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德清:宁可三百亿拜鬼,不肯拔一毛利民

  孔子曰:“未事人,焉事鬼”。可是现在,有些地方政府偏偏就是不干人事,整天就知道装神弄鬼。

  据3月3日,《第一财经日报》报道,山东省拟投入超过300亿元在曲阜、邹城一带建设中华文化标志城工程。复旦大学《中华文化标志城战略规划》课题组首席专家葛剑雄教授认为,(曲阜)中华文化标志城可作为我国的文化副都,承担部分中华文化家园的功能。3月1 日,山东省委书记、省长亲赴北京,参加标志城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山东省决定向全球征集标志城的创意规划方案,设置总奖金高达890万元人民币。

  如果,孔老夫子在天有灵,不知他老人家闻听此讯是喜是悲?圣人也是鬼,如果按照圣人的本意,即便这项工程乃是为了光大他老人家的形象,他恐怕也不会赞成这件事。为政者人间的事都还没有办好,又有什么资格或者闲情逸致去鼓捣鬼神呢?有些官员、地方政府天天口头上、文件中,到处都是“情为民所牵,心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如今物价上涨、社保不备、医保不全四海皆叹民生多艰之际,投入巨资搞如此浩大的形象工程,是何居心?

  只把孔子当作一个膜拜的偶像,而完全漠视孔子的民本思想,复兴传统文化的政府行为之伪善昭然若揭。这样的复兴之举,也可以说是,驴唇不对马嘴。此等常识,山东省的首长智囊们不会不懂,复旦大学的学富五车的葛剑雄教授们不会不知。在光天化日之下,这么一帮政治与知识精英竟然做出如此荒谬的事情,只能有一种解释——利令智昏。然而,利在何处?据说投入300亿可能还不止,据说,这将是一个“百年工程”,拜托,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也想象不出,这个未来的文化副都靠什么盈利模式来偿还如此巨额的投资,也不知道其投资收益的周期是多少年。请不要告诉我们,因为它是一个百年工程,所以要收回投资就得等上一百年吧!

  众所周知,山东盛产一级压榨专家。可是,从孔子身上到底能压榨出多少油水来?毕竟,这是一具已经被压榨了2000多年的文化干尸,而且就在几十年前还刚刚遭受了刨坟扬尸的厄运。假如实在是轧不出几滴油,那多尴尬。所以,还是不妨先把油倒灌进去,再榨,不就出油了嘛。当然也只有特级压榨专家,才能干出这样的事。

  复兴传统文化和项目能够盈利都是欺骗公众的幌子,当地政府意不在此。近年来,各地的拜祖、祭祖大典是越来越多,颇有“竞豪奢,神州遍地皆祖宗”之势。2007年河南搞的拜祖大典,本人特意看了一下电视直播,海内外精英、政要皆汇聚于两尊不过10岁的炎黄二帝巨像前,场面好不壮观,当地官员好不光荣。当时,山东亦有派员参加。想必是在河南受了刺激,所以,几个月后在曲阜举行的祭孔大典,也超出了往常的民间属性,成为山东省政府意志的体现。不过,受孔府场地所限,规模和影响比河南差远了。此后,我们又听说,甘肃要祭拜伏曦氏,说是华夏人文始祖。当然更为荒谬的是某地实在没什么文化资源可挖掘,居然搞了纪念诸葛亮出山1600周年的大典。现在所谓的传统文化复兴,不过是财政掏钱,官员作秀,人民倒霉。山东的这个中华文化标志城再有能耐,也跳不出这个圈圈。

  然而,抛开文化意义不谈,从这个项目立项的过程来看,也存在着若干疑点。批准一个投资如此巨大的工程,到底谁说了算。报道说,早在去年10月22日,国家发改委就已向山东省下发了《关于中华文化标志城项目有关意见的通知》。这一通知被看作同意和许可。故而有了3月1日,面向海内外的创意征集。

  这样一个投资将远远超过300亿元的大项目,在最终决定之前,至少要经过公共讨论和山东省人大的投票表决。可惜,这两点,我们都没有看到。这一提议,虽然经由60多位院士联名倡议,然而,院士不能代表山东人民的意志。这样一个政府决心要干的大项目,不可能不动用公共财政的钱。退一步讲,即便不花财政的一分钱,这仍然是一项重大的政府行为。这和横店重建圆明园有着本质的不同。重建圆明园是一项企业行为,只要他们的手续合法,别人便无权干涉。而政府行为就必须向人大负责,接受公众的质询。一个投资数百亿的重大项目竟然如此高调开场,其蔑视公众、人大和程序正义的威风的确是不同凡响。

  最后,不禁还是要问几问:山东省的钱是否多得花不完了?山东人民是不是家家都富的流油了?中央不让盖豪华楼堂馆所,省政府搬迁不了,济南奥体中心旁超豪华的政府办公大楼建好了也不敢搬进去,是不是搞基建的钱就不知道怎么花了?是不是某些官员除了建造高大而坚挺的东西,就不会搞别的政绩工程了?

  最后的最后,未来那50层楼高的孔子巨像,能把我们带入一个什么样的新时代?但愿,不会是曾经在复活节岛上存在的那个时代吧。

  来源:凯迪周刊

  作者:于德清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宁可三百亿拜鬼,不肯拔一毛利民 浏览数

12 条评论 »

  1. 无论如何踹一脚 说:,

    2008年03月20日 星期四 @ 06:26:06

    1

    专制而非民治时代, 百姓为鱼肉, 政客/无良”精英”为刀俎, 百姓任人宰割. 有什么办法? 难道只能揭竿而起? 等待统治階級发善心比猴子摘月还难!

    回复

  2. jc 说:,

    2008年03月20日 星期四 @ 08:52:47

    2

    中国不亡 天理难容

    回复

  3. 花开一枝 说:,

    2008年03月20日 星期四 @ 14:28:48

    3

    说得很好,其实我们中国人还是有太多的爱国者。也有很多人本无私者,可是在面对巨大的诱惑时,很多的人还是无法坚持的.真希望有这样一些坚原则性不强的人们看了这个评论后,真的去做一些利民利国的事,让后人在将来也以你为荣啊.以我做起吧

    回复

  4. 亮子 说:,

    2008年03月20日 星期四 @ 19:03:43

    4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我***又回来了

    回复

  5. luguo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01:28:48

    5

    是谁的悲哀啊 百姓? 政府?

    回复

  6. 不是主人翁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05:31:57

    6

    人家是投资300亿,还指望着回报呢……..如果没有回报……就再等长期回报!嘿嘿!山东人与河南人有得一拼!!!

    回复

  7. 不要人云亦云[有意思吧观光团]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08:14:13

    7

    您了解真实情况是什么吗,没看清楚的话请不要误导别人。

    不真实的好新闻能说明什么问题?没有事实依据的文章言辞上再有气势又有什么意义?

    以下是转载

    2008-03-19 08:50:55 来源: 南方网
    作者:葛剑雄 复旦大学教授,中华文化标志城首席专家

    我是第一次出席全国政协会议,现在有媒体将我列为“五大炮手”之一,也称我既当了炮
    手又当了炮灰,这些我都不在乎。既然推选我当全国政协委员和常委,我就应该当得合格
    ,至少不辜负我所代表的界别——教育界同仁的期望。

    其实,我的想法和说法是一贯的,没有当政协委员时、政协大会之外我也在说。有些话只
    是因为在两会期间说的,是在北京说的,又承蒙诸多媒体广泛传播,才引起了更多人的注
    意。这也证明了政协在我国的地位,所以下一次出席大会或常委会时,我要更充分地说,
    说得更好、更有效。

    在这次会期,我的一部分话是早有准备的,并作为提案,在本次大会的提案截止期(3月9日
    14时)前正式提出的。它们是《对社会保障对象及低收入者应按CPI指数的变动调整其补贴
    》、《关于规范国家级与各级纪念活动的提案》、《关于改变对刊号、书号的管理办法以
    利学术繁荣、端正学风、抵制腐败的提案》、《关于确定公布义务教育基本标准,切实贯
    彻义务教育法的提案》、《关于过好第一个传统节假日——清明节的提案》、《为加强精
    神文明建设,全面提高公民素质,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倡导符合时代精神和中国国情
    的礼仪,建议制定〈国民通礼〉》。另外,我还附议了其他教育界委员的提案,当然我都
    赞同他们的意见或建议。我在教育界的联组会上和小组对温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和其
    他报告发表了意见。

    在会议期间,我自己就上述提案以及京剧进课堂、华南虎事件、大部制等写过文章,发表
    在不同媒体。也主动接受数十家媒体的采访,就大部制、铁道部的建置与春运售票、华南
    虎事件、义务教育和西部地区的教育、废除死刑、公益培训、中国软实力、传统文化继承
    、京剧进课堂等发表意见。我为大多数媒体工作者的敬业精神而感动,也感谢他们为如实
    传播我的言论而作的努力,我们之间的合作相当愉快。例如,媒体在报道我有关铁道部的
    意见时,虽然用了“炮轰”这个词,但具体内容(对春运售票的批评)都是我说的。在报道
    我对铁道部不并入交通部的理解(有特殊性,有公检法,有准军事性)的同时,也强调了我
    “必须改革”“在条件成熟时合并”的意见。

    但不无遗憾的是,有的记者或编辑的报道或处理大概过多地考虑了“吸引眼球”,有的做
    法不妥,实际上误导了受众。例如我在联组会上发言时有一二十家媒体在场,我在呼吁政
    府发挥民办教育的作用时说,对民办大学收多少学费,政府不应加以控制,教育部要监管
    的是它们的教学质量,结果一些媒体出现了这样的标题《葛剑雄委员主张政府对大学学费
    不要控制》。如果只看这个标题,读者会产生什么印象?难道有关的记者或编辑真的不明
    白我的本意吗?还有个别主持人千方百计要将我与受众引入预设的圈套,将某些论点推到
    极端。我想,这也不是绝大多数媒体所希望出现的。

    不过使我成为“炮手”乃至“炮灰”的更重要原因,无疑是与“中华文化标志城”有关。
    的确我本来不希望在这次会期涉及此事,但山东省一位政协委员在大会的发言,以及此前
    山东省高调召开的一次新闻发布会将我推到了风口浪尖。我不主动回应,是因为我作为这
    个项目的多家被委托人之一,已经将我们的战略设计方案提交了,下面的事是主办单位的
    事了。而山东方面在政协发言和召开发布会的前后并没有与我联系过。而108名政协委员针
    对这次大会发言的提案也与我无关,我可以肯定,当时他们中间没有人看过我的方案。但
    是事态的发展由不得我保持沉默,因为似乎一些媒体和公众将我当成唯一的假想敌和信息
    来源。我不明白,项目要耗资300亿的说法一是山东那位政协委员在大会上说的,并有正式
    文本;一是一位身份很高的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了又由主流媒体传播的,而我与我的方案
    上从来没有提过,我不明白,为什么大家不去找他们俩却要盯住我?特别是在山东方面已
    经作了说明,我的方案也已在项目官网上全文公布的情况下,评我为“炮手”的媒体依然
    称我为“300亿中华文化标志城的首席设计专家”?

    不久前,一张照片由于用电子合成作过加工,被定为假冒而撤销所评奖项。你们难道不担
    心给我的这条评语有假冒之嫌吗?300亿的定语不是你们人工合成的吗?而我一再强调的“
    复旦大学项目组”不是被你们强行删除的吗?如果在一开始时不了解情况还情有可原,现
    在山东方面已公布了“中华文化标志城”项目十几年来的进展过程,以及包括复旦大学在
    内的五个战略设计方案,还要这样做就太不符合新闻报道的基本原则了,也有失公道。有
    人批评我“自我矮化”,难道我将这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民主党派负责人、两院院士、
    专家学者、省市领导(在山东发布的材料中都有姓名可查)的话都揽在我的头上才合适?难
    道我将至少五个项目之一的首席专家吹成整个项目的首席专家才不算“自我矮化”?难道
    我在没有任何人授权的情况下自称代表整个项目(或者就像有的媒体所说当一回炮灰)才能
    使你们满意吗?要真那样,岂不是又中了某些人所指责的“拉大旗作虎皮”的圈套吗?

    好心的朋友希望我赶快脱身,有人引导我说出“身不由己”或“迫于权势”的苦衷,但我
    不能违背事实,也不能丧失良心。事实是,这个方案的确是一篇命题作文,并非我主动提
    出或应征,但也是我自愿做,并且希望做好的。当初我完全可以选择拒绝,保持超然,然
    后站出来批评。但作为复旦大学的教授、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当时的职务),我有义务
    完成学校已经承担的项目,扩大历史地理中心和学科的影响。而且我认为,既然国家已经
    决定要做这件事,现在又没有合适的方案,那么我尽力将它做好,既可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也做成了一件大事,有何不妥?到目前为止,我始终认为,我们的方案是一篇最好的命
    题作文,主要的反对意见事先我都考虑到了,并且作了相应的设计。我对此方案负全部责
    任,愿意接受公众的批评。同时也请批评者提些建设性意见,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当然
    我不会为任何与我无关的事负责,我是否“犬儒”“拜倒在权钱面前”,是不是在为“魔
    鬼当化妆师”,公众自有公论,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我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被这些人牵着
    走。

    我再次感谢同仁和民众的信任,感谢广大媒体的配合和支持!通过出席第一次大会和第一
    次常委会,我更认识到作为政协委员、常委的责任。我一直会说我认为应该说、我想说的
    话,坚持我认为正确的立场。但如果说错了,我一定接受大家的批评,公开认错。至于是
    当炮手还是炮灰,这无所谓! (本文来源:南方网 作者:葛剑雄)

    回复

  8. 党国旗手 说:,

    2008年03月21日 星期五 @ 16:00:21

    8

    党国史书一直都说,封建统治者利用孔子维护自己的统治,残酷压榨劳动人民,想不到现在还要祭出这个千年老妖。孔子在天有灵的话,也想不到共和100年了,都进入伟大的社會主義了,他这个封建主义的总头子还是不得安宁啦。我严重怀疑这群人的做法不是为了弘扬所谓传统精神,甚至不是为了钱财,而是地地道道的“修正主义分子”,拼命制造社会矛盾,阴谋颠覆我党伟大统治。

    回复

  9. xiaodong 说:,

    2008年08月04日 星期一 @ 06:02:15

    9

    山东省政府没事就不要瞎闹了,真的!300亿去治理一下黄河,多种点树,子孙后代会感谢你的。天哪,我们国家现在当权的都是些什么人???怎么成天出这种新闻,真是让人绝望啊!

    回复

  10. 初学者 说:,

    2008年08月16日 星期六 @ 06:02:12

    10

    工程一搞,有权的可是好处来到.

    回复

  11. 宿醉未醒 说:,

    2008年08月22日 星期五 @ 02:38:20

    11

    在咱们党国,是当官做人 群众为民,这为人民服务嘛,自然也是先为人服务,后为民服务

    回复

  12. 第三帝国的兵 说:,

    2008年09月18日 星期四 @ 11:15:49

    12

    中国又腐败了,一天天的反法西斯就是因为嫉妒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