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德明:我坚决反对下调印花税救市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2007年3月我国的通胀率为3.3%,到了2007年9月通胀率达到5.3%的时候,已是自1997年2月以来的最高点,面对这种通胀压力,人民银行在2007年中上调10次存款准备率与6次利率,仍然是无济于事,2008年2月的通胀率更高达8.7%.短短的一年之内,通货膨胀着实令全国老百姓触目惊心。难道今年真要人民银行还要再上调10次存款准备率与6次利率吗?或是干脆由人民银行每日机动决定存款准备率与利率,再创造一个中国奇迹吗?

  经济学基本道理告诉我们:通胀的风险并非来自股市,也和房市无关,而是和过去数年的外汇储备急速增加,货币(M2)年增发率高达15%有直接因果关系。过多的资金(流动性)只有三个地方去:股市,房市,和一般商品市场。从2004-2005开涨的房价与股价,正是这种经济洪流的表现,而从2007开始的商品通胀也只是同样的洪流的另一种迟滞反应。

  了解了这个宏观环境,我们再来看一看近来房市的表现。虽然有一些报道提到房价已经跌了,但是根据北大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徐滇庆教授的研究,发现房价下跌的言论多半是房地产开发商的伪消息,目的是在获得银行融资,实际上北京与上海的房价仍然以10%以上的速度增加,全国的房价并没有下跌的趋势。

  如果过剩的资金造成房价和物价的上涨,为什么最近股价下跌呢?原因在于中国股市中存在为数不少的投机大户与更多无知的散户。自从去年530印花税调高以来,这些人操纵空间大幅度的被压缩,从而股价形成机制渐渐恢复正常。当前,心有不甘干的投机者与盲从附和的散户借着股市短期调整的现象,企图压迫政府管理层调降印花税。了解中国股市的人或许比我多,但是敢出面说真话的人并不多。作为北京大学的一份子,更秉承北大肩挑国家赋予的重任,吾等若不能挺身而出,横眉冷对这一股妖风,才是愧对全体国民对北大人的深切期望。

  目前我们面对的最大的威胁是通货膨胀压力。如果不坚决采取货币紧缩政策,今年的通胀率有可能冲上两位数。一旦民众形成了通货膨胀预期,再要治理就很困难了。政府的宏观调控政策的目标是防范出现金融危机和社会危机。在一般情况下不应当过度干预市场。股市下跌是我们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可是要求政府来救市就有点不合情理。就像江河发洪水时,如果威胁到两岸居民的安全,政府必须组织力量防洪,甚至用强制的手段将危险地区的居民撤走。当股市飞涨的时候,很可能导发金融危机,因此必须加以调控。可是,当天旱时,河水几近枯竭,这肯定不是好事,可是政府能干些什么?除了采取一些抗旱措施之外,没有什么好做的。等过些天下雨了就好了。这次股市下跌,中国的经济基本面并没有出现多大的问题,下跌持续的时间肯定不会太长,更不会给整个金融体系带来很大的威胁。倘若真是信心危机,那么来得快,去得也快。过些时候自然好转。用不着大惊小怪。

  在政府没有提出有效办法解决流动性过剩的问题之前,中国的股价,房价,物价都还有一大股压力急待释放。就事论事若是没有这些不正常的压力,印花税就像是托宾税一样,它的影响力道有限。但是在此时此刻的巨大压力之下,印花税的丝毫变动都会造成股民心里更大的波动,到时一定是股价上冲下探,投机者坐享其成,大赚特赚。以后,政府看到情势失控,再度调整印花税,如此周而复始,可怜的散户永远是别人的鱼肉。身为学者无法亲自打击枉法投机之徒,只能再说一次:我坚决反对用下调印花税来激活股市!

  作者是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

  来源:新华网

  作者:霍德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我坚决反对下调印花税救市 浏览数

4 条评论 »

  1. taoxianfang 说:,

    2008年04月04日 星期五 @ 03:43:42

    1

    文章说法不全对,目前股市和房地产是中国流动资金的最大储水池,如果股市和房地产崩塌,通货膨胀还要更严重。因为,自去年以来股市的市值一下子增加了7万多亿,加上预备金一共超过10万亿;估计在房地产方面,参与炒楼的资金也有几万亿。目前,在短期内,政府抑制通货膨胀的最有效方法,就是稳住股市和房地产不能让它们崩盘,尽量不要让已经流进股市和房地产的资金流出来;如果让这些资金流出来,中国的通货膨胀会更严重,甚至出现经济危机。另一方面,很多人都认为有大量的境外游资参与了最近这次股市和楼市炒作活动;我认为,如果政府明智一点,这正好是政府打击游资和赚钱的好机会。就像98年香港政府打击索罗斯炒香港股市和外汇一样,要他输得血本无归。中国政府只需要把股市当成联系汇率来看待,高就抛,低就纳,白赚手续费和印花税。只需坚持一年多,游资必将全部撤退。因为,游资大部分也是借来的,他们不是搞投资,他们赚钱也有个预期,在一定期间内他们赚不到钱,肯定会撤退。顺便指出,在中国的外汇管制制度还没有完全放松的时候,大量游资能进来,肯定在金融系统里面有内鬼。试想,现在大部分银行都设有资金流向跟踪系统,某个私人户头每天资金流动超过20万元,就要被跟踪;连我们上网给私人发个邮件也被“科委”的监控系统跟踪;听说,连王朔骂政府两句,他的电话也被监听;那么,如果没有内鬼,游资怎么能够进来,还能够出去。

    回复

  2. Johnnyboy 说:,

    2008年04月04日 星期五 @ 04:31:28

    2

    论点不敢苟同。在现有的政治和市场制度下,的确下调印花税只会是给赌徒们钱,发发良心,让他们继续当赌徒,所以不发这笔钱也罢。发了只会让中国通货膨胀出现恶性增长。但事情走到死胡同的时候,是不是该看看以前走的路是不是歪的?赌徒是不是自己培养的?凡事都是因果,有此恶果,是不是该反思原先的恶因?把恶果推到人民头上,而恶因却无人追究。对股民也是不公平的,所以是否政策救市的讨论已经没有实际价值,救了市也不会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体制改革已经是迫在眉睫,再错过机会,代价就更大了。

    回复

  3. 周冰 说:,

    2008年04月04日 星期五 @ 14:37:44

    3

    政府所面临的问题不是应不应救市!!!!!而是应不应纠错的问题!!!!

       上证综指5个月跌45.2%(6124-3357),2个月跌39.2%(5522-3300),次新大盘蓝筹股出现”破发”潮,市场陷于恐慌绝望式杀跌。这是18年中国股市历史上绝无仅有的,也是世界股市所罕见的。请问这是为什么?这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应有的产物吗???

    A);管理层难推其咎。

      一,这一两年违背科学发展观,盲目贪大求快,搞恶性扩容大跃进导致的恶果。正如1958年的大跃进导致随后经济三年大萧条、大困难一样,在2006年股市市值扩容150%基础上,2007年又扩容300%,使证券化率冲破了150%的国际警戒线,大大超过了美国、日本、欧洲的水准。工行、中石油一上市,就追求市值世界第一,过度开发,竭泽而渔,严重脱离了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股市的实际和资金供应量,终于遭到市场的报复,酿成现今的人为股灾。

      二,新股发行制度向利益集团的倾斜,双重侵害流通股东利益,造成市场严重失血。相对而言,以前新股向二级市场配售是最合理、最公正的办法。但是股改后,却改为一级市场凭资金申购。一方面:使对二级市场作出巨大贡献的投资者包括基金、券商等与新股中签无缘,另一方面,一级市场囤积三万亿巨资的利益集团不仅在网上能大量中签,还享有网下30%的配售权。于是,新股上市首日无不巨幅高举,牟取无风险暴利,而二级市场投资者只能在高位买入,2007年上市的新股首日买进者现已全部深度套牢,使二级市场的有限资金一批又一批被场外机构蚕食,存量资金大量流失,加剧了股市供求失衡。

      三,新股高发行价和高增发价不仅是二级市场泡沫源,而且是导致现今 “破发潮”的”元凶”。这些年,管理层为了让一批超大盘股多圈钱,放弃了原先新股发行价市盈率不得超过20倍市盈率的规定,改为市场化定价,并按市场价的九折来定增发价,以至于出现平安、中信银行以75倍市盈率发行,中国人寿和中国远洋以97.6倍和98.7倍市盈率发行的怪事,至于新股以三四十倍市盈率发行更比比皆是,遂使二级市场五六十倍市盈率成为常态,大股东动辄提出几百亿、一千多亿的增发方案。说穿了,新股”破发”潮以及53只股票破增发价,是恶意圈钱惹的祸。

      B):股改执行时的理解错误和执行错误。
    1):股改时,对极低成本的”小非”过于优惠。如果说国有股因几十年对企业创立发展有功,并且不会轻易放弃控股权,向流通股东支付10送3对价尚可接受的话,那么股份制改造时以1元价格参股的法人股即”小非”,则完全应该按流通股东的高溢价按比例缩股,才能换取流通权。但它们也同样只支付10送3对价就可换取流通权,以致于1元成本的中信证券”小非”从100多元一路往下抛,1.45元成本的平安”小非”从70元一路往下抛,获取几十倍,上百倍的暴利,哪怕股指再低,它们也毫无顾忌地抛售,使市场尝到了持股成本极为悬殊的苦果。当然,这一点是不能更改了。

      2):股改执行时,确实有错误,按股改规定,非流通股东一年流通5%,第二年流通10%,第三年全流通。照理,”小非”也应遵守这一规定,但事实上,由于多数”小非”持股不足5%,就钻了空子,一次性抛完,并且众多不足5%的”小非”加在一起抛,冲击力大得惊人,不仅彻底摧毁了流通股的估值体系,也危害了尚未流通的”大非”即国有股的利益,更扰乱了投资者对股市的发展预期。这正是股改执行时的一大败笔,如今终于给市场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小非”也应该与”大非”执行同样的规定,这是现今管理层可以”拨乱反正”的,若此,将是最大的救市利好。

      问题不是再于管理层该不该救市?怎样救市?而关键是管理层应如何纠正这些有损中小投资者利益,有损稳定股市的错误

      C)、中国是全球收取证券交易印花税最高的国家:2007年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达2005亿元。平摊到股民头上,相当于每人贡献超过2800元。 2007年,全国税收收入比2003年翻了一番多,增收额接近2000年全年收入总额,增幅为1994年以来最高水平,月收入规模都在3000亿元以上。税收收入大大高于GDP预计增长11.6%左右的增幅,税收收入占GDP的比重达到20%。

    在证券交易税上,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均为单向征收仅澳大利亚、中国(包括中国香港)两个国家,为双向收取证券交易税。中国是全球收取证券交易印花税最高的国家。

      在证券交易税上,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均为单向征收。

      ; 在收取证券交易税的20个国家中,仅澳大利亚、中国(包括中国香港)两个国家,为双向收取证券交易税。

      美国:

      曾设置证券交易税,为了提高市场的流动性,繁荣证券市场,克林顿政府继承了里根政府的税改政策,在上个世纪最后10年,逐步地取消了证券交易税。

      韩国:

      只对证券交易的卖方征收0.3%的证券交易税。

      日本:

      日本税法规定,证券交易税实行差别比例税率,单向收取,税率最高为0.3%,最低为0.01%,对债券类和股票类交易,场内交易和场外交易实行差别税率,以限制场外交易,合理证券构成,对政府债券则免税。除此之外,日本税法还规定,在证券交易环节除征收一道证券交易税外,还征收一道印花税,印花税实行差别固定税额,对500万日元以下的征收200日元,1000万日元以下征1000日元,5000万日元以下征2000日元,100亿以下的征1万日元,超过征收2万日元。

      西班牙:

      对证券的卖方征收不超过0.11%的证券交易税,但同时又规定了相应的起征点,即只对超过200万比塞塔的部分征收;

      比利时:

      对政府债券征收0.009%的税款,非政府债券为0.014%,对上市股票征收0.035%的交易税;

      意大利:

      每10万里拉股票交易缴纳50-75里拉的印花税,即0.05~0.075‰,每10万里拉的债券缴纳20-30里拉的印花税,每10万里拉的政府债券缴纳2.5里拉的印花税;

      新加坡:

      对交易的买方征收0.2%的转手费用,同时征收0.1%的印花税;

      法国:

      目前的股票交易税根据交易额按比例缴纳,交易额小于15.3万欧元缴纳0.3%,交易额超过15.3万欧元则缴纳0.15%。此外,股市交易所得还须缴纳资本利得税。2005年,法国政府已经取消了市值低于1.5亿欧元的 中小企业(行情 股吧)股票交易税。

    回复

  4. 郭先生 说:,

    2008年04月14日 星期一 @ 08:33:34

    4

    政府如果不救市,为何530却要砸市呢??????????????????????????????????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