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庵居士:美国次贷风波及对中国的影响

  大约在2005年,我曾在一次演讲中谈到美国房屋价格将在2006年九月达到高峰,大约半年左右的时间就会引发房屋贷款坏账问题,从而引发美国经济危机。

  当时很多人对我的这个预测不以为然,有人就问我为什么。我当时回答:“没有什么为什么,这是周期和规律”。后来这位朋友就在回家后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说:“任何问题的产生都有原因,……难怪不争论先生在几年前就驳斥过你的经济周期论,莫非你以为你自称草庵理论就可以骗人了吗?……”

  其实,我当时写《谁打理美国经济》一文使用了心理学的概念和经济学的概念,但在当时,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心理学应用在经济学上尚是少数,我不过是一介小商人,应用的不过是我的经验而以,没有什么成套的理论。但非常巧合,2004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的主要理论是心理学在经济学中的应用和理论,其中最主要的是经济周期的研究。

  这篇文章在国内被腰斩了,但后来还是有很多学者来信质疑我的观点和经济周期的理论。但好在几年后有诺贝尔经济学理论来撑腰,我也就不再去解释了,相反我却很骄傲地对他们说:“我的草庵经济学是有诺贝尔经济学奖来支持的,要是不对,你先把诺贝尔经济学奖废掉”。

  美国经济在里根时代开始转变,那个时候是东西方冷战时期,但里根总统的经济政策很有实效,尽管他并不是经济学家,也不是商人、律师,但不可置疑的是,美国以至全球都是公认里根总统开创了世界经济发展的新时代。这就是目前席卷全球的“经济全球化”运动。

  克林顿时代,美国的高科技泡沫化,其结果是美国因为科技发展而吸引来的全球资金无处可去,必然会转向稳妥地房地产业和重金属业。从而引发了小布什时代的房地产泡沫及黄金高涨的状况。这些情况的产生必然也会引发更深一层的金融全球化问题。

  在网络时代,信息传送太方便了。这就为金融全球化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必要条件。而按照美国的经济转型发展方向,全球金融化是其主要的目标,更是美国保持领先世界的主要手段。这样一来,无论是何种泡沫,比然都会被全球化消解,而金融全球化也必然会保护美国的任何金融危机。

  果然,房地产泡沫化,美国次级贷款出现问题,尚未完全计算,但估计可能会出现四千亿美元的坏账及损失。但人们很快就又发现,次级贷款尽管损失很大,但更多的次级贷款早已经转换成了债卷,早就卖给了全球的各类投资者及商业机构。真正的美国业者损失并不是很大。譬如中国,根据不完全的统计,仅官方机构就购买了一千零五十亿美元的次级债卷,中国要为美国承担多少损失尚无法估计,但最终的结果是,中国官方机构一定会为美国房地产泡沫承担相当大比例的损失,到了目前,任何人都没有办法了,谁让中国外汇储备这么多,要购买美国债卷呢?当然,美国债卷出了问题,损失的不仅是中国,日本、台湾、中东石油国家都有损失,但由于中国购买的最多,承担的损失也就最大。

  既然如此,美国房地产泡沫有世界各国分担,但为什么美国股市又一路下跌,甚至美联储惊慌失措连出重手拯救市场呢?

  如果我们纵观美国经济发展史,我们会发现,自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经济危机之后,发展到了今天已经近八十年了,在这段时期内,尽管美国出现了很多次衰退和危机,但没有一次是如此严重的危机。

  上世纪二十年代的美国经济危机是“双跌一高”,所谓的“双跌一高”就是股市跌,房地产跌,通货膨胀高。除去那个特定的时代,任何经济上的波动都是一高一跌,从没有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双跌一高”。出现“双跌一高”的真正原因是百姓心理上出现了问题,是对金融行业失去了信用。金融机构没有信用才是问题的真正原因。

  大家都知道美元时采取的“国本位”,“国本位”的基础是政府和金融业的信用。失去了信用,美元就一钱不值,是废纸一张。美元变废纸,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别的不说,至少中国会变回三十年前的状况,中国是世界上持有美元最多的国家,有九千亿美元,都变成了废纸,其结果是中国三十年白干,而且把自己的资源都白送给了别人。用最简单的例子说,当你工作了三十年,你在银行中储蓄了一百万美元,但一夜之间美元不值钱了,成了一张张什么也买不到的废纸,你还愿意让美元崩溃吗?所以从这点上看,中国学者兼官员的夏斌与何帆要把美元储备当核弹的论调实在是愚蠢至极。

  中国不愿意让美元崩溃,美国人当让更不会让美元崩溃,否则美国花费几十年时间建立起来的世界领先地位九无法保证,美国人民也无法接受这样的政府。在今天这个世界上,特别是美国政府,物质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信用,是美国金融企业的信用。这个信用是美国立国之本,也是未来美国繁荣的保障。

  在美国历次金融风波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美国政府的立场和行动力。如果事情不是危机到整体信用,政府会采取和缓的手段去处理。例如早年的安龙公司事件,政府采取的措施是非常守程序的司法过程,也非常和缓,最终的结果是加强上市公司的审查制度以确保金融市场的信用和安全。但在LTCM事件中,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亲自召集各方开会,统一思想和认识,压迫华尔街大户们为LTCM解套。其原因也是因为LTCM一旦出事,将波及市场里万亿美元的资产,市场将大乱,美国金融体系的信用就会出现问题。尽管在LTCM事件中格林斯潘及美国政府采取的赤裸裸政府干预经济活动非常的不光彩,也很引人痛恨,但这毕竟是从全局考虑,维护美国的金融信用体制。

  今天的美国次级贷款问题同样是涉及了美国金融体系的信用问题,这是要命的问题。所以,美联储才会在短期做出了众多的解决办法。其目的是挽救美国金融体系不失去信用。由此也可以预测,美国的金融风险还很大,但政府会想尽一切办法挽救信心和信用。最后的结果尚不可预料,但可以预料的是,对中国的压力将会持续增大。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要对中国持续增大压力?这与中国有什么关系?

  如果有人问美国人,那个国家对美国威胁最大?我相信美国人会回答,中国。这个回答的基础是中美之间政治体制不同造成的原因。尽管中国经济进步了,发展了,强大了。但因为中国盛世的出现,结果是一批忘记所以然的愤青忘记了自己是谁,到处乱讲虚无缥缈的言论,自以为能威慑美国及世界。这样的言论在没有实力威慑的基础上只能加大美国政府及民间百姓对中国的恐惧,根本就无助于解决真正的问题。

  美国经济出问题,最首先受到冲击的会实劳工阶层,而目前又面临着美国的选举年,本来一到选举,中国问题就是首要的问题,而通货膨胀,失业又都与中国产品和汇率有关,这就更会激起百姓的反感及政客的煽动。为了解决国内问题,政客必然会转移话题或对中国政府施压,以求选票支持。强力的国际政治压力就必然逼迫中国政府接受。事实上,美国每次对华谈判都是以中国接受美国方案为结果。

  从另一个角度上看,中国目前已经开放企业及机构的资本项目下的外汇管制,允许企业和机构将外汇自行处理而不是强制结汇。而对于个人也在天津试点开放个人外汇自由买卖,不再强制结汇,甚至允许投资海外金融机构或购买海外金融机构的产品。这个情况实际上是全面开放了中国的外汇管制。而且将在不久的将来全面实行自由汇率制度。

  个人及企业都不再强制管制,下一步就是马上要跟进的汇率自由制度。因为一旦企业与个人自由掌握外汇,政府就无法预知数额和每日的结算额。政府也就无法再实行固定汇率。如果政府实行固定汇率,个人和企业就会利用政府空当从中渔利,政府要么默认黑市汇率,要么就认可被企业或个人套利。但无论如何,最终还是走向自由汇率。目前政府没有多少可用之钱,也挡不住国际资本的套利,最后不得不加快自由汇率步伐。

  外汇制度上的重大变化,其结果是,当海外资本盈利出现问题或减少的时候,中国所然具备风险,但只要有相当高的盈利率,再有2008年中国北京举办奥运会这个题材,中国政府又相当要脸面,不愿意在奥运会之前出现任何经济危机及政治管制危机,其最可能的事情就是海外热钱全面留入中国,其结果是怎么样,傻瓜都可以猜得出来。

  在未来的二年里,中国会出现世界罕见的“三高”,股市高、房地产高、通货膨胀高。而这三高一旦出现并持续,再加上继续加大的贫富分化,其最后的结果就可能是中国的全面危机,全国无论是政治还是经济全面被海外资金劫持。一旦不听从劫持者的话,海外资金一旦撤离,中国可能会从“三高”变成“双跌一高”,再现美国上世纪二十年代经济危机和经济大萧条的惨状。希望能引起高度警觉!

  作者简介:草庵居士,原名梅凤杰,美籍华人,网络作家和经济时政评论家,现为美国某电视台节目主持人。

  作者电子邮件:figimei(at)hotmail.com

  作者:草庵居士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美国次贷风波及对中国的影响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liweson 说:,

    2012年05月10日 星期四 @ 21:34:38

    1

    我现在才发现,居士是不是在03-04年间就被人替换了。01年的文章是一位令我敬佩的老者,05年后的文笔已经换了一个人。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