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富贤:中国人口问题——船大惯性大,调头要趁早

  1.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稳定现行计划生育政策的理论依据不成立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阻止人口政策调整的真正理由有四:

  1)、由于近些年来,一些地方的条例对生育政策做了一些微调,对二孩的生育条件有所放宽。自实行计划生育以来全国已累计有近1亿独生子女,进入21世纪,这部分人陆续进入生育年龄,双独可以生二胎,将使生育水平有所提高。

  2)、未来十几年,我国人口总量仍将保持持续增长的态势,预计每年净增人口在800万人到1000万人之间,总人口到2033年达到峰值15亿人左右。

  3)、由于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第三次出生人口高峰的影响,2005年━2020年,20岁━29岁生育旺盛期的妇女数量将形成一个小高峰,导致出生人口数量出现一个小高峰。

  4)、近期放开生育政策会引起“补偿性生育”和“抢生”,会出现人口大起大落的后果,不利于人口平稳、健康地发展。

  1.1、允许独生子女生二胎只是杯水车薪

  就算这“近1亿独生子女”在1980年到2007年之间平均分配,那么每年只有370万独生子女(其实不到370万,因为还有少部分是1970年代出生的;穆光宗教授认为独生子女只有8000万,不到1亿)。目前政策只允许双方都是独生子女的生育二胎(河南还例外)。根据1990年人口普查数据,1980年到1990年出生性别比平均为109,那么每年的370万独生子女中只有177万独生女;而1980年到1990年平均每年总出生人口2200多万。就是说,今后几年1个育龄独生女面对的是1.1个独生子和5.4个非独生子,她们的配偶是独生子的概率很低,这177万独生女中只有30万左右与独生子结婚,对总人口增加几乎没有影响。即便每年177万独生女全部可以生二胎(政策生育率为2.0,比目前的1.38多0.62),考虑到15%左右的单身、不孕不育人群,也不过多出生93万人口;即便只要一方是独生子女就可以生二胎,每年多出生不超过170万人口,相对于总出生人口来说比例也不大。因此,允许独生子女生二胎只是杯水车薪,这样的微调不能成为阻止人口政策调整的理由。

  1.2、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对未来人口预测是错误的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认为:未来十几年每年净增人口在800万到1000万之间,中国人口总量到2010年控制在13.6亿人,到2020年控制在14.5亿人,2033年达到峰值15亿左右。

  依照这种趋势,那么2006年应该增加1300万以上(《大国空巢》15章有详细分析)。但是国家统计局《2006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认为2006年只增加692万人口,没有1300万,也没有1000万,甚至没有800万。随着老年人口的激增,死亡人口将激增,每年净增人口将急速减少,2006年净增人口只有692万,一两年的预测就与事实相差甚远,未来十几年每年净增人口还能在800万到1000万之间?总人口会达到15亿人左右?其实国家统计局的这个“增加692万”数据还是“修正”后的数据。依照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客观数据,2001年到2005年这5年共出生6846万人,死亡4143万人,平均每年只增加541万。2001年到2005年每年平均死亡828万人口,每年只增加541万人口,今后每年死亡人口翻番,育龄妇女差不多减半,每年净增人口还能在800万到1000万之间?

  2006年我根据前17年人口变化推测未来15年人口变化,发现中国人口将于2016年开始负增长,高峰人口只有13.4亿。2005年1月我用同样的方法预测2006年中国人口增加609万,而计生委预测至少增加1167万。国家统计局公布2006年人口增加692万(有水分),与笔者的预测结果接近,而与计生委的预测相距甚远。并且我采纳的是国家统计局统计年鉴的“修正”的人口数据,这个数字有很大的水份,比如依照国家统计局“修正”的资料,2000年增加957万;而依照人口普查原始数据,2000年死亡814万,出生1379万,就是说实际上只增加565万。因此要是不停止计划生育的话,人口负增长时间还要提前,人口高峰也不可能达到13.4亿。

  1.3、育龄妇女高峰不足以引起出生高峰

  再看看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强调的20岁━29岁生育旺盛期的妇女数量与出生高峰的关系。

  图中数据采纳历次人口普查资料,2000到2005年出生女孩数据采用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资料。从图可见,育龄妇女高峰不一定导致出生高峰。1990年之后育龄妇女人口大幅增加,但是出生人口却急速减少。2005年到2020年的育龄妇女高峰明显低于1990年到2000年的那个高峰,1990年到2000年那么大一个育龄妇女高峰都没有引发出生高峰,2005年到2020年那个小育龄妇女高峰还能引发第四次出生高峰?

  从上图可见,生育率才是出生高峰的直接原因,1950年代的出生高峰是由于6.0左右的高生育率。1962年到1977年的人口高峰前半部分(1962年到1970年)是由于高生育率;后半部分(1970年到1977年)是由于1950年代出生的妇女到了生育年龄,并且平均每个妇女仍然生育4个左右孩子。1982年到1991年的出生高峰是由于1960年代生育高峰出生的女孩到了生育年龄,并且还由于1980年代维持2.4的生育率。光从育龄妇女结构来说,中国1980年代的出生高峰应该延续到2000年,但是随着生育率的下降,第三次生育高峰在1991年之后嘎然而止。

  综合上面两图,合并成“出生高峰、生育率、育龄妇女的相关图”。我们可以从这幅图清楚地看出,影响出生高峰的主要是生育率而不是育龄妇女高峰。

  日本1940年代的第一次出生高峰在2.0左右的生育率前提下才在1970年前后引发出第二次出生高峰(并且第二个高峰明显偏小),但是由于生育率降低到1.5以下,第二次出生高峰在1990年代不能继发出第三次出生高峰。

  由于有不孕不育、单身等人群的存在以及养育能力的限制,生育率会远低于生育意愿。比如日本生育意愿一直高于2个孩子,但是实际生育率却只有1.25左右。台湾省2006年育龄妇女理想子女数为2.29人,已婚妇女的理想数较高为2.53人,只比20年前少0.5人,但是实际生育率却大幅滑落,从世代更替水平下降到2000年的1.68人,再降到现在的1.1 人。中国国家计生委《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现在全国生育意愿低下,平均只有1.73,农业户口和非农业户口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分别只为1.78个和1.60个。未婚育龄妇女的平均理想子女数只为1.46个。在如此低的生育意愿下,不停止计划生育,根本不可能出现第四次出生高峰。

  1.4、停止计划生育后“补偿性生育高峰”越高越好

  有人担心停止计划生育之后会引起“补偿性生育高峰”。但是纵观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人口从来就不是平稳的,人口出生高峰往往导致此后的综合国力的提升。古今中外,盛世的最重要的标志是人口的增长。

  日本战后的出生高峰“团块世代”是日本后面经济腾飞的主力。欧洲战后婴儿潮也导致经济的快速发展。日本和欧洲现在出生人口倒是平稳地减少了,但是意味着今后国力的减弱。

  美国现在一霸独强,很大程度是得益于战后两次出生高峰。美国1955年到1965年这10年平均每年出生415万,是1930年代的1.7倍。1960、1970年代,美国的婴儿潮人口带动了玩具、卡通、流行音乐的成长;1980年代,步入结婚活跃期的婴儿潮人口带动了房地产、汽车业的成长;1990年代,步入消费黄金期的婴儿潮人口又带动了个人电脑和互联网的成长。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皮尔泽指出,“婴儿潮出生的人虽然只占现美国人口的28%,但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却占美国整体经济10兆美元的一半,婴儿潮人口创造了历史上最大的股市涨幅、房屋需求、国际航空、个人计算机、电脑网络和运动休闲工具的需求”。美国在1980年代之后由于生育率的回升,又出现新的出生高峰,而欧洲由于生育率持续下降,战后婴儿潮没有继发出新的出生高峰。用以人为本的的方法分析各国的实力才能发现真正的原因。

  中国1961年只出生1100万孩子,但是1963年超过3000万,差不多是1961年的三倍,不是一样过来了?1962年到1980年这次出生高峰共出生4.4亿人口,没有这4.4亿青壮劳动力和旺盛的消费能力,改革开放还谈什么成就?现在中国还谈什么崛起?

  1952年到1958年这个出生高峰平均每年出生1991万,1959年到1962年这个低谷平均每年只出生1407万。1963年到1971年平均每年出生2646万,是1959年到1962年的1.88倍,是1952年到1958年的1.33倍。停止计划生育今后10年即便每年出生2500万,也只是目前的1.88倍,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即便在两三年出现3000万的高峰,也不过相当于1963年的水平。1960年代中期面临生产不足、物质短缺、学校扩建、师资培养,但是还是将每年近3000万孩子养育成人;而现在的校舍都已经建好,师资已经培养好,面临的是生产过剩、消费萎缩和就业不足,今后面临的是劳动力短缺和老年化问题。难道养育每年出生的3000多万孩子还是难事?停止计划生育既能改善消费结构、缓解现在的就业压力,又能缓解今后的老年化压力和劳动力短缺,一举多得。

  从1950年代直到1991年,除了大跃进几年以外,每年出生人口都在2000万左右或者以上,其中1963年到1974年这12年平均每年出生2600万,有生就有死,他们到老年之后,中国每年死亡人口将长期保持在2000以上(国家统计局宣称2006年死亡人口只有892万,今后每年死亡人口将是现在的两三倍)。

  因此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需要每年出生2000万以上才能有效改善人口结构,才能防止人口锐减。如果在今后10年每年出生人口平均超过2500万(印度现在的水平),执政者将因此而功载史册。但是停止计划生育等到三四年的“补偿性生育高峰”之后,靠新一代年轻父母,无论如何每年不可能出生2000万人口的。1980年到1990年平均每年出生1009万女孩,生育之前死亡大约55万,再扣去15%左右单身、不孕等人口之后,估计生育妇女在810万左右,平均每人需要2.5个孩子才能使得每年出生2000万,主流家庭需要生育3个以上才行。但是这一代人是生育文化断代的一代,少生的观念已深入人心,他们愿意生、有能力养育3个以上孩子?而1996年到2005年平均每年只出生女孩620万左右,扣去死亡和不生育妇女,生育妇女不到500万,她们能够生育2000万孩子?

  韩国、台湾的社会发展水平比中国早20多年。如果20多年之后,中国的生育率像韩国和台湾现在一样只有1.1的话,那么每年只出生600多万孩子,相当长的时间内,中国每年人口减少一千多万,雪崩!大国空巢!即便停止计划生育,并千方百计鼓励生育,还是难以防止中国人口锐减。

  1.5、停止计划生育后“补偿性生育高峰”有多大?

  有人担心停止计划生育会出现大的出生堆积高峰。其实1960年代出生的妇女基本上已没有生育意愿或能力,补偿性生育得指望1970年代出生的妇女。1970-1979年这10年共出生11059万女孩,以每年死亡0.22%计算,到2008年的时候还剩下10235万。

  国家计生委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2.4亿育龄妇女,其中有48%的妇女使用宫内节育器,有36%左右接受了输卵管结扎手术,永久绝育。为了巩固这一“成果”,各地计生部门近几年来采用了更残酷的强制逼迫的绝育手段,类似广西博白县的强制堕胎、强制结扎事件层出不穷。他们层层下达指标,将计划生育工作的“落实情况”与官员的奖金、工资、甚至是升官晋级捆绑在一起,基层组织与计生委干部抓捕超生罚款、实施堕胎、结扎手术已到了疯狂的程度。

  1970-1979年出生的女孩,估计有40%左右(以农村妇女为主)已经生育二胎或二胎以上(扣除不孕不育率,实际生育率在1.3 左右),根据极高的二胎结扎比例,农村一般超过90%,这部分妇女,即总人口36%已经基本上没有生育能力,毕竟输卵管复通手术愿意做的人很少,即使做了成功率也不高。已经生育二胎或二胎以上,本来就不大可能准备再生育。

  因此,先扣除这部分36%的妇女,剩余64%中又有30%不孕(女性从27岁开始生殖力就明显下降,1970年代出生的女孩都已经算是高龄育龄妇女了),算下来1970-1979年出生的女孩只有45%(4600万)尚有生育能力。而目前生育意愿只有1.73,她们中的大多数已经生育了一个孩子,这4600万妇女还有再生3360万孩子的意愿。

  现在年轻一代普遍晚育。2008-2012年以1970-1974年出生的妇女为抢生主力,2013-2017年以1975-1979年出生的妇女为抢生主力,平均每年抢生336万人,这已经是较高的估计了。十年之中,可能前几年偏多一点,达到五百万左右,后几年偏少一点,可能只有一、二百万。

  目前平均初育年龄为25岁,1980年代出生的一代还只是生育第一个孩子,1980年代平均每年出生女孩1000万左右,由于不生育人群的存在,意味着今后每年每年生育妇女只有810万,1980年代初出生的有少数才开始生二胎,每年总出生孩子最多不过1200万左右。那么在“补偿性生育高峰”期间,每年最多只出生1700万左右孩子。1990年之后每年出生孩子急剧减少,到1990年代中期之后,每年只出生600多万女孩。

  可见这三千多万抢生儿童,是中国缓解老龄化危机的唯一希望。这宝贵的三千多万抢生儿童,不但可以缓解现在幼儿园、中小学教师的失业压力,尤其有利于缓解即将于2020-2030年期间爆发的养老危机,保持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中国应赶抢“补偿性生育高峰”,如果这个高峰被耽搁了,中华民族从此走向衰败!

  1.6、生育率反弹,“弹”何容易?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反对调整人口政策是担心停止计划生育后生育率会大幅反弹。

  社会越发达,生育率越低。人类发展指数(HDI)是联合国反映社会发展水平的综合指标。比较了全世界各国HDI与总和生育率(TFR,妇女生育孩子数)的动态关系,发现二者高度负相关,同等HDI的国家中,中华文化圈地区的TFR比其他地区低;曾经是社會主義国家的TFR比其他国家低;后行国家达到相同的HDI时,TFR要比先行国家当年低。

  2003年世界上所有中收入国家平均HDI为0.774,平均TFR为2.1;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平均HDI为0.769,平均TFR为1.9.中国的HDI 2000年为0.730,2003年为0.755,2004年为0.768.中国2007年HDI为0.8左右,相当于新加坡1987年、韩国1988年的水平,当时新加坡和韩国TFR分别只有1.62、1.56.

  1985年开始国家就特批山西翼城县试点二孩方案,但是2000年普查显示该县生育率只有1.51.新疆建设兵团汉族人口允许生二胎,少数民族可以生多胎,但是“十五”时期,总和生育率稳定在1.0左右。越南1988年开始计划生育,都允许生育两个,越南2007年的HDI相当于中国1999年水平,但是现在生育率只有1.89,低于政策生育率和世代更替水平。可见光是放开二胎是不够的。应该立即停止计划生育。

  工业革命以来生育率下降之后很难反弹。原因是工业化所引起的家庭结构改变和男女分工改变是难以逆转的,“生产力对人口的压迫”是难以逆转的。发达国家耗费巨资、绞尽脑汁以求缓解生产力对人口的压迫,都没有成效。虽然以胡錦濤总书记为代表的中央领导在想方设法改善民生,但是解除“生产力对人口的压迫”、化解工业化所引起的人口再生产与物质再生产的矛盾还任重道远。生育率反弹,“弹”何容易?!

  1.7. 国家计生委没有稳定生育率的能力

  国家人口发展战略组认为:“全国平均总和生育率在未来30年应保持在1.8左右,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人口与社会经济的协调发展”。

  2002年江澤民在中国共产党的十六大的大会报告中提出:“稳定低生育水平”。

  2007年胡錦濤总书记在中国共产党的十七大开幕式上强调说:“科学发展观,第一要义是发展,核心是以人为本,基本要求是全面协调可持续,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稳定低生育水平,提高出生人口素质。”可见中央是要求在以人为本的前提下稳定生育率,而不是降低生育率。

  但是十多年来,生育率却一直在不断下滑,而不能稳定在中央所要求的维系可持续发展的低水平(世代更替水平附近,至少也得在1.8左右),2000年人口普查和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现在已经降低到1.2-1.3的超低水平。

  国家统计局认为2000年底中国人口为 12.6743万,“十五规划”人口控制目标是2005年13.3亿,这五年需要增加6257万人口(每年增加1251万)才能在2005年达到13.3 亿;但统计局数据显示2005年底中国人口才13.0756亿(国家统计局长承认水分超过4600万),五年只增加4013万(每年只增加803万),只相当于预期的64%.比中国的控制目标少出生2244万人口,相差36%,还叫作“稳定生育率”?

  国家统计局资料认为2005年1月6日中国人口达到13亿。国家计生委主任张维庆2005年11月14日说“按照目前的总和生育率1.8预测,我国总人口将于2010年达到13.7亿”。意味着如果生育率稳定在1.8的话,2005年到2010年这6年每年需要增加1167万人口。由于死亡人口逐年增加,那么2005年、2006年人口增量需要远高于1167万。但是国家统计局资料显示2005年人口增量只有768万,2006年人口增量只有692万(实际上可能只有400万左右)。这说明中国的生育率根本无法稳定在1.8,而是远离1.8.

  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已经达到0.8,人均GDP达到2000美元,人均国民总收入步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根据各国经验,在这个发展阶段是生育率和生育观念急剧转变期,即使停止计划生育并千方百计鼓励生育,生育率也会下降,很难稳定在1.8.

  可见稳定生育率的任务非常艰巨。稳定低生育率,难点在“稳定”,责任也在“稳定”,“稳定”二字是千斤重担!但是计生委没有稳定生育率的能力,只有降低生育率的能力。按照十七大的“以人为本”的这一执政理念,现行人口政策面临方向性调整。

  2. 船大惯性大,调头要趁早—调整人口政策的建议

  2.1. 停止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是非常态,应该无条件恢复常态。民间热议已达成“必须尽快调整”人口政策的共识。现在的人口数据可以一再“修正”,但是今后计划生育的恶果是“修正”不了的。人口问题是一颗定时炸弹,现在暴露的问题只是冰山一角(比如目前只有4000万老人享受养老金,但是社保就已经出现问题),随着时间推移,问题将越清晰、越严重。今后四亿老人等着养老,四千万光棍等着找老婆,民族需要持续发展。并且人口数据也只能“修正”一时,不能“修正”一世,今后的人口普查还是会将真相公布出来的,纸是包不住火的。在人口政策上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2.2. 提高分配率,改善民生,提高养育能力

  现在生育率低下,很大程度是因为生活压力增大,养育能力降低。并且产业升级快,“就业替代”频繁,存在很高的失业风险。应该提高分配率,改善民生(医疗、教育、住房等),以提高养育能力;加大社保投入,不但让失业家庭基本生活有保障,也让他们养育得起孩子。美国生育率能维持在世代更替水平,除了传统的生育文化上回归外,还因为民生压力比其他国家要低。韩国生育率只有1.08,与住房等民生压力大很有关系。

  2.3. “添丁不加银”—养孩子要适当社会化

  现在物质再生产和分配已经社会化,而人口再生产却没有相应社会化。养孩子的投入主要在家庭,产出主要在社会。人口结构最为健康的美国,很多收费都是以家庭为单位,“添丁不加银”,类似中国清代的“摊丁入亩”(为清朝人口增长做出了巨大贡献)。一些公园、游泳池等公共场所的门票以家庭为单位,医疗保险也基本这样。美国普及从学前班到高中的13年全免费义务教育(有些地区是14年免费教育),并通过税收等途径“惩罚”单身和丁克家庭,而给多孩子家庭减税,多孩子家庭上大学享受学费优惠。

  2.4. 将生育当生产看,尊重男女的天然分工,建议设立母亲节

  男女分工是天然的(李白在《蜀道难》就说: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不意味着不平等,忽略男女的天然差别、分工是对女性最大的歧视。男人是物质再生产的主要承担者,女人是人口再生产的主要承担者。现在物质再生产有报酬,人口再生产是免费的,“造人”不如“造物”,驱使女性过度参与物质再生产,等于是挪用了养育孩子的时间、精力、成本。穆斯林国家生育率高的原因之一就是妇女劳动参与率低。中国妇女劳动参与率高居全球17位。20-30岁之间是妇女最佳生育时间,但是在目前的分配制度下这段时间又是奠定事业基础的时期,越来越多的女性将这段时间用来学习和工作,而不是结婚生子。日本有一半的妇女到33岁还没有生育。有生育能力时没有生育条件,等有生育条件后已经没有生育能力了,晚育并且增加残疾儿童的比例。应该改善女生的学制,用分配的杠杆来平衡妇女花费在人口再生产与物质再生产的时间和精力,降低养育孩子的成本,鼓励妇女在在30岁之前完成生育三个孩子的任务。在建立社保制度的时候让生育与养老金获益适当挂钩。

  2.5. 建立新型稳定的家庭模式,赋予婚姻完整的含义

  古代自然经济使得男女分工明确,互相依赖,家庭稳定,利益一致,同心协力抚养小孩。现在男女分工不明,经济独立,离婚率高,既浪费生育时间,又提高生育成本,不利于人口再生产。需要通过税收等制度,将单身男女往家里赶,并且不愿意离婚。增加离婚的难度,加强对未成年孩子的保护,加强对已经生育孩子的妇女的法律保护。现在由于孩子少,媒体过度地宣传爱情(将爱情看得比生命还要高,那就当然比社会责任要高,为了新爱可以随便离婚),将婚姻简单地等同于爱情,婚姻简单依赖于性激素水平,爱得死去活来,离得随随便便。要赋予婚姻完整的含义,家庭既是感情、物质利益共同体,又是人口再生产的基本单位,也是社会的基本细胞。

  2.6. 消费要适度,不要过于超前

  主流家庭养育三个孩子,这是第一消费。必须在保证这个第一消费前提下才发展其他的消费。无序的其他需求挤压了对人口再生产的投入,比如以2000年的消费能力如果追求2050年的消费,必然降低养育孩子的能力。媒体不要光聚焦娱乐名人,要面向普通大众,抑制社会攀比风尚,压缩结婚、生育成本的“水分”。清纯的民风对于生育率的提高很有必要。

  2.7. 保护生育器官

  宣传生殖健康知识,加强食品安全。人流和性病是不孕的重要原因。减少人工流产,控制性病传播,降低剖腹产比例。防止性解放思潮的泛滥。

  2.8. 挖掘老人资源

  中国现在家庭小,老年人多,鼓励老人老有所有为,帮忙带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

  2.9. 挖掘传统文化,重建新型生育文化

  物质条件就像食物的原材料,生育文化是烹调技术。成功的生育文化将节省人口再生产的成本。中国传统生育文化内容非常丰富,是一个精神宝库。由于传统文化所依存的社会基础和经济基础已经发生剧变,要想完全恢复传统文化是不可能的。在重建新型生育文化过程中,需带一些“旧土”,保留一些传统的生育文化。比如重视家谱文化、祖宗文化,将清明节、中元节作为法定假日。

  2.10.正视现实,找出对策

  以前,将一切问题都往“人口太多”上推而不主动找出路;今后要防止将责任往计划生育一推而撒手不管。要从现实出发,在提高生育率的同时,寻找其它方法解决老年化、性别比严重失调等社会问题。

  人口政策调整成功的标准:主流家庭愿意生并养得起三个孩子。不仅仅要求停止计划生育,而且需要全面改善民生(中央政府已经在关注民生、改善民生了)。可见人口政策调整是最高层次的政治改革,其影响将延续上千年,功近而德远。

  3. 建议尽快进行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

  人口数据(尤其是生育率资料)是人口政策的基石。人口普查才能准确地获取人口数据。因为不能及时进行人口普查,中国在人口政策上有过惨重的教训。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之后,18年没有进行人口普查,想当然地认为人口已经失控,于1980年匆忙实行独生子女政策,导致一系列问题(将使得今后4亿老人老无所养,4000万光棍被判无妻徒刑)。由于没有及时进行普查,使得“九五”、“十五”规划的人口目标都落空(实际人口增量不到预期的三分之二)。“十一五”规划的人口目标也必将落空。中国在人口问题上吃亏很大,不能一错再错。现在由于社会转型,10的变化比当时20年还大,人口形势变化尤其剧烈,间隔10年太长。如果建国以来每5年进行一次调查,已经进行了至少11次人口调查,而不是即将进行第六次调查。

  根据有关部门的安排,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将于2010年进行,鉴于严峻的人口形势,这一安排将导致中国丧失极其宝贵的人口战略调整期。强烈建议立即着手在2007年进行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最迟也应在2008年进行六普。数据汇总分析需要一定的时间,正好为“十二五”规划提供基本人口数据。

  人口是立国之本,搞清基本人口基本数据是重中之重。二战时美日中途岛海战,日本航母编队疏于侦察,仅有一架侦察机发现了敌情,又因为发报机故障无法发送消息,相比之下,美国动用了所有舰载机的三分之一作为侦察机,及时发现敌情,占尽先机,大获全胜。中国面临空前严重的人口危机,“侦察机”三年以后才能派出,到时候大错已经铸成,悔之晚矣!

  中国已经有多次人口普查的经验,并且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以来一直在准备第六次人口普查,提前并不需要过多准备时间。

  1977年中央决定提前在冬季进行高考,抢半年也要抢,影响深远!考卷缺纸张,紧急调用印刷毛选的纸张。人口问题周期更长,必须未雨绸缪。停止11年高考耽误了一代人,强制一胎化计划生育已经耽误了至少两代人,现在连基本的人口数据都不清楚,必须尽快查明这笔“糊涂帐”。

  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以来,很快出现出生性别比失衡,但是人口学家和国家计生委官员认为是“女婴漏报”,然而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以及历次年度人口抽样调查不但没有将“漏报的女婴”找回来,反而发现出生性别比越来越严重,现在计生委不得不承认“我们国家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为严重、持续时间最长的国家,男性比女性多3700万”。国家计生委《2006年全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抽样调查主要数据公报》显示1996年至2005年出生婴儿的性别比达127,加上其他一些原因,意味着今后打光棍的男人比例将接近30%.

  中国历年出生性别比

  资料来源:1965-1982年采纳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资料,1983-1990年采纳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资料,1991-2000年采纳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2001-2005年采纳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资料。

  同样,所有客观资料都显示19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妇女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3 左右,但是人口学家和国家计生委认为是“超生漏报”,而将1.3左右的生育率“修正”成1.8.中国的政策生育率只有1.38,现在至少有15%的不生育,那么实际上平均每个妇女只被允许生育1.17个孩子,出生人口需要超过三分之一是超生的才能达到1.8的生育率,这与计生委宣称的“不到6%的人违背政策”形成鲜明对比。2000年人口普查不但没有找回“漏报的超生孩子”,反而发现生育率只有1.22了。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是在计生委和人口学家高度“关注”下进行的,仍然没有找回“漏报的超生孩子”,再次证实中国的生育率只有1.2、1.3.

  如果2000年人口普查的1.22生育率是准确的话,当时就应该立即停止计划生育并出台鼓励生育的政策,但是该次人口普查被人口学界和计生委认为是不准确的,决策者也就无视第五次人口普查的存在。人口数据的“人工迷雾”使得“无论是官方还是学者,都无法确切地知道中国1990年以来的生育率水平”,人口政策也就纹丝不动。换句话说,现在人口政策还是依据17年前的第四次人口普查数据。在黑暗中计划生育又进行了17年,使得中央人口目标一次次落空:1995年底人口为12.1121亿人,“九五”计划提出2000年总人口控制在13亿(五年人口增量8879万);然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00年中国人口才达到12.6743亿,五年只增加5622万人口。“十五”规划提出2005年总人口控制在13.3亿(五年人口增量6257万);然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05年中国人口才达到13.0756亿,五年只增加4013万人口。“十一五”规划不得不将2010年人口控制目标从“九五”规划的14亿降低到13.6亿,即便如此,也意味着2005年之后的5年平均每年需要增加1049万人口;然而,国家统计局认为2006年只增加692万,意味着“十一五”规划的人口目标也必将落空。其实2005年的13.0756亿人口还有水分,国家统计局长也承认他们的13.07亿人口数据有超过4600万不对数(误差在2004年4600万的基础上“逐年扩大”),就是说2005年实际人口可能只有12.6亿。

  1990年中国的HDI为0.627,2007年已经达到0.8左右,纵观各国发展历史,这个发展阶段是生育率急剧下降的过程。

  印度2006年的HDI相当于中国1990年,印度的生育率已经降低为2.8.泰国和巴西的社会发展水平与中国非常接近,中国2007年HDI相当于泰国2006年、巴西2004年的水平,中国2006年人均购买力相当于泰国和巴西2003年的水平,但是现在泰国和巴西的生育率分别只有1.64、1.88.巴西和泰国没有实行计划生育,保持完整的生育文化,生育率直线下滑;中国生育文化被摧毁几尽,经过三十多年的计划生育形成了爬蚤心理,少生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在严格的1.38的政策生育率下反而能有1.8的生育率?

  在HDI达到0.8之后,各国TFR都继续快速下降,比如韩国现在的TFR只有1.08,新加坡为1.07,台湾为1.1,香港只有0.95.韩国汉城大学社会学教授殷基洙说:“除非能把人口问题处理好,否则,韩国社会将会在20至30年内崩溃。”

  与各国的情况比较,中国第五次人口普查基本可信。中国人口形势十分危险,应该尽快进行人口政策调整,这是一次敦刻而克式的战略调整(1940年,德军将联军围困在敦克尔克,英国动员各种大小船只将大部份的部队撤离欧洲大陆,成功挽救大量人力,成为四年后反攻的根本)。人口问题周期长达数十年,现在耽误三年,将影响至少三十年国运,造成巨大损失。虽然依据现有的数据(第五次人口普查、2005年1%人口抽样调查、2007年第二次农业普查)足以停止计划生育(人口政策调整不要等人口普查,二者应同时进行),但是还是需要尽快进行第六次人口普查,认清老龄化危机的严重程度,为今后人口政策提供依据。

  这次人口普查,要千方百计确保数据的准确性,彻底破除过去17年的人口迷雾。要面向未来,而不能拘泥于与过去数据的连续性。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多大的代价也值。并且相对于继续计划生育的成本(经济成本和社会成本),人口普查成本是非常低的。建议由国家统计局独立进行;排除利益集团(如国家计生委)和个人(独生子女政策的参与者)的干扰;大赦过去超生的孩子;舆论公开,接受社会的监督。使这次普查经得起历史的检验。

  中国的人类发展指数已经达到0.8,在这个发展阶段生育率瞬息万变。因此建议每5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每年进行一次1%人口抽样调查,以求动态掌握人口数据,为今后人口政策动态调整提供依据。

  作者是美国威斯康星大学妇产科系研究人员,网名:中山水寒

  作者电子邮件:yifuxian(at)gmail.com

  作者:易富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人口问题——船大惯性大,调头要趁早 浏览数

25 条评论 »

  1. 清清如我 说:,

    2008年02月27日 星期三 @ 02:06:44

    1

    大力支持,有道德的学者

    回复

  2. blake 说:,

    2008年02月27日 星期三 @ 09:56:34

    2

    狗屁不通,根本不了解中国的国情!!

    我是农村出生长大的,目前在上海打工做计算机维护,月薪6k。农村、城镇、大城市的生活环境都经历过;作者看似写得洋洋洒洒、实际上根本看错了形势,中国的人口问题是和农民问题、民主民生问题胶合在一起的!没到过中国农村,别谈人口问题。国内现在生产率如此低下、人力成本如此低廉、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中国人太多!

    在没有解决民主、教育问题之前,计划生育必不可少!6亿高素质人口就足以构造一个强大的中国,用增加出生率的方法调整人口结构根本就是恶性循环。中国需要提高生产率、而不是增加劳动人口。

    回复

  3. deh555555 说:,

    2008年02月28日 星期四 @ 13:47:34

    3

    blake,请不要不懂装懂,中国的问题是制度不好,制度好,即使20亿、30亿又有何仿?许多人不懂装懂,倒怪罪起中国的人口太多了。韩国的人口密度比朝鲜的人口密度大多了,同样是朝鲜族,朝鲜却连温饱都解决不了,还要饿死人。将来中国养老成问题时,后悔可来不及了。

    回复

  4. deh2568h 说:,

    2008年02月28日 星期四 @ 13:49:37

    4

    中国必将被严重的老龄化、性别比严重失衡拖垮。

    回复

  5. deh2568h 说:,

    2008年02月28日 星期四 @ 13:51:30

    5

    blake,你被党 文 化毒害太深了。

    回复

  6. sheva 说:,

    2008年02月28日 星期四 @ 14:13:57

    6

    不搞计划生育
    穷人生不起孩子
    富人三五个老婆,十几个孩子

    回复

  7. sheva 说:,

    2008年02月28日 星期四 @ 14:15:04

    7

    deh2568h不要以为自己愤过几天青 就懂了

    回复

  8. Zheng Ji Zhou 说:,

    2008年02月29日 星期五 @ 03:53:27

    8

    我同意作者的观点,我也同意deh555555和deh2568h的观点。我也是农村来的。Blake说的6亿高素质的人,其实本文作者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 Sheva的问题其实作者也回答了。我觉得目前我们国家没有搞清楚现在究竟有多少人口?他们都是一些糊涂帐,每次普查都是走过场。

    不瞒你们,我现在是2个孩子的父亲。虽然我的第二个孩子的户口没有报进,而且可能要被处罚,但是我觉得还是划算的。20年后,我要政府把处罚款还给我。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经济水平远高过我国,但是他们的女人都不愿意生了,我们国家以后肯定会经历这个阶段的,人口绝对不是负担,它是经济增长的要素。

    希望尽快进行第7次人口普查。

    回复

  9. anita 说:,

    2008年03月08日 星期六 @ 07:36:28

    9

    我的宝宝07年出生,我78年,LG74年的。

    说一下我身边同事的情况,目前80年前已经生育过的女员工大概占公司总人数的50%,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有生育,其中年纪最大的已经36岁了。

    再说一下我大学同学的情况,我们班10名女生,生育过的只有3个,其余的7个目前都没有生育计划,打算再过2、3年再考虑。要知道我们08年都已经迈入30岁的行列了。

    我偶尔有再要一个宝宝的想法,但是国家目前推行的高房价,高学费,以及不稳定的工作环境使我不敢这么做。我希望国家能尽快进行人口普查,然后对计生政策做出正确的调整。

    回复

  10. mcmimi 说:,

    2008年03月09日 星期日 @ 06:07:14

    10

    中国与其他国家有可比性吗,怎么只字不提印度,据说人口已超中国了。比起自然资源,人口资源有那么重要吗?中国政府最伟大、最英明的决策就是实行计划生育,老美最不该质疑的中国人权问题就是人口问题。人多力量大,多么原始、荒唐的理论,生产力的提高会让更多人失业,看来作者也不懂经济学。

    回复

  11. randy 说:,

    2008年03月10日 星期一 @ 10:20:37

    11

    那些批评作者的都忽略了一个问题..固然,我国人均资源的确是很少,人口的确是需要减,但是这个减应该是缓慢的..计划生育是使两个父母只生一个小孩,那么可以想象一下,将来等父母老了的时候,1个劳动力就要去养活2个无法劳动的人..甚至极端一点还有可能1个人养活6.5个无法劳动的人,这样的情况下那个人怎么能受的了?也许有人会认为那些老年人有钱,可以养活自己..不过不要忘记了,钱是不能吃不能喝的,真正能用的是产品..产品生产出来有两个因素,一个是人,一个是资源..现在国家能够养活这么多人,说明自然资源暂时来说是够的..
    但是,现在13亿人,.可以劳动的劳动力是7.55亿,小孩可能有3.5亿,老年人可能有1.95亿,想象一下,当那些老年人都死了,而这些劳动里变老,小孩变成劳动力的时候劳动力3.5亿,老年人7.55亿,小孩估计在2亿,人口几乎不变..不过原先是7.55亿人养活5.45亿人,为1:0.72,后来是3.5亿人养活9.5亿人,接近1:3..7.55亿养4.5亿基本是勉强养活,3.5亿养9.5亿的话….假设计划生育适当放松,小孩变成了4.5亿,则将来劳动力4.5亿,小孩3亿,老年人7.55亿,将是4.5亿养活10.5亿,接近1:2,对于劳动者的压力就会小的多..
    自然资源其实还有很多,只是没有开采出来..假设自然资源不够了,那么可以采取多采资源(这是对未来的透支,长期如此自然问题严重,会导致将来资源不够).不过这是短期的,假设这批7.55亿老年人全死了,那么劳动力2亿,小孩1.8亿,老年人3.5亿,人口将只有7.3亿了…
    而如果劳动力不够了,只能是继续少生小孩(毕竟不可能主动去将那些老年人杀了,而假设不生小孩,则是3.5亿养活7.55亿,压力自然小的多..不过这很极端,但是小孩减少的确可以减轻负担,也是人们在压力下为数不多的选择了..),那么必然导致将来劳动力继续减少,然后劳动力继续不够,继续少生小孩..这样形成恶性循环…

    回复

  12. dalili 说:,

    2008年03月11日 星期二 @ 03:11:05

    12

    赞同有人性的作者。我自己就是一个独生女,是72年的,当时父母的确是响应了号召,但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没有体会到光荣,而是孤独。我结婚了,但对方不是独生子,所以我没有生二孩的权利。很希望政策能在2010年前进一步放宽。

    已经将此文转了

    回复

  13. 30而梦醒 说:,

    2008年03月14日 星期五 @ 03:28:49

    13

    不知道该说什么。

    作者的立意是好的,但是个只懂技术,不懂民生的混人。
    毕竟是有过社会经历的人,blake ,randy二位的评论很精彩。

    我的观点:
    计划生育是绝对的国策,绝对必须严格执行。

    中国人多,而且农村人口占总人口的大多数,中国农民是中国传统小农文化的直接继承人,多子多福是最直接的生育动力。我父辈以上全在农村,单说我同辈的,有30来个堂表兄妹,只有几位是只生了一个的,大多2个,最多的有5个子女!【注1:第一个是女孩,可以再生一个,注2:生养第一个孩子的成本是最高的,以后基本是逐个递减(只说生养,不谈培养,更不谈罚款)】 这些孩子,可能大部分就是未来的民工了,换句话说,叫低素质的劳动力,在未来的竞争中,永远都在最底层(不要跟我说考大学什么的,那只是少数中的少数,且不见得供得起)!

    和现在一样,家里的一亩三分地可能仅仅够糊口,长大后的他们,必须到城市中去打工挣钱。中国目前还有大量的劳力密集性企业可以吸收大量民工,未来的产业、技术提升后,需要的低素质劳力不会那么多了,剩余的劳动力可能只有回家务农,如果连田都没得种了,造反是唯一出路!!

    不要说什么资源丰富,什么地大物博,到过欧洲的人就会知道天朝的可怜。中国耕地少得可怜,从清末开始,基本就没有增加过耕地面积了,袁隆平才是中国人的大救星!

    不要说制度不好,制度好就能保证基本只有小学文化的民工过好日子?中国人口太多了,经济还太不发达了,各种资源、就业岗位不可能无限供给的。为了过上好点的日子,竞争太激烈了!老子经过30年的竞争,才混到了欧洲,到了这儿才知道,这tm才是人过的日子!

    看问题要看全局,天朝有很多问题,很多东西让人恨之入骨。
    但计划生育是少有的英明之举!
    宁可让小部分人的生育权受到限制,宁可让未来中国的崛起慢些,也要保护占人口大部分的农民的生存权,避免因无法生存的破产农民造反而引发的社会动荡!!

    本人是搞技术的phd,文笔不好,只是看到有些技术白痴说胡话,忍不住狂吠几声,希望读者能辨析的看待问题。

    回复

  14. davidtouch 说:,

    2008年03月18日 星期二 @ 01:20:36

    14

    看到这样全新的观点,让人震惊···

    回复

  15. 4669221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02:38:53

    15

    30而梦醒:
    真是一条狗,你想过是谁造成中国农民文化素质低吗?建国近六十年了,怎么整体文化素质还是这么低.到底是谁造成的?

    回复

  16. 4669221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02:43:12

    16

    现在农村耕地抛荒严重啊,只剩些老头在地里耕作,待他们去世,这些耕地也没有人种了,中国的粮食危机根源是缺少劳动力!

    回复

  17. sdhweh 说:,

    2008年03月23日 星期日 @ 02:58:19

    17

    请大家去看看淮生的
    [淮生:呼吁:终止一切援外全力救助农民!]
    http://www.cnbaodao.com/html/1751.htm
    就能明白为什么要搞计划生育了。

    回复

  18. Zheng+Ji+Zhou 说:,

    2008年03月24日 星期一 @ 03:39:30

    18

    “30而梦醒”师傅,您自个跑到欧洲的哪个小国去过好日子了,你就忍心把您的堂兄堂妹丢在中国受难?您这个没有良心的。我全家可以移民澳大利亚,我还不想去哪!我等着政府对我的女儿的罚款。我还要告诉我的女儿:我们是中国人。但是我会让我的儿子和女儿受中国和国际的教育的。

    回复

  19. 30而梦醒 说:,

    2008年03月25日 星期二 @ 00:30:12

    19

    呵呵,我是在求学,还是会回来的。
    祖国有千万个不是,还是我的祖国!

    4669221 ,不要用感情掌控了你的头脑,记着,多读书,多看世界。

    回复

  20. 医生 说:,

    2008年03月28日 星期五 @ 17:03:06

    20

    问题的关键是解决社会人口老龄化问题!
    国家这些年一直是高积累,可能一直是在为老龄化社会做准备吧?如果现行的人口政策不能负担这么大比例的老龄人口,那就要从新考虑人口比例问题。到底是一对夫妇生一个好,还是生1.5个好?
    上面有些朋友的发言过激了。这里谈到的是出生率问题,不是完全否定计划生育,而且计划生育也不代表就是只能生一个。为了是人口缓慢下降,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必须要计划的。人口增加的过快和减少的过快同样都会带来恶果。
    目前国内经济发展不平衡,生育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国家调整计划生育的具体内容应该参照各地的经济情况和受教育情况——高考可以按地域,生育政策同样也可以按照地域制定。

    回复

  21. 评该文 说:,

    2008年04月07日 星期一 @ 08:11:48

    21

    该文作者不懂计划生育有意义所在却还要装懂,悲哀!!!

    回复

  22. 幸福的女人 说:,

    2008年04月19日 星期六 @ 05:50:51

    22

    我同意作者的看法,中国确实该适当调整计划生育政策了。如果不调整,一系列的问题又会出现。世界上只有中国计划生育,可悲,可笑,可怜。多少孩子未出生就被人为杀死!

    回复

  23. DonOreo 说:,

    2012年06月07日 星期四 @ 17:50:44

    23

    人不是猪,光有食物就可,他还要清洁的湖泊,海洋,绿地。还要大量的能源。

    德日就是人口压力和资源恐慌而发动二战的。现在德日被美国管制了,不然还是战争。

    中國和周边国家的岛屿领土争端说白了还不是为了资源。

    其实社会上的竞争压力也来自于资源的有限。

    大陆低价人力只利于那些低端产业资本家。他们得到了所谓的人口红利,打工的只得到人口压力下的压榨。而这些产业的领域随科技发展会越来越小。

    回复

  24. DonOreo 说:,

    2012年06月07日 星期四 @ 17:52:47

    24

    人口爆炸的结果就是,饥荒和战争。这样的人口增长只有战争才能控制。中國历史上大多饥荒,流民,灭绝性改朝换代的战争,背后的一个主因就是人口超过了当时环境,技术能支持的数量。战争灭绝过半,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后,新的朝代,下一个循环开始。

    回复

  25. DonOreo 说:,

    2012年06月07日 星期四 @ 18:14:50

    25

    一面大喊人口老龄化,要求加大生育。一面招聘要求35岁以下,难道35岁以上就是老人吗。大陆疯了吗?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