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南街村是一只历史的“周老虎”

  “周老虎”是陕西虎照门产生的一个新词,它比“纸老虎”要厉害多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当事人仍然大言不惭,死不认账。当年毛泽东发现“美帝国主义是一只纸老虎”的时候,不知道他是否也发现,中国很多地方都有“纸老虎”。2月26日的《南方都市报》揭示了南街村真相,就让人们看见一只狐假虎威的历史假老虎。

  因为宣称信仰毛泽东思想,坚持集体主义道路,过共产主义生活,从而创造了超速发展的经济奇迹,南街村名噪一时。然而,记者的调查发现,南街村主任王金忠病逝后,遗物中出现两千万现金和多本房产证,追悼会上几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以“二奶”的名义要求分割遗产;南街村的发展主要靠银行贷款和外来劳动力,早已资不抵债;早在2004年,南街村集团就已属皆为南街村“三大班子”领导成员的12位自然人股东所有。

  房产证、股权、银行贷款、外来劳动力,这些都是属于市场经济的东西;一边宣称干部群众都拿一样的超低工资,一边拥有巨额现金,还有“二奶”和私生子,肯定不符合“共产主义道德”。面对这些明显的谎言,南街村的领导仍然矢口否认,依然唱着高调,并以此作为自己操弄权术、愚弄天下的遮羞布。

  更可怕的是,跟历史上诸多专制弄权者一样,他们通过愚民教育,挟持村民一起说谎。发现领导有巨额现金和“二奶”、私生子之后,村民们并不因为受骗而生气,仍然称誉他“劳苦功高、鞠躬尽瘁”,还主动为他辩护说:“上边的领导都可能犯错误,更何况我们这么一个小村庄的领导呢?”

  这也许会让已经具有反腐和维权意识的大部分中国人感到惊讶,但是在南街村的“集体主义”教育中,村民们没有任何现代公民的权利意识。

  他们住上了条件较好的楼房,家里有了彩电冰箱,看起来是高福利,其实是村集体领导对他们财产的剥夺,从而对他们进行人身控制和思想限制,因为这些东西都不为他们所有,如果你要主张权利,那就随时可能失去。从1991年起,南街村进行“十星级文明户”评选活动,少一颗星,就少一项福利;如果是六星户,那就意味着丧失了生存的可能;如果反对南街村或者犯了什么错误,这些好处一下子就会消失,被要求搬出楼房,住回尚未拆除的旧房。

  真正的福利社会中,领导人不能随意剥夺公民的福利待遇,因为那是全社会人的税金;公民更不会因为提出反对意见而受到惩罚,遑论丧失生存权利。再说,南街村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没有单独制定税收和福利政策的权力,它必须在中国现行政策和法律框架内行事。

  事实上,南街村就是裹胁基层行政权力的一个企业。一个企业想要利用意识形态来搞宣传,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国外也有一些非常注重集体精神的企业,它们可以上下平等,打造温暖大家庭,但是不可以公然违背普世人权和国家法律。

  南街村的村民跟村集体企业到底是什么关系?是股东还是雇员?如果是股东,那么他们就有分红权;是雇员,那么他们就有工资。就算他们自愿拿低工资换取公司福利,那也不能以交出公民权利为代价。历史一再证明,绝对的权力产生绝对的腐败,南街村不过是又多了一个案例而已。

  连陕西一个农民制作的拙劣假照都无法追究下去,南街村就更是一只人人都知道有假、但个个都不敢鉴定的“周老虎”了。

  作者:长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南街村是一只历史的“周老虎”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麦田守望者 说:,

    2008年03月07日 星期五 @ 13:40:06

    1

    作者的说法有些太书生气。农民即使知道了真相以后,也不恨那些领导,甚至还主动为他们辩护。这里除了被洗脑、被“忽悠”以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只不过要从更大的视野才能看到——靠着村领导们从“上面”和银行源源不断“弄”来的各种资源,虽然南街村的农民“从物质到精神都不得不仰仗集体及其领导者的鼻息”,但是与其它默默无闻的村庄、农民(甚至就在南街村附近)相比,他们的生活水平恐怕还是要高出不少。这恐怕才是南街村村民们并不反对村领导的主要原因——虽然他们被村领导沾了便宜,但他们却从村子之外的更大范围沾了便宜。

    统治集团上层左的势力利用南街村来宣传“新时期的社會主義”,而南街村的几个“能人”则聪明地利用了这种“被利用”,获得了大量的“领导支持”和银行贷款。

    回复

    评论 在 五月 28th, 2008 06:43:35 回复:

    一个社会建设靠“利益”,但是一个社会是绝对不能什么事都靠利益来衡量,否则就不能叫人类社会了。人是有良心、有道德、有感情的,如果是村民因为获得统治集团恩赐的好处而任那些领导集团逍遥法外,甚至助纣为虐,那真是这个社会这个民族的悲哀。

  2. 无名 说:,

    2008年04月06日 星期日 @ 10:52:04

    2

      南方都市报攻击南街村的真相大白

      本来市场经济下,任何一家公司企业的贷款和亏损甚至于倒闭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一家自称是中国的CNN的《南方都市报》为什么却抓着一个南街村的贷款和亏损不放过呢?现在真实的原因总算是真相大白了,原来,因为《南方都市报》过去一直鼓吹的美国黑石公司,太会帮助中国人民能亏会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已经帮助中国人民亏损了上百亿了啊。而他帮着欺骗中国基民的所谓QDII,也亏损了中国人民三百多亿的财富了啊!约为发行时价值的四分之一。其中民生银行的“港基直通车”更因为严重亏损被迫清盘,成为第一只提前退市的QDII产品。清盘这就意味这些亏损就永远的成为了事实而不可再嬴回来了的! 为了掩盖这些事实的真相,《南方都市报》故意采用声东击西,围魏救赵的策略,拼命的攻击贷款不过几十亿的南街村!以转移人们的视线!幸好,《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也并不是铁板一块的,其中还是有人勇敢的站出来揭露了这幕后的真相,尽管是揭得晚了点!

      南方都市报容得黑石公司亏钱却容不得南街村贷款

      请黑石公司慢慢倒——南方都市报

      2008年04月05日南方都市报

      黑石公司一直以来都是媒体明星,在我印象中,它不止一次上过《南方都市报》———只要生活在中国大陆的人都知道,要出现在这个客观公正真实的、发行量全球最庞大的新闻报纸,具有何等重要的意义———至于各路改革开放的买办精英等重要人物,更是一次次视察鼓噪。在世界经济的汪洋大海里,它像鲁滨逊的孤岛,那么具有传奇色彩。

      早些年的资讯远没有现在发达,估量一件事情的真伪,难度还是比较大的,再说了,有《南方都市报》的背书,作为一个善良的观众,在心里放弃怀疑也属正常。现在想起来,我还是相当佩服当时的自己,在没有任何相反资讯的平衡当中,我就判断出黑石公司呈现出来的,只是假象———我后来不幸走上时评写作这条不归路,想来也是天意。

      我的推理是这样的,一个外国的投资公司,靠“市场经济”那套意识形态,在其他人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时候,它什么都没摸,靠原来那块又臭又硬的石头,一步跳到了河对岸,竟然解决了一切难题;这只能说明极右思维是最大的生产力;可是,中国共产党早就宣布彻底否认“文化大革命”,宣誓告别极左路线,走向了精英政治和买办经济。这两个判断不能同时为真。我自然认为“市场经济”出错的可能大得多。因为“市场经济”的做法已经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试验了数十年,并且不止是只酿成了一次世界性的经济衰退和世界大战,造成了成千上万的人失业甚至于死亡和企业公司破产倒闭国家崩溃民族自相残杀的悲剧,没理由相信它在微观上反而能成功。

      请原谅我的自吹自擂,其实上面说的,也不过就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接下来这个问题更大,为什么黑石公司这个秃头上的跳蚤,那么多人愿意放弃正常思维,相信它是龙种?从现在披露的事实来看,这只跳蚤,它还带有病毒:中国的买办精英帮助外国人欺骗中国人,从国际上接鬼回来侵占中国人民的外汇财富、买办精英包二奶、在清廉的表象下拥有上千万来源不明的财产、甚至售卖假投资信息坑害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这种精英买办有不少,黑石公司的亏损与它们不同的是,多了一层“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的改革试验的色彩。

      换言之,黑石公司以“市场经济”的和“改革开放”的名义更容易骗取得国家外汇资金的支持,并且还允许亏损,因此不得不说,黑石公司是一个对人性相当了解的人,利用了在今天的权力体系里还有许多人对“市场经济”怀有深厚感情,贩卖“市场经济”是允许亏损破产的“市场经济”理念,而其它的诸如南街村的计划经济的试验则就是不允许失败的,更不允许亏损的,那怕是南街村不过是贷款了还得要还的数十亿元,而黑石公司则直接了当的帮助中国人民亏损了上百亿元,那可都是不用再还了的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啊!多么能亏会花的外国公司啊!真是中国人民学习的好榜样啊,就是不知道中国的精英买办们什么时候能学会了后也能弄些外国人的钱让中国人帮助他们亏亏?黑石公司于是把“市场经济”变成了这些人的寄托,多像一场时髦而超现代的送钱游戏呀。但是当中国人民的血汗钱被买办精英们欺骗中国人民送出去了以后,我们中国人才发现,黑石公司没有穿内裤,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黑石公司,而是家黑心公司啊!
      为什么容得中国人的南街村贷款亏损几十亿,就容不得外国人的黑石公司帮助中国人民亏损上百亿的血汗钱呢?为什么不可以不予国人,宁赠友邦呢?钱送到外国人的手中,人家可是多少还算能为人类的进步事业做出点贡献,然而留在中国人的手里,不过是给贪官们得到更多贪污的机会啊。因此我们不得不站出来大声疾呼:我们容得黑石公司亏钱却绝对容不得南街村贷款!

      黑石公司裸体以后,我反而希望它能慢慢倒掉,死亡期拖得长一点。这不是风凉话,因为黑石公司话题长一点,骗局一点点披露,对于全民的思维健康大有好处。黑石公司骗局这一点病毒,可以使许多人有免疫功能,你的法眼以后可以看穿同类骗局。人很容易上当,尤其是骗局藏在美好的名词下面。骗子最擅长使用一切美好的名词,从“市场经济”到“改革开放”,这些名词,对糊涂的人来说,有催眠功能,对于不信的人,还有震慑作用,你敢怀疑我?那当然就是不想搞“市场经济”不想搞“改革开放”想走回头路了。

      一个人嘴里的名词越是美好,越是显得真理在握,越是要对他留一点心眼,哪怕他上了《南方都市报》,时间是骗子的天敌,不妨先冷眼旁观之。

      (作者系南方都市报专栏作家)

    回复

  3. 清溪芳草 说:,

    2008年08月16日 星期六 @ 03:08:10

    3

    黑石公司的猫腻如果是真,罪名算不到“市场经济”上,恰恰是法制不张的结果。市场经济更符合人性,这为历史所证明。南街村所谓的“计划经济”,实际上是灭绝人性的独裁经济。无论是黑石公司还是南街村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专制、独裁、奴役与法制、民主、自由的问题。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