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剑仑:2000年没有免费午餐

  1999年,中国经济依旧有些疲软。内需不足、通货紧缩仍然是摆在面前的难题,启动中国经济的动力到底在哪里?

  也许再过10年、20年,我们会发现,1999年实在是令人惊异的一年,这一年中的许多事件为中国经济的未来做出了铺垫。

  从增量进入存量,中国的经济改革已进入付费阶段,“免费的午餐”越来越少……

  党政机关实体脱钩、走私大案

  在去年全国军队武警政法机关企业宣布脱钩后,今年中央党政机关所办经济实体脱钩也以不事张扬的方式悄悄运行,最后形成的方案只有100余家企业交由中央管理,有40%的企业被调整或是撤消,20%的企业归地方管理,党政机关企业告别权力的大部分工作已经完成,官商不复存在,但仍须防止官商的勾结。号称全国第一走私大案的主角厦门远华公司,已将为数不少的各级官员纷纷拉下马,高层决心已下,不管查到哪一级,定要水落石出。不难看出,让权力退出市场的步伐已越走越坚定。

  国家经贸委、债转股

  去年下半年以来,国家经贸委的大楼里总是熙熙攘攘,来自全国各地的国企负责人穿梭其间,为寻找到一点关系动用了各方人士,而经贸委某些要害部门的官员则是四处躲避,据说已有不少部门为了避免干扰,跑到北京郊外去办公了。国企来经贸委为什么如此迫切,他们来想要得到什么?答案非常简单:债转股。早在1997年末,为解决银行坏账成立的美国资产重组托管公司就引起中国人民银行的兴趣;1999年1月12日,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在北京对中国总理朱镕基表示,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对于解决商业银行的不良资产问题将是非常有益的,是一个好办法。4月20日,中国信达资产管理公司挂牌。到9月,华融、长城、东方公司也相继成立,这四家公司将和国家开发银行一起选择具备一定条件的优秀国企进行债转股运作,此举最大的好处在于能够立即降低利息支出,减轻国企的债务负担,化解金融风险。有专家指出,债转股虽说是国际通行方式,但切不可以非市场化方式进行,否则国企和银行还是不会双赢。

  粤海重组、窗口公司

  1999年5月,深受海内外关注的粤海集团重组方案披露,作为广东省在香港的又一大窗口公司,粤海与广信同样债务缠身,其影响力丝毫不可小视。此次广东拿出价值22·5亿美元优质资产————东深供水项目来拯救粤海,按常务副省长王岐山的话说,“这是超国际标准的重组”。东窗事发的另一“窗口”是湖北驻港的宜丰公司,该公司总经理金鉴培贪污、挪用公款近2亿元人民币,造成1·4亿港元不能归还,宜丰公司资不抵债已高达数亿港元,其他省份驻港企业的坏消息也不时传来。这些窗口企业的债权人多为国内外金融机构,处理起来须备加小心。

  电信、电力和石油

  这三大部门都曾显赫一时,到现在也还是经常被指责为政企不分。电信、电力和石油的确是国家经济命脉,但对它们的改革并没有放松。2月4日,信息产业部部长吴基传宣布,中国电信将会尽快完成重组,电信业的反垄断进程由此起步,被称为“第三电信”的中国网通在下半年也宣告成立;国家电力公司在今年年初也拿出了制度性改组方案,实行厂网分开,城乡同网同价,以省为主体进行公司制改造,并预计在2010年后,在更大范围内引入市场竞争;中石油和中石化自分治以来,去年经过痛苦的剥离和改制后,正积极准备筹划在海外市场筹资90亿和60亿美元,而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的海外上市受挫则给中国石油业不小震动,国务院体改办和世行专家随后提出的建议是在中国石油天然气产业引入竞争,向非国有资本和国外投资者有序开放市常看来,竞争和开放,一切都不可阻挡。

  科研院所改制

  去年8月下旬召开的全国技术创新大会上,朱镕基总理强调,从根本上解决科技与市场脱节的问题,最重要的在于建立以企业为中心的技术创新体系。而在本次大会召开之前,一场极具震撼力的科技改革已经实行:6月1日,242家国家级科研院所由事业单位转为企业或中介机构,在吃了几十年的皇粮后科研院所终于下海,这是中国科技体制改革具有决定意义的一步。按照步骤,地方科研院所的改制将在今年初推开。

  80年代农村土地承包和城市放权让利、90年代大规模外资进入和市场经济体制确立成为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动力,下个世纪用什么来推动中国的发展呢?

  修宪、个人独资企业法、有进有退

  1999年3月15日,全国人大修改宪法,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经济制度,坚持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形式并存的分配制度;8月30日九届人大常委会通过“个人独资企业法”,提高非公有经济地位的措施开始逐步落实;9月22日结束的15届4中全会提出从战略上调整国有经济布局,坚持有进有退,国有经济要在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占支配地位。三次会议不仅为国企攻坚指明了方向,而且非国有企业在许多领域也打开了大门。

  中华网

  去年7月13日,“中华网”在美国纳斯达克股票市场上市,价格超出预期达到每股20美元,超额认购达到40倍,令人激动的消息感染了所有国内关注互联网的人们,“中华网”的名气远不如搜狐、新浪、网易、8848等网站,却能取得如此佳绩,令国内网络创业者们看到互联网的远大“钱”景,而且更加坚信了互联网是场革命性的变革,这个神奇之物必将改变传统的工业经济模式。而海外风险投资也准确地找到了中国网络这个创造财富的概念,张朝阳、王志东、丁磊、王峻涛他们年纪轻轻便成了网络英雄,几千万美元投在他们建立的网站。拥有期股的创业者们发现,一旦海外上市成功,他们会与雅虎的杨致远如此地靠近。因而,互联网、风险投资、期股成了本年度最热门的话题。尽管近两年的中国经济不甚景气,但是创业的梦想开始在人们心中萌芽。1997年,中国的网民只有64万,去年上半年已经增加到400万,预计今年年初可能突破1000万,到200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700万,中国的网络产业以网络的速度在成长。

  四通求解产权之谜

  去年5月,四通尝试用“经理层融资收购”方式解决长期困扰四通发展的产权难题,这在中关村乃至全国引起强烈震动。四通是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民营高科技企业之一,产权不清的弊病造成四通多年的停滞不前,此次改制被称做是“万里长征迈出第一步”。四通求解产权难题的意义并不在四通本身,吴敬琏教授为此专门撰文:制度比技术重要。这篇文章中的观点也成为去年的焦点,合理的产权安排是高新企业健康发展的条件,四通为此付出10多年的代价;四通改制具有前瞻性的另一亮点就是其股权安排,外部股权投资人带来了“给头脑定价的机制”,技术阶层如何占有股份,占多少,都是中国高新企业迫切需要知道的答案。

  WTO

  1999年11月15日下午15时50分,中美双方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双边协议在北京签署,为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扫清了最大障碍。有关世贸的话题骤然升温,不少媒体开始讨论粮食、汽车、电信、金融等行业入世后的前景,更有学者评价入世是中国引入市场游戏规则、融入全球经济一体化、加快改革和开放的推动力,中国的改革进程由此将会义无返顾地走下去。也许,世贸对于中国制度层面的影响还未显现,但是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巴尔舍夫斯基在当天发表的评论却提及了这点:“协议将加强中国的法治,我想这是本协议最重要的方面。WTO是一个建立在法规基础上的贸易体系,WTO有关透明度、非歧视、公正、无行政干预等方面的基本原则绝对是一个现代经济体系所具备的。”这应该就是中国入世的最大收获。

  1999年,我们看到民间资本的朝气,看到残留的计划体制正在萎缩,看到代表未来方向的制度的破土,这些为21世纪中国做出的准备将会被人们所铭记。所以,我们满怀信心。

原载[南方周末]

  作者:邹剑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2000年没有免费午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