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人生七十鼓来稀,正好担任鉴黄师

  杜甫诗云:“人生七十古来稀”;黎明时云:“人生七十鼓来稀”。

  杜甫观察人寿状况,得出自古至今活到七十岁的人很稀少的结论。到我们这时候,科学发展、社会进步使得人寿延长,到七十岁还活得好好的人并不少,杜甫的名言就不客观了。我们要继承我国古代文化的宝贵遗产并有所创新,我改一个字,把“古”字换成“鼓”,这就叫与时俱进,一句科学的、生动的、极富生命力的新名言从此诞生了。

  “人生七十鼓来稀”阐述了这样的生理现象:人到了七十岁,性功能大大衰退,性器官出现勃起、充盈情况的次数很少,总是鼓不起来,好不容易鼓一次,质量也稀松。

  谁说这新名言不成立?如果智力、学识不能帮助你对这话做出正确评价,到岁数大点再回顾、评价也不迟,反正,凡是看到我这句名言的人都会记一辈子。

  说人到七十适合“鉴黄”,也是一家之言。这样讲有点道理:道理就在于“鼓来稀”,他们是能够不受黄毒腐蚀和诱惑的人。他们鉴起黄来,不依赖生理感觉,基本靠“纯理性”了;只要是个心智正常的老人,他在性压抑时代的亲身经历,或许还能帮助他正确理解当今的性心理和有涉黄嫌疑的作品。

  《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认定淫秽及色情出版物的规定》第二条:“淫秽出版物是指在整体上宣扬淫秽行为,具有下列内容之一,挑动人们的性欲,足以导致普通人腐化堕落,而又没有艺术价值或者科学价值的出版物……”这一概括鉴定标准之“指导思想”的条款,倒是很有些“和国际接轨”的意思。美国最高法院在1973年确定的一套比较完整的Miller检验标准,内容有三部分:一,普通人采用当代社区标准,认为作品作为一个整体刺激淫欲;二,作品以明显令人反感的方式刻画或者描写性行为(具体哪些性行为由适用的州法具体规定);三,该作品整体上缺乏文学、艺术、政治和科学价值。随着对某个案件的审理和争辩,有一位美国参议员还说了一句“世界名言”:“阅读过程中使下体勃起的小说就是色情小说”。可见,“对黄鉴定”要参考“普通人生理现象”,并非中国特色国情。

  可是,中国国情在许多方面就是和他国不同。我们中国“人治”太多,管理水平和鉴定结果,往往是取决于一个或几个“现管”,决定一旦形成,其他方面也不会主动监测和干预。更要命的是,监管者随时寻找扩大打击面的借口和时机,他们占有更多打击权的冲动,比20岁男人那种信手拈来的性欲还要强烈。这种情况下,鉴黄者的年龄、阅历、性欲等因素则显得特别重要。

  从最近对网络的清理、整顿看,我估计搞这种工作的人,多是性欲旺盛的20来岁的儿马蛋子。“报告领导!这里有淫秽色情!”“哦?理由是什么?”“鼓了!很鼓!”“那就整顿吧!”……“报告领导!又鼓了!”一会一鼓,于是许多网站人心惶惶。本来,搞监管的从不把科学、艺术当回事,也少有人懂得这些“低于政治”的杂碎,这样被“鼓来多”的人一折腾,许多有科学、艺术价值的非黄的文字、画面也就“流氓”了。

  内容上区分淫秽与色情,受众上区分成年人与儿童,这是鉴黄、扫黄应特别重视的问题。而我们的鉴黄、扫黄往往是胡子屌毛一起抓,一阵一阵的抽风,一轮一轮的扩大“有关方面”的制裁权。

  其实,对健康的年轻人来说,即便没有语言、文字、画面的刺激,也还是有随时刺激起性欲的因素。假如今天我们所接触到的“黄毒”全部都肃清干净了,“桌子腿”也照样让人产生“不健康思想”,看见苍蝇配对所产生的刺激,其强烈程度并不弱于“毛片”。

  “不健康刺激”,或者说“正常生理心理反应”,除了“因人而异”大有区别外,“时代背景”是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决定因素。和“毛泽东时代”做比较,我们现今会说话的中国人,大概三岁以上的中国人,全都是“大流氓”。那是一个全体中国人都是“正人君子”的时代,所以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那是一个特流氓的时代。

  看过电影《孔雀》的人记得吧?“我”的父亲发现“我”画了个裸体女人,于是他痛不欲生地大喊“我家出了流氓啊!”颜面丢尽,少年因此出走流浪,颠沛流离。那个时代,是只有“革命家”才有接受黄毒特权的时代,那个时代,以性杀人,不眨眼。

  那时,“红卫兵”的性欲和婚恋仍然无法在对敌斗争中获得全部解决,再革命还是免不了男女之间的沟通。流行的情书是这样的:祝完“万寿无疆”和“永远健康”,再共同学习一段“最高指示”,进入正题——“在大风大浪里结下革命友谊”,“让我们携手并肩,为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勇敢战斗!”如今的青年人难以理解这样的情书内容,需要解释一下:男女青年之间通信,这信号就相当明确了,男女之间还要“携手并肩”,这就等于明说了。知道具体含义吗?告诉你,这里的“携手并肩”,就是阿Q对吴妈说的那句,“我要和你困觉!”就是这样的话,“携手并肩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特定的人一写一看就不健康了——鼓了。你说,这“红”和“黄”好分不好分?刺激鼓的事由和压抑鼓的因素,和时代背景关系大不大?

  话说回来,七十岁以上的老人虽然担任鉴黄工作有很多好处,但我还是祝愿他们因接触“黄毒”而能够“性致勃勃”。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文学艺术事业繁荣昌盛,希望我国早日出现让“鼓来稀”人群一看就鼓起来的伟大作品。这样,我国的文艺工作者就当仁不让地站在诺贝尔文学奖、医学奖的领奖台上,为全世界人民衷心拥戴和颂扬,从而证明中国特色的无比优越。

  来源:凯迪网络

  作者:黎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人生七十鼓来稀,正好担任鉴黄师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王刚 说:,

    2008年02月13日 星期三 @ 06:24:05

    1

    作者:黎明

    看来是名人写的文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