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将残酷灾难化成感动的忽悠

  中国每发生一次大的灾难,不是去追究灾难的人祸原因,因为许多天灾是人祸造成的。如果电力、铁路交通部门处置得当,如果应急措施得力,那么这场冰雪之灾,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它的受灾深度与广度。如果制度得体并得到有效的实施,那么即便领导不到处跑而督促诸侯救灾,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制度可使一切忽悠灾难的人,得到及时的批评与有效的监督,并且让这些救灾不力者下台。可惜的是,中国的救灾思路历来存在很大问题,不能将救灾的预警机制制度化,最终使得相同的灾难屡屡发生。犯相同的错误,而不能得到“吃一堑长一智”的效果,却在将残酷演为感动方面做足功夫,从而逃避纳税人的钱养起的政府之责。不特如此,不报道救灾无力,民众所受损害的程度,却去做那些蜻蜓点水的官样文章,把那些救灾者该做的份内事,当作“先进事迹”来表扬,大打感动牌,混淆人们的视线,搅乱人们的思维,以至于很多人“感动”于这些连份内事都做不好的人,对其感激涕零。本该受到严斥问责的人,却一跃而成为让灾民来感动的榜样,何其荒唐何其荒诞!但我们的传媒由于受着主旋律的盅惑,大唱“主子的旋律”,使得许多受灾受难没有思考的能力,不感觉到他们的失职,反而感激他们救援不力,迟迟不能救人于水火的行为,愚民宣传之力伟哉巨也。

  近读何清涟女士所著之《政府如何控制媒体》,此报告完成于2003年8月。其中一条涉及到新闻传媒对中国灾难的宣传报道。挪到至今余波未息的冰雪之灾,何其准确!简直就像是为这场冰雪灾中的传媒宣传量身定做的,可见有关方面玩弄这种愚民把戏何其久远,何其轻车熟路,何其颠倒黑白。

  “天灾人祸的报道必须受到严格监督,避免加剧公共怨恨。在不能避免(即反映无法隐瞒)的情况下进行报道时,要统一口径,著重报道政府组织救灾活动,以及在救灾活动中涌现的好人好事。不能渲染灾情,不能出现具体数字。所有有关数字必须经宣传部门审查后方予公布”(P20)

  有些时常用官方思维来思考问题,站在官员角度无限去理解官员的人,便说,我们要团结一心,不要说风凉话,那样实足的添乱添堵,于救灾不力。事实上,有效的监督,才能促使救灾更有效率;有效的监督,使政府建立有效的预期警机制与防范机制,实施官员问责制度,官员救灾更加积极,从而极大程度地降低灾难给民众带来的不测后果。要是像那些无限理解官方及官员难处的思维模式,那么是不是民主国家如美国那些传媒,在新奥尔良飓风发生时,都像中国传媒一样大唱赞歌呢?美国有谁指责那些传媒去批评政府在救灾方面的失策呢?难道美国传媒是为了破坏救灾活动而批评政府吗?稍微动一点脑子,就会知道什么样的报道,更有利于民众权益之保护。可惜一些国人好像不爱动脑子,别人动脑子思考问题,反而妨碍了他不动脑子似的。你可以接受将残酷化为感动的表演,但我并不接受,所以我要将自己的不满告知更多的人。

  2008年2月10日8:45于香江

  作者:冉云飞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将残酷灾难化成感动的忽悠 浏览数

2 条评论 »

  1. 中元山人 说:,

    2008年09月24日 星期三 @ 12:56:26

    1

    假的大泽中

    回复

  2. 中元山人 说:,

    2008年09月24日 星期三 @ 12:57:28

    2

    国旗设计者是借古讽今

    1945年11月14日,国共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在重庆《新民报》当日第二版副刊《西方夜潭》上发表词作《沁园春。雪》,其中提到秦始皇、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成吉思汗大帝,都比不上当今的”风流人物”.。蒋介石看后大惊,立即指示国民党《中央日报》等党报党刊,发表大量的批判文章,批判毛泽东在该词中含有帝王思想,想复古,想倒退。1957年春,全国著名大右派、四川大学生物系学生冯元春(后平反)说毛泽东实质上是帝王朱元璋、帝王刘邦。在这两件事的中间,1949年6月,应全国政协筹委会的征集,不懂美术的伪上海日杂公司副经理曾联松设计了国旗图案,寄往全国政协并被采用,获奖金500万元旧币。新中国建立后,曾联松介绍他的设计过程,自称是夜观星空,受到启发,以星相反映自已拥护之情。中国自古星相学发达,文曲星武曲星天罡星地煞星北斗星北极星天狼星大熊星摩羯星。。。。。。比比皆是。文革中,有一首革命歌曲唱道:“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即以北极星比喻毛泽东。按曾联松自述,我们仰望星空,找寻与他所说的星座图案相对应的,只有唯一的一组,那就是“宦者四星”。《后汉书。宦者列传序》开篇就以星座说事,它的第一句话就是:“天垂象,圣人则之。宦者四星,在帝座之侧。”在汉代人眼中,中间的大星座代表皇帝,侧面的四个小星座代表四个太监。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这一星座图案是专制帝王的象征,是奴才太监的象征,有专制帝王,必产出众多太监,有众多太监,或精神太监,方能巩固和纵容帝王专制,饱读史书的曾联松,知道汉代就有这一图案,为了中标,他在设计说明书中隐去大星代表皇帝,小星代表太监的含义,声称大星代表党的领导,小星代表全国人民。实际上他是在借古讽今,讽刺即将诞生的新生红色政权依旧是帝王专权,讽刺人民依旧是奴性十足的太监。与《中央日报》等党报党刊批判毛泽东帝王思想的文章,与大右派冯元春说毛泽东是朱元璋、刘邦的言论,有异曲同工之妙。北宋太祖皇袍加身,又写作黄袍加身,黄色在古代是帝王家专用颜色,谁敢僭用黄色,是要杀头灭九族的啊,曾联松把帝王专用的黄色,用在他的国旗图案中,是与帝星宦星的形状相呼应,相协调的。不知何故,不懂美术的曾联松设计的图案,竞压倒一千多张专业美术师的设计图案,一举中标,是创意好吗?

    一年多以后的1950年9月,国徽图案的设计者们,在类似镰刀斧头等图案被否定后,又按上面意思,克隆了这个五星图案,将其放在帝王朱棣的皇宫大门承天门(清朝改名天安門)上空,至此.蒋匪帮、冯右派所批判的帝王专制思想的几个典型视觉元素——-帝宦之星,皇家黄色,皇家大门,有机而巧妙地组合在一起,开始了暗中讽喻新生红色政权的秘密使命…

    六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些设计国旗国徽的文人们,或已作古,或已年届九旬、百岁,他们有的历尽坎坷,受到批判打压迫害,.谁叫他们要在国旗国徽图案中借古讽今,寓言極權呢?建筑师粱思成等人反对把封建帝王的皇宫大门纳入国徽图案,受到批评,只能曲从,曾联松后来在其诗中写道:”霹雳晴空竞震扰,滂沱冷雨更相看”。标题是歌功颂德赞美盛世的诗中,竟出现这样与标题相反的极不协调句子,真是不可思议.善于以古讽今的曾老先生,又在其诗中借五星的外壳,讽喻什么呢.?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