逆向思维,日子越好过,越想包二奶。

  难道好日子和包二奶划上了等号?这不是说,有了钱,必定腐败?那麽,我们还要搞什麽中国式的资本主义?简直胡说八道!是的,粗看,确是胡说八道。所以,本文的题目叫“近看”。近看,是为了寻找好日子和包二奶之间的关係。

  包二奶,必须要有钱。贫穷者娶老婆都成问题,没有一奶,二何存焉?历史上的一夫多妻,法律允许男人妻妾成群,但是没有钱,照做穷光蛋。多妻者,家有余粮也。多妻之目的,传宗接代,子孙满堂也。所以,弱不禁风的女子,象林黛玉之辈只能活活气死。

  包二奶的第二个条件是﹕女人不值钱。所谓不值钱,就人格而言。女儿是泼出去的水,被父母拿到婚姻市场上去拍卖,价格是聘礼加上成为男家的人,男家的鬼。女人没有其他选择。

  按照这样的趋势,经济发展提高了生活水平,男人包二奶的能力是否也应该有所长进?是不是从包一个二奶发展到包十个?事实是,人类在吃饱喝足了以後,还追求精神。日子好过了,对老婆的要求,质量超过了数量。妇女的质量只能在打碎了枷锁以後才能实现。於是,婚姻之前,有了一个自由恋爱的天地。贵千金可以下嫁穷小子,富豪儿能够迎娶弱女子。金钱向爱情折腰,爱情把男人赶出了天堂,也把女人救出了地狱。这就是一夫一妻制的来由,由爱情而产生了男女间的平等。

  追求爱情,贾宝玉要娶林妹妹。老太太必须换包,因为爱情这东西太不稳定。爱情的能量足以让人神魂颠倒,死去活来。爱情无规无矩,无法无天。维持旧秩序,首先要对爱情开刀。开创新时代,必须让妇女获得社会地位。老太太让宝钗进洞房,等于给宝玉派去了一个秘密警察。所以,宝玉改道去了和尚庙,求一份心灵的自由。在旧时代,这也算是一个出路。中国还有一个陈世美,为求老婆的质量,抛弃了糟糠之妻秦香莲,最後被黑包公杀了头。秦香莲的故事,如果发生在美国,完全是一个争取妇女权利的案子。男人另有所欢,应该成全他,离婚,分财产。秦香莲成了自由人,一身轻松,奔寻自己的幸福。美国人如果知道陈世美被杀,一定要为他翻案的。但是,我们不能用现在的眼光看过去。在当时的条件下,妇女的命运吊在男人的裤腰带上,休妻,等于给女人判了死刑。一夫多妻制有其得以存在的社会根基。

  今天的中国,经济发达地区包二奶成风,有人认为这是封建社会旧现象的复活和泛滥。远看,有点象。但是,旧现象的复活,必须有旧时代的社会条件。今天的中国,男女结合以爱情为前提,而不是以传宗後代为宗旨;今天的女人有了受教育和工作的权利;今天结婚,离婚,再结婚已经不再是丢人的事情;今天的女人有了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利。今天的中国在搞现代化,我们怎麽能简单地将包二奶现象与一夫多妻制相提並论?

  我们必须对包二奶凑近看。让我们从熟悉的人物开始,比如鲁迅。鲁迅始终没有和原配朱安离婚,包着许广平,直到他去世。且不说中国正在开拍鲁迅和二奶的影片,宣传其如何伟大。我们要分析的是他为什麽要包二奶?鲁迅的太太朱安是个没有受过现代文化教育的旧式妇女。许光平是鲁迅的学生,新女性,鲁迅和她一见钟情。可见,鲁迅包二奶,是为了爱情。让我们看看其他包二奶的案件,是不是也有鲁迅那样的“喜新厌旧”?是不是也是两相情愿?我们能说其他包二奶的,都是强迫,蹂躏和糟踏女子吗?女方是自愿的,女方没有卖身契,女方进退自如。我们怎麽可以说,鲁迅包二奶包对了,别人包二奶包错了?一夫一妻的婚姻都可能出现婚变,所以,拿离婚制度来挽救爱情。包二奶,男女关係完全靠爱情来支撑,来检验。做二奶的,比做太太更有勇气。爱情飞了,不用离婚,没有财产的纠葛,想分手时就分手。无规无矩,无法无天,没有利益的保证。所以,他们的周围出现了许多贾老太太,出现了许多秘密警察。这些人如果是为了保护二奶,倒还有情可原。事实是,他们要拔掉二奶这颗眼中钉,维持旧秩序也。鲁迅包二奶,没有离婚,是为了对他的朱安尽一份经济和道义上的责任(这种责任是可以讨论的),难道其他包二奶的对他们的原配不尽责任?不就是为了对原配的伤害小一些,才选择了包二奶的道路?

  包二奶现象,在台湾和美国的华人圈里並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去年,美国旧金山知名的沈氏汽车公司老板因为经济问题,和同居了十五年的二奶一起自杀,给他的原配和儿子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台湾的例子就更多,还出现了二奶被谋杀的命案。中国这几年改革开放,经济和文化正在和国外接轨,出现包二奶,应该在意料之中。包二奶的底线是,中国人在追求自由和人性解放的道路左顾右盼,羞羞答答。对国家高于小家,小家高于爱情的传统意识斩不断,理还乱。近看包二奶,我们看到中国的女人没有美国女人那麽有志气,宁可苟合,也要拖住男人,保住一奶的地位。她们不知道,抱住名存实亡的婚姻,其结果恰恰是成全了男人的感情,而拖掉了自己的机会,埋葬了幸福的希望。中国的男人也没有美国男人那麽有志气。就是象鲁迅那样的伟人,只能让他的原配朱安当旧时代的牺牲品。直到今天,许多中国人不能象西方男女那麽乾淨利落,爱的时候,走进礼堂;爱飞了,就分手,各奔前程,不做爱人做朋友。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现代化必须经济,政治,文化,精神同步发展,现代化不只是为了钱,更为了人的解放和自由。

  近看包二奶,我们既看到其中的爱情和文明,也看到旧传统藕断丝连。如果用包公的办法来对待爱情,那麽,恐怕先要调查一下包公曾经有过几个老婆?一夫多妻制度下的官吏能解决现代化的问题吗?如果仅仅以治安不稳为依据,把所有的二奶一刀斩去,那就难免让政府背上包办婚姻的黑锅。社会在稳定中倒退,过几年重新再前进。这样的浪费和循环,在中国还不够多吗?

  中国着名的诗人徐志摩,在原配张幼仪怀孕的时候移情别恋。本来是应该被包公推出去斩首的。但是他的太太想得开,让他离,自己努力,一切从头开始。张幼仪和鲁迅太太朱安是差不多的时代,差不多的处境。但是,一个事业有成,重获幸福。朱安呢,再也没有站起来。美国出了回忆张幼仪的书,很畅销,还要拍电影。中国呢,据报道,原配到处告状,要求政府出面干涉,招回丈夫。解决包二奶,要学张幼仪。解决包二奶,重在妇女的解放,妇女的教育,妇女的自立自尊。张幼仪在旧中国能做一个新女性,为什麽在现代化的今天,中国秦香莲林立?

  令人深思,令人深思!

  作者:融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近看包二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