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峻鸣:中国如何应对澳总理访华的“资源暗器”

  能讲一口流利普通话的澳洲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 ,今年4月9日至12日将访问中国。这位给外界留下亲华印象的总理,带来的不仅仅是甜蜜外交,可能还有暗藏玄机的“资源配餐” ,即澳洲矿产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 对力拓(Rio Tinto) 的收购案。这起有垄断操纵价格之嫌的收购,受到中国铝业公司(简称“中铝”) 的反对和阻遏,引起全球瞩目。一场涉及战略资源的国际纠纷,很可能成为中澳两国领导人会晤交锋的热点话题之一。

  排华“隐蔽战线”拉开

  在陆克文访华前,我们不妨揭开必和必拓“秘密游说”澳洲联邦政府、一幕幕弥漫“爱国主义色彩”的闹剧。就在2月2日,中铝与美国铝业(Alcoa) 联手斥资154亿澳元,震惊世界收购力拓9%的股份后,不到24小时内陆克文在坎培拉THE LODGE的总理官邸便有“风吹草动”。一个周六的紧急会议在那里举行,必和必拓董事长阿格思(Don Argus) 及行政总裁科劳普斯(Marius Kloppers) 急匆匆赶到那里,向总理游说收购力拓的方案,去防止其它企业竞购。而这种临时安排的会议,除非情况紧迫是不会轻易召开的。两位老总级人物的目的明确:阻止中国获得对澳洲最宝贵的战略自然资源的控制权。

  而就在4个月前,当必和必拓提议1650亿澳元收购力拓的时候,还是一副志在必得的自信和傲慢,对中国方面的反对声音置若罔闻,如今却不得不寻求权力高层的援手。当时出席会议的还有金融部长邓纳(Linday Tanner) ,澳洲报纸认为对最大矿产客户——中国的隐蔽战线已经拉开。必和必拓正在煽动坎京政客的国家主义情绪,可能已经取得部分成功。

  尽管必和必拓的政治游说是幕后进行,但69岁的阿格思急不可耐地揭开公众宣传战,在银行界和股东大会上发表演讲,再次煽动国家主义情绪,暗藏经济排外(排华)的险恶动机。但连澳洲媒体也质疑,这位商界大佬的“垄断”言论,正在模糊经济爱国主义与保护主义的界线。批评者指出他表里不一的“伪善”,因为他本人就在澳洲境外经营有众多资产。况且,美国和英国集团在澳洲收购公司已是司空见惯,而且一些大企业集团和大银行的行政总裁,经常是从英国“空降”澳洲掌权,却很少有人说三道四,但这位矿产业大老却对中国控股“斤斤计较”。不过,这种公开煽情还是暗藏一定的毒性,如果经过渲染和扩散,可能演变成一种盲目爱国的社会流行病。

  西方民主“潜规则”

  兼并就象政治游戏,是开动宣传机器的肥沃土壤。但两家澳洲矿产公司的合并,很难避免价格垄断,势必冲击全球的供需平衡。中国、日本和韩国公司的群起攻之是理所当然。

  实际上,身居海外多年的人都会逐渐看透西方的民主“潜规则”,这从大型企业的公共策略中可见一斑。必和必拓的企业发展主管哈雷(Tom Harley) ,是负责企业战略和兼并收购业务的,被普遍认为与自由党亲近。在前自由党总理何华德(JOHN HOWARD) 执政期间,哈雷在2004年起就担任孟齐斯(Menzies) 研究中心的智囊,孟齐斯是以反华著称的自由党元老和前总理。但如今澳洲“改朝换代”,哈雷已是昨日黄花,被必和必拓冷落一旁。

  此时,工党阵营的显赫人物华杰明(Geoff Walsh) ,去年11月30日被任命为必和必拓的公关总监。这个华杰明是前维多利亚州州长贝克斯(Steve Bracks) 的前幕僚长,早前还是澳洲工党的全国总书记和前澳洲驻香港总领事。他的走马上任,是必和必拓的一手妙棋,顿时在坎京和工党内部引起关注。

  同样,被吞并者力拓公司也有任命高官子弟的历史,早前曾雇佣当时总理何华德的侄子Lyall Howard, 担任公司政府和企业关系部的一名经理,意图发挥政治影响力,以及随时洞察政治动向。

  在澳洲,商业利益与政治权力的复杂关系并非轻易看透。而必和必拓执行冒险战略,意图左右政客和广泛的政府议程,时刻面临危险。一名工党的内部人士指出,这起合并案令“中国巨龙”从魔瓶内现身,而且很难将它吸引回去。必和必拓的收购,已经激怒中国龙。阿格思和科劳普斯的游说,目前令总理陆克文颇为头痛,也给他的中国之行蒙上一层阴影。澳洲外国投资审裁委员会对中国收购力拓股份的裁决,也令外界拭目以待。

  澳总理访华的“资源暗器”如何防范

  下个月,澳洲总理陆克文将展开上任以来的首次访华之旅,他可能一边操起熟练的普通话大“秀”亲密,一边暗藏“经济爱国主义”的暗器与中国讨价还价,中国领导人将如何见招拆招呢?

  首先,澳洲的“模糊”国际定位,是中国争取利用的一张牌。正如澳洲历史上摇摆于孤立主义和国际干涉主义的外交走向,澳洲也面临偏重欧美和亲近亚洲的两难选择。前总理何华德“唯美是从”的新保守主义政策,经常受到国际关系学者和工党的抨击。在陆克文上台后,澳洲关注亚洲的倾向日益显现。中国目前已超越日本成为澳洲最大的贸易夥伴,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令澳商对中国趋之若骛,同时澳洲资源产业对中国出口的依赖程度也逐渐增加,它们对澳洲政治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不会轻易放弃对华的良好经贸关系。中国可利用这一难得的历史机遇,在拿捏澳洲“软肋”的同时,争取与澳洲的全方位合作,将资源领域的取舍方程式抛给澳洲解答。

  实际上,力拓的收购问题是游说和炒作的结果,澳洲政府也处于国家利益和商业利益的平衡计算中,到底必和必拓“经济爱国主义”光环下的商业利益,是否真正代表澳洲的国家利益,仍是陆克文心中举棋不定的难题。

  其次,陆克文访问中国既是示好,也是试探。示好,是新总理上任后周游列国的礼节性拜访。试探,是考虑中国的经济腾飞和扩张,对澳洲来说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试探已退色“中国威胁论”的深度,以及“和谐世界”的浓度。身为工党党魁的陆克文,在去年大选期间就反复声称自己是经济和社会领域的保守主义者。他的能言善辩和机敏智慧,令他的思想深处更难以捉摸,更具有隐蔽性。但人们仍然不仅会问,陆克文的国际关系定位是什么。如果台湾局势引发中美冲突,他的对华关系是否会改变。只有对中澳关系进行战略性的全局思考,是否谋一时(北京奥运会前的国际局势) ,还是谋一域(战略资源争夺),才能了然于胸后泰然自若。

  然而,陆克文的访问路线已经做出一道选择题。深思熟虑后的“先美后中”,表明陆克文将美国放在首位的外交战略。这不仅仅是一种象征意义,而是澳洲的必然选择。国防薄弱的澳洲,在历史实践和理论探索上一直在寻求强国保护者(Great Protector) ,而美国是澳洲的最佳候选人。澳洲和中国是经济利益构筑的“商业往来”联系,而澳洲与美国是牵涉国家安危的“生存依赖”关系,孰轻孰重不言而喻。所以,中国和澳洲的蜜月期经不起风吹雨打,是短暂的,而中国的能源资源战略是关系民族复兴的长远大计,不能为了表面的和谐而失去国之根本。

  胡峻鸣,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国际关系硕士。星岛日报驻悉尼记者,编辑。

  作者电子邮件:jiandonghu(at)hotmail.com

  作者:胡峻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如何应对澳总理访华的“资源暗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